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值得他去努力好吧!

抱着這樣的想法。

兩兄弟一臉淫笑的向中心帳篷區走去。

而在他們身後。

高文笑着跟着。

這一幕顯得非常和諧。

其他種族的人看到三人走在一起。

哪怕頭髮的顏色不同。

也會覺得這三個人類是一起來的。

而走前面的兩兄弟,卻完全沒發現自己身後多出了個人。

就這樣。

高文跟在他們身後,足足跟了二十分鐘都沒走到所謂的『中心區』。

就很無語。

這兄弟倆實在太不靠譜了。

明明嘴上說着去中心區,可路邊遇到點什麼,就會不自覺的停下腳步。

比如一群只穿着草裙的小母狼圍着火堆在跳舞。

比如一隻喝醉了的母熊,辦事辦到一半時激動的化為原型,直接壓死了一名鼠人。

又比如

終於。

在兩兄弟第五次停下來時,高文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們的肩膀。

「嘿,兄弟們,往中心區究竟該往哪邊走?」

「對,再往下脫一點」

正看着一位背生蝠翼的美人流口水的兩兄弟頭都沒回。

高文「」

真就一點警惕性都沒有唄?

嘆了口氣。

高文的手直接伸到倆人的腰間,毫不費力的摘下兩個鼓鼓的小布袋來。

行吧。

有了這個,跟了一路也不是毫無收穫。

拆開看了一眼。

只是一些銀幣。

大都市不認。

完全沒感受到半點成果喜悅的高文,拿着錢袋就走了。

留下一無所知的兩兄弟,還看着美女妖嬈的身姿發獃。

也不知他們什麼時候才會發現自己的錢袋丟了

又在這個大營地里轉了十多分鐘。

高文總算是轉悠到了所謂的『中心區』。

他之所以能確定。

是因為這片區域裏沒外面那麼亂。

準確來講,這裏的『亂』和外面不同。

沒有那種隨意上車的氛圍。

每一頂帳篷前,都先站着一個雄性。

就高文觀察。

只有打敗了守門的人,才有機會進帳篷一親芳澤。

嗯。

這樣的帳篷不多。

也就幾百頂。

高文在裏面饒了一圈后,居然還發現了個熟人。

「鮑爾?」

「嗯?是誰在叫我?」

坐在帳篷前打盹的鮑爾疑惑的向四周看了看。

等看到了有些眼熟的高文。

他極不自然的笑了笑。

「那個你是哪位,是來挑戰我的么?」

一邊說着,鮑爾一邊指著自己身後的帳篷道「想和我們晝夜狼族最漂亮的姑娘共度良宵,可是要先證明自己的。」

高文「」

這絕對是在宣傳吧?

還有,晝夜狼族裏最漂亮的姑娘,說的不會是黑耳朵吧?

想到那頭小母狼火辣的身材

別說,還真有這個可能!

高文這邊還在考慮,要不要和鮑爾套一套關係。

鮑爾身後的帳篷里,卻是忽然伸出一隻腳

把剛站直的鮑爾踹了個跟頭。

高文「」

唄踹到的鮑爾氣憤的站起身,沖着帳篷里的小母狼就是一陣怒吼

「黑耳朵,你不能這樣,朵朵那個傻子已經被外人騙走了,現在部落孕育新一代強者的希望就全都寄托在你的身上!」

真是黑耳朵?

高文眨了眨眼,覺得世界好神奇。

至於鮑爾罵狼朵朵的話

他只當自己沒聽見!

「鮑爾!我已經在帳篷里呆了一整天了!可你守在那兒!一天下來一個能進我帳篷的都沒有!

在這樣下去,別說孕育部落的希望,這個血月季我怕是連個公的都見不到!」

帳篷里的黑耳朵也不是個好脾氣的,直接和鮑爾對噴起來。

「我這是為了你好,只有真正的強者才能為部族留下足夠優秀的種子!」

「可你個混蛋是公認的白銀最強,你守得這麼死,是打算等待一名狼王來鑽我的帳篷嘛?還是說你打算自己來?」

「你我」

鮑爾被黑耳朵氣的尾巴都豎起來了!

他太難了。

如果黑耳朵和他不是近親的話,他說什麼也要衝進帳篷里去教訓一頓這隻可惡的小母狼!

他這是為了誰?

完全是為了整個部落好吧?

然後

「我不管,要麼你現在去給我綁個狼王回來,要不你就乖乖讓開我的帳篷,反正今晚我必須得到種子你要是再攔,我就跑去外面隨便找個公的!」

帳篷里的黑耳朵也是急了。

開玩笑。

鮑爾的實力可是被霜葉狼族認定為有希望晉陞狼王的強者。

要是再讓他這樣守下去,她今年又要和去年一樣的無功而返了!

她已經成年了啊!

就算不生小狼崽,也是需要有公的來拱她的好吧?

特別是去年和自己一起受苦的狼朵朵都找到伴侶了,整個部落里就只剩她自己還孤零零的單著!

「黑耳朵,你不能這樣!」

「我不!我要公的!」

「你你」

「你什麼你,有本事你自己鑽我的帳篷啊!」

「想都別想!」

鮑爾已經被氣的周身黑毛隱現,處於隨時都有可能會爆發的狀態。

紅着眼睛,這位晝夜狼族的族長惡狠狠的開口道

「我就守在這裏,除非打敗我,不然誰都別想鑽你的帳篷!」

「你」

「你什麼你,這件事兒我說了算,今年不行就明年,明年不行就後年,我們狼族的孕育區足有四十年,我就不信這麼多年下來,都蹲不到一個厲害的傢伙!!!」

這話鮑爾完全是吼出來的。

有了它這話。

不光是帳篷里的黑耳朵驚呆了。

就連一旁許多同樣守着帳篷的雄性,這會兒也紛紛轉頭看了過來。

對於他們的目光,鮑爾以怒目回應。

然後。

大家就紛紛把眼睛收了回去。

這些人心裏,大概是同樣的念頭。

誰敢說這樣的大話?

是鮑爾啊。

哦。

那沒事兒了!

嗯。

小族群里能打得過這位晝夜狼族族長的,近十年來還真不一定能有人做到。

這裏面。

甚至包括了獅族,熊族等單體素質強大的部族!

可見鮑爾傢伙的威懾力究竟有多強。

也能想像。

黑耳朵現在該有多麼的絕望 走到酒家門口,卻見大門欄上已坐了個三四十的婦人,同樣的灰色麻衣。

見到唐寧在門口停步,婦人瞧了瞧他牽著的小獸,這才微笑道:「公子是要吃酒?」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