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他深吸了一口氣,強迫着自己冷靜下來。

緊接着,秦風閉上了雙眼。

周圍以對面弘源晴斗手中的招魂幡為中心。

一道道陰邪至極的氣息,來自四面八方,朝着弘源晴斗奔騰而去!

招魂幡,招魂幡……

秦風反覆咀嚼著這三個字。

隨後,猛地睜開了雙眼!

他想通了!

招魂幡,顧名思義,弘源晴斗是利用招魂幡,招來了惡靈!

揣摩清楚弘源晴斗此次的攻擊路數,秦風就放下心來了。

畢竟,秦風自己心裏清楚,想要用陰性的負面能量來攻擊他,是這個世界上,最愚蠢的行為!

身為前任天策戰神,悍而不凶,殺人無數而不殘害無辜,腰佩軒轅劍皇命在身,尋常小鬼,如何傷他半分?

緊接着,只見弘源晴斗整個人逐漸懸浮於空,臉上漸漸失去了血色,變得慘白無比,渾身瘋狂地小幅度顫抖著,如同被人上了發條一般。

弘源晴斗整個人雙眼翻白,漸漸地,連一點黑眼仁都看不見了。

看上去詭異無比。

不光如此,弘源晴斗手中巴掌大小的招魂幡,也浮於弘源晴斗身邊,逐漸脹大。

黑氣縈繞,漸漸地,將整個招魂幡包裹,招魂幡的形狀,也在不斷變大。

很快,本來巴掌大的招魂幡,暴漲了百倍不止。

而上面的黑氣,也是濃郁無比,幾乎要化為實質。

仔細看過去,那黑氣還並不是單純的黑氣,似乎充滿了怨念。

秦風的眉頭微皺,如此看來,和之前在滇南行省所見到的活閻王的路數,是有些相似的。

「去!」

弘源晴鬥口中念了一段晦澀難懂的符文,緊接着暴喝一聲。

隨着這一聲暴喝,招魂幡上的那些剛剛凝聚的黑氣,全部朝着秦風沖了過來!

弘源晴斗隨之也落在地面,恢復了正常的狀態。

只是臉色蒼白如紙,召喚招魂幡,讓他付出了不少的代價。

弘源晴斗看着自己所找來的亡魂,著秦風襲去,嘴角露出了一絲囂張至極的笑容:「哈哈哈哈哈!」

「秦風啊秦風,你以為你很厲害嗎?!」

「沒想到吧,我還有最後的殺招!」

「殺了我兩個式神,你是要付出代價的!」

「不過,看在你實力不錯的份上,我也不會讓你完全死,等你戰敗之後,我將你煉化成我的式神如何?」

弘源晴斗自以為已經勝券在握,態度囂張無比。

此舉引來了大夏的群情激奮。

「嗎的,小倭寇,就知道用些陰損招式!」

「就是,有本事和我們秦風面對面打啊!」

「廢物,站在式神後邊算什麼本事?」

「居然如此囂張,秦風,給他點顏色看看!」

「把秦風煉製成式神?開什麼玩笑,秦風不打得他滿地找牙就不錯了!」

……

然而,即便大夏武道代表團這一邊嘴上毫不輸陣,其實心裏也慌亂的厲害。

弘源晴斗這一招,似乎很是厲害!

千萬道肉眼可見的黑氣縈繞,朝着秦風襲擊而去。

秦風能成功生還,並且戰勝弘源晴斗嗎?

現在的秦風,已經被黑氣全然包裹,根本看不出身形了。

大夏武道代表團的眾人們,擔憂無比。

然而,就在此時。

在那一道道黑氣的籠罩之下。

突然一道道金光,刺破了黑氣,激射而出!

黑氣瞬間似乎無法承受,痛苦地哀嚎著,顫抖著,四散而去!

龍威天罡!

秦風此刻整個人,被一道金光罩所包裹着,罩上隱約有游龍之勢,在上面流動,金光大作。

那充斥着怨念的黑氣,無法靠近秦風絲毫!

弘源晴斗見狀,臉色大變!

為什麼?

為什麼明明不會感到畏懼的亡魂,此刻不敢攻擊了?

秦風這一招,是怎麼回事?

這不可能啊!

不過很快,弘源晴斗定睛細看,就發現了端倪!

秦風現在用的,似乎是護體罡氣,只是要更加強盛而已!

。 「隊長,發現食物了。」司空靜是直接向零食區跑去的,貨架上有着各式各樣的零食。

「先裝背包。」孫岩朝着幾人大喊道,「後面的物資我會處理,繼續搜索。」

「吼」

幾隻突變體向孫岩沖了過來,黑色長刀剛要出手,就看到一把鑲嵌著金色龍紋的大砍刀出現在面前。

砍刀揮舞,帶起了陣陣破空之聲,彷彿龍吟虎嘯一般。

「嘿嘿,這次就讓我們來吧。」王路將幾隻突變體解決后,看着孫岩笑道,「也不能每次都靠你吧。」

說着回頭跟宋成文、王二狗示意一下,兩人這是正好將幾隻突變體擊殺。

「沒錯,隊長,讓我們也表現一下吧。」宋成文沖着孫岩笑了一下說道。

看來幾人還是擔心自己的身體,孫岩沒有拒絕,點了點頭讓幾人自己行動起來。

緩緩停下腳步,開始跟着楚婷幾人收取物資。這個商場里的東西還是真不少,米、面、油、方便食品、罐頭、水都還有很多,幾個背包很快就被裝滿了。

剩下的物資孫岩一股腦的收到了空間裏面,幾人很快掃蕩完售賣區,開始進入倉儲區,裏面的果蔬大部分都已經變質了。

孫岩就順手收走了一些冷凍儲藏的設備,能看到的,感覺有用的,他都收走了。反正那張符咒里的空間不知道有多大,留着也是浪費正好看看能裝多少東西。

「沙……地下車庫有情況。」突然通訊器里傳來了王路的聲音,那聲音特意壓的很低。

孫岩幾人微微一怔,感覺到地下車庫肯定有不尋常的東西。

腦中玄氣運轉,孫岩開始了掃描,信息瞬間反饋回來,眉頭皺了起來。現在車庫的情況孫岩已經掌握了一部分。

王路和李雪現在在一個角落隱藏着,周圍沒有什麼異常的情況。

「你們現在周圍十五米的範圍,沒有什麼危險。」孫岩對着通訊器說道,同時對着幾人打了個手勢,幾人迅速向孫岩聚攏過去。

「沙……一開始都很正常,因為不知道這裏的具體情況,我們都是躲避這裏零星的突變體。」王路繼續說道,「但是,我們在找可以使用的汽車的時候,突然發現了幾個人的屍體。」

「屍體?」

「沒錯,而且從血跡上看,這應該是死了不長時間。而且整個頭都沒了,還有一點可以確定,他在死之前,沒有成為突變體。」

「嗯?沒有成為突變體?」孫岩疑惑的問道。

「我們順着痕迹過去查看,發現了一隻怪物,就像之前咱們遇到的那個領主的怪物一樣。」

「後來,我們交了一次手,我明顯感覺到不敵,我們就直接逃走了。」

孫岩慢慢眯起了眼睛,這麼說的話這裏應該有一隻領袖屍化獸,現在最強戰力的他已經處於報廢的狀態,正面交鋒是可能了。

但是王路那邊孫岩必須要去一趟,一個是他們需要汽車,另一個他擔心他要是不去,王路二人,回不來。

雖然現在沒有什麼危險,但是如果能夠回來,兩人應該早就往回跑了。可以看出來,之前遭遇,逃跑已經很不容易了,一旦再次遭遇,很可能兩人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

嘩啦

孫岩一揮手將空間里的一些小東西取了出來,對於自己的能力,孫岩對幾人沒有進行隱瞞。

「這些東西留給你們,你們要在最短的時間內,準備好撤離的位置,十五分鐘后,不管我回沒回來,全部撤離。」孫岩一推面前的那些小東西說道。

這些東西是他們之前準備好的,鋁熱劑、炸彈、煙霧彈等等。

幾人愣住了,這怎麼像交代後事一樣,楚婷緊張的看着孫岩,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

「這次很危險嗎?能不能不去?」

孫岩沒有回答她,只是默默的把她的手拿開。

「不行,我不讓,為什麼每次都是這樣。」楚婷拚命的搖著頭,眼淚從臉頰上滴落。

孫岩搖了搖頭,伸手在楚婷后脖頸處用力一按,楚婷便暈了過去,

「隊長,我跟你去吧。」

孫岩還是搖搖頭:「我自己去把握更大一些。而你們的撤離準備才是關鍵。」

「我們隨時都可能回來,如果你們沒準備好,那就真的完了。」

沒有過多停留,孫岩直接出發了。沿着王路兩人離開時有的通道,快速的向通道里跑去。

「好了,開工吧。趕緊準備撤離路線。」楊力伸手拿起地上的東西轉身去尋找合適的位置進行準備。

狼群的幾人已經開始尋找合適的位置了,王二狗突然說道:「這裏離外面薄一些,就這裏吧。」

宋成文連忙過來查看:「不行,上面太薄,爆炸會……」

「你們怎麼還能有心情找下去,真的想扔下頭兒自己走嗎?」這是劉英終於忍不住對幾人喊道。

「劉英,你少說兩句。」劉雄知道自己妹妹的性格,連忙過來阻攔。

劉英一把推開他哥哥,繼續喊道:「攔着我幹什麼?我說的不對嗎?」

而狼群的幾人彷彿沒有聽到劉英的話一般,依舊在尋找合適的位置。

「我相信他們,如果是我也會先做好頭兒交代的任務,至於走不走。」一道憨憨的聲音傳了過來,正是在旁邊恢復能力的李龍,「嘿嘿,到時候再說。」

「嘿嘿,你恢復了。」趙鐮嘿嘿地笑着,那有着猥瑣的聲音說道,「那還愣著幹什麼,幫忙。」

孫岩現在已經穿過黑暗的通道,現在正在地下車庫裏面,掃描能力的不斷反饋讓他的前進速度快了很多。

這一道下來,孫岩並沒有遇到什麼危險,就發現了路上不時出現的突變體屍體。應該是王路兩人解決的。

「靠,怪不得王路他們說這裏不太好進,這裏一點光線也沒有。」孫岩現在一片黑暗之中,眼睛裏看到的是無盡的黑暗,要不是掃描反饋出來周圍的情況,孫岩都不知道自己在什麼地方。

沒有猶豫向著一個方向,孫岩快步走了過去,那裏正是王路兩人藏身的地方。

幾人匯合之後,看到兩人沒有事,孫岩便問起了汽車的事。

「剛剛找到一輛,但是一頓亂跑之後就找不到了。」

孫岩點了點頭,猛的撐起掃描中的玄氣,整個條狀的能量像是一個被吹起的氣泡一樣。

氣泡里的情況孫岩一清二楚,他已經沒有時間去找一輛好的車了,只能去感應所有的汽車,只要是感覺不錯的,就全部收進空間里。

沒有幾分鐘,孫岩就收了將近二十輛車,帶着王路兩人就向外走去,距離約定的時間已經很近了,必須要趕緊出去。

孫岩將氣泡改換成掃描的形式,就在這突然轉換的時候,孫岩感覺到有個什麼東西一閃而逝,再去感覺就什麼都沒有了。

裝作沒有任何發現,孫岩用手指在王路的手臂上寫了幾個字。

幾人沒有其他的動作,而是漫無目的的在停車場走着,就在無意之間走到了出口位置的時候。

孫岩猛的喊了一聲。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