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唐幸彷彿聽不到一般,躺在床上思緒紊亂。

他記得自己上次淫亂的時候,是故意在客廳讓譚晚晚知道。

他也是有些邪噁心理的,只有譚晚晚才能讓他有慾望。

除了那次,他再也沒有過了,對待她態度雖然有些強勢,但一直都是規規矩矩,多有敬重的。

可這次……怎麼能不知輕重的冒犯了呢。

難道上天讓他重來一次,是希望譚晚晚把他當成一個錯誤直接規避了?

如果他此生不能和譚晚晚在一起怎麼辦?

他都不敢繼續深想下去。

只要一想,胸口就是撕心裂肺的痛,疼到渾身痙攣,呼吸不暢。

「姐,你終於回來了,唐幸哥、唐幸哥他……」

何世勛等了一天,終於等到出去約會的兩人回來了。

「唐幸怎麼了?」

「從譚家回來,就跟丟了魂一樣,躲在房間里一直沒出來,午飯晚飯都沒吃呢。姐姐,他是想把自己餓死嗎?」

「我去看看。」

唐柒柒趕緊去敲門:「小幸,你沒事吧?」

「姐,你不用管我,我沒事。」

唐幸的聲音有氣無力,實在一點說服力都沒有。

唐柒柒也忍不住緊張起來,繼續敲門。

可裏面還是一點反應都沒有,她只能給譚晚晚打電話。

結果譚晚晚接電話,聲音也是垂頭喪氣的。

「柒柒……」

「唐幸在你家怎麼了?回來連我都不見了。」

「這麼嚴重?」

譚晚晚心臟都提到嗓子眼了,她不會讓這個少年郎懷疑人生了吧?

這會不會扭曲他的三觀,讓一個好苗子失去人生奮鬥,從此以後憤世嫉俗?

譚晚晚猛地從床上坐起來,嚇得渾身開始冒冷汗。

「他到底怎麼了?晚晚,你是不是知情。」

「知情?不,我不知情,我一點都不知情。他昨晚喝了點酒,就醉過去了,我什麼都沒幹,真的……」

「喝酒了?難道是喝酒後遺症?」

「我發誓,我以後都不喝酒了,我滴酒不沾,做個乖寶寶……」

「晚晚,你那麼緊張幹什麼,我在說唐幸呢。」

「唐幸很好,你別說他,他又什麼錯都沒有,你說他,我跟你急!」

。 「希望我的運氣不會太差。」

感嘆一聲后,發現時間已經是夜晚,神宮悠沒有猶豫,在床上盤膝坐下,冥想進入了陰境。

而在神宮悠躺下的同時,東瀛大多數人也跟着睡下了。

底層人們是忙碌一天後疲憊的睡下,東瀛高層則是在層層守護下沉睡。

那些高層有的是招待強者睡在自己旁邊,有的念叨著除魔組一些強者的名字入睡,還有一些人睡在了神社與寺廟旁邊。

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全,他們這段時間做的準備還是很多的。

其實,在得知陰境的存在後,東瀛不少高層是不想睡覺的,他們想用此種方法躲過陰境。

只是,這樣的想法被知道情況的一些人給否決了。

「夜晚不睡並不會讓你們安全,凡俗的一切在陰境都會有所映射,不睡覺你們也會在陰境出現投影,甚至因為沒有足夠的睡眠會讓陰境裏的防禦住所變得很弱。」

「身體狀態能影響到在陰境的防禦?」

「嗯,身體狀態跟精神狀態都會影響陰境的防禦。」

「那為什麼白天很少有人被惡鬼殺死?」

為了更好的活着,他們把問題問的很清楚,對此,那位專業人士也給予了回答:

「白天惡鬼很少是因為靈性太陽的存在,萬事萬物在陰境中都會有着對應,太陽也是如此,而太陽是陽世界極致的現象之一,在它的照射下,惡鬼等陰面衍生物根本不敢出來。」

「竟然是太陽,那太陽為什麼不一直照射,如果它一直照射,那些邪惡的傢伙不久全死光了。」

「對啊,世界上為什麼會出現這樣的漏洞。」

聞聽那些高層要求太陽一直照射,那專業人士臉色有些古怪,半晌之後,他才無奈的吐槽道:「為什麼,自然是因為我們不是世界之子。」

那位專業人士雖然被高層叫過來詢問,但他的地位也很高,此時直接開噴道:「惡鬼邪惡恐怖是對於我們人類而言,但對於世界來說,惡鬼與人類是一樣的,就不說惡鬼了,能威脅咱們人類的東西還少嗎。嚴寒、沙漠、深海、病毒、地震、火山噴發、還有以前的種種猛獸,這些東西對於我們人類來說都是巨大的災難,世界為什麼不讓它們消失,給我們創造一個完美的伊甸園。」

「呃……」

總之,從專業人士那裏得知不睡覺也無法逃避陰境,反而有可能讓自己更危險后,各種權貴每夜都會安穩穩點的睡覺,連泡夜店的次數都少了。

他們在睡,普通人也在睡,只是,毫不知情的他們因為忙碌一天的疲憊,精神很是衰弱,且有不少人在公司受到了委屈跟欺凌,這又讓他們心中充滿了怨恨,此種情緒很容易吸引怪物,也因此,危險方面,普通人是權貴的百十倍之多。

而黑川周,沉睡之前也是心情煩躁。

他倒不是因為公司的事情,而是自己的兒子。

因為工作的忙碌,他對於兒子的關心很少,這幾天忙碌過後,他突然發現,自己兒子竟然剃了光頭,且每天都在早出晚歸。

出於對兒子的關心,他託人打聽了一下消息,發現自己兒子剃光頭是加入的劍道部的規定。

到得此時,還沒有什麼問題,作為社團活動,剃光頭雖然有些出格,但他還能忍受。

只是,隨後的事情就讓他心煩了,加入劍道部后,他兒子黑川大階竟然被收走了十萬日元。

而今天,他兒子竟然又問他要錢,說要學什麼金鐘罩,這能讓自己的身體變得堅入鋼鐵。

「父親,你信我,我看過我們老大的修鍊了,用鋼管硬砸把鋼管砸彎都無法傷到老大,這門功法真的有用。」

「身體堅入鋼鐵?我看是你的腦子變成鐵疙瘩吧,世上怎麼會有這樣的東西,告訴我,你是被人騙了還是被人欺凌了。」

「真的不是,不止我一人學習,我們社團所有人都在學。」

「所有人?有多少個?」

「一百多呢。」

「一百多!一人十萬就是一千萬,現在還要收錢,你們學校不管?」

「怎麼可能會管,學生會長也經常去我們社團,我們老大是有真功夫的,這錢交的絕對不虧。」

「呵呵。」

黑川周根本不相信社團里有什麼真功夫,在他看來,這就是自家兒子被騙了。

想到被騙的不止自家一個兒子,他連忙打電話聯繫起了其他家長,詢問起了情況。

「喂,你好,是高丸家嗎,我是黑川家的家長……」

一陣寒暄之後,黑川周把探知到的消息告訴了對面,並詢問道:

「你們家孩子要錢了嗎?」

「要了,竟然騙到我們家了,不能忍。」

在家庭群里,黑川周跟其他家長不斷聯繫,準備一起去學校里討個公道。

這得到了數家家長的一致認可。

「短短一個月收兩次錢,每次還都是十萬以上,這騙子絕對不能放過。」

「確實,竟然敢騙到我頭上,真當我家是好欺負的。」

「咱們行事得小心一點,這騙子在學校里這麼囂張卻沒有被警告,不會是水黑家庇護吧。」

「確實該小心一點,這樣,黑川,你認識的人多,先查查那個劍道部部長的背景……」

以前就說過,育成高中是私立貴族學校,雖然不是頂尖的那種權貴,但進入裏面學習的都是一些公司的中高層,發現自家兒子被騙了,這些人瞬間怒了,準備以各種方法報復回來。

「我那兒子還真是蠢,竟然被這樣的計謀騙了,唉。」

商議好決策,也打電話去私人偵探那裏讓人去探查,做好了這一切后,黑川周惱火的發現,自己兒子對自己的做法沒有一丁點的認同,反而跟自己大吵了一頓。

「我老大絕對有真功夫,看我這力量,僅僅十來天就壯了好多。」

「你就是個蠢貨,天天訓練怎麼也會強壯一點。」

「我……總之,我不允許你懷疑神宮老大。」

「你這混蛋就是被洗腦了,給我滾回房間。」

黑川大階的反抗被父母雙人無情鎮壓,但自己兒子被賣了還幫別人數錢的『愚蠢』,也把黑川周氣的肝疼。

「老子一世英名怎麼就生了這麼個蠢兒子,現在練小號還有時間嗎?」

惱火的睡下,直到午夜他才睡着,而剛剛睡下沒多久,他就感覺到了房門處有動靜傳來。

這動靜驚醒了沉睡中的他,也讓本就惱火的他更為心煩了。

「大半夜的,誰在那!」

…… 原來今天一直在糾結席月月穿衣打扮的原因,是他們準備帶席月月來見陸老太。

不過還是江宇華說的對,就是尋常回老家,穿着最普通舒服就好,星黛露的小短裙正好又可愛又舒服,讓席月月更加活潑了幾分。

江宇華被老太太逐出家門已經是個公開的秘密了,要說這次江宇華能回家,還要全仰仗陸家的編外孫子,席現。

江宇華許久沒回來,齊恆也沒跟着他回來,好久不見,胡胡和他倒是沒什麼變化。

跟着一行人走進去,齊恆奇怪地問,「陸老太前幾天的聲明是什麼意思,總不能是老太太真缺重孫吧。」老太太風雨了這麼多年,一個沒弄清楚的孩子公開認了族譜,確實稀奇。

「不然呢?」胡胡直白地說,「你還真以為老太太認得江總的孩子嗎?她認得可是席總。」

如今對席現的稱呼變了,但似乎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席現從第一次來時候江盛一個不起眼的小員工,現在變成了和江盛平起平坐的席興的董事長,但似乎除了變了個稱呼,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

親得就像一家人一樣。

齊恆擰著眉頭不明白,胡胡接着說,「老太太那是給席總認的,你還不知道吧,當時老太太之所以把江總給逐出家門,是因為席總,也不是因為席總。」

當時陸老太在見到席現的第一面開始,當然是希望他能和江宇華結婚做自己的孫媳婦,但是久了以後她就發現,這孩子是個難得一遇的好孩子,懂得堅韌,又懂得體貼。

後來陸老太知道,席現是個孤兒,從小就沒人要的孩子,於是老太太就有了一絲私心,她想認席現當干孫子,想給這個孤單又懂事的孩子一個家。

這件事原本當年陸老太都準備好和席現談談了。

結果江宇華做了那樣混蛋的事,她知道席現被他逼得跳了江,自己馬上到手孫子沒了,她一氣之下就把江宇華給公開地秘密趕出家門。

反正老太太就是這麼隨心所欲的性格,管他親生不親生,是個好孫子就成。

而席現確實是個好孫子,雖然被迫離開,但是九死一生活了下來,於是席現記着老太太的喜好,也記着老太太總是盼望親情可江宇華總是忙,所以他不能露面,就逢年過節送些精心挑選可以用得上又不失身份的節禮,尤其是中秋節還會親手做老太太愛吃的月餅。

老太太一直知道,這孩子還活着,卻也一直幫他隱瞞着。

所以那時候她知道席現回來了,席現找回了自己的家,她很開心,也有點惆悵,她老來糊塗自作聰明地引了席現和江宇華見面,希望能得到席現的一個原諒,好能繼續認她的好大孫子。

但江宇華那孫子又給搞黃了。

不過還好,後來江宇華那孫子還算爭氣了一次,出去差點嗝屁了換回了席現一點憐憫的原諒,雖然孫子變孫媳讓老太太更惆悵了。

席現眼瞎了吧,連江宇華都能看上?

接着就是沈臻懷最後一擊,爆出來席現是Omega且有個不明不白孩子的事,老太太知道席現將一切都計劃好,在這個節骨眼上還不想被別人知道自己是Omega,她正準備幫席現澄清的時候,沒想到江宇華那孫子又自顧自認孩子去了。

當時陸老太太那叫一個着急,「江宇華要認孩子,自該江家出人認,這孩子是我孫子席現親生的,反正是我陸家的重孫,快點去發公告,別被別人搶走了。」

於是老太太就這麼陰差陽錯,以絕對不可反駁的勢力,結束了這場荒唐的鬧劇。

至於席現來看老太太,和這件事其實沒多大關係,之前他一直想來但是抽不出時間,這次趁著這個機會,反正江宇華的順風車不搭白不搭,就順便過來看看老太太最近如何。

今天老太太似乎準備大家一起包餃子吃,江宇華好奇,「這不逢年過節的,為什麼要包餃子。」

席現不想掃了老太太的興緻,「不逢年過節不能包餃子了?」

陸老太一臉你看果然小現才是親生的,「就是的,你抓緊扛一袋面來。」

老太太喊着他們來吃飯,結果竟然連面都沒和,江宇華只能去親自扛一袋面來,席月月第一次來,對什麼都很好奇,跟着江宇華身後一蹦一跳地問,「江爹爹,去哪扛面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