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看着第一次來就獲得進入深山資格的沈鴻,哈林哈克艷羨不已。不過兩個人也沒有因沈鴻進入了神山而嫉妒他。在和沈鴻打了神個招呼后,兩個人繼續在神山附近遊歷。

進入神山後一路上並沒有沈鴻想像中的會出現困難什麼的。正發覺無聊,周圍的環境引起了沈鴻的注意。

和天蛇秘境的比起來,這裏的植物更是絕品。很多仙草靈樹都是外界聞所未聞植物,更別說它們的功效了。

在那半山腰處有一片天空散發着絢爛的光芒。那和夏夜的極光一樣絢爛的光芒在天空中凝成一匹光練,它如同女神的裙擺般隨風飄蕩,美輪美奐。

在那光的匹練下,屹立着一座宏偉的建築,潔白的圓形穹頂和展覽的天空想的一掌,又和山頂上白色的霧靄遙相呼應。穹頂之下則是精緻如藝術品般的塔樓。拼色的大伯鑲嵌在潔白的牆上,在太陽下反射著寶石般的絢麗的光澤。

整座建組的外牆全都雕刻有唯美的浮雕,這些浮雕給建築讓建築變得更具有藝術的氣息。棕色的大門在太陽的照射下訴說着時光的厚重,華美的台階表達出似水流年的過往。一座精巧的藝術品就這樣屹立在半山腰出最顯眼的地方。

「那……」古斯特指著那座建築驚得話都說不利索,「傳說中的聖克魯德大教堂。沒想到我居然能碰到聖克魯德大教堂。」

「那座教堂怎麼了?很難遇到嗎?」其他第一次進入五色神山的人不解地看着古斯特。

凱撒失去進入五色神山的資格后,進入次數僅次於凱撒的古斯特便做起了解說。

「這個聖克魯德交通並不是每次進入都能遇見的。只有極小的概率才能在那個地方看見聖克魯德大教堂。這座教堂是整座神山價值最大的地方。五色神山裏幾乎有一半的寶藏埋藏在教堂里。」

古斯特忽然伸出手指指著教堂上空的光幕說道:「你們看那團光,每一種顏色的光都代表着教堂里埋藏着的一件寶貝,這麼多的光出現在天空中久久未散說明這次教堂的寶貝說輛之多、種類之豐富超乎我們的想像,裏面你一定藏有外界已經不存在的寶貝。」

古斯特曾在和凱撒的一次閑聊中深刻體會到聖克魯德大教堂里的寶貝對整個異世界有多大的吸引力。

曾經就有一個強者從這裏帶走一件名叫千轉寶輪的寶貝。當他把那件寶貝帶出去后在整個異世界都引起了一場小的騷動。來自不同種族的各路強者為了獲得那件傳說中的至尊法器開始圍殺那名強者。

最後在一座不知名的山上,面對幾十名頂級強者的圍堵,那個擁有千轉寶輪的人同時發動了千轉寶輪的八種能力。

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後,那個地區變成了平原,追殺他的幾十名頂級高手全部陣亡,而那名強者下落不明,千轉寶輪也消失不見成為了傳說。

古斯特將那個已經塵封在歷史里的故事娓娓道來。

聽了古斯特的描述,眾人全都興奮起來,一個千轉寶輪就能在異世界引發如此動蕩,如果又十把這樣的武器出現在異世界裏的話……

在場的所有人都不敢想,當下對聖克魯德的看法由最開始的毫不知情變成了現在的狂熱,那種對實力的提高和教堂內部驚世寶貝的狂熱毫不掩飾的展現出來。

聖克魯德大教堂上空的光團忽然變化起來,不斷變換的光芒讓人頭暈目眩。

一塊巨大的岩石轟然墜落,擋住了身後等人的去路。

古斯特看着上空變換的光芒說道:「看來傳言是真的,這座教堂果然會阻止那些想要進入教堂的人。」

「難道教堂不願意讓我們進入?」奎比利斯詢問古斯特,

「不是,但是它不會讓你輕易的進去。」古斯特回答道。

「挑戰嗎?有意思。」獸族的剛鐸一聽這話瞬間來了興趣。「我喜歡有挑戰的事情。」

剛鐸來到巨石面前,它舉起手裏的斧子,用盡全身的力氣一斧劈在巨石上。

轟隆!

巨石碎裂成無數碎屑。

「搞定!」剛鐸扛着斧子繼續上山。

眾人驚嘆剛鐸的力氣后也趕忙上山。

天空的光幕再一次的發生變化,一道光波迅速擴散到很遠的地方。

隆隆的聲音從天的那邊出現,它宛如天雷一般滾過山坡滾過樹林,滾到了身後他們的位置。

有東西過來了,身後本能的察覺到危險,然後迅速張開龍翼飛到天空之。懸浮在天空中,身後看到一個巨大的蛇形動物向自己這邊快速的移動着。兩個觸鬚從森林裏豎立起來,隨着身體的移動有規律的擺動着。

山路兩邊的樹木忽然全阿被折斷。一條巨大的蟲子俯視古斯特等人。

「這是……」古斯特看着這巨大的蟲子大驚失色:「這不是早已經滅絕的上古異獸七星馬陸嗎?為什麼它會出現在這裏?」

七星馬陸發出一聲拐角后,揮動頭上的觸鬚打了下去。

又粗又長的觸鬚如同一根鞭子狠狠地抽在地面,大地瞬間龜裂,幾條粗大的裂縫向四面八方延伸。眾人驚險避開觸鬚的攻擊。

隨後,觸鬚由豎劈變為橫掃,一路掃了過去。不少樹木被攔腰折斷,觸鬚在崖壁上抽出一到巨大的印痕。

身材高大魁梧的奎比利斯堪堪躲過鬍鬚的攻擊。

七星馬陸扭轉身體再次發動進攻,數百條腿有規律的移動着。騎行天芒張開巨大的口器不斷的咬向幾人。

眾人在七星馬陸的攻擊之間不斷地騰挪躲閃。精靈族的人在樹林之間來回跳躍着,古斯特沈鴻這些可以飛行的人則展開翅膀飛翔於密林的上空。而騎行天芒則如一台滅世的機器般沿路掃清所有的障礙物。

見無法攻擊到這些描寫的人七星馬陸立起半個身體,一個紫色的光柱噴射到天空中,天空中瞬間出現一朵紫色的烏雲。這烏雲急速擴大,幾個呼吸間就覆蓋了方圓數百里的密林。

隨後,一場毒液暴雨傾盆而下。雨水和著雷聲,譜寫出一曲攝人心魄的雨天交響曲。 五十九號漠然,「新人,你要考慮清楚,脫離困局是一個任務,擊殺對手也是一個任務。」

「按照空間要求,我只需要答應出一次手便可以,所以儘快鎖定你的任務。」

小龍女咬牙,「請助我脫離困局。」

擊殺北海三太子倒是最大快人心的選擇,但她現在的狀況還是修為被束縛狀態。

而且她可沒忘了北海三太子下屬的蜘蛛精,這幾日她可是看了些不堪入目的畫面,記憶深刻。

「好。」

五十九號果斷答應,一揮手,捆綁小龍女的特質捆仙繩便碎裂跌落。

同時一指點在小龍女眉心,她身體內的修為束縛也被強橫衝開。

小龍女心裡驚訝,這五十九號果然修為強勢。

北海三太子封鎖她修為的方式可不是簡簡單單的手段,使用了龍族秘法,不然她不會毫無反抗之力。

即使太乙金仙,要解開也需要一段時間,這五十九號卻隨手解除。

這人到底什麼來歷!

只怕不是那幾家大勢力傑出弟子,也是三界出名之人。

修為重複,小龍女松出口氣,總算不是毫無反抗之力了。

「走吧,你指定一個安全地點,我將你送到便算任務完成。」

五十九號的語氣已經相當不耐煩,小龍女也不敢再討價還價。

隨即兩道微光從洞府中飛出,若不仔細探查,根本查找不到痕迹。

只是剛剛飛出這海底深洞,那五十九號卻忽然停步,發出驚咦。

又意外的看向小龍女,「好像我的任務已經完成了。」

小龍女也發現了前方的動靜,卻是七隻色彩斑斕的龐大蜘蛛,正口吐蛛絲,織成一張龐大的蛛網,將一頭銀白色的巨龍捆綁。

那銀白色巨龍拚命掙扎,卻遲遲不能掙開。

「賤人,你竟敢下毒,你竟敢下毒。」

「本太子要將你碎屍萬段,讓你永死不能超生!」

巨龍連一絲一毫的法術都使不出來,連肉身力量都有氣無力,只是維持最微弱的掙扎。

七隻彩色蜘蛛死死困著他,貪婪渴望的目光盯著龍軀每個角落,彷彿像將這隻巨龍給剝凈吞噬。

小龍女不寒而慄,身為同族,她太清楚龍族血肉對這些異族的吸引力了。

「同情了?要不要我再為你出手一次,救下這巨龍,只要五十創世點。」

五十九號戲謔的道。

小龍女心裡一緊,維持著表面平靜。

「他與我有何關係,我恨不得殺之而後快。」

五十九號若無其事,「也是,雖是同族,但畢竟是他先對你下手。」

小龍女驀然轉頭,死死盯著五十九號。

「先不說同族是何意,我不懂。」

「我記得創世空間禁止對個人身份進行探測,閣下是不是違規了。」

五十九號擺擺手,「別太激動,我沒有其他意思,而且創世空間禁止探測身份是真,但這只是我的個人推測。」

他呵呵一笑,「來到這東海,哪還能聽不到東海龍女失蹤的消息。」

他饒有深意的看著小龍女,「就是不知這龍女有什麼秘密,能讓那北海三太子,以如此下作手段也要將之偷偷綁架。」

小龍女心中波瀾起伏,這人竟真的猜到了她的身份。

她心裡的警惕提到了最高,心裡一瞬間想到如果換做是她,該如何避開規則對她出手。

她陷入沉默,雖然還沒見過這人出手,但她對系統的判斷還是很相信的,這人必然是太乙金仙以下最巔峰的那一撮。

她大概率不是對手。

「如果添加五十創世點,閣下能否保密。」

五十九號嗤笑一聲,雖然是機械聲音,但嘲諷意味十足。

「一百創世點。」

小龍女加了籌碼,接著道:「你也知道我是新人,這是我近乎全部的創世點,如果閣下依然不能答應,我只能放棄,然後想辦法通過創世空間解決此事。」

五十九號笑意莫名,「不愧是龍族,接受創世空間如此之快,還會利用規則威脅。」

小龍女感覺四周空間充斥寒意,她不由得緊張起來,莫非這人果真敢動手不成。

卻聽五十九號擺擺手,「一百就一百吧,不過以創世空間為保守秘密而公證的創世點,就需要你出了。」

小龍女鬆口氣點點頭。

她也是之前看到的規定中,發現可以以創世空間做公證,來締結契約,才想到這點的。

而且她相信目前最能束縛這五十九號的,創世空間最合適。

這公正點她出的心甘情願。

一番商議,花出十創世點,成功締結了完美的契約。

小龍女終於不用擔心身份暴露,也就不想再和這五十九號說些什麼,只因這人行事不類正派。

在他們締結契約的這段時間,那北海三太子的聲響已經越來越弱,直到無聲。

而後就在他們眼前,北海三太子被七隻蜘蛛拖走,至於下場,看這幾隻蜘蛛的渴望眼神就知道了。

五十九號嘖嘖稱讚,「龍族血肉果真是大寶啊,只可惜這三太子修為太低了,對我沒用。」

小龍女聽得頭皮發麻。

五十九號瞥了她一眼,「呵呵,果真是不出世的天真公主,好了,我已經完成任務,向空間提交完結申請吧。」

小龍女神情冷漠,連回答一句話都欠奉,直接提交了任務,同時她的創世點成功扣除。

五十九號滿意的點點頭,身後逐漸出現一個旋渦,另一頭不知通往何地。

「這場交易還可以,下次如果有機會,可以再尋我出手,或許看在老顧客的面子上,我可以便宜點。」

他一步邁入旋渦,消失不見。

四周若隱若現的寒意終於徹底消失,小龍女一身冷汗,她感覺若是剛才一個應對不好,她的敵人就將變成那位金仙巔峰。

「亦正亦邪,創世空間果真不是以正邪作為條件篩選成員。」

想到五十九號看北海三太子的眼神,宛如看一堆血食,她甚至懷疑這五十九號是不哪位大妖!

心裡波瀾起伏,她卻是極速離開原地,至於那北海三太子,下場的確很慘,但她絕不會出手相助。

而且對方一死,這世上再無知曉她秘密之人,也算好事。我扭過頭看著黑子。

「小少爺,這裡和外面不一樣,打他們很簡單,但我們來這裡還有其他的目的,沒必要毀在他手上。」

我再次看向了男人,深呼吸了一口氣,便不再做聲了。

我們跟著男人到了一個二層的小樓內,一進去就感受到了滿是潮濕和陰暗。

……

《陰屍帝命》467章忍無可忍 這種人的目的可不僅僅只有一種,萬一拿了錢之後又想要滅口呢?喬音就會成為犧牲品。

陸景深出生豪門,這種事經歷得多知道得也多,自然比喬音有經驗。

喬音聽到陸景深的罵聲有點驚訝:「你調查了我?」

「這件事我們改天再談,現在最重要的是咱媽的安全,還有你的安全。」

前面是紅綠燈,陸景深將自己的車和喬音的車並排停著,望着那邊的喬音輕聲說道:「我知道你着急,但是我哥已經去叫警察便裝幫忙了,你先跟我一起,我們制定一個計劃。」

喬音此刻已經被憤怒沖昏了頭腦,說實話她上車的時候什麼都沒有想,只想早一點找到林權的位置,然後去把他抓回來。

陸景深的聲音讓她稍微冷靜了一點:「你有計劃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