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安妮還想說什麼,但是話到嘴邊,卻怎麼也說不出來,只好強打這微笑,淚眼朦朧的哽咽到。

「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說完便跑了回去。

文才和秋生倆看到安妮哭着跑開后,圍了上來。

「小飛,你個臭小子,是不是移情別戀了,你看安妮哭的多傷心,我看的心都碎了。」秋生有點幸災樂禍的說到。

「就是,要不是我們主動放棄,安妮小姐怎麼會喜歡上你?沒想到你現在竟然另結新歡,真是……」

文才沒有那麼多花花心思,他是真的替安妮打抱不平,不過就是他本人沒有什麼自知之明。

「移情別戀,另結新歡?我們連情都沒有,戀你的大頭鬼啊。」

胡小飛白了倆人一眼,隨後沉默下來。

拒絕一個喜歡自己的漂亮女孩子,他還是很不舍的,但是做人要有底線,對於感情的事情,他向來是直來直去。

既然註定不可能在一起,他也不屑於欺騙對方,如果實在管不住下半身,這個時代有個叫做青樓的場所,裏面有很多漂亮的小姐姐需要他的慰藉,只要他兜里有錢就行。

不過有葯園子做後盾,他對於金錢方面還是很有底氣的。

疑似某個大能開闢的空間葯園,被胡小飛當做換取金錢的工具,不知道那位大能知道后,會不會詐屍來找他麻煩。

酒泉鎮距離任家鎮有200多里,趕馬車也要近一天的功夫。

雖逢亂世,但每個人還是堅強的活着,貧窮,飢餓,戰爭,他們雖然像是一顆隨時會被踩踏而死的小草,但是一場春雨過後,他們依然能再次碧綠如茵。

九叔架著馬車,秋生文才兩人人坐在馬車上討論著到任家鎮以後要買什麼,要去哪裏玩,有什麼好吃的。

胡小飛則是神遊天外,思考着人生。

知道的越多,煩惱也越多,也越是感覺到無力。

這大好河山在不久的將來將會迎來什麼,他一清二楚,但是他不能說,也沒能力改變,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這一切發生。

「或許只有經歷了風雨,才能迎來新生吧?」

一輩人的犧牲,換來世世代代的和平,或許對於這一輩人來說很殘忍,但對於整個民族來說,或許這是最好的結果。

「小飛,你在想什麼。」

「想這個世界為什麼要打仗,為什麼會死人。」

文才這時候開始笑胡小飛。

「你傻不傻,咸吃蘿蔔淡操心,從古至今這事都沒有人能解決,你想明白又能怎麼樣,還不是該幹嘛幹嘛。你還想去當兵,當大帥不成。」

九叔詫異的看了看文才,沒想到文才還有這樣的覺悟,或許也只有這樣的想法,才能每天都快快樂樂的。

「小飛啊,你不要給自己太大壓力,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等事情發生了,自然就會有解決辦法,多想無益,徒增煩惱。」

九叔也感覺自己的這個小徒弟,心裏裝的事太多,年紀不大,卻少了少年人的朝氣。

胡小飛想想也是,自己想那麼多幹嘛,大不了一死,或許到了地府,還有茅山前輩撐腰,過得比現在還好呢?

把亂七八糟的想法掃出腦海,胡小飛開始閉目養神。

一路上到也算是順利,沒有遇到山賊土匪,也沒碰到妖魔鬼怪。

進了任家鎮,文才秋生倆就開始撒歡了,一會看看這,一會瞅瞅那。

「師傅,你看,汽車,那就是安妮小姐說的汽車,我在照片上見過,聽說這東西跑的可快了,日行千里,夜行八百,還不用喂。」

文才少見多怪,大呼小叫引來路人頻頻側目。 關於自己在星網之上突然多了這麼多雲學生的事情,季柚是不知道的,她現在正與何必學長等人煩著呢。

在沒有進入空間裂縫之時,大家對此非常期待,甚至都產生過無數的幻想,結果費了那麼大的勁兒闖入之後,才發現這裏什麼都沒有,肉眼可見的地方,什麼都沒有。

……

x-n3848號走的是第三條路,也就是那隻青蛙卵一般的怪物走的方向,沈長青退下來,由季柚來負責飛船的駕駛,楚嬌嬌作為副駕駛在一旁輔助。

其他人各就各位。

何必一直站在甲板之上,通過仿古的望遠鏡,觀察著四周的情況。

飛船的周身,漆黑一片,看不見一丁點的光。

飛船的速度並不快,是大家商量之後,有意降低的速度,大家走的是青蛙卵怪物的這一條路,並不知道對方會不會突然出現,或者說就在前面不遠,因此,稍稍落後一截,是很有必要的。

安靜。

整個世界,彷彿除了x-n3848號,似乎就再也沒有活着的生物了。

季柚駕駛着飛船,感覺走了很久,很久,卻沒有看到一丁點其他的東西,沒有任何的天體,也沒有再出現什麼其他的生物,安靜得彷彿他們已經抵達了世界的盡頭……

死寂一片。

然而,越是這種安靜,卻越讓人心頭不安,整艘飛船之上,盛清顏閉着眼懶懶散散的躺在沙發之上,岳棲光大喇喇地坐在地板之上擦拭着手裏的武器,柳扶風安靜地坐在牆角,正在算卦……

大家看起來十分都十分的安逸。

不過,卻沒有人正在的放下心弦。

就在這種詭異風平浪靜的氣氛裏面,飛船的廣播里,傳來季柚的聲音:「話說,你們餓了嗎?」

這話一出——

咕嚕~

咕嚕~

咕嚕~

……

此起彼伏的肚子咕咕叫聲,打破了飛船上的安靜的氛圍,岳棲光直接將手裏的武器收起來,翻個白眼,道:「爸爸早就餓的不行了,正想問你們一個個是不是成仙了呢,我現在就一個問題——啥時候開飯?」

盛清顏揉揉肚皮,說:「人家也餓了哦,什麼時候開飯哦?人家感覺自己可以吃下一整頭牛哦。」

岳棲元摸下巴:「說起牛,放過那頭牛,實在是可惜了,本來都已經炙烤好了的,就是肉不能吃,哎。」

重重嘆口氣,岳棲元砸吧了下嘴,噎下口水。

沈長青沒有吭聲。

這時,柳扶風把手裏的卦放下,抬起頭,問:「我就一個問題,誰做飯?」

眾人:「嗯?!!!」

這個問題,一下子把大夥兒給難住了。

接着,柳扶風睜著漂亮的眸子,說了一句讓大家深有同感的話來:「我先聲明,如果還是營養劑,我寧願餓著肚子。」

這段時間,大夥兒沒空做飯,天天都是營養劑+水,滿嘴都是營養劑味道,整個人吐一口氣,都是營養劑味~

哪怕是高級的自然營養劑,口感沒有那麼難以下咽,但跟大魚大肉新鮮蔬菜比起來,那也是差得不是一星半點。

總之,大家都膩了。

坐在駕駛艙的季柚,聽到大夥兒這句話,忍不住眼皮一跳,罵道:「都什麼時候了,還有空挑食呢!都給我老實點!」

下一秒,季柚立馬道:「何必學長,我命令你現在馬上立刻就去給大夥兒燒飯!」

本來大家都想跟季柚頂嘴的了,不想她下一秒,就說出了眾人的心聲。

何必眼皮一跳:「都想挨揍是吧?」

大夥兒齊齊道:「學長,求您了——」

下意識的,何必抖了抖身上的雞皮疙瘩。

季柚道:「學長,你的工作,交給岳棲元、盛清顏幾個,或者交給我也行啊,大家真的餓得不行了。」

說着,季柚用力嘆口氣,接着道:「人是鐵,飯是剛,一頓不吃餓得慌,不論幹啥,都要吃飽了喝足了才有力氣才有精力啊……」

何必嘴角抽搐了一下,便擺擺手,道:「行吧,岳棲元,盛清顏,你們兩個趕緊過來。」

想到有吃的,岳棲元、盛清顏也不耽擱,都第一時間站起來,去到甲板之上警戒。

何必進入廚房,才剛準備拿食材,就見柳扶風與沈長青跟着走進來,何必挑眉問:「你倆進來幹啥?」

柳扶風睜着眼,問:「學長,學校的秘制紅燒排骨飯,你會做嗎?」

沈長青也明顯是這個意思。

何必嘴角一抽,道:「那個啊,會一點點吧。」

柳扶風與沈長青兩人的眼睛,明顯都亮起來,何必擺手,敢蒼蠅一般,道:「都趕緊給我出去,別想偷師。」

柳扶風放心的走了。

剩下沈長青,沈長青臉色略有些微紅,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小聲開口道:「學長,我……我可以點菜嗎?」

何必:「?」

沈長青紅著臉:「可以嗎?」

何必道:「說。」

沈長青小聲道:「我想要一道甜食。隨便什麼甜食,都可以。我……我不挑的。」

何必:「……」

何必擺手的,道:「行吧,給你做一個焦糖布丁。」

沈長青眼睛一亮,開心的露出大大的笑臉來。他站着沒動,準備等何必學長做完之後,吃過再走。

下一秒。

何必就在廣播里,道:「沈長青要一道焦糖布丁,你們還有誰想吃的?」

沈長青:「……」

他只是悄咪咪的,默默的要一點甜食啊,不是想讓所有人都知道的啊。

果然——

沈長青就聽見季柚等人齊齊開口道:「沈長青,你竟然想要單獨開小灶!」

「小笨笨,你不笨啊。」

「阿青哦,你不厚道哦。」

「……」

沈長青滿臉通紅。

季柚大聲道:「學長,你可千萬別只給小笨笨一個人開小灶啊,大夥兒都得有份!我先說,我要兩份紅燒排骨飯!」

楚嬌嬌大聲道:「學長,麻煩來一道椒麻魚!」

岳棲光道:「啤酒!爸爸啥都可以不要,必須來一紮啤酒!」

岳棲元、柳扶風等人還沒有來得及開口,就聽何必罵道:「都給我閉嘴,還正當我這裏是飯店來!都給我老實點,做什麼吃什麼。」

何必一開口,所以人都閉上了嘴。

就在這時候,駕駛着飛船的季柚,忽然發現前方出現了一個略有些眼熟的物體。

------題外話------

第一更哦 裴鈺安慰似的撫摸着她的後背,在她發間落在一吻,「靈樞會是孤的太子妃,孤不會讓人欺負了你去。」

宋靈樞感動之餘,只覺得心中有什麼破土而出,有些事情愈發不在她的預料之中。

宋靈樞擁着他抽泣了一會兒,便也止了淚,裴鈺有意逗她一笑,很快宋靈樞便又重展笑顏,兩人就在廊下擺了茶水,纏綿了一下午。

裴鈺留宋靈樞用了晚膳便將人送了回去,宋懷清早就在府上等着她,宋懷清自太和宮一出來,便聽說那裴承璟為了親侄子為難宋靈樞的事情。

在聽說了裴承璟為了讓宋靈樞跪下,讓手下人動手的時候,更是怒不可遏。

狗日的裴承璟,敢動他們家寶貝閨女?!

真以為他在御史台忍了這麼多年,性子也成了兔子?

然而宋懷清還沒來得及去瑞王府討個說法,便聽說嘉靖太子打折了裴承璟一條腿,自己到御前領了罰。

到底還是後生可畏啊!

宋懷清也就沒了去要說法的理由,畢竟天下人皆知宋靈樞要嫁與裴鈺為妻,這算賬那還有算兩次的道理?

宋懷清便回了府中,想要看看宋靈樞有沒有受傷,那裴承璟暴虐的性子是出了名的,聽說他有個寵妾不小心扯破了他的衣衫,便被他扒皮鞭屍。

可見此人之變態的程度。

然而宋懷清沒有想到,自己閨女一聽說嘉靖太子在御前領了罰就急沖衝進宮去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