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陸斌很懷疑,這麼多種食物混合在一起,她還能嘗出牛肉到底是什麼滋味嗎?

慢條斯理地同樣夾了塊牛肉,放在嘴中慢慢品味,牛肉應該剛出鍋沒多久,還冒着蒸騰的白汽,入口后肉絲鬆軟,醬汁濃郁,味道果然極佳,不愧是小貝妹子強烈推薦的本店最佳。

把肉咽下,喝一勺熱湯清嘴,再拿一瓣糖蒜解膩,唔,這家店的糖蒜味道還行,就是有點軟了。

這糖蒜想要好吃,第一就是要脆,新腌好出罐的蒜,還殘留一點青色,酸甜剛剛入味,尤留着一絲辛辣,入口爽脆,才是最適合食用的時候。

不過這些說道,顯然不適用在林雲娜這種大口乾飯的吃貨身上,一個沒注意到,這姑娘居然已經把她那碗饃消滅得七七八八,而且已經盯上了陸斌這份。

「不行。」陸斌平靜地攔住了她的魔爪,「感覺沒飽就多吃點牛肉,湯泡的東西吃多了會腹脹……」

「就一勺,大叔,就一勺!」林雲娜一臉哀求。

陸斌盯着她看了一會兒,收回了手。

林雲娜沖着陸斌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生怕他反悔,端起碗就是一勺。

對,用勺子扒拉一次,也算一勺!

陸斌沒去理她,小孩子不聽話,吃回虧就什麼都記住了。

這頓飯整整吃了一個多小時,吃只用了二十多分鐘,剩下的時間都用在了等待上——飯前等上菜,飯後等林雲娜緩肚子。

這姑娘是真的放飛自我了,陸斌敢打賭,但凡她在組合活動的時候敢這麼吃東西,經紀人能把她倒吊起來毒打!

什麼,你問為什麼要倒吊?當然是讓她把東西都吐出來……

你說一個當紅偶像,吃到撐得站起來都費勁,本來還耍賴想讓陸斌背她來着,結果往陸斌背上一趴,肚子受壓的同時還臉衝下,差點兒給他一個愛的洗禮!

丟人啊!太丟人了!知情的知道是這貨管不住嘴,不知情的沒準還以為陸斌怎麼餓着她了。

看着毫無形象癱在椅子上揉肚子的林雲娜,陸斌很是無語,只能倒了杯茶水給她。

「大叔,不行了,都塞滿了……」林雲娜一臉苦相,擺手拒絕,轉頭又捏了瓣糖蒜塞進嘴裏。

「你不是說塞滿了么?」陸斌挑了挑眉。

「這個是酸甜的,幫助消化!」林雲娜振振有詞。

陸斌不知道糖蒜幫不幫助消化,但是他知道就這麼小小一碟,就算都吃進去,對林雲娜肚子裏那些東西來說也是杯水車薪。

「大叔,你過來。」這姑娘不知又想出什麼主意,招手示意陸斌過去。

陸斌坐到她旁邊的椅子上,靜看這小妞又要怎麼折騰。

「近一點,近一點……」林雲娜繼續招手。

這回陸斌沒動,就靜靜地看着她。

林雲娜癟癟嘴,壓低聲音小聲問道:「大叔,我早上幫你了對吧,現在你也幫幫我唄?」

這事兒是過不去了,是吧?幫你?怎麼幫,像你幫我那麼幫么?陸斌也不知道是不是牛羊肉吃多了,思路莫名跑偏,目光不由自主落向林雲娜為了讓肚子舒服一點而毫無形象大張的雙腿……

「大叔,你想什麼呢?!」林雲娜臉色漲紅,雙手擋在熱褲前面,「我是說讓你幫我揉揉肚子!」

合轍你覺得揉肚子就不算親密行為了?看着這姑娘含羞帶怯把衣服往上拉,陸斌把椅子往她跟前挪了挪,一把把已經露出了小腹的衣擺拽了回去。

「不用掀衣服!」陸斌一本正經地把雙手搓熱,隔着衣服壓在了林雲娜胃部的位置上。

不揉不知道,這姑娘到底吃了多少東西啊,胃部觸感都已經變硬了,這是胃囊被擴張到極限的表現!

以後絕對不能讓她再這麼報復性的暴飲暴食了,不然可能旅程還沒結束,人就已經被送進醫院了!

知名偶像因吃太多入院治療,這新聞可就有意思了……

好在陸斌按摩胃部很有經驗,畢竟久病成良醫,他胃部疼痛沒現在這麼嚴重的時候也經常自己按摩放鬆。

對於這種撐到極限的胃,按摩的時候一定不能用力按壓,因為那樣會增加胃壓,反而會讓情況更加嚴重。

正確的按摩方法是,搓熱手掌,用掌心覆蓋胃部位置,輕輕沿順時針揉動,當然,你非要逆時針也不是不行……

其實按摩本身沒有太大作用,真正有用的是你手心傳遞過去的溫度,比體溫更高的溫度有助於舒緩被緊繃的肌肉,加速血液流動從而促進消化。

從這個意義上來說,其實熱水袋要比手掌實用,可是飯店裏哪來的熱水袋,陸斌總不能讓林雲娜把茶壺抱在肚子上吧?

所以最後還是得上手揉。

揉了一會兒,陸斌停了手,沉默一下,開口道:「要不你還是把衣服掀上去吧……」

什麼破衣服,布料這麼滑,完全控制不住手的位置啊! 滅魂鬼王的身法詭異,秦風一時間,都難以直接攻擊到滅魂鬼王。

但是沒關係。

秦風再次使出偽造的千機網,鋪天蓋地地籠罩了下來,滅魂鬼王的身形急速爆退,很快就被逼到了角落。

「給,我,死!」秦風直接追了上去,一把抓住了滅魂鬼王的脖頸。

滅魂鬼王的臉上卻露出了一絲詭異至極的笑容,配合漆黑不見眼白的眼瞳尤為恐怖:「你才是。」

滅魂鬼王說着,就緊緊抓住了秦風的雙手。

「給我,魂、飛、魄、散!」

中計了!

秦風的瞳孔猛地縮了一下,突然天靈蓋一陣猛烈的劇痛!

幾乎翻江倒海,似乎要將秦風的腦子,都給抽出來!

原來,這就是滅魂鬼王真正的本事!

抽魂!

秦風咬了咬牙,死死地護住自己的識海,不讓對方入侵分毫,這可是人的腦子裏最重要的部分,萬一被入侵了,秦風真是任人宰割。

與此同時,秦風也猛地發力,口中發出野獸翼一般的嘶吼。

「呃——」對面的滅魂鬼王,極力抵抗著,拚命攻擊著秦風的識海。

但胳膊擰不過大腿,一來是秦風守着識海守得堅固,二來么自然就是秦風身為正道武者,這種邪門手段對於秦風來說,有一種天然的壓制。

正可謂是邪不壓正。

到底是滅魂鬼王,先失去了生氣。

秦風鬆了一口氣。

難怪這滅魂鬼王之前說什麼都不肯出手,原來是滅魂鬼王真正的殺招,必須要和人接觸才能夠發動。

戰鬥當中點到為止的觸碰,根本就不夠。

秦風扔掉滅魂鬼王開始失去溫度的屍體,扭頭看向了千手和鬼面。

千手和鬼面正在秦風身後,幽幽地盯着他。

秦風一言不發,提足運氣,直接朝着二人奔了過去。

千手鬼王一臉的嚴陣以待,秦風卻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接揮出腰間軒轅劍,劍風凌厲劍氣如虹,一道紫紅色的罡氣飛射而出,直接讓兩個人人頭落地。

甚至連反應的時間都沒有。

在場的眾人,瞬間驚呼一片。

「怎麼會這樣?!」

「居然一點還手的架勢都沒有,就這麼死了?!」

「我靠,四大鬼王全都被修羅殺了!」

「修羅實在是太恐怖了!」

「我都不敢相信……」

「這這這,四大鬼王死了,魔君也死了,這個修羅今天是要把整個魔門給攪翻天嗎……」

「我的天啊……」

「那我們呢?我們該怎麼辦?」

「修羅是不是想要問鼎魔君之位……」

「這說不好……要不然先給磕一個?」

「都什麼時候了還在這開玩笑,但不管怎麼說,修羅要是真的想要問鼎魔尊,我們也只能——」

「就怕修羅針對九幽魔君的舊人啊!酆都現在全都死光了!」

不知道誰喊了這麼一句話,一瞬間讓場上的所有人都安靜了下來。

沒錯,不怕別的,就怕修羅針對魔尊的舊人。

雖然修羅口口聲聲,是為了千年血蓮心還有地魂書,但在場的人誰能不覺得,那兩樣東西,象徵了魔尊的地位。

而現在,修羅又接連殺了九幽魔君麾下的酆都勢力,五大鬼王都全殺光了。

這讓眾人的心裏很難不多想。

畢竟不管怎麼說,酆都都是九幽魔君麾下的心腹。

新魔君要登頂……可能不針對前任的舊人嗎?

今天能被邀請到這裏的,多多少少都和九幽魔君有些關係。

一時之間,眾人紛紛都是膽戰心驚,生怕修羅一個意起,就把他們全都殺了。

但此刻,有兩個人絲毫不擔心這一切。

那就是唐家堡的二人,唐霜和唐長老。

唐霜望向修羅,一雙眸子當中滿滿地都是真心實意的喜悅。

太好了。

修羅贏了。

如此一來,修羅就不會有什麼麻煩了,擊殺九幽魔君之後一口氣,將對方的麾下勢力全部剿滅,簡直就是魔門的頂尖實力。

估計很難有不長眼的東西,上前來冒犯修羅。

而唐長老心裏的想法,和唐霜差的也不太多,如果真說有什麼差別,那就是唐長老從此以後,就不必擔心九幽魔君報復唐家堡了。

只有一件事。

那就是九幽魔君大人的實力,不應該那麼弱啊。

要知道,之前修羅那一掌,雖然七十二夜叉和三十六鬼剎沒人能夠倖免,但就連四大鬼王,都逃出了攻擊範圍。

何況是九幽魔君,怎麼就那麼在人堆當中,束手就擒,坐以待斃了?

就在唐長老萬分不解之時。

就在眾人議論紛紛,甚至準備好對新君,奉上最崇高的致意和忠誠的時候——

一陣噼里啪啦的骨骼爆響,突然響了起來。

在場的所有人,包括秦風,都不自覺地把目光投向了發聲處。

之間九幽魔君的身體,一點點從地上漂浮了起來。

四肢都在以一種極為詭異的姿勢扭著。

嘎嘣嘎嘣。

骨骼的爆響聲響起。

秦風一臉的嚴肅,盯着前方的異動。

「呃……啊!」

九幽魔君的全身猛地躊躇了一下,隨即直接在半空當中,彈了一下坐了起來。

秦風面無表情。

九幽魔君緩緩對秦風,綻放了一個笑容:「沒想到吧,我沒死!」

一時之間,眾人全部都被自己眼前的景象,給驚呆了。

「沒死?怎麼可能?」

「我靠,九幽魔君居然沒死?」

「那我們在這說什麼呢!」

「怎麼可能,那麼久都沒動靜,要是沒死的話,怎麼可能……」

「總之不變天還是好事的,別說了。」

「太不可思議了,九幽魔君是用了什麼起死回生的秘法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