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想到這裏,李橋皺了皺眉頭,本來只是想欺負一下林嘉茵,順便趕走她,要是真導致林嘉茵食物中毒,他都不知道該怎麼和林嘉茵交代了。

回到車上后,李橋不由得向林嘉茵問道:「你爸不是本地的小領導嗎?我記得他可以查人是吧,你以前還讓你爸來查過我的公司。」

「是這麼回事,不過本姑娘當時也不是故意的,誰讓你不給我寫歌。」林嘉茵點了點頭,有些忐忑地看着李橋。

李橋咂了咂嘴,這才是林嘉茵,瞧瞧她做的那點破事。

「你給你爸打電話,向他說明一下今天的小攤情況,讓他去查查衛生,不能讓這家小攤再禍害別人了。」

吃出了蒼蠅李橋都可以忍,但是吃完食物中毒這就是大事了,幸虧今天吃飯的人是他,如果換個毒抗低的恐怕要拉一天。

林嘉茵鬆了口氣,原來李橋不是找她麻煩,她也就打電話和父親說明了一下今天遇到的情況。

李橋只好帶林嘉茵找了家小飯店吃了點正餐,半小時后,一個路邊攤因為衛生不合格而停業整改。

俗話說飽暖思**,吃過飯後的李橋不自覺看林嘉茵順眼了不少,不過該勸的事還是要勸,萬一真培養出來感情了,他真不知道和怎麼和劉子瑜交代。

打了個飽嗝,李橋對林嘉茵說道,「你要是想現在回家我還可以送你,要是到了晚上我就沒那麼好心了,那時候你要再想回家就要自己坐計程車了。」

林嘉茵臉色冷了些,李橋這種千方百計想擺脫她的行為,在她看來根本就不是一個正常男人該有的。

「李橋,你是不是某些方面有缺陷?」林嘉茵問道。

「飯可以亂吃,話可別亂說,我這身體素質堪比人猿泰山。」李橋皺了皺眉頭,不滿道。

踢不開林嘉茵,李橋只好又把林嘉茵帶了回去,反正不管林嘉茵怎麼作妖,他本人對林嘉茵絕對不會有過分的想法。

回到酒店,李橋繼續去寫劇本了,《戰狼2》並不是好寫的劇本,至少對他來說難度很大。

寫劇本的時候,李橋心裏還挂念著一些事。

王者聯盟舉辦的王者榮耀聯賽似乎該到結束的時候了,黃誠拍的《夏洛特煩惱》也進入倒計時了。

正在李橋走神的時候,擺放在桌面上的手機震動着向桌子邊緣劃去。

他接了薛蘊電話,問道,「有什麼事嗎?」

「確實點事,之前你讓我關注盧震我也關注了,盧震和林豪協商失敗,林豪一紙訴狀把盧震告上了法庭。」

「結果怎麼樣?」李橋又問道。

「結果我也不是太清楚,據小道消息說,盧震被判刑七年,處罰金一千萬。」

掛電話后,李橋咂了咂嘴,倒是便宜盧震了。。 《(綜漫同人)地上最強情報員》by格卿

文案:

中也柚木作為情報員,立志找一個可靠的老闆

後來他遇到了同事,發現世道變了……

一個老闆是養不活可愛噠他

幾個老闆還勉勉強強

柚木立志向社畜安吾學習

——只要腿夠長,我可以橫跨太平洋。

#你我本無緣,全靠你花錢#

重點敲黑板:

1.原著屬於作者,OOC屬於鴿鴿我。劇情發展到後面,不同的環境肯定跟原著性格有所差別。

2.綜的世界裏面時間線沒法完全一致噠,鴿鴿我儘力而為。

3.小柚子現代穿忍者世界穿平行現代請注意。

內容標籤:綜漫家教少年漫文野

搜索關鍵字:主角:織田作,中也柚木┃配角:中也尼,噠宰,彭格列,非時院,黑色契約人,┃其它:

一句話簡介:和黑泥精搶男人的日子

立意:找老闆我是專業的 宮龍生身後的貼身保鏢遞過一把尖刀,尺余長,晶晶閃亮,上面鐫刻着並排兩個小人兒。

這是D國出產的雙立人匕首,特殊鋼料製成,吹毛而過,削鐵如泥!

保鏢隊長持刀走到桌前,所有人都瞪大的眼睛,看着他手裏的那把刀,一片死一樣的寂靜,等待着鮮血噴泉的壯烈。

保鏢隊長慢慢舉起了刀。

就在大家以為他要砍下的時候,他扭頭看向了宮龍生。

他希望,在最後時刻,宮龍生能放他一馬。要知道,剁了五指,左手跟一根燒火棍子一樣沒用了。後半生的活路在哪裏?

宮龍生冷冷地道:「幫規如此,是漢子,就下手吧!免得別人替你下手,那時,手也沒了,面子也沒了!」

保鏢隊長應了一聲:「幫主,遵命!」

心裏狠狠地道:宮龍生呀宮龍生,我特么給你賣命立過多少功,到頭來,落得個剁手的下場。好,今天我先剁自己的手,有朝一日,我以我爹媽的名義起誓,我要以同樣刀法,剁掉你的看家零件!

手起刀落,五根手指紛紛滾落,從他手掌上分家,腥紅的血,四散濺開,在桌子上開了一個滿天星!

五道血流,自五個斷口之處湧出,有如紅色的噴泉!

四指齊根斷掉,拇指自第一關節處切斷,留下了半截根!

保鏢隊長故意選了這個角落,為的是能留下半截拇指,與手掌配合,尚可以拿起東西!

宮龍生冷哼一聲:「為何只切四支半?」

保鏢隊長從最初的麻木中醒過來,此時手指劇痛,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滾落下來,v懇求的目光投向宮龍生:「幫主,留我半隻手吧!」

宮龍生眉頭一皺:「沒有人可以跟我講價錢!」

話音未落,「嗖!」地一聲。

一道銀光,從宮龍生手上射出來。

眾人眼前一亮,還沒有看清,一隻雪亮的小匕首已經疾射而來,不偏不倚,正切在保鏢隊長半根拇指上。

半根拇指脫落下來,滾到地上。

匕首死死地扎進桌面,一動不動……

「啊!」

保鏢隊長慘叫一聲,眼裏幾乎冒血!

完了,這隻手徹底廢了!

靠保鏢吃飯,沒了手,死路一條。

後半生……如何謀生?如何養家?

報應啊!

他曾經打傷打殘過多少人,也記不清了,其中包括好多無辜,真是瓦罐不離井上破,到底有了報應。

不過,宮龍生也特無情了!

一點活路都不給我留!

好,好……

想到這,他用盡最後一點力氣,以右手握住左手手腕,止住鮮血外流,沖宮龍生一拱拳,道:「幫主,謝幫主不殺之恩!後半生當犬馬相報!」

說完,眼前一黑,倒在地上。

幾個人上前,幾根斷指掃進垃圾撮子,把他拖走了。

宮龍生對劉管家道:「打開一級武庫,取五挺全自動衝鋒槍,特別行動隊全體出動!」

「是!」管家答應道,剛要出去安排,忽然站住腳道,「幫主,現在是下午一點,您看,是不是天黑后再行動?」

「你懂個屁!天黑偷偷摸摸上門搞事,那不是我宮某的風格!影響,我要的是影響,我們巫龍幫要的是威震西城的效果!」

「是!明白了,我馬上準備。」

管家急急匆匆跑了出去。

宮龍生慢慢走到宮小龍面前,眼睛盯着他,怒斥道:「別以為我不知道,我猜都能猜出來,這件事情里,你是不是看中了人家的女人?」

宮小龍一驚,搖了搖頭否認道:「爸,沒,沒有……」

「難道還不跟我說實話?」宮龍生聲音變得陰沉嚴厲,聽起來令人毛骨悚然。

「爸,爸,我……」

宮龍生一把抓住旁邊一個打手:「說,到底是不是為了女人?」

打手嚇得雙腿打抖,「幫主,老闆娘長得相當撩人兒,不過,公子沒對她怎樣呀!」

宮龍生半信半疑,兒子宮小龍的特殊愛好,他是了解一些的,只要兒子做得不太出格,他一般不過問。不過,這次兒子興師動眾帶去了十幾個打手,看來是有所企圖的。

難道真的遇見了心儀的女人?

宮龍生的愛好跟兒子宮小龍有相同之處,特別喜歡跟中年美婦玩遊戲,因此,他手下員工有不少人的媳婦都迫於他的壓力,爬上過他的鋪位,這一點,在巫龍幫是人人皆知的。

眼下,這個天健的老闆娘,是不是有特殊的姿色才引起兒子的興趣呢?

老傢伙心中頗有些活動,想:這次行動,絕不能傷了老闆娘,帶個囫圇的回來,晚上暖被窩!

管家很快回來彙報,人手都準備好了,三十個精選保鏢,五挺衝鋒槍,短槍二十把,手雷兩顆,砍刀、軍刺、球棒都帶上了……

「走!」宮龍生一揮手。

呼啦啦,一群人跟着他走到門外。

只見大院子裏齊齊地兩排保鏢,個個持槍持刀,威武雄壯,頭戴鋼盔,身穿迷彩,腳蹬長皮靴,做好了戰鬥準備。

幾輛汽車從車庫裏開了過來。

宮龍生登上一輛防彈加長林肯,對身邊的劉管家道:「踩點了嗎?不會撲空?」

「不會。剛剛眼線打來電話,目前張凡、老闆娘和兩個保鏢都在天健店裏。」

「好,這次搞就搞利索,不留後患。三個男的,如果投降的話,就帶回來慢慢弄死。不投降的話,就直接廢掉算了。女的好生綁起來,別弄傷了,送我別墅里……」宮龍生面無表情地道。

「是,幫主。」劉管家笑眯眯地道,「您老這些日子相當操勞,也該弄個新貨放鬆放鬆了。」

「怎麼?」宮龍生的眼睛如鷹一般,彷彿看透了劉管家的心思,「你是不是想給你老婆找替身?」

「不不不,幫主,絕對沒那意思。我老婆是個粗女人,能服侍幫主,簡直是她前世積德了。幫主對我家這麼照顧,我和老婆感激還來不及呢!幫主,我跟您說句掏心窩子的話,我生是巫龍的人,死是巫龍的鬼。我的老婆,就是幫主的丫環,這輩子,我們夫妻兩就侍候幫主一人!」

「真話?」

「我指車發誓,若有半句假話,叫我車翻!」劉管家一萬分忠誠地道。

宮龍生不再理他,半眯起眼睛想心事。

而劉管家則輕瞟着他的側影,暗中想像手裏有把匕首,一刀割斷他脖子上那根青色大動脈!

。 天哪!

剃掉頭髮,可以再重新長出來。

像這樣把頭皮都損壞了,今後可能是一毛不長了!

這麼年輕,一輩子就是陰陽頭了?

「好吧,」張凡皺了皺眉,「在我回答你之前,你需要回答我一個問題。」

「病夫,你也配提問題?」黃毛笑了起來。

「誰派你們來的?」張凡厲聲道。

正在這時,張凡的手機響了,是米拉打來的。

「為什麼這麼磨蹭?我在三號樓二樓,你快過來。」米拉喊道。

張凡有點奇怪,難道這些人不是米拉派來的?

那麼又是誰呢?

情況不明,還是謹慎為好。

張凡走過去,把侍者從地上扶起來,伸手點了幾個大穴。

侍者脈絡被這幾下子點得通暢起來,人便蘇醒了。

張凡掏出七星止血粉,輕輕撒在侍者頭上。

頭上立刻不再流血,也不那麼疼痛了。

「快去醫務室包紮一下,不要被風吹了。記住,不要報警!」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