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遭到了太古真龍的毀滅龍爪轟擊,葉青的心情很愉悅。

因為,他竟然感覺到了痛!

有痛感,那就說明,葉青受傷了,恐怕要加防禦點。

果然,下一刻,葉青的識海之中,就響起了叮的一聲。

「叮,恭喜宿主,您受到了重傷,防禦點+100000!」

系統的提示音響起。

葉青渾身一震。

直接增加10萬的防禦點,可見太古真龍的殺傷力,是真的猛。

要知道,黃金聖麒麟在全力爆發之下,都無法破開葉青的防禦了。

但,太古真龍一擊就做到了。

兩人都是武聖九重巔峰的修為,顯然,太古真龍確實要強橫很多。

黃金聖麒麟的說法,有點吹牛皮的成分在裏面,但,太古真龍的實力確實凌駕在他之上了。

葉青的屬性面板上,防禦點急速增加,很快就達到了510000。

距離傳說中武道防禦的巔峰,還差一半。

高達51萬的防禦,武聖境界是絕對無法傷害到葉青的了。

要知道,葉青在面對太古真龍兇猛一擊的時候,根本就沒有動用自身的防禦手段。

只是以肉身硬扛罷了。

就能將其扛住。

太古真龍傻眼了。

完全無法相信眼前發生的事情。

自己的毀滅龍爪,殺傷力何等霸道。

就算面對武聖九重巔峰的強者,都是一擊將其重創的。

葉青沒有閃避,硬生生承受了毀滅龍爪的全部威能啊!

這樣都不死。

太古真龍的內心幾乎是絕望的。

萬象洞府之中的那些妖獸們,更是啞口無言。

吶喊聲戛然而止了。

「叮,檢測到宿主有傷勢,正在修復當中!」

「叮,已經修復完畢,宿主恢復了健康!」

葉青的識海之中,再度響起了兩道系統提示音。

系統的老習慣了,重傷之後,一秒就能恢復過來。

對此,葉青都無語了。

系統搞事情,完全就是不想讓葉青死啊!

太古真龍的毀滅龍爪,葉青已經將其解析,完全看透。

甚至,在系統進行解析的過程之中,還順便把人家的毀滅龍爪強化了一遍。

現在,葉青完全可以把毀滅龍爪的真正威力發揮出來。

作為人族,葉青一點都不虛。

毀滅龍爪的威力,在葉青的手裏施展出來,照樣可以發揮出巨大的作用了。

說起來,葉青的體內還具有龍族的血脈。

乃是八星級的荊棘黃金巨龍血脈。

算不上多麼強橫,但至少是有龍族血脈的。

施展龍族神通的時候,往往能提供一些加成。

「小龍龍,如果你沒有其他手段的話,本座就要出手了。」

葉青笑了笑,已經開始醞釀大招毀滅龍爪了。

用對方的大招,攻擊對方,想想就覺得很舒服。

。 隨着南天林這話一說出口,當下無論是黑狼還是在場的人,都是一陣驚慌和錯愕。

張術更是愣在原地,想不到一次出手,就讓南天林拱手把接班人的位置給自己?

南天林看着一臉錯愕的張術:「不管你同意不同意,我手下的人推你上位,小張,在海城,我想要的人,他還跑不了!」

說着,便聽見南天林哈哈大笑,無論是張術還是在場的黑狼,都是久久的醒不過神來。

黑狼第一個衝到張術的身邊:「張術!既然南叔發話,我黑狼第一個挺你!走!咱們兄弟喝酒去!」

說着,便看黑狼一把拽住張術的胳膊,和這幾個在南天林身邊的兄弟走下了頂樓的天台,回去喝酒。

張術的心中久久不能平靜,南天林選上自己,自己如何拒絕?

這好似老人家的盛情,選張術做接班人也是南天林經過仔細的考量之後下的決定。

南天林的確是老了,老的不是能力,而是心態,面對一些事他總是有老人的仁慈,同時見過的風浪太多,晚年怎能不期望有一份屬於自己的安詳?

南天林的做法沒錯,只是今天這個消息來的太過突兀。

此時在一家酒吧當中,黑虎照例和幾個心腹在裏邊喝酒,喝得興起,黑虎直接拉過來一個舞女,一把撕扯開那舞女的衣服,露出白花花的身子。

「嘖嘖嘖!這妞兒,夠勁!」

只看黑虎用力的在那舞女的腚部拍了一巴掌,引得在場的眾人哈哈大笑。

黑虎似乎意猶未盡,卻不曾發現這舞女的眼中已全是淚水。

黑虎最見不得女人這一副哭哭啼啼的樣子,頓時瞪着猩紅的眼睛:「怎麼?老子是殺你全家了還是怎麼着?哭喪著一張臉,給老小子滾!」

隨着黑虎這一句話說完,酒吧的經理立刻從裏間走了出來,滿臉堆笑:「虎哥!虎哥!千萬別跟這小丫頭片子一般見識,我來敬虎哥你一杯。」

說着,便看這酒吧的經理端著酒,走到黑虎的面前,黑虎看都不看,「你算是什麼東西?把那個女的給我叫來,我今天還就讓她陪我!」

酒吧經理的臉上露出一陣難堪,畢竟這裏是黑虎的地盤,面對着黑虎的目光,酒吧經理嚇得哆哆嗦嗦。

「虎哥,虎哥你消消氣,我這就給你安排幾個姑娘。」

說着,酒吧經理急忙朝着酒吧里負責陪客的媽媽桑帶着幾個酒吧女郎走了過來:「虎哥您看看,這幾個您還滿意嗎?」

這時,只看一個身着十分暴露的酒吧女郎像蛇一樣纏在了黑虎的身上,散發着陣陣香水味,黑虎厭惡的看了這酒吧女郎一眼:「凈是些爛貨!把那個女的給我叫來!快點!」

隨着黑虎這一聲,酒吧經理只得低聲下氣的說道:「虎哥你看,這幾個姑娘不是也不錯?那個姑娘今天是頭一回來,還沒學會規矩,還請虎哥你手下留情。」

黑虎瞪着血紅色的眼珠子,把杯子中的酒喝了個乾淨,猛地一拍桌子:「你敢看不起老子?」

隨着黑虎這一句話說出來,登時跟隨在黑虎身邊的這些人也猛地站起身來,那架勢活脫脫的一副強盜樣子。

這時媽媽桑臉上對着笑,「虎哥,你消消氣,我這就把那姑娘給您叫來,想怎麼玩虎哥您就怎麼玩,我保證那姑娘不會說一個不字。」

酒吧經歷只得忍氣吞聲,面對着這樣的活祖宗,他還能怎麼樣?

黑虎這才滿意的指著媽媽桑開口說道:「就你還會說話,會做人!」

說着,只看黑虎又端起一杯酒,大口大口的灌了進去,不多時的功夫媽媽桑已經領着那個哭哭啼啼的姑娘回來了。

「惹虎哥生氣!還不趕快賠禮?我就沒見過你這麼像木頭一樣的人,平時都是怎麼教你的?」媽媽桑一臉諂媚的笑。

黑虎滿意的看了看那個姑娘,順手在她的長腿上摸了一把。

「虎哥……對不起……」姑娘好似是強忍着心中的憤怒和委屈,不得已說了一聲對不起,只看那姑娘咬着自己的嘴唇,忍住不讓自己哭出聲音來。

黑虎滿意的看着眼前的姑娘,不由得點了點頭:「來!坐我懷裏,咱倆喝酒!」

黑虎的眼中透着色邪,目光在這女人的身上掃來掃去,大手也絲毫不安分。

就在這時,只看黑狼帶着人闖進了酒吧。

黑虎一下子站起身來,盯着黑狼:「你來幹什麼?找打?」

黑狼看着黑虎懷中坐着的姑娘,不由得嘿嘿一笑:「我是來喝酒的。」

黑虎黑著一張臉:「來找爺爺有啥事?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隨着黑虎站起身來,跟隨在黑虎身後的這些人也都紛紛站起來,目光不善的看着黑狼。

黑狼絲毫不懼,原來在今天夜裏,黑狼和張術以及幾個兄弟喝完了酒,心中想着在呢么找黑虎出了這一口惡氣才算。

張術被黑狼灌得醉醺醺的,便被黑狼拉來了這裏。

黑虎一看張術,微微一愣,這個人他記得,身手不錯。

只看黑虎獰笑了一聲:「那小子!你過來!」

張術一愣,打了一個酒嗝,滿嘴酒氣:「你叫我?」

黑虎點了點頭,笑的更是開懷:「對!就是你!給老子過來!」

很顯然張術根本沒把黑虎放在眼裏,「叫我去?我就去?」

張術滿不在乎的目光很快激起了黑虎的怒氣,跟隨在黑虎身邊的幾個人紛紛叫囂:「我們虎爺叫你過來,你還不趕快滾過來?找打呢?」

黑狼看着張術的模樣,心中暗自好笑,只看黑狼索性坐在了卡座上,點了一杯酒:「來!張兄弟,咱們接着喝!」

張術也不客氣,接過黑狼遞上來的酒,一飲而盡,下一刻只看黑虎感覺受到了莫大的侮辱,猛地朝着張術和黑狼沖了過去。

「砰!」

沒等黑虎衝到張術的身邊,張術已經一把將酒杯摔在了地上,下一刻的功夫,便看張術一下子站起身來。

睥睨著黑虎:「你就是黑虎?」

黑虎一愣,從來都沒有人敢跟他如此說話,尤其張術看起來弱不禁風,一副斯文人的模樣。

黑虎拍著胸膛,「老子就是黑虎,你是哪個雜碎?」

張術不由得又是打了一個酒嗝:「嗝……」

一口濃重的酒氣噴在黑虎的臉上,黑虎的臉立刻變成了豬肝色,「小子你找死!」

說着黑虎的拳頭已經到了張術的跟前。

但令人驚訝的是,張術根本就沒動,甚至可以說他就沒打算動!

黑虎也算是社會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心狠手黑不說,本身的能耐也不錯,之前是高級戰隊。

然而張術卻絲毫不在乎黑虎的身份,管他是什麼高級戰隊?只要是擋在張術面前的,那就該收拾!

只看張術只是一揮手的功夫,黑虎的拳頭就好像是打在了軟棉花上一般,越陷越深。

而張術則是一巴掌扇在了黑虎的臉上。

「啪!」這一聲清脆而響亮,不禁黑虎被打懵了,就連跟隨在黑虎身邊的人也是如此,他們絕對沒有想到自己的老大竟然被一個小年輕打了一巴掌!

瞬間,這些人一下子從包間里沖了出來。

黑狼的手下自然也不含糊,一個個掏出棒球棍,就等著這幫人從裏頭衝出來,沖在最前頭的,胳膊上立刻挨了一棒子,這才老實了一些。

黑虎黑著臉:「小子,沒看出來啊,原來你才是這幫人的主兒。」

張術喝多了不由得嘿嘿一笑:「什麼主兒?都是俺兄弟,嘿嘿。」

黑虎氣得鼻子都歪了,「臭小子,我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跪下跟我求情,我就饒了你,怎麼樣?」

張術一聽見從黑虎的嘴裏竟然說出讓他跪下的話,不由得臉色一紅,又是打了一個酒嗝。

「讓我跪?你也配?」張術話音剛落,這邊的黑虎已經一拳打了上來。

然而拳頭打在張術的胸膛上,卻沒有一點反應,相反張術還在嘿嘿笑,黑虎的力量有多大他自己最清楚,換做是一般人,早就被這一拳打趴下了。

而張術的胸膛就好似是石頭一樣堅硬,黑虎這一下總算是清楚今天誰才是主角了。

高手過招,一招就可知道深淺。

黑虎面對張術,也沒有完全的把握能贏他。

只看黑虎眉毛一挑,轉頭對着黑狼說道:「這是你大哥?」

黑狼搖了搖頭:「不是我大哥,是我們所有人的大哥!南叔已經讓位給張術兄弟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