• Home
  • 未分類

他也不由得點了點頭,不愧是有着先天壬水蟠桃孕育而出的地方。

「師弟,快不要看這些了,這先天壬水蟠桃主樹,等着你看呢。」

滄溟子往前走了幾步,大手一揮。

霎時間,眼前的濃郁的靈氣,皆是被他擊散。

面前出現一株參天巨木,這大樹渾身上下,皆是金色。

就連葉子,也是一片片的金色。

除此之外,其上居然一顆桃子也沒有。

看到這一幕,李默不由得有些奇怪。

不過,他沒有開口,倒是五大妖王之中,血瞳妖王問道:「滄溟子道友,你確定這是先天壬水蟠桃嗎?為什麼上面沒有果子?」

滄溟子聞言,摸了摸自己光滑的腦袋,呵呵一笑道:「哈哈哈!主樹是不結果的,只有外面的樹才會結果。」

李默恍然大悟,他拿出手中的天衍鏡,而後說道:「我們不廢話了,來查看一下,蟠桃樹為何效果為何名不副實?」

隨後,李默閉上雙目,祭出了天衍鏡。

一手覆在了先天壬水蟠桃的主幹之上,另一隻手,則是托著天衍鏡。

天衍鏡之上,有着光芒浮現,看上去宛如是一層白霧一般,看不清什麼東西。

而此刻的李默,則是一臉笑意。

「叮!恭喜宿主,成功複製先天十大靈根之一先天壬水蟠桃。」

「叮!恭喜宿主,先天壬水蟠桃已經成長出一千兩百棵,成功複製洞天世界。」

「叮!恭喜宿主,十大靈根還差空間楊柳,望宿主,再接再厲。」

聞言,李默也愣了一下。

這一次的獎勵,居然還有洞天。

這所謂的洞天,自然也就是小世界了。

李默查看系統空間,發現那空間之中,漂浮着一顆青色的珠子。

從珠子之中,他甚至可以看到,其中有着一株金色的參天大樹。

李默神念深入其中。

緊接着,他的腦海之中,出現了一道聲音。

「是否進入洞天?」

「是。」

隨後,李默感覺到,自己的元神直接被一股吸引力,扯了進去。

他睜開雙目,發現一眼望去。

這地方山清水秀,仙鶴齊鳴,青鸞伴舞。

濃郁的靈氣,幾乎凝結成了實質。

李默赫然看到,不遠處有着一座小島,除了最中央的一株先天壬水蟠桃主樹之外。

赫然之間,還有着一千兩百株普通的蟠桃樹。

島嶼被水環繞。

看上去是水,不過李默仔細辨認之下,居然發現,那所謂的水,居然是靈氣。

全部都是靈氣液化而成。

簡直就是一整個湖泊啊!

「瑪德!我不是做夢吧?這可是一整個靈氣湖泊啊!」

李默掐了掐自己,發現沒有認錯,這才嘖嘖稱奇。

「這一次賺翻了,居然有這樣的好東西。」

至於為何只有一千兩百株看起來頗為普通,只跟一般的靈根相當的蟠桃樹,系統已經告訴他了。

與他之前的了解,一般無二。

而此刻,外面的滄溟子等人,急的抓耳撓腮。

「空冥道友的天衍鏡之上,怎麼什麼也看不到啊?」

「不知道啊!我以為可以看到什麼信息呢,但是上方有着一股乳白色的光芒,直接將我們的視線,全部擋住了。」

「我猜,這裏面的東西,只有空冥師弟一人可以看到。」

滄溟子說道。

「師弟醒了。」

清微道人精神一振。

眾人望去,只見李默收起了手中的天衍鏡,嘴角帶笑,睜開了雙目。

「師弟!方才是何情況?」

滄溟子問道。

「師兄,不必多想,方才我沉浸到天衍鏡給出的信息之中去了,關於這先天壬水蟠桃的情況,我也知道的一清二楚了。」李默笑眯眯說道。

「怎麼?是什麼情況?」滄溟子追問。

「這先天壬水蟠桃,除了主樹之外,需要繼續的孕育。」

「一共會生出三千六百株。」

「前一千兩百株,三千年一成熟,其中蘊含靈力,服下之後,可以增長一些靈力而已。」

「中一千二百株,六千年已成熟,服下之後,舉霞飛升。」

「后一千兩百株,九千年一成熟,服下之後,長生不老。」

「所以,不是先天壬水蟠桃名不副實,而是您這一株先天壬水蟠桃,還不到時候。」

李默娓娓道來。

聞言,滄溟子猛地一驚。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怪不得這蟠桃效果不佳,這一次多謝空冥師弟解惑了。」

他拱手感謝完,臉上一副尷尬的表情道,「這一次,倒是讓眾位見笑了,這不是個好絲毫,蟠桃只能當做普通的靈果,來招招待諸位了。」

眾人臉上,也是一副失望的樣子。

李默見此,知道這一次的事情,差不多要散場了。

他也在想着辦法,要怎麼樣才可以接近楊眉大仙。

和楊眉大仙有了接觸之後,才可以集齊十大靈根。

正思索之間。

一旁,清微道人揣著袖子悶聲道:「五師兄,師弟這裏,也得了一株靈根,正巧這洞天之中,靈氣濃郁,這靈根卻也可以發揮出它最大的效果,不知道可否在此拿出來。」

「呵呵呵!清微師弟拿出來吧,讓我們都開開眼。」

見到清微道人還有好東西,眾人也不由得來了興趣。

清微道人也不客氣,大手一揮。

這小世界之中,有着一棵不過一人多高的靈根,顯現而出。

瞬間,紫氣環繞,香氣濃郁。

這靈根雖然不大,其貌不揚,但是卻引來了紫氣,不是一般的東西。

李默一聲驚呼道:「是悟道樹!」

「什麼?居然是悟道樹!」

「開什麼玩笑?這可是先天極品靈根啊!雖然比不上先天十大靈根,但是也絕對是極品的先天靈根。」

「哈哈哈!在這悟道樹之下悟道,我們可以悟性會得到極大的提升,對於修鍊,大有裨益啊。」

滄溟子見此,也不由得激動了起來。

正當此時,北邙妖王看向石崇妖王道:「大哥,您不是說,自己前段時間,抓了一個生靈,見他火系法則,十分強悍,想要領悟嗎?正巧,有這悟道樹的存在,你說不定可以將其領悟呢。」

「哦!什麼生靈?」眾人皆是有些好奇。

「哈哈哈!不過是一三足金烏爾。」 楊再輝用力一甩斬馬刀上的血說道:「痛快,辣姜哥,沒想到殺清狗這麼痛快!這比砍安南人爽多了。」

姜誠哈哈大笑說道:「等你砍上幾個韃子大官,那你就更痛快了!」

眾人聽了一起大笑。姜誠走到躺在地上的馬逢知跟前,馬逢知身高一米七九,在明末清初算是高個子了,由於常年練武一身腱子肉,導致馬逢知少說也得有一百七十斤,卻被姜誠一隻手輕鬆拎起來,用刀割破繩子問道:「可是蘇淞馬軍門?」

馬逢知本來萬念俱灰,可是沒想到竟然有人搭救,吐出口中破布說道:「正是在下,不知道壯士是何人?」

姜誠摘下帽子,指了指自己的頭髮說道:「南洋姜誠,大明朝香山候李存真部下大將。」

香山候?不就是小山包候嗎?有什麼大不了的?馬逢知心中不屑,可是人家畢竟剛剛救過了自己,面子上總要過去。「久仰大名,多謝壯士相救。」

楊再輝說道:「別客套了,我看你的大營怕是要不保。快回大營看看吧。」

馬逢知一拍腦門,說道:「對了,快,快回去!」

李軍簇擁著馬逢知急忙往蘇淞大營趕去。

此時的蘇淞大營被熊柏通封了起來,鳥槍弓箭頂了四排,虎蹲炮都搬出來了,任何人不準出入。有滿清使者拿著聖旨在營門外面大喊道:「皇上有旨,馬逢知叛亂已經被擒,你們快快交出大營,由新任提督孫長青大人接管。」

熊柏通哪裡肯開門?大喊:「兵家重地,速速退下,一切還要等馬軍門回來再說。再不退下開炮了!」

「馬逢知回不來了!」使者大喊,「快快開門,皇上說了,只處置馬逢知一個人,你等全都無罪,快快開門。」

「誰說老子回不來了?」馬逢知大喝一聲和三百多李軍朝著清軍沖了過來。清軍只有一百人,哪裡是馬逢知等人對手,一觸即潰。

馬逢知用自己的佩刀輕輕拍著一個人的腦袋問道:「你就是那個孫長青,來接替老子的嗎?」

「沒錯!馬逢知,你這反賊,人人得而誅之!」

「好!既然這樣,我就送你去見閻王!」

姜誠看孫長青眼熟,趕忙制止了馬逢知,問孫長青道:「看你很眼熟的樣子。你認得孫舒嗎?」

「哪個孫舒?」

「張安先生的弟子,夏也舒的師兄。」

孫長青道:「那正是在下舍弟啊!」孫長青雖然嘴硬可是看到寒光閃閃的大刀心中一陣懼怕,聽得姜誠問話以為來了救星,趕忙回答。

姜誠對馬逢知說:「馬軍門,這個人與我家有莫大幹系,還請讓我們帶回崇明交給我家大頭領。」

馬逢知聽罷點了點頭,用刀指著孫長青說道:「你小子給我聽好了,不是我馬逢知的刀不夠厲害,是你小子運氣好。改日讓我再碰上你,讓你看看我的厲害。」

孫長青鬆了一口氣,昏倒在地。

一個時辰后,韓代虎領著一千多人急急忙忙回了大營。原來,孫長青在距離姜誠等人埋伏處以外三里地設伏,等了半天也不見馬逢知到來。感覺情況不對趕快去查探方才發現一地的清軍屍體。韓代虎急忙率兵趕回大營,這才遇見了馬逢知。

「哼——」馬逢知大叫一聲,「還真讓你們給說中了。烏鴉嘴,好事一次都不準,壞事每次都能猜中。」

韓代虎笑著說道:「軍門,這是好事啊!」

「嗯——也對,你們要是沒猜中,現在在大營裡邊的就是那個孫長青了,老子早他媽翹辮子了。」

熊柏通問道:「軍門,現在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馬逢知瞪著眼睛說到,「反正!不跟清朝幹了。走,去舟山!」

順治十七年七月下旬,蘇淞提督馬逢知反正,率領兩萬七千多人趕往崇明與李存真回師。馬逢知的到來使崇明和舟山的義軍實力空前加強了。

到了九月末,李軍與江寧的協議沒有再執行下去。李存真派出使者抵達南京質問郎廷佐,卻被郎廷佐亂棍打出。「蔣國柱和你簽的協議,找他去。」郎廷佐丟給遍體鱗傷的使者這樣一句話便拂袖而去。這激起了海盜們的極大憤慨。

十月初一,寒衣節過後,明安達禮等滿兵紛紛撤離江南。萬事俱備只欠東風,攻打南京是廈門時就已經做出的決定不用再統一意見,經過一番鼓動,李存真當著諸位海盜頭子的面揮舞著拳頭高喊道:「驅除韃虜,恢復華夏!」

眾人被感染,也都跟著一起大喊。高級會議里的吶喊聲傳了出來,崇明縣衙門口的兵丁又傳了開去。崇明要反攻清朝的消息傳遍了全島,頓時崇明士氣高昂,軍心振奮。

李軍中的原鄭軍士兵想要拿下南京報觀音山一箭之仇,李軍海盜們想要揚名立萬,也氣惱南京不履行合約要狠揍郎廷佐,馬逢知的理由則更加簡單,給順治點顏色看看,要知道老子也不是好惹的。

清朝順治十七年十月初八,李存真率領戰艦近一千艘,戰兵六萬,輔兵六萬,水師一萬,揮師西進,討伐滿清。

伐清檄文由教育學博士李存真親自撰寫,其中最為引人注目的文字就是:驅除韃虜,蓄髮漢服,恢復華夏,再造神州。

李軍兵分兩路,一路由馬逢知、韓代虎、熊柏通率領戰兵兩萬北上攻打通州和海門。主力則由李存真率領,攻打蘇州府。十月十三日,通州、海門相繼被攻克,崇明北面威脅被解除,馬逢知率兵南下與李存真匯合。初十,常熟攻克。十萬李軍兵鋒直抵蘇州城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