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變陡生!

一道黑影破水而出,凌厲的『長劍』直直的刺過來,凌厲無比!

「果然有危險,居然隱藏的那麼深!」

夏波眼睛宛如一片寒潭,鋼刀還沒有出現,手已經揮動出去,於半空之中,鋼刀出現在手上,血紅染上了鋼刀。

錚!一串火花四濺出來。

那黑影手中的「長劍」居然被夏波一刀斬斷。

夏波迅速與之拉開距離,定睛一看,這赫然是一隻人形劍魚!它的手中拿着的正是它的上頜延伸出來的長劍!

而那長劍被他一刀砍斷了。

【精英怪】

【等級:4】

【力量:43】

【敏捷:40】

眼中也跳動出這隻野怪的信息。

精英怪!!

夏波冰冷的神情一動,從遊戲開始到現在,自己遇見的第一隻精英怪。

失去長劍,這隻人魚怪物並沒膽怯,依舊保持着衝鋒狀態,手握長劍,再次向自己衝過來,速度非常快。

「遊戲更新之後,野怪也開始升級了!」

夏波眼睛一動,將這隻人魚的動作捕捉,手握血紅鋼刀,提前預判,凌空劈砍而下,那人魚彷彿自投羅網一般,直接撞在了夏波的刀刃之下。

「依靠分屍熟練掌握對方肌肉運動以後的動作,並在獵殺狀態之上提前完成預判。」

夏波心思一動,看了眼野怪爆出來的東西。

【鐵*2】

【鹽*1】

【山藥*1】

「山藥,好東西呀。」

冰山融化,眉梢帶喜,夏波將一根黑黝黝的山藥抓在手裏,山藥上還帶着泥土的芳香,像是剛出土一般。

鹽是一袋,鐵是兩塊,精英怪爆出來的東西還算是豐富。

將東西收起來,升級之後統統塞進了儲物櫃里,鹽和鐵增加了,而山藥則是變成了十幾根。

取出來一根山藥,清洗剝皮,用刀切成塊。

等後半夜可以熬一鍋山藥粥。

「可可。」

休息的藍莓睜開眼睛,輕輕呼喚了一聲,奶聲奶氣的。

「你想吃這個東西?」

「可可。」

夏波隨手拿起一塊丟給它,藍莓這傢伙像是雜食動物,什麼都吃,吃素又吃葷。

吧唧吧唧。

這小傢伙吃的還挺開心。

將山藥放在桌子上,盤膝坐在床上,露出身體上墜下的皮肉。

海底相對比較沉悶,沒什麼風,帶着一股壓抑的感覺,時不時傳來一陣詭異的咕嚕咕嚕的聲音。

「現在能夠刷新到精英怪,這就說明遊戲更新之後,野怪的品質也在提升,同級的精英怪要遠比普通野怪強大,未來的野怪品質不知道會不會有比精英怪更加強大的。」

夏波盤膝坐在床上,寬鬆的麵皮抖動幾下,他想起了在無盡模式之中,這精英怪就是提前出現的,那麼會不會以後會有更高品質的野怪。

說不清楚。既然無盡模式就提前出現了,那麼更高品質的野怪,也有可能會出現。

轟隆!

陡然,一陣轟鳴將夏波思緒拉回,他猛地從床上彈起來,一把抱住驚慌失措的藍莓,一雙冰冷的眼睛不安的打量著車窗外。

詭異深藍的海水居然翻江倒海活動,一團一團,就像是蠕動的矽膠一般。

【能量被海水侵蝕,正在消失!】

仔細的盯着浮空的海水,提示浮現。

「正在消失的能量!!這就是說這海底公路會被海水吞噬!!」

夏波瞳孔驟然一縮,心中不安放大!

噗的一聲,已經有地方的能量消散,海水呈水柱型噴濺到公路上,打濕了柏油公路。

正如提示所說,海底公路上的能量正在消失。

「藍莓!坐好了!」

時間不等人,夏波已經來不及思考這一切是為什麼,立馬就作出了決定,發動汽車,油門直接踩到底。

噗的一下,汽車頂上的水柱噴濺在車頭上,水柱出現的越來越多。

夏波冷着眼睛,大腦極其冷靜,雙手把著方向盤,將車速提升到了最高,汽車內的東西都在震動,他隱隱將貨車開出了塞車的程度。

貨車駛過地面的積水,濺起數丈高。能量消散的越來越快,噴濺的水也越來越多。

轟隆!

突然之間,車子後邊傳來一聲巨響,夏波斜視倒車鏡,只見大量的水噴涌而出,整個能量已經消散,龐大的海水猶如失去了承重牆一樣,轟然塌陷,海水猶如奔騰的巨獸,從後邊奔騰而來。

收回目光,他內心毫無波瀾,面部沒有任何情緒的波動,彷彿一座雕塑一般。

夏波已經將車速提升到最高,油門也已經被踩到底,汽車發出沉悶的咆哮,宛如猙獰的巨獸。

現在慌亂沒有任何辦法,自己已經將車速提升到最高,並且沒有任何能夠協助汽車提速的東西,所以着急沒有用。

只能夠靜靜的等待,等待特殊公路的結束。

這是一場追逐戰,車子後邊洶湧翻騰的海水摧毀著公路上的一切,宛如一場世界末日一般。

夏波冷靜的駕駛着貨車,在洶湧的海水前飛速疾馳,海水距離他也不過五十米的距離。

相比較夏波的冷靜,藍莓此刻在車裏上躥下跳,不安的叫着,它能夠感受到有巨大的危機降臨,甚至是自己的主人都不能阻擋。

四周的能量消散的越來越多,越來越多的水柱噴射而來,擋風玻璃上已經佈滿密密麻麻的水珠,夏波心如止水,緊緊抿著嘴唇,一言不發。

忽的,地面開始呈現上升趨勢,這是要脫離海洋公路的節奏。

視線盡頭也出現一團暗淡的亮光!

出口距離他並不遠了。

7017k 洛陽,袁府。

「砰,砰,砰。」

「來了,別敲了!」

滿臉陰沉的袁伯指揮家丁打開了袁府大門,服侍過袁家四代家主的袁氏大管家當然多少也帶有點威嚴,不過此刻他卻因為門外這個瘋狂砸門的傢伙導致心情十分不好,幸好今日袁基不在府內,不然袁伯的心情估計會更不好。

袁府大門剛剛打開,就看見一個身材不高的青年闖了進來。

「大膽!大將軍府邸也是你能亂闖的,給老夫拿下!」

袁伯還沒看清來人是誰,那人就闖了進來,這讓袁伯驚怒不已。

曹操看着左右朝他撲過來的家丁,連忙攔住身後的夏侯兄弟,大聲對袁伯喊道:「袁老頭,是我呀,我是曹操,以前經常跟袁紹來袁府玩的那個曹操!」

袁伯略帶渾濁的雙眼仔細觀察了下曹操,這才將他認了出來,但還是沒好氣的對曹操說道:「你小子就不會好好敲門,着什麼急,被狗攆了不成。」

「老頭,你怎麼說話的,竟敢這樣跟北海太守說話!」

聽到袁伯毫不客氣的話,夏侯淵氣不打一處來,直接開口呵斥。

袁伯瞥了眼曹操和夏侯淵,冷笑一聲,隨後對曹操拱了拱手。

「原來是北海太守當面,老朽老眼昏花,還請北海太守勿要怪罪。」

曹操雖然心中也是一陣不爽,但是袁伯畢竟是袁府的老人,他見過的達官顯貴估計比自己知道的還多,所以他不把自己這個北海太守放在眼裏也在正常不過,再說了,他這次來袁府是有事相求的,自然不宜產生衝突。

「袁伯說笑了,在您老面前那有什麼太守,您老當年給小子的糖餅小子可還記憶猶新,今日是小子的錯,但確實是事出有因,還請袁伯海涵。」

聽到曹操這樣說,袁伯也不再陰陽怪氣,畢竟他能服侍四代袁氏家主而不倒,當然是有點眼力見的。

「曹太守,今日來我袁府所為何事呀,家主今日去道觀為老太公祈福不在府內,你要是來找家主的話,那就白跑一趟了!」

「袁大哥不在!!」

曹操聽后一驚,隨後連忙問道:「袁伯,那你可知道袁大哥什麼時候回來?」

「袁府下人從不打聽主人之事,曹太守問錯人了。」

「袁伯,敢問華佗先生可在府內?」

袁伯聽后露出明了的神色,指著洛陽最繁華的一條街道對曹操說道:「曹太守來的到是巧,華佗先生今日在永安醫館傳授醫術,你現在過去的話應該能找到他,再晚一天華佗先生可就要離開洛陽了。」

聽到這裏,曹操再也顧不上什麼客套,簡單對袁伯拱了拱手,帶上夏侯兄弟以及馬車裏的典韋和戲志才,飛速朝永安醫館疾馳而去。

……

洛陽,永安醫館。

「你這莽夫,我和你說了多少遍了,我不是獸醫,不會給寵物看病!」

華佗猛地起身一巴掌拍在面前案几上,憤怒的對着眼前的呂布咆哮。

呂布卻毫不在意華佗的態度,只是站在問診室門口一副無所謂的模樣,撫摸著虛弱的小白,也不搭理華佗。

此刻,永安醫館內其他醫者都時不時的看一眼華佗的問診室,紛紛露出擔憂的神色。

華佗看到永安醫館外已經等候了許多前來問診的病患了,憤怒的對呂布吼道:「你這莽夫,快給我讓開!」

說着,華佗就要走出問診處,但呂布只是簡單地站在那裏,一道無形的氣牆就讓華佗根本走不出去。

「華老頭,你幫本大爺把小白給治好了,本大爺自然會放你出去,不然的話,今天你這永安醫館怕是做不成生意了,不止今天,明天,後天,本大爺天天都會過來。」

聽到呂布這麼不要臉的話,華佗氣的額頭青筋暴起,整個人像是風箱一樣,呼哧呼哧的喘著粗氣。

「呂布!!你真是無法無天了!!氣煞我也,氣煞我也!!我一定會將這件事告訴袁小子的!」

呂布聽后咧嘴一笑,他知道華佗已經沒有辦法了,於是抱起已經走不動的小白,將它放到華佗面前的案几上。

「華老頭,別生氣,不是你自己說的氣大傷身嘛,只要你把小白給本大爺治好了,我呂布就欠你一條命,今後必定還你!」

呂布認真且堅定的話,讓華佗瞥了他一眼,沒好氣的擺了擺手,轉頭對着外面吼了一聲。

「你們先接待病患,如果遇到無法判斷的疑難雜症就先請病患在一旁稍等,我馬上就來。」

其餘醫者聽到華佗的話,才終於放下心來,連忙安排病患依次上前看診。

華佗看到外面開始問診了,也長出了一口氣,開始仔細觀察面前的小白。

此時的小白無精打采,全身無力,好像一副昏睡不醒的樣子。

「莽夫,小白這樣子多長時間了?」

呂布搖了搖頭說道:「我也不知道,你知道我最近一直跟着侯爺在外面,我也是前兩天回洛陽后才發現小白變成這個樣子的。」

「那你不在洛陽,小白是由誰在照顧?」

「都是悶葫蘆的兒子賈穆在照顧,他說他也不是很清楚,突然有一日小白就變成這個樣子了,之前沒有一絲徵兆。」

「沒有一絲徵兆?」

華佗聽后皺了皺眉,雙手輕輕在小白身上按壓,過了良久后,華佗的眉頭皺的更嚴重了。

「奇怪,我剛剛探索了一遍小白的身體,並沒有發現任何的問題,這事到是有些奇怪了。」

「我懷疑,小白並不是得病了。」

呂布聽后連忙問道:「什麼叫不是得病了,華老頭,你到是說的明白一點呀。」

呂布的大嗓門嚇了華佗一跳,華佗抬頭怒視呂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