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為什麼,難道我的猜測沒有道理?」

「有道理,但是,我還是有一種不祥的預感,感到問題並非那麼簡單!」

王局長言之鑿鑿的說道。

張凡不再說話,細細體會著王局的話里的意思。

按理說,王局長可是老警察,親手查辦過無數個案子,經歷的太多,在這方面,他一定有他的直覺。

有時,直覺是無法推理的。

張凡放下手機,思考了很久。

現在應該怎麼做?

馬上離開名苑別墅,躲到別的地方去?

可是能躲到哪裡的!

你躲到哪裡,他們追到哪裡。

他們假如真想搞爆破的話,如果躲到公寓里的話,他們還不把整個公寓大樓給炸了?

那豈不是引起更大的損失?

不行,不能因為我一個人,造成死傷無數。

看來躲藏是沒有意義的。以不變應萬變,任憑風浪起,穩坐釣魚台。

張凡想到這裡,輕輕的握住苗英的手,「英姐,我不想從這裡躲開,就在這裡守株待兔,看看那伙人能夠做什麼,你害怕不?」

「害怕,可是如果跟你在一起,我就什麼都不怕。」

「你還是要提高警惕,尤其要注意觀察雲梨那邊發生了什麼,如果有可疑的人士,你趕緊向我彙報,你看看這個人,這個由鵬舉,還有這個衛浮子,如果你發現了這兩個人的身影,那就說明危險非常迫近了!」

苗英仔細的看了以後,看記住由鵬舉和衛浮子子的相貌,用力的點一點頭。

張凡忽然感到苗英相當可憐,一陣心疼,緊緊擁住,一雙手不老實起來,低聲道:「讓你面臨這種危險,真是難為你了。」

「要不是為了你,我才不幹呢。」苗英嬌聲道。

「這件事過去后,我一定給你一個大大的回報,好嗎?「

「我不要回報,我要你——」

說著,緊緊地貼上身來。

張凡看了看手錶,正好中午,這個時間,巧花肯定不會回來,兩人可以大膽的放肆。

微微一笑,托住她,輕輕抱到卧室里。

苗英非常馴服地躺下,眼睛閃閃爍爍地看過來,「小凡……快來,姐……」

一個小時后,兩人從短睡中醒來。

是被一陣鈴聲給驚醒的。

來電的竟然是姬靜,天健回天典當行的經理姬靜。

自從回天典當行成為張凡的物業之後,姬靜在那裡經營得順風順水,張凡因為忙,不太經常過去檢查工作。

不知為什麼她突然打過電話來。

原來,典當行開業以來,姬靜的拍賣訂單就接連不斷,累計這些日子已經有了三十多個億的拍賣訂單,但是,這與姬靜的宏偉目標相比,還是「小巫」!

這兩天,姬靜在電視上看到了小雅芳給天健產品的代言,非常成功,她就想到要給回天典當行也搞個代言人。

當然,她選的是小雅芳。

。 可憐無定河邊骨,猶是春閨夢裏人。

……

這是一條不知其始,不知其終的長河。

漆黑的河水,靜靜流淌,並無半點波浪。河面並不算寬闊,約莫只有丈余寬,但卻給人一種心悸的感覺,彷彿水裏藏着什麼絕世恐怖的存在一樣。天空永遠灰濛濛的,沒有白天,沒有黑夜。

在河岸邊,是一望無際的灘塗。不過,這片灘塗之上,卻並非砂礫,而是滿眼的皚皚白骨!

這些白骨,有的極其巨大,有的則相對微小。不過有一點相同的是,絕大多數的枯骨,都已經留在這裏不知道多少年了。不管生前何等強大,這些白骨在經過歲月的打磨之後,都已經極其脆弱。稍稍一碰,便化為齏粉。

遠處,更有白骨堆積成的山巒,讓人心生恐懼。

死寂,似乎是這裏的唯一背景。

時間,在這裏似乎完全沒了意義。

不過,在這片滿是死亡的世界當中,偶爾卻會有一兩朵火焰升騰而起。這是這座死亡世界裏孕育出的生命。這種如同鬼火一樣的生命,從虛無中誕生。剛剛誕生的時候,並不強大,甚至可以說,吹口氣都能將其吹滅。但是,在這片死亡世界當中,這卻堪稱是一個奇迹了。

這些鬼火誕生之後,會通過相互吞噬,不斷壯大自己。當鬼火壯大到一定程度之後,便可以利用那漫山遍野的白骨,幫自己組建身體。

在一片枯骨堆當中,有一朵鬼火,忽然憑空燃起。

這是一朵新生的鬼火。

和其他新生的鬼火一樣,這朵鬼火,弱小不堪。

不過,這朵新生的鬼火,相比其他的新生的鬼火來說,卻顯得更具靈性。雖然剛剛誕生時,只有手指大小,甚至比其他初生的鬼火還要更小。但這朵鬼火,卻似乎擁有某種特殊的戰鬥天賦。

比如,這朵初生的鬼火,似乎明知道自己弱小,根本不離開這片枯骨堆。甚至藉助枯骨堆的存在,隱藏自己不被其他強大的鬼火發現。在隱藏了近十日之後,它終於等來了自己的機會。兩朵強大的鬼火,就在距離它十丈外展開戰鬥。這兩朵鬼火,明顯都要更加強大,任何一方它都對付不了。但是,它卻利用那片枯骨堆,徹底藏了起來。等到它們兩敗俱傷之後,勝利者想要吞噬對方的時候,它卻突然跳了出來,坐收漁利,一下子將雙方全都打敗吞噬了。

這朵初生的鬼火,就彷彿是最好的獵人,本能去做這一切。

在吞噬了這兩個失敗者之後,這朵鬼火終於稍稍強大了一些,但也就是比一般初生的鬼火稍強一些而已。不過,既然稍強了一些,它自然也就敢外出捕獵了。在外出捕獵的過程中,它依然萬分小心。沒有絕對的把握,它是絕不會去戰鬥的。更多的,還是靠着等待,等待有獵物主動上門,或者同樣的兩敗俱傷場景。

它的耐心,出乎意料的好。

如此,大約過了半年之後,這朵原本只有小指肚大的慘白鬼火,壯大到有尋常人頭顱那麼大。而且明黃色的鬼火深處,也孕育出了一抹紅色。這抹紅色可是相當的難得,這代表了這朵鬼火,有了進一步進階的可能。

一萬朵初生鬼火當中,都未必能有一個,達到這個層次。

當然,在這個世界,半年還是更長,其實並沒有太多意義。死寂是這裏永遠的主體,天空永遠是灰色的,沒有晝夜之分,自然也就沒了時間的概念。

從最弱小的初生鬼火,壯大到今天這個層次。這朵鬼火,可謂是名副其實的身經百戰了。這一路走來,它一直極其小心謹慎。哪怕壯大之後,也從來不去找同層次的鬼火戰鬥,雖然吞噬對方之後,他可以成長的更快。一直以來,它往往只挑那些比自己弱很多的鬼火下手。這樣雖然進步緩慢,但勝在安全。而且時間長了以後,進步也是相當可觀的。

但是今天,它的這種小心,終於還是遇到了危機。

在這片白骨灘塗上,因為它的捕獵,已經很少能見到其他鬼火的存在了。而頭顱般大小的它,在這裏是那麼的耀眼,根本無法忽視。所以今天,當一個外來的強大鬼火闖入這裏之後,很容易就發現了它。

這個外來者,明顯比它更加強大,而且已經近乎通體泛紅,根本不是它能夠對敵的。

逃!

這朵鬼火,沒有任何猶豫,本能的開始逃跑。

但它的速度,卻沒有身後的傢伙快。雖然及時逃跑,但這個傢伙明顯盯上了它,在後面緊緊追逐,雙方的距離也越來越小。

生死關頭,這朵鬼火忽然停了下來,然後本能的發出一陣顫抖。而後,一道輕微的聲音傳了出來。

「哈!」

這個聲音,無比的弱小,到了微不可查的地步。

但是,當其響起的時候,那朵原本強大的多的鬼火,卻猛然停滯,像是被定住了一樣,然後,竟是轟然爆裂開來!

這是一場盛宴。

這朵原本已經走到絕境的鬼火,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一幕,但本能驅使它上前,吞噬這朵遠比它強大的多的傢伙。

等到它將這個失敗者全部吞噬之後,身體已經再次膨脹了好幾圈。在這之後,這朵鬼火忽然猛烈顫抖,徹底轉化成了通體紅色的鬼火。

這裏……是哪裏?

我是誰?

我為什麼會在這裏?

在這朵鬼火由白轉紅之後,海量的信息,猛地出現在這朵鬼火的意識當中,讓它劇烈顫抖了好一會兒,像是一個荒原中起舞的舞者。

而後,他終於想起了一切。

「我叫……衛易!」

這一刻,記憶像潮水一樣用來,衛易終於記起了一切。

自己不是死在了咸安城的那場仙戰當中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這裏,難道就是修者死後的世界嗎?

鬼火自然沒有眼睛,但不知為何,衛易還是可以感知到四周的情況。看到這片白骨灘塗,再加上遠處那一望無際的白骨世界,衛易覺得,自己應該是猜對了。

原來死後世界就是這個樣子啊?!

修真界的其他人死後,是不是也都來到了這裏,成了那些鬼火?然後……就被自己給吞了??

衛易頓時有一種負罪的感覺。

當然,這種負罪的感覺,並沒有持續多久。很快,對於這個世界的好奇,就替代了一切。

在晉陞為紅色鬼火之後,衛易的意識當中,便多了一些本能。比如說,在晉陞紅色鬼火之後,本能讓他朝下游繼續前進,似乎在那裏可以繼續進化。而且,紅色的鬼火,可以開始利用這些白骨,組成自己的身體。

那場仙戰,不知最後結果如何了。

在確定了暫時安全之後,衛易的思緒又開始飄遠了。那場舉世無雙的戰鬥當中,他知道,自己最後一劍,和其他幾件仙器的聯手一擊,將那位虯髯老祖,徹底打落下了仙位。沒了仙位力量的虯髯老祖,就算還是天下第一,也不再是無敵了。而且,他壽元已經瀕臨耗盡,就算能活着逃出去,估計也攪不起多大的浪花了。

不過,他死了之後,會不會也來到了這個世界?

這倒是有可能!

如果他也來到了這個世界,那他現在在哪裏?是和自己一樣,也到了這片灘塗,還是到了這個世界的其他某個角落呢?

還有,如今的天玄山,怎麼樣了呢?那些自己挂念著的人,又怎麼樣了呢?

一團亂麻。

想了許久之後,衛易終於不再去想這些。反正自己現在也回不了修真界,而且以後估計也回不了。畢竟修真界萬年以來,還沒聽說過誰可以死而復生的。與其關心修真界如今的情況,還不如操心一下自己眼下的事情。

雖然進階為紅色鬼火,成了這附近的霸主,但這可不意味着自己就徹底安全了。

這個世界,似乎有一種特殊的規則。在進階紅色鬼火之後,衛易必須離開這裏,順流而下,前往下一個區域。那裏是紅色鬼火的聚集地,像衛易這種剛剛進階紅色的鬼火,只能算是最弱小的。

而如果衛易強行留在這裏,或者打算逆流而上的話,他便會生出一種預感,彷彿下一刻會有某種毀滅性的力量降臨,徹底毀滅自己。衛易可不敢賭,所以只能按照這個世界的規則,準備前往下一個區域了。

不過,在這之前,還有一件事要做。

衛易按照鬼火的本能,開始收集荒原上一些勉強能用的白骨,然後組裝起來,組成自己的身體。這似乎是這種鬼火的本能。不過,衛易在這附近找了半天,也沒找到人類的骸骨。這裏所有的骸骨,似乎都是些不知名的生物。於是最後沒法子,衛易就只能依照本能,挑選了一些能用的骨頭,自行組裝起來。

最後成型的,雖然也類似人形,但這個人形的頭,卻是一個牛頭。兩條腿一個長一個短,兩隻手則是接的兩個爪子,還是兩種不同生物的爪子。一個三指,一個四指。但好在,在衛易的精心挑選下,這具『身體』的美觀度雖然差點,但用起來倒是還算好用。

準備好了這些之後,衛易又從不遠處的白骨小山上,挑了一枚很大的骨頭。這個骨頭,足有他半個身體那麼高,估計原本主人的身體,至少要超過十丈了,絕對算是一個龐然大物。這是衛易在這附近能找到的最好的骨頭,衛易把它當成了自己的武器。

然後,衛易開始延河流順流而下,向下一個區域前進。

這是一個微微有些漫長的旅程。

因為天空中永遠是灰色,沒有晝夜的概念,所以衛易也不大好區分自己到底走了多長時間。但按照他的估計,肯定是超過三天了。在這段旅程當中,越是往下,他發現四周鬼火就越發強大。旅程的後半段所遇到的鬼火,幾乎全是那種內里透紅的鬼火了。衛易這會兒暗自慶幸,在恢復記憶以前,多虧了自己戰鬥本能強大,沒有按照鬼火生物的本能直接向下。要不然的話,估計也活不到恢復記憶的時候,早就被吞噬了。

可惜,進階紅色之後,這些白色鬼火,對他已經沒了用處。要不然的話,能順路吞噬一些,也是好的。

除此之外,在這個過程中,衛易還發現了一點,那就是越往下遊走,便有河流逐漸匯聚。自己誕生的那個地方,似乎只是一個極小的支流而已。看來那些強大的鬼火,也都是像這河水一樣,到了下游之後,逐漸彙集啊?

至於那漆黑的河水,衛易則是本能的感到恐懼,似乎是鬼火生物的禁地一樣。不過,在一些河流的交匯處,河面上往往會出現一座白骨搭建的橋,供兩岸的鬼火來往。這些白骨搭建的橋倒是堅固異常,衛易試過,根本無法破壞,也不知是什麼存在建造的。

這個世界,似乎越來越有意思了。

在經過連續數日的跋涉之後,當河面達到十丈寬的時候,衛易終於來到下一個區域。這裏存在的,全都是紅色以上的鬼火了。而且,這些紅色的鬼火,全都依仗本能,組建了自己的白骨身體,成了一個又一個的白骨生物。

到了這個區域之後,衛易很快又發現了一件事,一件令他十分震驚的事情!

這裏的紅色鬼火,或者說紅色鬼火的白骨生物,似乎依然沒有任何智慧,有的只是憑藉本能去戰鬥。

衛易之前一直在猜測,是不是所有亡者進階紅色鬼火之後,都能恢復之前的記憶?現在看來,似乎並不是這樣的!

他似乎是唯一一個特殊的存在。

為什麼會這樣呢?

衛易想了半天,依然沒有任何頭緒。畢竟,他生前特殊的地方,委實是有點多。一時之間,也說不出到底是因為哪一條。

不過,這顯然是一個好消息。

擁有前世記憶的衛易,戰鬥經驗,哪是這些單憑本能的白骨生物能比的?就算沒有任何修為,衛易的戰鬥能力,也比這些沒有靈智的白骨生物,強大太多了!

看來,接下來的日子,似乎也不是那麼危險嘛?

。 站在李初晨眼前的男人,他是美特斯黑冰雇傭軍的首領——安東尼。

黑冰雇傭軍,是全球十大雇傭軍組織之一。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