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咬了咬牙槽,「哼,我找小叔去」說完,氣沖沖的上樓。

身後,上官絕搖了搖頭,「這次找天王老子都沒用了。」

捂住耳里,小跑上樓梯,回到房間,撥通上官丹策的電話,那邊很快就接通了,「喂,小叔我跟你說啊,爺爺那個老頑固,居然讓我回去上學,你說他是不是打着讓我去上學的名號,實際上是想要參加那慘無人寰的軍訓?」

她講了老半天,電話那頭,清了清嗓音,「大小姐、是我!」

上官顏,一臉黑線,是海川的聲音,「我小叔呢?」

海川看了一眼窗外,一男一女正打得不可開交,他輕輕嘆了口氣,「二公子他在···忙!」

「忙什麼?連她寶貝侄女的電話都不接了,你告訴他,我明天要回A國!」

「這···恐怕不行。」

「怎麼就不行了?」

「因為老爺子已經打電話交代過了,你不回國,就二公子回國!」

聽到這句話,上官顏停頓了幾秒,她說呢,為什麼一向疼愛她的小叔會那麼着急送她回國。

搞了半天是她爺爺在搞鬼!

「那···嘟嘟嘟」電話直接被掛斷。

與此同時。

遠在A國的上官丹策,修長的腿一橫掃,狠狠的踹在女人姣好臉上。

唇角噙著一抹冷笑,女人被男人踹得直接騰空翻起,「嘭」重重的倒在地上。

嘴裏吃痛的,「呃」了聲,白茶整個人都摔得骨頭散架,牙槽有些鬆動,一口的血腥味,臉部立刻腫脹辣疼。

她眸子陰鷙的看向男人,隨即冷冷一笑,男人走了過來,半蹲來了,掐住她的下巴,「下次你敢在對顏顏使心計,我不介意送你見閻王!」甩手鬆開她的下巴!

起身,剛走沒幾步,身後的白茶眯起眼睛,眼底怒火衝天,四處觀看,目光落在地上的鐵塊上。

撿起來,瞄準上官丹策的後腦一扔,男人一偏頭,鐵塊「硴啦」的一聲,正面玻璃碎裂!

海川一回頭,鐵塊直線沖着他飛來,他一緊張掛斷電話。

整個人迅速撲向一旁,鐵塊「鏗鏘」掉在地上。

。 回應她的是再次畫面轉換,白瑧心中憋了人一口氣,溫明輝會走到這種地步,也有雪虹霓的關係,她從不會問溫明輝缺什麼,溫明輝的低落她就算髮現也會一笑而過。

她找的不是道侶,大約是一個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男管家!

以妙謎真君對雪虹霓的寵愛,一顆清脈丹並不難求,只要她稍稍留意,就不會釀成這種結局。

甚至更早之前,若是她能及時開解,溫明輝也不會急於求成,也就沒有之後的事,他們或許會成為一對人人羨慕的神仙眷侶。

為什麼溫明輝從沒想過讓她幫忙?除了男人那點自尊心意外,他照顧雪虹霓習慣了。

慣性很可怕,他從來只有付出,挖空心思讓她高興,從她那得到的少,出事總想自己去解決,卻不想想自己到底能不能解決!

一個一心寵著,卻沒有足夠的實力。

一個被寵壞了,絲毫不知何為道侶。

難道道侶在他們心中,除了男歡女愛之外就沒有其它的了?扶持與陪伴被他們吃了?對方出錯時隻眼睜睜看着?

這樣的道侶還是揚了吧!

壓下心中怒氣,這次看見的是雪虹霓。

她失魂落魄的離開雪山,然後去找溫明輝。

是的,她丟下了雪娘和小白,雪娘撐著一口氣再次給掌門傳訊,之後便油盡燈枯,留下小白一個對着雪娘的屍體嚎啕大哭,哭得她辛酸。

畫面再次一轉,白瑧只冷眼看着。

溫明輝最終換到了清脈丹,他當即就易容換裝,找了個人煙稀少的地方躲著閉關,是以雪虹霓找了他三十幾年也未發現他的蹤跡。

許是被刺激到了,雪虹霓修為增長速度飛快,三十幾年間就進階到金丹後期。

溫明輝結丹后,低調回到門派,他將當年那位執事引出宗門殺害,殺另一個真人的時候露出了行跡。

此時的他,已隱有入魔徵兆,許是本性沒有泯滅,之後他殺的都是為禍一方的修士。

他得罪的大勢力雖然不多,但君子館閣還是將消息放了出去,之後雪虹霓就一直追在溫明輝身後。

看着他們相愛相殺的糾結樣,白瑧沒覺得悲戚同情,她只覺得可笑,明明是兩人的事,最後弄得底層修士人心惶惶,死了一批又一批人。

他們交手時,幾次波及到他人,好心幫忙的成了炮灰,好在雪虹霓對那段時間的記憶不太清晰,每個畫面只是一轉即過,轉眼過了七十多年,畫面漸漸開始凝實清晰。

似曾相識的街道,滿街的蓮花燈,熙熙攘攘的熱鬧人流,煙花如星雨,花燈光如晝,是菡萏城,菡萏節。

兩人隔着人山人海,一人紅衣似火,一人青衣如竹,兩兩相望,未語眼波如昨。

順着人流,他們默契地來到放河燈的江上,雪虹霓望着星星點點的河燈出神,溫明輝凝望看河燈的人,不知心上之人想的可是要他的命。

白瑧心中哼笑,雪虹霓怕是沒料到溫明輝會自投羅網,這些他年東躲西藏,一直疲於奔命,基本沒有時間修鍊。

看得出來,他是在躲雪虹霓,而雪虹霓也不是真的追……

這些年溫明輝殺了許多人,雙手早已染滿鮮血,從上帝視角去看,他內心的瘋狂和冷靜在撕扯,心愛之人堅定不移的追殺,最終讓他心力交瘁,萬念俱灰。

月上中天,喧囂的江邊只剩兩人,璀璨焰火在遠處炸開,兩人面上忽明忽暗。

青年邁步上前,一襲青衣如當年初見,只是此時眼中泛著血絲,不如當時清明,他哽咽道:「這些年可還好?」

紅衣嬌娥抬劍,美目含淚,又似是燃著怒火,怒聲道:「為什麼?」

青年面上漾起溫柔笑意,「做了便是做了,哪有為什麼!」

嬌娥眼中淚珠滾下,持劍的手顫抖不穩,青年穩步上前,劍尖刺透皮膚,他卻毫不停留,單手握住那劍向後一拉,法劍瞬間投胸而過。

另一隻手輕觸那人面頰,無數次午夜夢回,眼前都是這張臉。

雪虹霓怔在當場,感受到面上的觸感,瞬間崩潰大哭,雙拳如雨點一般捶在青年身上,青年只是勾唇一笑,將她摟入懷中。

「喂,我說前輩,你這膩歪完了嗎?你這是要回憶到什麼時候?」

白瑧神識竄出,掏出魂魄珠逗著懷中的小白糰子,威脅之意不言而喻。

你們這自己作的還哭上了,該哭的是那死去的雪鹿們,還有無辜受牽連的人!

就是那幾位金丹長老,雖然他們覬覦雪鹿群,但站在他們的角度並沒有錯,是溫明輝透露的消息,被君子館閣追殺也是活該。

哎,她怎麼就這麼看不慣他們呢,這感人至深的動情故事啊!

雪虹霓好似完全沉浸在幻境中,搭理都不搭理白瑧。

她手忙腳亂地掏出丹藥,抖着手遞到溫明輝唇邊,溫明輝搖頭拒絕,只勾著唇角看她,眼神越來越明亮。

與眼睛相反,他面色漸暗,頭髮也染上霜色。

白瑧暗暗稱奇,按道理金丹修士沒這麼容易死掉,他這是散功了?

不像!都沒有靈力溢出。

不會是要自爆吧?拉着雪虹霓同歸於盡的節奏?

若是他真有這樣的決斷,白瑧倒是要對他刮目相看了!

突然看見遠方有幾個鬼祟人影在靠近,看來因愛生恨戲碼看不成了,白瑧嘆氣,就知道溫明輝捨不得!

傷心欲絕的雪虹霓終於驚覺他們被包圍了,她持劍擋在溫明輝身前,溫明輝扯出一個燦爛笑容,就如當年在青蓮秘境中那般,爽朗又傻氣。

他突然出手,一掌擊在雪虹霓後背,雪虹霓不查,飛出數十丈距離,身後傳來轟隆一聲炸響,她穩住身形,猛然回頭,溫銘輝所在的地方被炸出一個十幾丈的深坑,

「不可能!不可能!」她飛撲而下,看着灌進的江水,滿眼不可置信。

不確定爆炸會不會傷到她,白瑧提前躲得遠遠的,此時回來,就見一抹幽光從洞中浮出,漸漸凝成一個人形,那人形伸出雙手,摟抱住崩潰大哭的雪虹霓。

白瑧挑眉,這是溫明輝的魂和神識?不是說修士死了之後是沒有魂的嗎?就算是養魂木,存放的也是生魂啊!

她擼了一把白糰子,道:「將他收了!」

玲瓏有些排斥,被白瑧掐了一把,才不情不願的,啊嗚一口吞了那幽魂。

。在穿越前,有一部輕小說叫《無限斯特拉托斯》,又稱IS。也就是所謂的名作之壁。

為什麼這一部小說可以獲得如此稱呼呢?

因為情節,設定,內涵沒有什麼可取之處,純粹的賣肉。但卻擁有極高的銷量。

在此之後,就圈子裏就有了一個衡量標準。

你BD賣的過IS,那你就是破壁

《東京養妹人》第一百四十四章莫名的紙條 宋瑾容認真想了一番,終於點頭,「也好,畢竟雲希跟小陳總在一起三年了,再拖下去陳家那邊也不好交代。雲希是你女兒,她的婚事,你來做主。」

「好。」柳唯露應道。

她心裏早就想好怎麼辦這個婚事了。

暮色降臨。

房間里,巍巍在搗鼓他的拼圖,完成最後的部分。

秦舒則從包里拿出了褚臨沉給她的人皮面具,興味十足的研究起來。

面具是用當下最新研發出來的仿生材料做的,完美模擬了人體表皮的肌膚質感。

只可惜這面具明顯是定製的,而且只能使用一次,摘下后就失效了。

秦舒摩挲着手裏薄薄的面具,這個比化妝術強大百倍的喬裝神器,既然能改變人的相貌,如果是復刻一個人的容貌呢?

秦舒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沒注意到有人進來,直到巍巍脆聲喊道:「爸爸!」

她回過神,扭頭便見男人一臉懊惱無奈的模樣,手指剛舉到唇邊,似乎是正準備給巍巍做個噤聲的動作,卻不想被小傢伙先破壞了計劃。

首發網址et

這男人,悄悄溜進她的房間,靠近她身後,還想故意嚇她?

秦舒眼中淡淡飄過兩個字:幼稚。

「褚臨沉,進別人房間之前先敲門,這是最基本的素養吧?」她冷聲問道,不滿地蹙了下眉。

褚臨沉把手放下來,並不覺得尷尬,大大方方地說道:「我,來看兒子!」

小巍巍歡快地上前拉住他的手,仰起頭興沖沖地說道:「爸爸,我有禮物送給你。」

說完,就把他拉到了一旁,驕傲地指著面前的拼圖。

「爸爸,你看!這是我剛拼好的星空。」

褚臨沉目測了一下眼前這個由上千碎片構成的大幅拼圖,有些訝異,巍巍一個三歲小孩,居然能完成這種難度的拼圖。

嗯,不愧是自己兒子!

他笑了笑,毫不吝嗇地誇讚:「我兒子真棒!那麼,你是想把這個送給爸爸了?」

「嗯嗯!」巍巍小雞啄米似地點頭,問道:「這是我最喜歡的玩具了,爸爸你喜歡嗎?」

「喜歡。」

聽着父子倆親昵的談話,坐在一旁的秦舒面色卻有點沉悶。

褚臨沉跟兒子關係越好,她就越是不用擔心自己離開后,巍巍在褚家的處境了。

只是……雖然明白這個道理,她心裏卻還是有些吃味。

「褚臨沉,不如你把兒子帶過去,今晚你陪他睡?」秦舒幽幽地說道,語氣里有一絲不被察覺的酸意。

聽到這話的褚臨沉看了她一眼,沒有回答,而是低頭問懷裏的巍巍,「兒子,今晚爸爸陪你睡好不好?」

「嗯嗯,巍巍好想跟爸爸一起睡!」

小巍巍答應得十分爽快,在他的記憶里,還沒有挨着爸爸睡過呢,都是跟媽咪睡的。

「好,那爸爸今天和媽咪一起陪你睡覺。」

聽到這話,秦舒面色頓時變了,瞪向那個一臉笑意的男人,惱火道:「褚臨沉,你胡說什麼?!」

褚臨沉單手抱着巍巍走到她面前,看她神色激憤,不由得彎唇,說道:「逗你玩的,放心,我知道什麼是分寸。」

等娶她進了門,再名正言順的睡!

秦舒卻對他的話嗤之以鼻。

這男人要是知道分寸,種豬都要送去絕育了!

以前在病房裏對她獸性大發的是誰?那天在巷子裏上下其手的是誰?今天,在酒吧里強吻了她的又是誰?

不都是他嗎?! 「這樣就可以了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