骰子上的點數竟然是6!

這下就尷尬了,根據系統任務的要求,如果有重複的數字,則這把投擲無效。

宇恆深深嘆了口氣,只能從頭再來。

也不知道是不是沒洗手的緣故,宇恆這一次竟然又扔出了重複的數字。

連續的失敗讓宇恆心裡有些慌張,既然祈禱沒有效果,宇恆只能去廁所洗把手改改運氣。

還真別說,宇恆這把手洗的也算有點效果,至少第三次扔骰子沒有再出現重複的數字。

只不過骰子扔出來的結果讓宇恆有些欲哭無淚,345的結果預示著三個自己最渴望的地方竟然一個沒撞到。

墨菲定律再現!

然而此時的宇恆已然沒有反悔的機會!

…………

經過扔骰子活動,任務一的內容已經發生了改變。

任務1

為提高宿主的嘴皮子功夫,系統要求到隨機三個地點擺地攤,隨機地點由宿主扔骰子抽取。

1到6號骰子分別代表地鐵站、天橋下、鄉下村莊、公交總站、醫院裡、超市外。

經過扔骰子選擇,宿主最終擺攤的目標為鄉下村莊、公交總站、醫院裡。

備註:選取任何地點擺攤時間都必須超過12個小時。

任務獎勵:45度傳球(黃金級)

任務進度:(03)

…………

上午十點

宇恆趕到了任務要求的第一個地點——Y城龍頭村!

作為Y城最富裕的村莊,這裡的村民消費水平一點不比城市裡差。

正值炎日酷暑

考慮到其他任務的要求,宇恆最終選定數十種雪糕作為銷售產品。

宇恆本以為任務會完成得非常順利,沒想到村子里人對他攤位上的商品愛搭不理。

拉住一個小孩詢問后,宇恆這才知道答案,原來龍頭村早已家家戶戶裝上空調。

在屋裡冷的要命根本不需要雪糕來調節,為了吃雪糕跑到外面來曬太陽的就更沒有了。。 守在外頭的護衛才剛進來,就瞧見阮煙蘿冷著臉站在那裡。

不知道發生何事的護衛有些不解的看向女子:「娘娘,請問娘娘喚屬下前來所謂何事?」

「春桃乃是本宮的婢女,這幾日為何沒有人替她送葯。」

「回娘娘的話,春桃是受罰的,所以桂嬤嬤吩咐了,不得給春桃送葯,誰送都不行。」

「那麼你的意思,本宮想要給春桃送葯也不成了?」阮煙蘿的眸中漸漸泛著冷光,「本宮現在才知道,在這王府之中,連區區一個桂嬤嬤的話都比本宮要重要。」

「娘娘嚴重了,不管是嬤嬤還是丫鬟,都是聽您的差遣的。」侍衛聽到阮煙蘿這麼一說,直接噗通一聲就給阮煙蘿跪下了。

「自己出去,領杖責五十!」阮煙蘿倒是一點都不客氣,處罰人起來也毫不心慈手軟。

春桃聽著都覺得心驚肉跳的,連忙勸她家主子道:「娘娘,奴婢真的沒事。」

「你在此好好歇著,本宮先走了。」一陣香風飄浮而來,女子身形逐漸遠去。

春桃看著阮煙蘿遠遠而去的背影,忽然又哽咽了。

她一介婢女,何德何能,可以得到阮煙蘿的青睞,當初春桃做的也都是自己分內的工作,並沒有特意去討好她,可能就是因為中毒再加上在王府之中被人排擠之時,有春桃在,所以兩人的關係才慢慢變得融洽的。

如果換成別女子,春桃現在也不清楚會不會像伺候阮煙蘿那般的盡興。

「娘娘,您對奴婢這麼好,日後無論是下刀山還是入火海,奴婢一定會生死相隨。」春桃暗暗的發誓道。

而阮煙蘿從春桃房中離開后,直接去找了桂嬤嬤。

剛巧還碰見了找過來的秋霜和夏雪。

二人就像是門神一般,徑直攔在了她的面前。

「娘娘,您到底去哪裡了,可讓奴婢們好找。」夏雪雖然喊阮煙蘿一聲娘娘,可是她也能感覺的出來,這女子喊得心不甘情不願的,就不是特意這樣稱呼她的。

「本宮去哪裡,何時還要跟你們彙報?你們算是什麼東西?」對於那種蹬鼻子上臉的,阮煙蘿也絕對不會心慈手軟。

夏雪愣了一下,又把桂嬤嬤搬了出來:「有的話娘娘您別不愛聽,有一句老話不是也說了嗎?忠言逆耳,奴婢們可全都是為了娘娘您好,像那個春桃,成天就陪著娘娘胡鬧,您是不知道,別家的千金小姐還有王妃側妃,哪個像您一樣總是往外跑的?女子出嫁之前從父,出嫁了之後就要從夫。」

「夏雪。」夏雪這人心直口快,說什麼話從來都不過腦子,只求自己嘴上說的痛快了。

秋霜是可以瞧見阮煙蘿臉色變化的,連忙規勸道:「既然已經找到娘娘了,夏雪你就少說兩句,咱們陪著娘娘去院子里轉轉吧,剛巧奴婢聽說牡丹花開了,開的很漂亮呢。」

「桂嬤嬤吩咐了,娘娘除了在寢殿內養胎,哪裡都不許去。」夏雪還偏偏就跟阮煙蘿杠上了,她當真以為有桂嬤嬤這塊免死金牌,就能出言不遜了?

「掌嘴。」阮煙蘿冷冷道。

夏雪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你方才說什麼?」

女子又慢條斯理的重複了一遍:「你辱罵王妃,難道不應該掌嘴嗎?是你自己來,還是本宮讓別的丫鬟掌你的嘴。」

「王妃,您只不過是個王妃而已,您沒有資格罰奴婢。」夏雪一咬牙,扭頭就跑。

阮煙蘿不緊不慢的喚了一聲:「玄昱。」

玄昱就好似忽然冒出來的一般,直直的擋在了女子的前面。

「阮煙蘿,你想做什麼?我背後是桂嬤嬤,是太妃娘娘,你若是敢懂我,娘娘不會饒過你的。」夏雪開始咒罵。

阮煙蘿卻剛好低下頭,有些漫不經心的撫摸著微微有些隆起的小腹。

「你方才的話,再說一遍,本宮到底能不能罰你?你背後又是何人在撐腰?秋霜,跟她一塊過來的,不妨跟本宮說說,給本宮解惑。」阮煙蘿說完,又看向了秋霜。

秋霜哪裡敢包庇夏雪,主要是這女子實在是太膽大妄為了,就算桂嬤嬤說過一切有她罩著,可阮煙蘿畢竟是王妃,這樣對待王妃,桂嬤嬤是不想活了嗎?

「奴婢覺得娘娘說的極是。」秋霜低著頭對阮煙蘿說。

夏雪立刻蹬著眼睛看她:「秋霜,你怎麼回事?你怎麼在那睜眼說瞎話呢?」

「夏雪,你少說兩句,嬤嬤讓我們是過來伺候娘娘的,你倒好,本末倒置難道還想要爬到娘娘的頭上不成?」秋霜這回沒有再想之前那樣溫順,反倒是厲聲的回答,「此事本來就是你的錯,娘娘要罰你,這是理所應當的事情,你現在過來領罰吧。」

說完,又朝著阮煙蘿屈膝:「娘娘,倘若真的要掌嘴,由奴婢來吧。」

「好,便交給你了。」阮煙蘿應聲道。

夏雪瞧見秋霜向她走來,便知道秋霜並不是在開玩笑的,她立刻搖搖頭,不斷的向後退去。

可是沒能退幾步,又被玄昱給支付了。

玄昱鎖著她的雙臂,讓夏雪根本沒有辦法反抗。

隨著巴掌的聲音一下又一下的響起,阮煙蘿心中的怒火這才稍稍的平息了一些。

「好了。」打了三十下之後,阮煙蘿主動開口,「罰已經罰過了,夏雪你退下吧。」

夏雪的臉早就已經被打腫了,可是和春桃身上的傷比起來,還差的遠。

阮煙蘿自認自己不是那種爛好人,夏雪的確也出言羞辱了她,阮煙蘿是一點也沒心軟。

「秋霜,你跟本宮來。」阮煙蘿往前走了幾步,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又回頭看向女子。

秋霜沒有任何猶豫,立刻以最快的速度跟上了阮煙蘿的腳步。

「娘娘,請問您有何吩咐?」秋霜就站在阮煙蘿身旁,低著頭,一副很謙卑恭順的模樣。

阮煙蘿想了想:「本宮要去葯圃,你可願意隨同本宮一起前往?」

「娘娘說笑了,只要是您的傳喚,去哪裡都行。」秋霜還是那一副謙卑又很恭敬的模樣。清晨,微亮的陽光拂過床沿,輕薄而寒涼,像是一層無形的冰紗,不帶半點溫度,略微有些刺骨。

許是身體昨夜耗損太多,蘇沐這一覺睡至響午。

她慢慢爬起身,整理了有些褶皺的衣裳,昨夜蠱蟲發作后,身體全無力氣,甚至都未換下外衣。

先前打掃側室時來過,這裏原本應該是沒有梳妝台,不

《快穿之還債攻略》第90章路人甲在線搓cp15 周元這邊安然坐在公交上欣賞著沿途的星城風光,萬家麗那邊則正焦頭爛額。

於婉君這邊決定集合好所有人再走,於是便在群里發了幾條消息。

「你有必要又來群里逞威嘛?不就是跟你說了幾句話嗎?」這是離於婉君不遠的一個女生說出口的話。

於婉君不明白,明明之前在群里聊得好好的,還說要一起幫忙弄好後援會。

但是現在的情況卻變成了這樣。

「你什麼意思?那當時元籠來的時候你在哪?在幹嘛?」於婉君的閨蜜看於婉君不說話,便回懟過去。

「我們婉君一開始就在群里說要你們出來,你們不出來,還怪她沒提醒。」

「之前元籠去救你們的時候,就婉君一個人要元籠小心,那時候你在哪呢?昂?」

於婉君扯了扯閨蜜,感覺有點過意不去。

「你別扯我,我今天倒要跟她理論下,她有什麼資格這個時候來陰陽怪氣。」閨蜜甩開了於婉君的手。

李祥儒則站在人群不顯眼的地方一直關注著這邊。

那個女生髮現自己有點站不住腳,不再說話,惡狠狠的盯著於婉君的閨蜜。

「來啊,我還怕你啊?」閨蜜往前走了一步。

於婉君立馬攔住了她,而女生旁邊看熱鬧的男生也趕快過來按住了她。

「於婉君。」那邊正和龍隊交談的呂京發現了這邊的情況,沖這邊打了個招呼,走了過來。

「你真的是周元的表哥?」不明真相的其他人問呂京道。

「哈哈,我不是,也可以是,畢竟他承認了。」呂京笑著回答道。

「然後就是向大家道個歉,畢竟我向大家隱藏了我的身份。」

「是,我就是神州的人,那小子別看了昂。」

「那元籠現在和你們神州有什麼聯繫嗎?你們一有大行動我們就能看到元籠了。」李祥儒躲在人群后問道。

「沒有聯繫,我們和元籠只能算是偶然合作罷了。他今天應該是得知你們因為尋找他而受困所以才來的。」呂京遞給了於婉君一張紙巾。

「真的嗎?為了我們後援會來的?」有女生驚喜的反問道。

呂京點了點頭。

剛剛龍隊告訴他,他們在得知H-76星小隊入侵的第一時間,便單獨以各種形式讓他們有過懷疑是元籠的人知道這個消息。

而周元的便是電腦彈窗彈出的新聞。

周元後來也意識到了,畢竟為什麼網吧里五個人,特么只有自己看到了這個消息?

神州有這樣的情報關係網,周元一點都不奇怪。

但是他也不覺得只有自己收到了這個消息,畢竟自己隱藏的並不差。

「聽到沒?可愛多們,有些人啊,只是說幾句話就嫉妒的不行,原來自己還被人家特意過來救了呢。」於婉君的閨蜜就差把鼻子戳到之前那個女生臉旁邊了。

於婉君噗的一聲笑了,「沒事啦,我們大家都是元籠珍惜的人,都是一家人呀!」

說完左手牽上了閨蜜,右手抓住了現在有點尷尬的女生的手,搖了搖。

看著閨蜜說道:「她也是很喜歡元籠嘛,不要生氣了,沒關係的。」

又轉頭看向女生,「你也不要多跟她計較,她就這個性格,大家都退一步就行啦。」

在閨蜜冷哼一聲下,於婉君把她們的手放在了一起,「大家都是元籠的可愛多,要相親相愛的呀。」

周圍的人也很適時地給兩邊台階下,說著好話,這場風波便在於婉君的主動促成下平息了。

呂京看著這場面心裡暗自揣摩,這於婉君,有點風範,有點手段。

拍了拍於婉君的肩,「加油!」

於婉君莫名其妙地看著呂京離去的身影,若有所思。

龍隊在呂京走後便開始考慮起剛剛說的話來。

這次的萬家麗說不定就被丟了定位器,否則沒可能這麼準確的降落在了人流最多最大的時候。

龍景耀沒辦法查明這件事情是怎麼個說法,只是叫來幾個人,讓他們去搜索一下萬家麗北面。

一群人將萬家麗四面全都搜查了一遍,沒有什麼可以的東西,唯一可以說不太一樣的東西便是那道柱子旁還有些痕迹的空氣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