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看到了它的真容之後,兩位無上至尊詫異的沉默了一會,而後很有默契的對視了一眼,懷特甚至走出羽紗的保護,特意走到離它更近的飛飛身旁,確認自己看到的和自己想到的是一個東西。

「這。。。飛飛。。這不是。。。」

「莫非是。。加卡利亞倉鼠?」

飛飛嘗試着說出在前世用來當成寵物養的某種微型寵物。

「嚯?汝等看到過鄙人的種族?」

森林賢王的回答肯定了兩位無上至尊的猜測。

「曾經看到過,不過。。。怎麼可能和你一樣啊!!你這也太大了吧!」懷特忽然大喊道。

畢竟加卡利亞倉鼠長到這麼大的程度,那才叫不正常啊!

「很小?難道只是幼年期嗎?可否告知鄙人那隻加卡利亞倉鼠所在的地方?」森林賢王問道:

「鄙人長期過着孤獨的生活,為無法延續種族血脈而深深自責,如果汝等可以告訴鄙人同族所在之處,這次汝等的無理入侵可以被原諒。」

「嘶,懷特,這和一般的加卡利亞倉鼠又有些不一樣,畢竟它們可沒有那麼長的尾巴。」飛飛側過臉說道。

「是的,不過我更在意的是它的種族名字,和原來的世界一模一樣,會不會是被玩家魔改之後的種族?」

在原有的遊戲世界中,改變外形的道具的確是存在的,但若是真的使用了道具,那就代表着這一代很可能有玩家的存在,兩位方才討論過有可能被精神佔據話題的無上至尊立刻戒備了起來。

「很有可能,總之先把它捉起來吧,就算沒有什麼有用的情報,當成寵物應該也很不錯。」

「什麼!汝等竟然想要將鄙人收做寵物!罪不可恕!不可饒恕!」

就在兩位無上至尊認為森林賢王只不過是擁有萌系外表的寵物時,身後嚴陣以待的羽紗很嚴肅的開口了:

「果然是異常精悍的外表,兇狠且極具力量的眼神,的確可以做吾的敵人。」

羽紗似乎認可了森林賢王的外表。

「誒?」

「哈?」

這是一個兩位無上至尊萬萬沒想到的回答。

「額。。出什麼問題了嗎?」

看到無上至尊們的這般反應,羽紗甚至因為自己說錯話了。

「精悍?」懷特似乎想確定自己剛才沒有聽錯。

「你覺得它長的很精悍?」飛飛也有同樣的疑問。

這樣的外表無論如何也不會和『精悍』扯上關係的吧。

「是的,擁有如此強大精悍外表的魔物實在不多見。」羽紗的回答依舊很堅定。

(這難道就是這個世界的審美?)

「好吧,那你和它打一場吧,讓我看看這『精悍』的魔物擁有怎樣的實力。」

(如果這個世界的審美就是如此的話,將它收做寵物。。不,收做坐騎應該是個不錯的選擇。。。)

「去吧,我也想看看你這隻羽蛇有着怎樣的能力。」飛飛乾脆也找了個地方坐下來。

羽紗得到同意之後,身體向前爬去,與森林賢王之間的距離縮短到了五米左右。

嘎吱吱

「懷特!你在吃什麼!!!」

「哦,是涅姆給我做的小麥餅乾。。。有些甜過度了。」

。 冰涼的藥膏一點點抹開,她感覺到絲絲疼痛,卻強忍著沒有叫出來。

「疼的話就叫出來,別忍著。」

陸昭心疼的說道。

她搖頭,表示不痛。

陸昭見狀心裡更是不好受:「對不起。」

唐柒柒知道他在自責,立刻說道:「這和你沒關係,我和你在一起四年了,她是什麼樣我比你都清楚。她心裡已經扭曲,而且都持續這麼多年了,根本沒辦法改過來。我惹不起躲不起嗎?以後避著點就是了,沒關係的。」

譚晚晚曾經也問過她,婆媳關係這麼難相處,她以後要怎麼堅持。

但她覺得她是和陸昭過日子,又不是和卡萊爾。

而且卡萊爾又不是他的生母,兩人又有無法化解的恩怨,以後就算真的起了爭執,陸昭肯定無條件站在她這邊。

雖然可能會受委屈,但這委屈只要不是陸昭給的,她都能夠忍受。

如果,陸昭給自己委屈,她只會越來越失望,失望到最後只想著逃離。

上完葯醫生來了,說她身體虛的要命,需要進補。

他立刻吩咐下去,廚房熬燕窩人蔘什麼的。

「你不用在這兒守著我,我沒事的,你可以去忙你的事情。」

她不想耽擱陸昭時間。

「好,我去處理一點瑣事,很快回來。等湯藥熬好了,我親自喂你。」

「那……好吧,你去忙吧。」

陸昭起身就要走,沒想到唐柒柒手機響了。

他下意識掃了一眼,結果看到備註標著路遙二字,他的眸光瞬間一凝。

唐柒柒也沒想到路遙這個時候打電話,一想到陸昭還在這兒,她嚇得趕緊拿起手機,緊緊的藏在被窩裡。

陸昭面色寒徹,轉身走了過來。

「你把我支開,就是為了和路遙打電話是嗎?聊什麼?聊封晏死沒死?還是別的?」

「陸昭你別誤會,電話是你轉身走了后再打來的,我又沒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我只是覺得你最近很忙,不想你浪費時間在我身上,所以……」

「誰知道你是不是和路遙溝通好,特定在哪個時間段打來電話?」

「陸昭……你能不能不要這麼想我?」

「是嗎?那你們到底在聊什麼?你和封晏徹底結束了,四年前就斷得乾乾淨淨,為什麼現在你都跟我回到費蘭城,還跟他藕斷絲連?你心裡到底有沒有我這個未婚夫?」

陸昭情緒激動,雙手緊緊捏著她的胳膊,不斷搖晃。

她本來就不舒服,感覺自己身子要被搖的散了架。

「你……你放開我,我很不舒服……我沒有……沒有跟誰藕斷絲連,你到底怎樣才相信我。」

「那好,把手機給我。」

說罷陸昭就要去搶手機。

她哪裡肯給,她只想知道封晏是否平安。

她人都在費蘭城,還能做別的什麼嗎?

「陸昭,你別這樣!你冷靜一點!」

但陸昭不管不顧,直接搶了她的手機,重重的扔在地上,瞬間四分五裂。

她怔怔的看著地上的一地碎屑,整個人獃滯,一瞬間彷彿畫面靜止一般。

她死死地捏著拳頭,眼圈漸漸發紅,憤怒的看著他。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奄國俘虜和商人俘虜么?」

跪在下方的子貿聽到這話之後點了點頭,而後繼續問道:

「那除了這兩個群體之外,臣還需要注意其他人嗎?」

「自然是有的。」

商離點了點頭,繼續說道:

「周奄大戰之後,雖然絕大部分的奄國戰士都被俘虜了,但是很難說會不會有少量戰士逃入了山林中,當了野人。你們要做的就是聯繫當地的東夷部落,請他們幫忙,尋找那些奄國遺民,並且將他們一併帶回來。」

周奄大戰姬周雖然贏了,但是由於山東距離他們的大本營實在是太遠了,因此他們也只能控制住黃河和濟水兩岸的土地罷了,除此之外的山東廣袤土地依舊在東夷人的手中。奄國之前雖然和東夷人相愛相殺了幾百年,但是在周人這個更大的威脅之下,商離相信這些東夷人還是知道應該怎麼做的。兼之商離也不是請他們白白幫忙,而是會拿出貨物來等價交換。在這種情況下,商離覺得自己找回那些當了野人的同族還是比較容易的。

「喏,臣知道了。」

子貿點了點頭,而後看商離沒有其他要交代的了,而後便起身退到了一旁,鑽入了人群中。

「等這些國人和奴隸被贖買回來之後,國中的成年女人應當就能找到自己的歸宿了。」

商離看向子更,笑着說道:

「屆時咱們要擔心的就不是女人太多嫁不掉,而是女人太少,男人不夠娶了。」

贖買回來的奴隸自然都是男人,畢竟女奴是沒有贖買的價值的,因此商離才會有此一說。

「哈哈,女人不夠臣倒不關心,畢竟如今國中還有大量的女奴等著主人領取呢。」

子更捋著鬍子笑道:

「再說了,就算國中的女奴也不夠用了,東邊不是還有一片廣袤的土地嗎?今年咱們收割一波,等到了明年,只怕就要有新的百越部落遷徙過來了。到了那個時候,咱們不就能繼續收割他們的女人嗎?」

「話雖如此,但是任由那些百越部落侵佔東邊的土地也不是個事兒。」

然而商離卻並沒有附和子更的說法,而是一臉嚴肅地說道:

「隨着國人數量的增加,咱們國家對土地的需要也是會日益增加的。若是任由百越部落佔據東邊的土地的話,那麼將來咱們多出來的國人又應當住在哪裏呢?」

「王上的意思是?」

聽到這話,子更心知商離怕是有開疆拓土的想法了,因此也一臉嚴肅地問道:

「咱們要派人駐守東邊那些無主的土地?」

「不錯。」

商離點了點頭道:

「之前咱們宜國只有戰士四百餘人,還不足以佔據更多的土地。但是等翻過年去,咱們宜國的戰士數量就要突破六百了。在這種情況下,咱們也是時候適當地開拓一波疆土了。」

「可是六百人的數量依舊不多啊。」

子更皺眉道:

「東邊的土地如此廣袤,光憑這六百名戰士,是壓根守不住多少地方的。」

「確實守不住多少地方,但是咱們也不需要太多的地方。」

商離拍了拍手,示意一旁的侍女將地圖掛起來,而後拿起一根棍子,指着地圖上的一個點道:

「這裏是之前山連部落,後來安吉部落的所在地。此處距離寧地只有兩百多里地,而且還背靠大江,與寧地有大江相連。予一人的想法是,咱們只派出50到100人左右規模的戰士,讓他們駐守此處。與此同時,再給他們分派自身人數三倍左右的奴隸,由他們來看管。這些奴隸的任務是耕種土地,為這些戰士解決糧食問題。而這些戰士的任務則是駐守此處,在防止有新的越人部落佔據這裏的同時,還能為咱們宜國繼續東進打下基礎。下一次出兵,咱們就能先將糧食物資運到這裏,而後再讓戰士們坐船抵達這裏,在修整過之後,再繼續以最飽滿的狀態出征。」

商離所指的地方正是鎮江,這裏非但是後世距離南京最近的地級市所在地,更是這個時代長江的入海口。在這裏建立根據地,可以為之後宜國統轄江東打下一個良好的基礎。

「話雖如此,但是50至100人的軍隊規模是不是少了點?」

聽完商離的話之後,子更不由皺眉道:

「雖說能夠逃到北邊來的越人部落人數都不是很多,但是百來人還是有的,其中的男人至少也會有幾十個。如果只有50名戰士的話,萬一被那些越人部落夜襲一波,而後那些俘虜奴隸也趁機作亂,那麼咱們駐守在那裏的戰士極有可能就會凶多吉少啊!」

如果是在幾年前的話,子更是絕對不會說出這種話的,因為這個時代壓根就不興夜襲。但是現在不同了,在見識過商離的夜襲戰術,並且親眼見證羿將之學會並加以利用之後,子更對夜襲的擔憂也就隨之產生了。在聽到商離說要派幾十個戰士帶上百個奴隸駐守鎮江之後,他立馬就提出了質疑。

「王叔所言極是。」

商離先是點了點頭誇讚了子更一句,而後話鋒一轉道:

「不過王叔所言皆是建立在沒有城牆的基礎上的,只要咱們在那個地方建立了城牆,咱們不就能有效預防敵人的夜襲了嗎?」

「城牆?這是什麼東西?」

身為中原人的子更這輩子都被見過城牆,因此在聽到這話之後不由心中好奇。

「所謂的城牆,就是指將城市包圍起來的牆,就好像宮牆一樣。」

商離解釋道:

「不過與宮牆不同的是,城牆的寬度非常大,足以容納兩個人在上面並排行走。當敵人進攻的時候,戰士們可以站在城牆上,居高臨下面對敵人。這樣一來,咱們的戰士就能確保對敵人佔據絕對的優勢了。」

「不僅如此,在夜晚的時候,咱們的戰士也能站在城牆上巡邏,一旦有敵人靠近,站在上方的咱們也能第一時間發現他們,而後發出警報,提醒城內休息的戰士立馬起身,準備戰鬥。可以說,有了城牆之後,咱們就再也不用擔心有人可以夜襲咱們了。」 吱呀。

病房的門被人推開來。

緊接着便響起了一陣緊促的腳步。

這是在搞什麼?是誰來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