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卻不料冬姐直接出現在黑衣人的身後,一把抓住了他的脖頸,把黑衣人給甩到了一邊。

兇狠的正面與庄塵交手。

蔣紅踩着她的恨天高來到庄塵的身邊,塗着指甲油的手掌化為利爪,想要抓住他的脖頸。

庄塵感覺到自己後背傳來一股冷冽的氣息,他下意識的蹲下身子躲過。

微微的往後一仰,才發現蔣紅想要偷襲他。

「說實話,我最討厭別人在身後偷襲。」

庄塵的眸子冷冽一掃,嚇得蔣紅身子一愣。

隨後她壓住心頭不適,抬着右腳就要踹到庄塵的小腹。

庄塵在躲過冬姐的攻擊時,一把抓住了蔣紅的右腳。

微眯着眼眸閃過一絲壞笑,直接一腳踹到了她的小腹。

疼得蔣紅捂著肚子悶哼了一聲。

庄塵抓住她的右腳,一個用力的把她給丟了出去。

蔣紅的身子就像是斷了線的風箏,重重的墜落在地上。

冬姐在原地蹦跳着身子,想要以體型的優勢來壓制庄塵的舉動。

庄塵看着她的噸位大驚失色,連忙後退著步子躲開。

「咚……」

冬姐的身體摔在了地面上,地面都有着輕微的搖晃。

庄塵不想再跟她們糾纏下去的,直接爆發出了全部的力量將周圍的人震懾開來。

趁他們還處於迷濛之際沒有反應過來,庄塵搶走她們的越野車。

庄塵連貫的放下手剎把油門踩到底,打着方向盤疾馳而過。

冬姐跟蔣紅氣急敗壞的從地上爬起來,跳腳的大指著庄塵怒罵着。

「都是你這個小賤蹄子要跑出來搗亂,現在大家誰也沒得到,你高興了吧?」

「怎麼不說是你自己沒有本事?還反而拉着我做出氣筒了是吧?

你以為我是好惹的嘛?」

冬姐跟蔣紅都認為是對方攪亂了計劃,怒火噌噌的上漲著。

她們兩個人扭打在一起,相互的薅著對方的頭髮。

這地方時不時地發出女人的尖叫聲,夾雜着粗魯不堪的髒話。

庄塵開着改良版的越野車,感受着春風吹拂在他面龐上的感覺,舒服的微眯着眼睛。

「也不知道是誰改良的車,越野車速度跟車型還有觸感都有着極致的體驗。」

庄塵痴迷的摩挲著方向盤,生出了想要認識改良越野車的人的想法。

他開着越野車橫衝直撞的行駛在大街上。

速度快的讓喪屍都無法捕捉他的身影,越野車的轟鳴聲引起了暗中少年的注視。

他激動的跑到窗口,踮着腳尖看着庄塵遠去的背影。

他回過頭看着不足20平方的小房間,只剩下無盡的黑暗與孤寂。

失落的背靠着牆壁,緩緩的滑落的坐在地上。

庄塵像是一陣風刮過,門口蹲守的勢力還沒有反應過來。

就看到他到達農莊的門口,大鐵門自動的打開。

他飛速的闖進去。

黑衣人想要趁大鐵門還沒有完全的關上,火速衝進去。

可是卻被門口的機械毫不留情的丟了出去。

他們灰溜溜的逃離農莊門口。

庄塵越野車停在地下車庫,他取下鑰匙直直的跳了出去。

庄塵迫不及待想要知道手冊記錄的東西,他把自己關在房間裏面。

他盤著腿坐在床上,隨身空間裏面拿出巴掌大小的手冊,翻開第一頁細細的閱讀起來。

第一頁就是介紹的鋰電池的用處,與合作公司。

這種改裝過的鋰電池是可以作為機械類的能源。

值得讓人注意的是在這一行大字下面的註釋,上面寫着可以用於任何機械類的物品。

凡是用鋰電池的機械,都會在它的基礎上增加一層攻擊。

庄塵繼續翻著後面的內容。

上面密密麻麻的字跡,都是他記錄着鋰電池的售賣記錄。

當看到他後面記錄下來的東西。

庄塵不可置信地瞪大他的眼眸,整個人都處於震驚中。

。 穀苗兒:「您喝口茶先休息休息吧,不然師傅的針都白扎了,而且這些奏摺大多都狗屁不通,明明很簡單的事情都要請示一遍,您天天這樣處理不累嗎?」

穀苗兒還是沒忍住,原書女主突然就沒了,穀苗兒感覺奇怪的同時又鬆了口氣,很多事情脫離了原來的軌跡,以至於穀苗兒對皇權也沒有了像之前那般的害怕,於是看着面前的皇帝就沒有那麼敬畏的感覺了。

皇帝也沒想到有一天會從一個女子嘴中聽到有人說自己精挑細選經過重重考核選拔出來的官員寫的奏摺狗屁不通。

下意思的結果茶水喝了一口,感覺整個人都神清氣爽了,不由的將一杯茶都喝了下去,若不是習慣使然,皇帝都想把茶葉也放嘴裏嚼了,畢竟已經很久沒有這種舒服的感覺了。

皇帝:「為何如此說?」

穀苗兒:「就拿那說要增加賦稅的摺子來說吧,陛下去年才下過聖旨免除三年賦稅鼓勵開荒,如今確實是起了戰亂,但是冒然提高賦稅,百姓惶恐,上下不能一心,如何抵抗外敵。」

皇帝聞言微微點頭:「繼續說。」

穀苗兒:「那我可有話直說了,您可不能最後還要罰我。」

皇帝放下茶盞:「不罰,只管說。」

穀苗兒見狀再次開口:「賦稅肯定不能長,而且這說糧食不夠,我覺得有假,我有個,不我有好幾個莊子,拿最早的那一個來說,我家莊子一畝地至少有七百斤糧食收成,多的八百出頭,這兩年年景都還不錯,雖說我家免了賦稅,但是手頭多餘的糧食肯定也是要出售的。」

皇帝聞言卻愣住了:「先等等,如今一畝地能產七百斤糧食,為何一直無人上報,你這一個莊子有多少地,都種的糧食嗎?」

穀苗兒被這突然的反問也傻了,自家糧食每年收那麼多糧種都賣給了官府,這怎麼會沒有消息呢,按理不該啊。

穀苗兒:「我家的莊子能夠達到這麼多,外邊的或許差一些,但是也有五百多斤,而且每年郭巡撫都會讓人來收糧種,然後運送到其他地方進行種植,不該不上報才對。」

皇帝心中不由大怒,穀苗兒見狀連忙上前安撫。

穀苗兒:「您可千萬別出事,這事情說不得有什麼蹊蹺,可以讓人去查,氣壞身體不划算。」

皇帝聞言也知道自己如今情緒不能起伏太大,慢慢靜下怒氣,將注意力放到穀苗兒說的自家莊子上。

皇帝:「你那莊子是如何做到產量如此之高的?」

穀苗兒:「這種莊稼按照老法子,耗費的糧種要多太多,產量不高,不是百姓不努力,只是這方法有些不對,我也是自己摸索出來的,我有一身力氣,養了很多的牲畜,然後用這些糞便與腐爛的樹葉河泥給土地施肥,一遍遍的挑選良種,慢慢的產量就高了。」

皇帝:「你不是與白雲子大師學醫嗎?怎麼又種田了?」

穀苗兒便將自己與林毅的婚事以及在一起之後發生的一些事情都像說故事一樣跟皇帝閑聊了起來。

。 馮濤嘴角一抽,從馮濤身後,四個鐵塔般的保鏢擋在了燕北面前!

「燕北,你的大名我們早就聽過!但不同的事情,有不同的規矩!」馮濤絲毫沒有忌憚燕北的意思,「這裡是賽車場,想要帶人走,那就要按照賽車的規矩!」

馮濤認識燕北,燕北倒是一點也不意外。

畢竟,燕北和蘇若晴大婚之日,那可是全球滾動直播,那樣的場面,想要人不認識都難。

燕北掃了一眼這四個保鏢,這四個保鏢不過是源武六品的實力罷了,若是非要動手,燕北並不虛火。

但關鍵是,在馮濤背後,還有一個眯著眼睛的灰袍老頭!

那老頭身上波動的氣息,至少都是源武八品之上,那種無形的壓迫感,讓燕北心中有些發慌。

雖然現在沒看到暗盟高手的蹤跡,但燕北眼前總是不斷的有紅光閃現,這是危險的徵兆。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燕北稍微遲疑了兩秒,沉聲開口道,「好!你想怎麼樣才能放人?」

馮濤嘴角一抽,「很簡單!我和孟飛揚的賭約是因為賽車而起,那麼想要帶走孟飛揚,你跟我的人賽車一場,贏了你帶走孟飛揚,他之前欠我的東西一筆勾銷!」

「好!」燕北冷冷一笑,對於賽車,燕北雖然沒有專業訓練過。但在那十幾個師父聯手訓練魔鬼訓練之下,早就登峰造極了,虐這些垃圾,不過小菜一碟罷了。

說話的同時,燕北便準備鑽進自己的車裡去。

但馮濤卻冷冷一笑,伸手一把抓住了燕北的肩膀,「等等!我的賭注是孟飛揚……那麼你的賭注是什麼?至少我們的對賭要公平吧?」

馮濤搭在燕北肩膀的手,雖然只是這麼輕輕一碰,但燕北卻能清晰的感受到,馮濤身上同樣波動有那股奇特的氣息。

和安琪兒,宋梅身上類似的那種氣息!

宋梅身上的那種神秘氣息可以理解為封鎖著宋梅的思想,安琪兒身上的那團暗黑氣息可以理解為對方布置的後續殺招。

那麼馮濤身上的這股氣息,又是因為什麼緣故?

「你想要什麼賭注?」燕北肩膀上一股氣勁,將馮濤的手臂彈射開來,心情開始凝重起來。

今天這個局面,怕是不簡單啊。

若只是為了對付孟飛揚,不過是上京一個家族大少而已,沒有必要搞這麼大陣勢吧。

難道是孟飛揚和他們聯合起來做這個局?

但剛才燕北看了孟飛揚一眼,從孟飛揚眼神中,燕北看得出來,孟飛揚應該沒有這樣的心思。

那究竟是怎麼回事?

「我要你用命做賭注!你敢么?」馮濤眼神中有幾分戲謔的神色,同時有幾分激將的意思。

這麼拙劣的手法,若是真的能刺激燕北的話,那麼燕北也不可能能活到現在,更能擔任天殺龍主,守夜人龍部龍首!

燕北理智分析了一下眼前的情況,在馮濤背後,那個灰袍老頭睜開眼朝這邊掃了一眼,燕北心頭不由一震。

今天這局面,若是燕北說不答應,怕是已經不行了!

「有何不敢?來吧!」燕北回應了一聲,眼睛朝對面山頂那邊掃了一眼,難道危險在那邊?

若是想要在賽車過程中動什麼手腳,殺死燕北的可能性不大的。

畢竟現在燕北的真實武力水平,已經在源武七品之上,更何況,燕北還可以在關鍵時候狂化。那樣詭異的吞噬力,連源武八品的高手都無法逃脫,簡直就是開掛的大殺器!

馮濤嘴角浮現一抹得意的微笑,「很好!」

燕北去專心參加比賽,尹成超這邊才有時間和機會好好準備生死殺局,務必保證燕北這一次必死!

上京周家周少,和馮濤之間,其實關係也不錯的。

但好好的周家,就是因為想要上燕北的女人,最後整個家族就這麼葬送了。正好,這一次,也可以為死去的兄弟報仇。

當然對於馮濤來說,為兄弟報仇,不過就是一個借口罷了。馮濤真正在乎的,是擔心燕北的威懾力。若是馮家和暗盟聯盟的消息泄露了,那麼馮家只怕也會遭到燕北圍剿。

所以,馮濤要將這種可能性抹殺!

嗡嗡嗡!

燕北和馮濤那邊選拔出來的車手鑽進各自的車裡,在起跑線上啟動車輛,一聲令下,車輛像是離弦之箭,瘋狂朝著山頂的盤山公路衝去!

燕北離開之後,馮濤對著對講機彙報了一聲,「尹少,燕北已經開始比賽了!」

話音落下,馮濤走到孟飛揚身邊,將孟飛揚嘴邊的毛巾取下來,孟飛揚嘴裡空出來了,立馬大聲咆哮道,「燕少,不要上當啊,他們要殺你!」

孟飛揚雖然有些惱火燕北搶走了姚佳彤,但燕北能只身前來救自己,孟飛揚內心就已經非常佩服燕北了。

更何況,燕北執掌天殺,掌管龍部!這是國家英雄,是保家衛國的負重之人,孟飛揚從內心都非常敬佩燕北的!

孟飛揚可不想燕北就這樣被陷害隕落!

馮濤在旁邊哈哈一陣狂笑,「叫吧!叫吧!就算你叫破喉嚨燕北也聽不到了,另外,這裡的手機信號已經全部屏蔽了!就算燕北有援兵,要找到這裡也來不及了……燕北已經得罪了太多的人,今日他必須死!」

話語頓了頓,馮濤繼續開口道,「孟少,燕北的死,從某種程度上,應該算是你出賣的哦,哈哈!」

「你……」孟飛揚氣的跳腳,但卻無可奈何!

那邊,正在賽車的燕北,只知道今天會有危險,但卻不知道,今天這場殺局,是暗盟,聯合馮濤,還有其他諸多高手組成的一場超大殺局!

……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