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這種情況,只能動用「玄靈指路」這種非常規的手段了。

所謂玄靈,就是一些孤魂,陳宇來到這片陵園就是為了抓只孤魂回去,讓其做為自己的玄靈。

只要與孤魂立下契約,他便能供你驅使,到時候再取劉成業一些血,便可以讓玄靈去尋找擁有和劉成業一樣血脈的人。

當然,這方法不是百分之百能成功,而且玄靈所感應的範圍有限,就算是感應出來父女相同的血脈,也只是指一個大致的方向,剩下的還要慢慢尋找。

所以找到的機率不到三分之一,但不管怎麼說陳宇都要試一試。

陳宇的神念發出,四周無數化作孤魂的靈體感受到了陳宇身上散發出來的元氣,紛紛避讓開來。

因為陳宇身上的靈力太過於強大,所以這些孤魂都害怕,但所謂好奇害死貓,總有一兩隻不怕死的要湊近陳宇,想看看他到底是什麼來路。

一團黑氣靠近了陳宇,這是個愣頭青,他繞著陳宇轉了幾圈,突然,他猛的衝到了陳宇的正前方,身形一閃,化成一副青面獠牙的樣子,對著陳宇張開了血盆大口。

這些東西只要不是怨念成煞,一般不會對人造成傷害,他只是想單純的嚇嚇你。

可是正常人看到這些東西,無不會被嚇的屁滾尿流的,這隻孤魂以前也是嚇過人,覺的好玩,所以故計重施,變成這樣就是想看看陳宇被嚇的半死的樣子。

可惜,他這一次是玩過火了。

陳宇的雙眼一睜,露出一絲詭異的笑意來,可憐這傢伙還傻愣愣的看著陳宇,也不知道躲。

「你不害怕我嗎?」這貨看到陳宇沒有一點要躲的意思,不由得問道。

「你說呢?」陳宇微微一笑。

這傢伙傻了,他做了上百年的孤魂了,已經是老油條一隻了,但他還沒有見過一點也不怕鬼的人,就在他疑惑的時候,突然兩道杏黃色的符紙突然憑空亮起。

而這兩道符紙之中,卻隱約有著一絲凜然威嚴,這貨這才尖叫一聲,扭頭就要跑,可惜,他終究是晚了一步。

兩道符紙在地上形成一個陰陽太極圖案,把他死死的困在裡面,無論他怎麼拚命都沒辦法逃脫。

陳宇右手一指,將他封入一個錦囊之中:「就你了。」

「你要幹什麼?你放了我啊,救鬼啊,救鬼啊。」那傢伙在錦囊之中嘶竭底里的慘叫了起來。

「你喊吧,你就算是喊破了喉嚨也不會有人救你的。」陳宇冷笑道:「如果你敢再廢話一句,信不信我一把火燒了你。」

「大,大仙,我這一輩子沒有做過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我就是單純的喜歡嚇人,我真的沒有任何惡意啊,我求你放過我吧。」這貨在錦囊里慘叫了起來。

但是錦囊的四周全是符篆,他縮成小小的一團趴在錦囊里連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你叫什麼名字?」陳宇問。

「阿阿福。」這貨結結巴巴的說。

「多大了?」陳宇問。

「記記不清了…大,大概在這裡遊盪幾十年了,一直是孤魂。」

「做我的玄靈。」陳宇直接了當的說。

「什麼?做你的玄靈?這不可能。」阿福怒了:「聽一些老人,呸,老鬼們說,做玄靈就是恥辱,我們被你們當成奴才一樣的使喚來使喚去的。」

「他們對玄靈可能是有什麼誤解,這樣,我也不會限著你太久的,三年為期,三年期過了,如果你想走,我就讓你走,或者我助你超渡,你看怎麼樣?」陳宇想了想。

「不行,你們人類太狡猾了,我不相信你的話。」阿福怒道:「況且我做鬼做的久了,感覺逍遙自在的,我憑什麼要做回人?」

「你這是做鬼做久了,上癮了?」陳宇有些鬱悶的看了阿福一眼道:「說真的,我從來就沒有見過你這麼冥頑不靈的,你當真不做?」

「不做。」

「那我可就不客氣了。」陳宇冷冷的說。

「那也不做,士可殺不可辱。」阿福一副你能奈我何的樣子。

「那好,你等著。」陳宇把福袋往地上一放,然後轉身到自己的車上,他從後備箱里取出一隻宰殺好的雞,生起一堆火,就這樣當著他的面烤了起來。

烤的差不多的時候,陳宇把福袋一解,放他出來。

阿福衣著是民國時期的衣著,看模樣也算是年輕俊俏的後生。

「你放我出來幹什麼?」阿福看著陳宇。

「你走吧,不做算了,不勉強你。」陳宇揮揮手。

「當真?你不會耍什麼陰謀詭計吧?」阿福一臉不敢相信。

「你看我像嗎?」陳宇瞥了他一眼,繼續烤著手中的雞。

現在他手中的雞烤的差不多了,金黃流油,陳宇撒上孜然辣椒調味料,然後扯下一個雞腿,美滋滋的吃了起來。

一邊的阿福流著口水,看到陳宇手中的燒雞,他的口水幾乎都流出來了。

。晚晚不動,蕭瑾喻也停下腳步,就在她後面默默地望着那單薄的背影,以及微微飄揚的髮絲。

陽光下微風中,那藤黃色碎花輕紗飄飄然,帶給人一種夏日荷花生機盎然之感,也剔去了那份聒噪,微涼又恬淡的姑娘就在他面前。

那熟悉又陌生的背影竟不自覺的叫蕭瑾喻心口隱隱作疼,他沒想到一直以來那個張牙舞爪大大咧咧的姑娘也有如此文靜的一面。

只不過她這一文靜滿臉顯示著心事重重,而這種心事又都是自己帶給的,所以很心疼很難……

《紅娘不好當》第58章鼓足勇氣暫定了朱洪亮的事情后,朱天道繼續開口說道:「周賢侄,我聽聞你研究出一份黃階的基礎文決,不知可否···」

在朱天道還沒有講完之際,周鴻宇便開口說道:「朱府主,《九星》這份文決是多神文一次奠定基礎的文決,各府之中我只會傳授給多神文一系。」

「只要入了多神文一系的人,都可以學習此

《萬族之劫之劫難重重》第一百七十一章切磋(二合一求月票) 「駱令岩,你這個畜生,虧的我大哥那麼信任你,把我們孤兒寡母託付給你。若是被他知道,一定不會放過你。」

「老駱,你們在幹什麼?好啊,納了那個小賤人進門還不夠,現在居然勾搭奚老三的弟媳。」

突然,奚傑從夢中驚醒,或許,這不能算是夢,它在奚傑小時候是真實發生過的。

他看到窗外照進來的陽光,知道時辰已經不早了。

「小黑。」他喊了一聲。

「傑哥。」小黑推門而入,幾步走了過來。

「現在什麼時辰了?怎麼不叫我。」奚傑撓了撓頭。

「已經快到午時了」,小黑笑了笑,「是秀秀姑娘囑咐,不讓我們叫你。說是你昨晚很晚才睡,辛苦了。」

奚傑臉色一冷,一把扼住小黑的脖子,壓低了聲音,「這些話,你也能說。秀秀是大當家的人,這話要是傳到大當家的耳朵里,我怎麼洗的清。」

小黑連忙打了自己一巴掌,「是,是,我該打。放心,傑哥,大當家帶著秀秀姑娘出去了。」

奚傑放開了他,「有說去哪兒嗎?」

小黑撓了撓頭,「聽秀秀姑娘小聲嘀咕,好像是去鴻福寺。」

「你出去吧。」

「是。」

奚傑眼神突然變得凌厲,抿唇冷笑,心中暗道,「蓋天雲啊蓋天雲,你也有陷入溫柔鄉的時候,英雄難過美人關,我看,你早晚死在這個秀秀手上。」

鴻福寺,是北境有名的寺院,坐落在山頂上,虔誠的人們為了心中夙願,都會一口氣爬到山頂。

而此時,恩秀在上山途中,已經累的氣喘吁吁,她直接坐在了地上,不肯再往前走一步。

蓋天雲笑了笑,「累了,就休息一會兒吧。」

他坐在了恩秀的旁邊,緩緩開口,「別跟奚傑走的太近,他那個人,自私陰狠。」

恩秀咬了咬手指,微微抬眸,「那跟我說說他的事兒唄,都自私陰狠在哪兒啊?」

蓋天雲抿了抿唇,「老爺子有兩個結拜兄弟,一個是駱二爺駱令岩,還有一個就是奚三爺奚仁中,奚傑,還有他哥哥奚坤是奚三爺的侄兒,從小被送到了瑤山。他們倆,還有駱二爺的兒子駱騰,我們幾個是一起長大的。」

恩秀輕哼了一聲,「應該還有韓嬌兒吧?他不是你二叔的養女嗎?」

蓋天雲輕笑,「這麼說的話,也包括雪蓮。」

「那雪蓮是誰的女兒?」恩秀挑眉。

蓋天雲微微垂眸,「她是已故馮氏的女兒。她本不是瑤山的人。」

恩秀一怔,半張著嘴,「馮麗華?怪不得厲雪說瑤山十七年前出現妖孽的時候,她反應那麼大。」

蓋天雲眸色稍沉,「奚傑告訴你的?」

恩秀嗯了一聲。

蓋天雲看了看她,「奚傑從小就。 李赫吃驚地看著對面的姑娘,「你怎麼了?」

宋相念吃了兩口,雖然沒飽,但食之無味。

後面位子上的男人起身,高大的身影投落在餐桌上,宋相念還未抬頭,手臂就被他攥住了。

「你幹什麼?」李赫面對突然冒出來的男人,想要起身阻攔。

宋相念看清楚了來人的臉,「鬆開。」

賀執遇力道很大,幾乎是將宋相念提起來的,「我們走。」

他彎腰將她的包也拿起來,宋相念掙扎的動作不明顯,跟著賀執遇出去了。

「喂,你們去哪?」

宋相念一腳踏出餐廳,從賀執遇手裡搶了包,「給我。」

她想去門口的咖啡廳坐著,賀執遇在她身邊慢悠悠走起來,「還想被人抓回去相親嗎?」

「你才相親。」

賀執遇低下頭,離她耳畔近了點,「你看他能有多高?」

「什麼啊?」

「有沒有一米七?」

宋相念撇開了小臉,「跟你有關係嗎?」

「太矮的男人不好。」

宋相念覺得他陰魂不散,怎麼就甩不掉呢,她停住了腳步看他,「哪裡不好,你倒是說說。」

「比如他摟著你的時候,你要是穿上高跟鞋,他的手臂是不是還得高抬起來才能搭住你的肩膀?」

真是太誇張了。

宋相念冷淡地出聲,「我也不高,再說我不喜歡穿高跟鞋。」

「結婚的時候總要穿,一眾賓客在台下看著,難道要新郎踮起腳尖來親你?」

宋相念後悔了,剛才就該讓李赫多噴噴他。

「那我去找個一米九的,帥氣的,行了吧?」

「那麼高的,天塌下來第一個壓扁的就是他。」

宋相念乾脆不理睬,快步往前走去。

修玉敏帶著戚佑回到餐桌前,卻沒看到宋相念。

「囡囡呢?」

李赫看了眼窗外,那兩人早沒了人影。

「剛才來了個男的,強行把她拉走了。」

「什麼?男的?誰啊!」

李赫並不知道賀執遇,「他們應該認識,那男人長得還挺……好看。」

是那小兔崽子吧?

「你怎麼不攔著呢?」

「我看她也沒多不情願……」

戚佑站在邊上,挖了一大口冰激凌往嘴裡送,氣得修玉敏用手指點他的腦袋,「都怪你,就知道吃。」

戚佑反正是臉皮厚的,只要賀執遇別忘了他的樂高就行。

宋相念坐在商場西門的長椅上,穿了一套木耳邊的連衣裙,目光輕抬望著遠處,這才是她應該有的生活。

明媚,富足且簡單。

賀執遇走到她面前,卻也擋住了一束光。

「為什麼你看上去不高興?」

「哪有。」宋相念眯了下眼帘,「只是陽光太晃眼了。」

「回到家裡開心嗎?」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