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但最終,還是他還是覺得,不能再讓他妹妹自/殺了,所以同意了。

他出去后,還是覺得不放心,立馬想站在門邊聽。

跟著池魚一起過來北音,是知道池魚要說什麼,所以直接擋在門口。

這下,聞人立風沒辦法靠近偷聽了。

聞人立夏立馬閉上眼睛,滿懷恨意的說:「如果想勸我,大可不必。不對,你怎麼會勸我,是來嘲笑、幸災樂禍的吧。

你也是郡主,你也快及笄了吧?憑什麼不是你!」

池魚面不改色,也不想跟她多費口舌解釋,直接說道:「本郡主是鎮北王府顧家的女兒,又不姓聞人。

再說了,顧家跟漠國是世仇,皇帝怎麼可能讓本郡主嫁過去;更何況,本郡主的父王,可不是你那怯懦的父王,連這點事都不敢反抗。」

說到這裡,聞人立夏淚流滿面。

直接就想到了,一開始,她父王、母妃還是向皇帝反對的,可皇帝一怒,他父王就怕了。

緊接著,連她親娘長光王妃,都來勸說她。

而最後,連她的親哥,也沉默著;那些平時被她壓在腳底下的庶子,和比她小很多的庶女們,全都露出了幸災樂禍。

這些,她怎麼能不心如死灰。

「本郡主才沒他們那麼無聊,你可聽好了。恰好,本郡主也覺得,咋們北國沒必要再跟狼子野心的漠國,繼續和親了。」

「你說什麼?」聞人立夏驚呀了一下,隨後又說:「呵,你覺得有什麼用。」

。第二天天亮后,主白鹿山和小松山都出現一條光禿禿隔離帶,多鐸美美的睡了一覺,昨晚睡覺前,他讓部將去準備一些火箭和火油,今天給白鹿山來上一場燒烤。

剛剛起床,部將就一臉詫異走進來,和他說起明軍在白鹿山挖了兩條大壕溝,壕溝不出意外就是用來防火攻。

多鐸聽后,怒火攻心,立馬來到多爾袞軍中,多爾袞並沒有強攻白鹿山念頭,他全部精力都放在進攻高傑的部隊,如招降高傑最好,招降不成,就要以雷霆之勢滅掉高傑部隊。

《帶著崇禎去流浪》第三百零四章:血戰白鹿山(四) 她本來長相就很美,平時多有一種冷艷的感覺,現在突然變得風情萬種了起來,宗政景曜哪裏受得了這樣的誘惑,頓時吻了上去。

冷風突然感受到馬車無端的顫抖了一下,他猛地一怔,緊接着馬車裏面傳來了,不可描述的聲音,冷風立刻將馬車停在了無人的小巷子裏面,隨後跳到了一棵樹上。

他看了一眼馬車又看了一眼天上飛火的鳥群,無端的嘆了一口氣。

春天到了……

一直到了太陽往西了,冷風在樹上睡了一覺了,宗政景曜修長的手指頭掀開了車簾低聲喊道:「冷風。」

在樹上的冷風嚇了一跳差點從樹上直接滾了下來,他高聲回答了一聲:「在,在!」

「你在上面做什麼?」宗政景曜一臉看傻子一樣的表情看着冷風,冷風想說,保護你們,但是猶豫了一下還是沒有說出來,這句話聽起來更加的像是大傻子……

他真的不想再做出來什麼傻事了。

「王妃餓了。」宗政景曜說。

「是。」冷風回答了一聲。

他跳到了馬車上面,架著馬車往王府跑去。

夜幕深了,皇宮之中也消停了下來。

寧嬪蜷縮在皇帝的懷中柔聲說道:「陛下,我真的沒有病,你相信我,我真的沒有病。」

「好了,好了。」皇帝的耐心已經到了極限了,自從寧嬪醒來之後,念念叨叨的就是這一句話,無論皇帝怎麼安慰她,她來來回回就這一句,就算皇帝的耐心再好,此刻也被磨的差不多了。

皇帝推開了寧嬪說道:「朕還有點事情要處理,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吧。」

「陛下。」寧嬪一把抓住了皇帝的衣袖,紅着眼睛說道:「陛下,陛下,有人要害臣妾,臣妾……」

說道一半,寧嬪閉上了嘴巴,她越是這樣大聲的喊叫,皇帝就越是會相信顧知鳶的話,覺得她有問題。

寧嬪緩緩鬆手,放開了皇帝,輕聲說道:「陛下,臣妾沒事了,您,您去忙吧。」

皇帝低頭在寧嬪的額頭上吻了一下,柔聲說道:「你好好的休息,把我們的孩子,平平安安的生下來就好了,什麼時候都不要多想,知道了么?朕改日再來看你。」

「嗯。」寧嬪紅着眼睛,輕輕點了點頭,一副可憐楚楚的模樣。

望着冷冷清清的宮殿,寧嬪紅了眼睛,什麼叫做偷雞不成蝕把米,她就是!

不過,這個事情沒完,絕對不會就這樣放過顧知鳶的!

太后從門口走了進來,盯着寧嬪,一臉的高深莫測,她看了好一會兒,才說道:「哀家有沒有跟說過,不討太着急了。」

寧嬪從床上站了起來,跪在了太后的面前:「太后,臣妾知道錯了。」

「起來吧。」太后伸手扶了一把寧嬪:「你還懷着孕,就不要講講究這些個虛禮了。」

「太后。」寧嬪紅着眼睛說道:「臣妾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太后倒是沒有很生氣,她輕聲說道:「你好好休息,好好吃飯,表現的像是正常人那個樣子,什麼都不要多想。」

「是。」寧嬪學聰明了不少。 幾個人遲疑着不敢上前,然而村民們卻是沒給他們機會,一群人瘋狂的向前涌動着,不僅將刑偵大隊長等人困在原地,就連陸晨煜也是一陣驚慌,趁著空隙打開車門一下子鑽進黑色紅旗轎車裏面不敢露出頭來。

在這一刻,只看張術拿起電話,對着潛伏在人群之中的小兄弟說道:「接着起鬨,把老百姓煽動的堵在市國度大樓外面,誰也不準走!」

接到張術命令的小兄弟心領神會,下一刻便聽見人群之中又是一聲吼叫:「快來人那!國度抓人啦!副大佬想跑!」

幾乎是一瞬之間,這些老百姓的槍口猛然掉轉過來對着陸晨煜,蜂擁而來的人甚至將刑偵大隊長衝撞出去,更有幾個小衛隊直接被人群撞倒在地。

這些都是沒有什麼經驗的小衛隊,哪裏見過這等殘酷的畫面,一下子被這些老百姓衝撞開來,已經是蒙了。

人群一下子圍在陸晨煜的車旁邊,瘋狂地敲打着窗戶:「陸副大佬出來給我們一個解釋!你不能跑!」

村民們群情激奮,任憑是誰也沒曾想到,竟然會出現這等局面。

這時,只看路的盡頭又一輛黑色紅旗轎車開了進來,正是王海明。

陸晨煜此刻彷彿是碰見了大救星一般,眼神示意秘書,秘書更是過分,直接打開車窗高聲喊了一句:「快看!王大佬來了!」

隨着這一聲,人們立即掉轉過頭去,這時,張術對着站在人群之中的小兄弟吩咐道:「快喊,這事兒都是陸晨煜乾的,跟王大佬沒什麼關係!」

人群之中立刻傳來一聲聲:「這事兒都是陸副大佬做的,王大佬根本不知情!」

這一下,圍堵在這裏的村民們立刻紅了眼,一個個嗷嗷直叫,瘋狂地拍打着陸晨煜的車窗,饒是陸晨煜經歷的大風大浪已經足夠多,卻還是一下子愣在那裏。

此時只看王海明已經從車上走了下來,一步一步的走在人群的中央,這些百姓一看王海明下車來,不由得紛紛讓開一條路,只看王王海明站在人群的中央,開口說道:「鄉親們!你們有什麼事可以通過市委辦公室電話直接聯繫我,不要堵在這裏,影響辦公!」

村民們理直氣壯:「王大佬!這件事陸副大佬不給我們回答,我們只想要處理辦法!我們想問問征地款什麼時候能給我們!把我們的地收走了不說,我們的房子也沒有!」

這一下,便是王海明也是一愣,心中不由得想着,杜威做的簡直是太過分了。

這時候幾家死了人的村民一下子衝上來,見到王海明就跪倒在地:「王大佬!王青天!我家老兒被人活活地給打死了,這件事兒國度就不管么!」

王海明歉意的朝着那人看了一眼,緊接着說道:「鄉親們放心!這件事國度一定要管!我們不管如何,首先要保證你們的人身安全和利益,要是保證不了,那我們也不配叫做國度!」

王海明鏗鏘有力的將這些話說出來,立刻贏得了村民們的一致贊同。

王海明接着正色開口:「鄉親們!你們的事兒,現在就解決!請你們派出幾個代表,跟我一起走,到我的辦公室來,我們把這些事都仔細的商議一下,爭取在中午之前,就給你們肯定的答覆!」

這時候只看又有人站出來開口說道:「先前國度就已經答應了我們!但一直都沒給我們辦!」

王海明剛要開口,人群之中傳出來一個聲音:「他是綠色工程的負責人!是真正對我們老百姓好的人!我們相信你!王大佬!」

這一個瞬間,王海明甚至感覺到自己的存在真的很有必要,相比之下,坐在車中想要落荒而逃的陸晨煜,臉色都已是十分的鐵青了。

看着車窗之外的王海明意氣風發,陸晨煜心中有着說不出的恨意,為什麼每一次都是這個王海明?

這時,只看這些村民自動的選出了幾個代表,跟着王海明走,王海明擺了擺手對着這些村民:「鄉親們!請你們回去!不要圍堵在這裏!我今天一定給你們一個準確的答覆!」

這些村民得到了王海明的承諾,紛紛散開,陸晨煜咬牙切齒,對着司機吩咐道:「開車!我們走!」

陸晨煜的秘書此時也鑽上車來,對着陸晨煜憤憤不平的說道:「陸副大佬,你看他那一副得意的樣子!」

陸晨煜眯着眼睛,今天的事兒怎麼解決還不知道,但絕對不算完!

只看陸晨煜撥通了一個號碼,接電話的正是杜威,陸晨煜心情不好,自然口氣也不能好到哪裏去:「杜威!你到底是怎麼搞的!欠老百姓的征地款為什麼不給發放?」

只聽杜威在電話那頭戰戰兢兢,但當他聽到錢字時,這才笑嘻嘻的對着陸晨煜說道:「陸副大佬,你是知道我的,我哪裏有錢給他們?樓盤還沒建好,沒賣出去樓我拿什麼賺錢?再說了,征地款也不是個小數目,這麼多人怎麼夠分?還是等我的樓盤賣出去吧!」

陸晨煜氣極:「你!」

杜威的語氣充滿著隨意:「陸副大佬你就再等等嘛,不是已經給了三百萬了?剩下的在工程完工之後肯定一準兒到賬!」

陸晨煜簡直氣得要發瘋,不由得對着杜威一通發火:「我說的不是我!是這些老百姓!」

陸晨煜怒不可遏,然而杜威卻是滿不在乎:「有陸副大佬你在,誰還敢造次?」

「你現在就給我過來看看!這些村民已經圍堵國度大樓了!我現在可是沒有任何辦法,你最好給我放聰明點!雙方都好!」

陸晨煜第一次對着杜威發如此大的脾氣,杜威一愣,急匆匆的命人去看。

而此刻在王海明的辦公室之中,這些村民紛紛坐在沙發上,一一上前訴說着自己的問題,王海明一邊傾聽,另一邊拿出筆來將這些事一一記下,隨後吩咐秘書協調各部門,給出確定的意見,讓這些老百姓最好都能滿意。

隨着這些村民的離開,王海明靠坐在沙發上,揉了揉酸澀的眼睛,張術在這時打來電話:「伯父,事情處理的怎麼樣了?」

王海明點了點頭:「沒事了,這些村民很苦,小張,這次的事兒是你搞出來的吧?」

張術在電話的另一頭撓了撓頭,嘿嘿一笑:「就知道瞞不住伯父。」

王海明微微皺了一下眉頭,「以後不允許你弄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村民想要結果,直接來找我就是,何必弄的滿城風雨人盡皆知?」

不得不說,王海明是一個得力幹將,但是在一些方面上,雖然宦海沉浮多年,但他畢竟不是此道高手。

張術嘿嘿一笑:「伯父,這就是輿論效應,現在各大媒體都在爭相報道這件事,要是陸晨煜再不出面,恐怕很難收拾,他要是不出點大血,不僅這些村民不會放過他,就連媒體也是一樣,肯定來找他的麻煩!」

王海明這才恍然大悟,笑罵張術:「你就會搞這些花花點子!」

陸晨煜此刻的臉陰沉的可怕,在辦公室中思索了一天,卻也找不出任何能將此事解決的法子,王海明的電話直接打到了陸晨煜的辦公室:「陸副大佬,你來一下。」

陸晨煜接了電話,愣了一會兒,這才輕聲的嘆了一口氣,這可真是成王敗寇,現在自己不僅沒坐上大佬的寶座,反而要受制於人,這讓陸晨煜的心裏怎麼想怎麼不舒服。

但絲毫沒有辦法,現在王海明風頭正勁,陸晨煜也不敢隨便觸王海明的霉頭,只得站起身來,朝着王海明的辦公室走了過去。

「王大佬。」此時的陸晨煜不敢再對王海明使什麼小伎倆。

王海明雙手交叉著,放在桌子上,抬起頭來看着陸晨煜:「陸副大佬,我想有些事我們需要仔細的商談一下。」

陸晨煜點了點頭,提起精神,裝出一副十分感興趣的模樣。

王海明開門見山:「杜威指使手下打死村民,這件事必須要走法律程序,給村民們一個合理的解釋。」

陸晨煜臉色一沉,但此刻卻不得不答應王海明的要求。

「其次,關於征地賠償款,必須十五日內全部落實,如果沒有落實,到時候我就找你這個主抓經濟的副大佬。」說着,便看王海明不怒自威,當上大佬和不當上大佬怎麼能一樣?王海明現在可是海城市一把手!誰敢小覷?

就算是陸晨煜,他敢么?實權現在可是在王海明的手裏頭!

陸晨煜只得強顏歡笑,點了點頭:「好,賠償款的事兒交給我,我去催,一定讓杜威老老實實的把錢交出來。」

王海明「嗯」了一聲,繼續開口說道:「不僅要這樣,既然要建設綠色新農村,那麼先前的規劃都要呈報給我核准,以及工程的一算和造價,這些我都親自過目。」

陸晨煜面露難色:「王大佬,這……」

王海明眉毛一挑:「怎麼,陸副大佬有難處?」

這時的陸晨煜是徹底嘗到了王海明的手段,不得不開口說道:「沒有沒有……王大佬放心。」

王海明這才擺了擺手:「好了,就是這些事,錢款的事兒你不要忘了,這兩天就把賠償款項的清單報給我。」

陸晨煜只得無奈的點了點頭:「好,我知道了。」

王海明看着陸晨煜遠去的模樣,心中已經做好了準備,先前張術就已經跟王海明關於這件事深度的溝通過,張術始終認為陸晨煜不可能老老實實的就把這些款項清單給交出來,必定是要從中作假。

所以張術拜託南天林,從每一位村民的手中得知了先前作為施工方的杜威和他們商議好的價格,但凡只要陸晨煜有多報,或者違規的情況出現,那麼王海明上任的第一把火,就要燒在陸晨煜的身上!

這一下,張術的算盤算是打對了。

然而此刻的陸晨煜卻是一無所知,什麼也不知道。

。 「你……你真的是……你們到底在搞什麼?」姚佳彤雖然很討厭孟飛揚糾纏自己,但畢竟孟飛揚也是從小一個院子長大的同伴,上學的時候又是同學神。

真的看到孟飛揚有難,姚佳彤若是放任不管,心裡也有些說不過去。

孟飛揚語氣中滿是苦澀,「不是被你們打擊了嘛,我約了上京的馮少他們去賽車,結果,他們給我下套,我上當了……」

「馮少……你沒事跟他們攪和什麼?」姚佳彤眉頭緊鎖。

上京馮少,真名馮濤,乃是上京四大公子之一。為人陰狠,在上京那一撥公子哥中間,基本沒幾個人願意跟他打招呼。

因為這個馮濤,就跟瘋狗一樣,逮誰咬誰!

「我當時不是心情不好嘛!佳彤,看在朋友一場的面子上,想辦法救我啊……不然他們真的會弄死我……這次動手的可不光有馮濤,似乎還有暗盟那邊的人,他們真的會動手的……」

暗盟?

燕北坐在旁邊,本來沒打算摻和到孟飛揚的事情中去的,但聽到暗盟兩個字,燕北眼神中陡然閃過一抹精光。

昨天在對王家和閔老進行清理的時候,葉辰和陳鋒就提醒過。

若是殺了暗盟張老,這麼重大的事情,肯定會引起暗盟重視,暗盟肯定不會善罷甘休。昨天封鎖消息之後,燕北就下達了命令,天殺和守夜人組織的高手都紛紛出動,在花都全面清查暗盟潛伏的成員。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