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曾經的那直接泯滅他們星域的一掌,還歷歷在目!

姜澤聞言沉默,他當然知道飛珂形容的是超A巔峰強者!

不過,為了進階超神,神紋的作用到底是什麼?

姜澤知道,他已經接近了葫蘆文明自我虛空放逐的秘密,以及胡璐芝短短三百年進入超A的秘密了,肯定與神紋脫不開關係!

「告訴我神紋的作用!如此強者圖的到底是什麼?」姜澤開口問道,胡璐芝哪裡能讓這樣的強者盯上,天賦?還是什麼?

「是命運!」飛珂淡淡開口道。

姜澤臉色一變,曾經的女帝胡璐芝為了救他死在無名星球上,當時天空的異象十分恐怖,他們為了躲避追殺不得不將其埋葬,遁入深空,而後就再也沒有看到任何敵人追殺而來,而且那片星域,再無任何消息傳出。

當時姜澤他們還以為運氣好甩掉了追兵。

現在想想!

難道與那位強者有關?

這時,天啟的聲音傳來了!

【亘古以來,超A強者數不勝數,但成就超越神靈的境界!也就是超神!古往今來又有幾位?】

【所有強者都想要超越那一步,但最起碼的條件就是必須橫壓當世,鎮壓整片宇宙!】

【同時牽扯到更為神秘的力量,也就是因果律力量,命運只是它的分支而已!】

【我與黑暗,也正因為其中的一道因果律力量,才追逐到現在!】

天啟從飛珂的言語中,道出的信息量極大。

飛珂又道:「命運這種虛無縹緲的東西,只有這些無上強者了解,同時圍繞它,也展開了已探索宇宙的腥風血雨!」

ps:月票,推薦票快捷通道!

偷香 「就是因為曹操主動受招安,朝廷便以公主下嫁,招他為駙馬。」

楊默又說了一遍:「並且隻字不提他造反殺官的事,甚至還給了他一個縣令的身份。」

皇室公主下嫁給一個反賊,而且只是一個佔據了縣城的反賊。

這在項羽和范增的認知中是十分不可思議的事情。

因為在他們眼裏,貴族和反賊是絕對不可能通婚的。

震驚之餘,他們也馬上明白楊默為何要提出讓他們投降朝廷的原因了。

楊芳為了自己的威望和所謂的功績,居然饑渴到了這種地步。

「所以項將軍,投降朝廷對你們來說,百利而無一害。」

楊默繼續勸說:「楊芳需要全國各地的起義軍隊向他投誠,以來彰顯他的天命所歸,而現在他的實力根本不足以讓天下真正的臣服。」

「他們也知道,各路諸侯的臣服只是想要從他手裏得到政治資源。」

「如果我猜的不錯,朱元璋一邊資助你們攻城器械,一邊肯定派出使者前往長安,讓楊芳給他一道旨意,從一個叛逆的身份,變成得到朝廷認可的濟州知州。」

楊默放下已經喝完的水壺,不再繼續說話。

范增是聰明人,項羽也不是傻子。

自己已經把所有的事都說的清清楚楚,如果他們再不知道如何做才是最有利的,那這倆人就枉在歷史上留下如此偌大的名聲了。

「如此說來…」

項羽頓了頓:「確實有道理。」

嬴政在一旁聽的真真切切。

這種對天下格局的見解,方才是他真正需要的。

荀彧教授給他的那些知識雖然有用,卻不是帝王之道。

而自己師父說的這些,才是一個王者該學會的技能。

「楊公子見解非凡,着實讓人驚嘆。」

范增也跟着心服口服的感慨起來。

他見過真正的聰明人,也見過在七國之間翻雲覆雨的人物。

但卻沒有哪一個人能把天下間的事情看的如此透徹,說的這般簡潔。

楊默對范增的誇獎有些意外,在他看來,以范增的能力豈能看不清這等事情?

就算一時當局者迷,自己稍微一說,他豈有不明白的道理。

但他卻忘了,這些來自古代穿越者和他之間的差距——知識和閱歷的積累。

前世里,他身處在一個信息大爆炸的世界。

互聯網的出現,讓知識的獲取達到了有史以來最廉價的地步。

不光是知識,還有新聞。

一塊小小的手機屏幕,楊默就可以知道整個世界,幾十億人中發生的奇聞怪事。

在如此龐大的信息流洗刷下,將楊默對事件發展的上限無限拔高。

更重要的是,互聯網搭建的平台,讓幾乎所有人都可以公開自由的發表自己的意見。

每每有什麼國際大事,他都能夠看到無數人從無數角度分析這件事。

陰謀論、大棋論、贏麻論…等等,各種各樣的牛鬼蛇神們的推測和解析,又開拓了他對事物了解的多樣想。

在加上他本身有時就是新聞中的人物,對國際上的風雲變化比之普通人有更加靈敏的感知。

事物的普遍邏輯,尤其是國與國之間的普世價值觀,他也比一般人有更真切的認知:一切皆是利益。

因此他得到了關於所有長安和楊芳的信息后,腦子自動按照前世學會的方法論分析,很容易就得出楊芳賜婚曹操的真實目的。

而范增雖然是歷史上有名的智者謀士,但他依舊是人。

從量上來說,楊默在前世一個月里獲得的信息,恨不得比他一生獲得的信息都多的多。

量變引起的質變,有時不是聰明才智可以達到的。

所以,他可以盤出來,黃巾軍投降朝廷百利而無一害。

但擁有同樣情報的范增,卻不敢如此肯定。

「范先生客氣了,這也只不過是楊默的一點粗鄙見解罷了。」

見項羽和范增對自己的建議並不反感,甚至進入考慮的階段,楊默心裏的石頭徹底的放下。

此事終於算是塵埃落定了。

石頭一放下,緊張感也沒有了,心裏反倒是有些空落落的。

給自己倒了一杯酒,也品不出什麼味道來,最後空落落的心情化作欣慰:只要不打仗就好,至少可以少死很多人。

「亞父,此事你怎麼看?」

項羽將楊默說的話聽了進去,心中的天平也慢慢的往招安上傾斜。

但最重要的還是看范增的態度。

范增只是嗯了一聲,沒有馬上回答,項羽也不着急,耐心的等待着。

「楊公子給了我們一條招安之策,卻不知道我們能為公子做什麼?」

范增也繼續和楊默探討招安之事,反而將話題轉到他身上:「方才能助公子解了李家之困?」

楊默無奈搖頭,范增果然是范增,和這等聰明人打交道溝通成本確實低,但有時候卻並不省事。

「我與李家的關係,雖然並不怎麼好,卻也沒有先生想的那麼差。」

「公子,雖然朝廷是斷不可能同意我們向太原投降,李建成也不可能接受我等的投降。但如果我們接受朝廷的招安,李家定然猜到是公子的建議。」

范增也感覺楊默有些當局者迷,語重心長道:「他們不接受我們的投降是一回事,但你沒有讓我們給他們投降又是另外一回事,此番李建成已經對公子起了殺心,若再有這一條看似背叛李家的理由,只怕公子在太原…」

他本想說只有死路一條,卻又想到楊默或許有什麼脫身之法,若是說的滿了,反倒是讓人小瞧。

因此後面的話沒有說全,給楊默留了個白。

「感謝先生為楊默着想,但這一次我做使者,並非是李家的意思,而是李建成倉促之間做的決定。」

「最開始的時候李建成也是不怎麼同意我來的,但突然傳來長安的騎兵趁機截殺太原商隊的消息后,李建成急急忙忙去找他身邊隱匿的長安密探嚴世藩后,方才決定讓我來的。」

楊默將前因後果說了一遍,范增緩緩點頭,原來還有這事。

隨後馬上道:「看來這位首輔之子,想必是以此為要挾,逼迫李建成趁機除掉公子。」

「對,不是李家的決定。」

楊默道:「有這個由頭在,就算貴軍受了招安,李家也不會對我太過分。」

他本想說至少還有李秀寧會為我說話,但想了想沒說出口。

「我也想了,多半會遂了我的意,給我划塊地,讓我去做學院的院長,變相的軟禁我一段時間。」

「但這終究不是長久之計。」

范增面帶憂色:「一旦李家決定與楊芳和解,公子的性命便是他們的誠意。」

「所以,先生若能相助,便在招安的信件上表明,想要晉陽知州,而不要朝廷給的濟州知州。」

「濟州知州?」

項羽則一愣,關濟州什麼事,怎麼又扯到濟州上了?

范增冷不丁也沒反應過來,隨後恍然大悟,再看楊默的眼神,比之之前更多了三分敬畏。

這個年輕人當真是鬼神莫測,他居然能想到,自己的投降信件到了長安后,朝廷會給他們一個濟州知州的虛名,好讓他們掉過頭再去與朱元璋搏殺。

。 「轟!!!」

一聲巨響響徹木葉村……

鳴人感覺地面都動了動……

看着眼前的綠光……

卡卡西眼珠子差點都瞪出來了……

要不是邁特凱也晃了晃,鳴人差點也以為,剛剛那聲響是邁特凱開死門落地后砸出來的……

不過聽聲音像是火影樓方向傳來的。

搖了搖頭,大半夜的也不知道那個毛賊去光顧了。

好在沒有發出警報,應該沒事。

目光轉向邁特凱,鳴人就挺好奇的,卡卡西談個戀愛,你也不用這麼激動吧……

開口問道:

「凱老師,你怎麼來我這裏了?」

邁特凱伸出大拇指,對着鳴人,激昂慷慨道:

「喲!!鳴人!你不是喊我切磋嗎!來吧,來一場燃燒青春的戰鬥吧!」

鳴人:「……」

別!

我怕!

你還是對卡卡西感興趣……

問:兩個肉盾打架,會不會打到天荒地老……

還是可能天天喊你pk那種。

還有我什麼時候喊你切磋了……

得忽悠……

鳴人連忙指著渾身冒查克拉的卡卡西說道:

「凱老師,你忘了嗎!剛剛我們不是已經切磋過了嘛,平局啊!我們註定沒有結果的!看!卡卡西老師剛剛領悟了新忍術,剛準備和我試試呢~要不你來?」

邁特凱一呆,撓了撓頭笑道:

「啊?是嗎?忘了……啊哈哈哈!!」

正當鳴人舒了一口氣時,兩道亮眼的光,刺向他而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