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像趙家的九長老趙信,就是這樣的級別;

而且修鍊到了這樣的級別,估計能活個幾百歲;

因為身體的機能,完全超出了普通人的範疇,算是人精也不為過。

至於有沒有第六種,胡天也不知道。

因為到目前為止,胡天還沒有遇到過比趙信還要厲害的存在。

像那種武學老妖怪,估計全國上下都沒幾個了。

當然,有可能還是有的,只不過一般不會露面的。

現在那些宗門的幫主,一般都是超級武學高手的級別,很少會出現超級隱世高手。

畢竟這個世界上的武學高手就不多。

只是胡天沒有想到,上次見吳蘭芝還只是超級武學高手的級別。

只是一年多的時間不見,她竟然已經踏入到了超級隱世高手的行列。

說實話,張泰山練了上百年才達到這樣的境界,吳蘭芝只用了三十多年就達到了。

這個女人的武學天賦,絕對是胡天見過的最妖孽的了。

胡天笑着對吳蘭芝說道:「真是沒想到,清水幫的幫主竟然是你,別來無恙啊。」

「胡天,一年前的仇我一直都記得,我要殺了你!」吳蘭芝冷冷的說道。

說完后,吳蘭芝的身上就騰起了一股氣勢。

下面的一眾長老和弟子,看到吳蘭芝的修為又精進了,他們的臉上頓時露出了狂喜的神情。

「恭喜幫主邁入新境界!」

這些長老和弟子,匍匐在地上,不停的對吳蘭芝跪拜了。

聽到那些長老和弟子這麼說,胡天才反應過來。

原來,吳蘭芝是這次閉關才進入的超級隱世高手的行列。

不過即便是這樣,那也絕對很恐怖了。

要知道,吳蘭芝今年才三十多歲啊!

一個這麼年輕的武學高手,意味着她日後還有非常大的潛力!

只要她再進一步,就能達到武學老妖怪的級別了。

只要達到武學老妖怪的級別,那真的可以在全世界都橫著走了。

胡天笑着說道:「一見面就要殺我,這可不符合你的身份啊。」

「你今天必須死!」

吳蘭芝看了一眼周圍被胡天搗碎的建築物,她忍不住的升起了一股怒火。

「對了,你那個吳德弟弟呢?」胡天笑着說道。

「你問他做什麼?」吳蘭芝冷冷的說道。

「沒有,就隨便問問啊。」胡天說道。

「少廢話了,今天你身邊那個糟老頭子不在,你給我乖乖受死吧!」吳蘭芝怒氣沖沖的說道。

說完后,她就從衣袖裏拿出了一把長劍,然後直接向胡天的喉嚨刺了過來。

胡天也沒有想到,一年多不見,這個女人的脾氣還是這麼的暴躁。

不過既然她這麼不給面子,胡天也不打算給她面子了。

這個時候,地上那一眾長老和弟子,看到自己的幫主要對胡天出手了,他們全都露出了狂熱的神情。

「幫主威武!」

「幫主,殺了他,用他的血來祭天!」

「這小子太不知天高地厚了,他今天死定了!」

但這些長老和弟子還沒有來得及多說幾句,令人驚訝的事情就發生了。

只見,胡天只是輕描淡寫的伸出了兩個手指頭,就直接夾住了吳蘭芝的那柄刺過來的長劍。。 白頭黑羽鷹吃痛,鉗制李澤的爪子頓時一松,李澤趁機擺脫控制,揮劍砍向那正在癒合的傷口,金紅劍光過後,那癒合的傷口又被撕開,帶着刺鼻的焦糊氣味。

白頭黑羽鷹看着焦糊的翅膀,哪能善罷甘休,眼睛泛起一抹猩紅,嘴爪兼用向李澤撲去,李澤閃身躲避,被風刃颳得一個踉蹌,身上添了一道傷口。

眼見李澤後繼乏力,下落的白瑧凝眉,李澤這是還沒恢復過來?

她的經脈若是再次撐裂,傷勢估計一時半會就好不了了,猶豫間腕上一抹火紅吸引了她的注意力。

她眼睛一亮,摸出小紅抬手就甩了上去,不管它平日怎麼賣萌,這傢伙金丹期的威壓是實實在在的,又是同屬飛禽,血脈壓制應該是有的。

小紅睡得迷瞪瞪的,突然被狂風一吹,瞬間驚醒,撲騰著羽毛還沒長齊的小翅膀,拚命扇動,好歹穩住了身形。

一雙精光閃閃的小豆眼瞬間盯向白頭黑羽鷹,彷彿看見了一塊香氣四溢的肥肉。

被同類的妖丹威壓一壓,白頭黑羽鷹身形猛地一滯,行動凝滯遲緩,在暴走邊緣的鳥腦袋瞬間清醒,一雙鷹目望向那撲騰著的灰撲撲一團,閃爍著貪婪的慾望。

趁它分神,李澤吞下一小瓶靈液,還未煉化的靈力直接湧入劍中,在周身鼓盪起一圈勁風,鋒銳無匹的劍光斬向正欲改變攻擊對象的白頭黑羽鷹。

白頭黑羽鷹吃痛,尖唳一聲,兩隻利爪同時襲來,它打算先解決眼前這個可惡的人修小子,再去品嘗無上美味。

已看清形式的小紅頓時怒火中燒,小小雜毛鳥也敢覬覦它小紅大人,小紅大人今日叫你有來無回!

它使勁撲騰兩下小翅膀,一張鳥臉如便秘一樣扭曲,隨即吐出一顆黃豆大小的橙紅火苗,這火苗徑直向白頭黑羽鷹飛去。

白頭黑羽鷹一爪抓住李澤的劍,正要將可惡的人修抓個透心涼,突覺一陣心驚肉跳,一股死亡的威脅正向它靠近,立時扔下對手嗎,機警地掉頭就跑。

那小火苗似是長了眼睛,緊跟在倉皇逃竄的黑羽鷹身後。

見那白頭黑羽鷹欲要逃走,不管因為什麼,李澤都不會讓它輕易離開,他蓄起最後的靈力對左支右閃的黑羽鷹斬出一劍,來不及看結果,就從空中跌落。

小紅見幫手走了,趕緊追了下去,身為妖丹期靈獸,它是不屑和雜毛鳥交手的!

其實它心裏瑟瑟發抖,沒有獨自面對面煉骨期的妖獸的勇氣,生怕那饞它身子的雜毛鳥一口將它吞下,沒了它控制的小火苗速度立時慢了下來。

若是白瑧知道它這心思,只會更加鄙視這個傢伙!

不僅學了不良習氣,還沒有一個高階妖獸的尊嚴。

就在此時,一道紫色雷光降下,正好劈中那頭逃竄的白頭黑羽鷹。

本來已經要擺脫致命威脅,暗自慶幸的白頭黑羽鷹,被憑空降下的雷電劈外焦里嫩,巨大的身軀在空中僵直了一瞬,便沒了氣息,往下方落去。

身為妖獸,對雷本能的畏懼,小紅也不例外。

不過察覺到一群人修的氣息后,它頓時安心起來,調整方向,扇動着小翅膀轉而向黑羽鷹落下的方向追去去,這隻白頭黑羽鷹的血脈不錯,是大補!

只它還沒摸到那屍體,就被一股力道攝住,轉眼就被一隻修長如玉的手掐住脖子。

小豆霎時眼瞪得溜圓,看着面前俊美如玉的男修,一時忘記了反擊。

心想母親說得也不全對,人修里也有好看的,一看見他鸞就怦然心動。

沒留給它發花痴的時間,這人手上緩緩用力,小紅被掐得直翻白眼,頓時回過神來,開始拚命掙扎。

可它「鸞」小力薄,毫無反擊之力,母親說得果然是對的,人修都是心狠手辣,這好看的人修要鸞的命!

「大人放手,我是靈寵!咳咳——」

他聞言卻沒鬆手,還捏緊了一分,「你若不是靈寵,現在還有命?」

粉紅菱唇一張一合,聲音清越中帶着冷意,這人眉目精緻如畫,兼有少年的青澀與青年的俊雅,渾身透著一股生人勿進的氣息,正是初玉。

他身後傳出幾道笑聲,一隊人顯出了身形,俱都忍着笑意,意味深長地看向這膽小如鼠又貪心的靈寵。

小靈寵竟然現在才回過神,若是遇到敵人,不知如今已經死上幾回,是該好好教訓一番。

小紅兩眼淚汪汪,這些人修幫助契約夥伴,為什麼不放過它,見他們一個個戲謔的望着它,頓時急了,「咳咳,大人,我家主人就在下面,我家主人是倚劍峰掌峰的真傳小弟子,掌峰最疼愛的就是我家主人……」

白瑧還不知小紅的遭遇,她扔了小紅后,立即給自己塞了兩顆上品益氣丹和補靈丹。

好在她《坤玉》已修鍊到易筋期,急速下落的衝擊力不影響她調整動作,凝神調息吸納靈氣。

還有空想,若是有降落傘就好了,隨即想到降落傘那麼大的目標,若是在秘境裏,還不得給妖禽們撕得渣都不剩,心下失笑,有許多東西在修真界都是雞肋呢!

離地面還要三四十丈的時候,她收功運起葉渡術緩衝墜勢,落下時速度太快,葉渡也不能全然卸去衝力,即將落地時她護住周身要害,滾入一片小腿高的荒草地上,最終被灌木叢攔下。

有金剛罩保護,她落下來時沒添什麼傷,只是被食人魚魚鱗刮出的傷口沒來得及處理又撕裂開來,身上的白色內門弟子服暈染出大片紅花。

白瑧暗嘆她運氣好,此處沒有險惡的環境,也無高階妖獸,正適合療傷。

其實若是有高階妖獸在此處盤踞,那白頭黑羽鷹也不敢從上空飛過。

她扔出一個陣盤激活,盤膝坐在灌木叢中,服下一顆生肌丹,邊療傷便關注著空中的狀況,突見一人影從空中急速落下,不是李澤是何人!

白瑧趕緊扔出帕子去接,這傢伙真這麼掉下來,估計得成肉餅。

半空迎上去的桃花帕,被李澤那下沖的力度砸成一張卷餅,李澤還有意識,逼出剛積攢的一點點靈力注入帕子,下墜速度緩了一緩,之後又加速落下。

。。次日清晨,天還沒亮,我就早已醒了過來。

長此以往這樣的生活,使我的身體漸漸的有了些頹廢。其實我從小到大就是一個快樂的肥宅,十七歲的時候甚至一度達到了二百三十斤的巔峰。

也就是離開家上了學之後才減了下來,可近期這安逸的生活又讓我有了些頹廢,身上的肉開始明顯的軟了下來。

……

《陰屍帝命》089章大膽的想法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自古以來,天地間都有一個不變的定律。

歷來都是同類更了解同類!

而在公羊群四人之中,白寒衣最為了解武成侯王翦,他心裡清楚,既然大張旗鼓,明目張胆的帶著大軍前來。

王翦一定會殺人!

不管是殺雞儆猴也好,還是震懾國人百姓,用來立威,表達出自己的態度也好,這一次王翦既然帶兵前來,就不會善了。

在他看來,公羊群等人錯誤估計了朝廷的決心,以及武成侯王翦的殺伐果決。

畢竟武成侯王翦到來,本身就是一種態度,大秦兼并六國的戰爭,有一半之多是王翦一個人打下的。

可謂是雙手沾滿鮮血,在死人堆里打滾,淌過血和火的男人。

對於這樣的人,早已經習慣了殺戮,殺人,對他而言,微不足道。

一念至此,不由得對著公羊群與宋冉等人,道:「公羊郡守所言甚是,不要小瞧陛下的決心,也不要小覷武成侯的魄力。」

「為了大秦銳士軍心穩固,別說是參與者,就算是屠滅一郡,武成侯連眼睛都不會眨一下。」

「只要是為了大秦帝國……」

……

聞言,宋冉沉默了許久,語氣幽幽,道:「武成侯若是大開殺戒,名聲必然會崩壞,天下人輿論必將討伐之!」

「武成侯是一個聰明人,我相信他一定會慎重考慮的!」

縱然白寒衣與公羊群分析的很有道理,但是宋冉依舊不相信,他認為大秦帝國已經統一,大規模殺戮必將會天棄之。

「哈哈哈……」

聽到宋冉此話,白寒衣苦笑一聲,朝著宋冉一字一頓,道:「只要是為了大秦帝國,名聲掃地又如何?」

「武成侯雖然戰功卓著,在軍中統治力驚人,但是相比當年的武安君依舊還差一點。」

「當年為了大秦,四十萬趙國降軍,在一夜之間坑殺殆盡……」

這一刻,書房之中氣氛沉重。

事關武安君白起這一禁忌,自然是氣氛沉重,當年的事情在大秦之中並沒有刻意隱瞞,大多數人都清楚武安君白起為昭襄王背鍋了。

武安君白起為了掃平大秦兼并六國,統一天下的道路,不惜大開殺戒,從此人稱人屠,殺神。

「燕趙之地多有慷慨悲歌之士,趙國士兵反覆無常,如果不全部殺掉他們,容易再生事端。

而且人數太多,糧草不足。如果放回趙國,則是養虎為患。

數年休養生息之後,如果趙國軍士如果捲土重來,我軍恐怕又要死傷無數。

更何況殺死趙國降卒,必然會讓趙國一時恢復不了軍事實力,有利於我軍後期額戰略部署。」

……

這個時候,白寒衣語氣幽幽將這一番話說出來,讓書房之中的氣氛再一次變得嚴肅起來。

這一刻,公羊群與宋冉等人沉默不語,他們清楚白寒衣這一番話之中隱藏的含義,很顯然,是在告訴他們,當年白起為了大秦統一,不惜背負罵名,坑殺了趙國降軍。

如今武成侯王翦,也有可能為了大秦帝國,再一次大開殺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