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言景祗離開之後,盛夏也沒有心思繼續睡覺了。她拿出電腦看了一下關於從韓家接手的兩家公司進展怎麼樣了。

雖然那兩家公司已經接近爛尾了,但市值可是值不少錢呢。她這麼輕易的將這兩家公司給拿下,自然是有想法要做什麼。

言景祗沒有去公司,而是去了一家酒店。洛生已經在門口等著了,看見言景祗下車了,他趕緊走了過去說:「言總,醫生已經來了。」

言景祗淡淡的嗯了一聲,眼神很是冰冷大步往酒店裡面走去,他不耐煩地問道:「言倩是怎麼回事?李彩虹不是一直在看著她?」

洛生也被搞得頭大了,他無奈地說:「我也不清楚,只是夫人一直不願意走,非要留在這裡陪著言倩小姐。誰知道今天早上我們的人進去送飯的時候才發現言倩小姐已經割腕了。」

言景祗眉頭皺得很厲害,也不知道李彩虹這對母女在做什麼幺蛾子,一天到晚給自己找事。

言景祗有些煩躁,等到他趕到言倩所在房間的時候,言景祗就聽見房間里傳來的動靜。

「你們放開我,我要出去,我要出去。把我困在這裡是什麼意思,我還不如死了呢,放開我。要是我哥知道你們這麼虐待我,我哥一定不會放過你們的。」

房間里傳來的是言倩的聲音,聽起來她的情緒好像無比的激動,像是受了什麼刺激。

洛生在門外聽得跳腳,眉頭都忍不住在打顫兒。言倩這不分青紅皂白亂說話的功夫也是了得啊,什麼都亂講。他們可不敢虐待她呢!

洛生瞥了一眼言景祗不是很好的臉色,忍不住擦擦汗說:「言總,言倩小姐……」

「李彩虹一直跟著?」言景祗反問道。

「嗯,夫人一直都陪在裡面,誰請都不行。」洛生表示自己也很無奈啊,李彩虹一直跟在裡面,根本不讓他們的人進去。誰知道在李彩虹的眼皮子底下,言倩怎麼會自殺呢?

還沒等洛生仔細說什麼呢,裡面傳來了李彩虹鬼哭狼嚎的聲音:「倩倩,你可不能再做傻事呀!你要是出了什麼問題,那我可怎麼辦呢?我可就你這麼一個女兒啊!」

「哎,誰讓你爸爸這麼狠心的丟下我們兩個,現在我們母女過得是些什麼日子啊,你爸爸知道了一定會很心痛的。你可是你爸爸最疼愛的女兒啊,就算是為了我,為了你爸爸,你也要活下去啊!」

言景祗眉頭皺得更深,他沖著洛生使了個眼色,洛生會意的上前去敲門。

言景祗知道李彩虹這番話是說給自己聽的,他只覺得無比的煩躁。當年如果不是李彩虹插足的話,他媽耶不會傷心過度在高速上出了車禍。

這麼多年了,言景祗覺得他能讓李彩虹母女留在言家已經是仁至義盡了,至於其他的……言景祗冷笑一聲,她們休想得到。

。。夜出,

累了,

明更,

見諒~

《最終診斷》請假 「咱們什麼時候走?」

白少塵剛回到自己的房間,有容立刻就跟了上來,立刻心緒不寧的開口追問道:「肖雄的這個人我是知道的,這次你雖然戰勝了劉威,但是下次他一定會派更厲害的人過來。」

白少塵回頭看了看有容,看來這傢伙當真是怕死啊。

「我已經決定了,我不能走!」白少塵看着有容突然一口堅定的回絕道。

一聽這話,有容的臉色都綠了:「你留在這裏,就只能等死了,現在都什麼時候了,逃命要緊啊!」

白少塵看着有容,道:「你也說了,肖雄肯定還會派人來的,如果我現在走了,那麼剩下的弟兄怎麼辦,我是一個男人,我是絕對不會放下弟兄們不管的!」

「你只顧着你的兄弟,那你有沒有想過我,你死在這裏也就算了,難道你也想讓我在這裏陪你們一起死嗎?」有容突然看着白少塵怒斥道。

「師弟,沒事你放心走吧,這裏有我呢!」這時候宮尚突然開口道。

「滾!」白少塵看着宮尚突然怒斥道。

「我是一個男人,而且我還是一個有擔當的有責任的男人,如果你不能接受一個這樣的我,那你就走吧!」白少塵說完,頭一甩臉一揚,便不再理會有容。

居於剛才有容的一番話,白少塵更加確定這個有容乃是一個頗有心機的女人,大家現在不過是互相利用而已。

有容此時一看白少塵是鐵了心了,態度立刻立馬變得糅合了很多,然後看着白少塵語重心長的的說道:「你知道的,我現在就是你的人了,我現在只是擔心你!」

白少塵淡淡一笑:「我知道你是擔心我,但我是一個男人,我可是有尊嚴的。

從小有一個算命先生就跟我媽說,我長大以後一定死犟死犟的,所以我媽從小就一直寵着我,從來不和我作對!」

白少塵與其是在說自己,其實更是說給有容聽的,讓他不要把自己當成工具,要想活命就必須得聽自己的。

「嗯嗯!」沒想到,這時候有容還沒有說話呢,宮尚立刻在一邊急忙點頭,道:「對,對,我媽也是這樣的!」

白少塵狠狠的瞪了宮尚一眼,心中你這個傢伙能不能不給添亂,有你什麼事!

宮尚一看白少塵的眼神,似乎也知道自己太多嘴了,於是趕緊低下頭不再看白少塵。

「呵呵……」

一聽白少塵和宮尚的話,有容立刻就笑了起來,聲音溫婉動聽。在這一刻,恐怕她也只能用笑聲來化解尷尬了。

片刻后,有容繼續道:「咱們這樣乾等著不行的,要想讓肖雄投鼠忌器,你的手上必須要有更多的籌碼!」

其實這句話就算有容不說,白少塵也感覺到了,要知道這個肖雄可是個怕老婆的主,那原配和小三向來都是說活不容,萬一這個肖雄頂不住他老婆的壓力,對這個有容不管不顧,那豈不是很危險。

「有容姑娘說得對,那你和跟了肖雄這麼久,知不知道,那肖雄有沒有什麼東西是他想要得到,但是有無法得到的?或者有什麼能夠讓他害怕的東西嗎?」

有容看了看白少塵,道:「你想做什麼?」

白少塵解釋道:「剛才你不是說過,肖雄肯定還會陪人來剿殺嗎,所以咱們絕對不能在這裏坐以待斃啊。

如果咱們手上有什麼東西能夠讓肖雄趕到忌憚的話,到時候咱們就有和他談判的籌碼了!」

白少塵自然是不能和有容說,她也是自己的籌碼了,如果她知道的話,白少塵計劃肯定就會落空了。

聽到白少塵的話,有容立刻就表示贊同,畢竟在她看來,大家都是同一條船上的人。

「有了!」有容眼睛一亮,立刻開口說道。

「是什麼?」白少塵急忙追問。

「在距離這裏百里之外,有一個鎮子叫草廟鎮,鎮上有一個秦姓的大戶人家,那秦家家主秦功成收藏了一件寶貝,名叫『冥神珠!」據說吃了它以後,在七天之內氣息絕無,如同一個死人。七天之後,便可蘇醒,蘇醒之後和常人無異!

那秦家家主和肖雄原本是故交,兩個人合謀幹了很多傷天害理的勾當,後來不知為何兩個人鬧翻了。

肖雄也深知那黑鷹幫只是在利用自己而已,清風寨替黑鷹幫掠奪資源的事情遲早會敗露,到時候黑鷹幫為了保全宗門的顏面,肯定會選擇捨棄他的。

所以肖雄一直想得到此物,來保全自己。可是他使出了渾身解數,但是都沒能拿到此物。」

說到這裏有容看向白少塵,道:「如果咱們能夠將此物拿到手中的話,想必那肖雄一定會牽來議和的」

「好!」白少塵雙手一拍,道:「就這麼做!」

有容看白少塵如此興奮,立刻開口勸道:「可是那秦功成的實力,不比肖雄遜色多少,肖雄都拿他無可奈何,更何況咱們了!」

此時有容是真的擔心白少塵會出事啊,並不是因為她喜歡白少塵,而是因為一旦白少塵出了事,她怕自己也活不成。

「不去試試,怎麼能知道是不是他的對手呢!」白少塵隨即笑道。

一看白少塵已經決定了,有容連忙說道:「你不是有兄弟嗎,你可以讓他們去啊,這裏是咱們的大本營,如果你離開了,一旦這個時候,肖雄派人前來,那你豈不是沒有了退路!」

「不怕,師弟我和你一起去!」這時候宮尚開口道。

「好!」一看宮尚開口,有容趕忙答應了下來,然後一臉讚賞的說道:「這位小師弟,我第一眼看到你的時候,就覺得你英明神武,非同一般,如果你能去的話,我相信這事一定能成!」

聽道有容對自己如此讚賞,宮尚則是一臉的振奮,猶如發了情的黑熊。

但是當宮尚看到白少塵此時的臉色之後,立刻又變得寡歡起來。

白少塵冷眼看了看身邊的這個女人,心中不僅一陣冷笑,真是紅顏禍水啊,雖然她只是一個女人,但是她的話能葬送千軍萬馬。

如果長久將此人留在身邊,一定會成為自己的一大禍患。 兩個人你儂我依的,他隨手一拍都是曖昧照片。

他和林止也算是老合作夥伴了,這次他想著拿著照片找時晉敲一筆,沒想到他經紀人居然說隨便?

現在又看著兩個人親親我我,狗仔嚴重懷疑這是真的,讓他來拍就是想用被偷拍的幌子,藉機公布戀情!

兩個人手牽手到了攤位前。

攤位前面排著幾個人,他們也跟著排。

「哇,這對情侶看著好高顏值啊!」有竊竊私語傳進了他們耳朵里。

林止像是才意識到一般,慌亂的鬆開了手。

時晉垂眼看了女孩鬆開的手一眼,如無其事的收回了目光。

「這個男的好帥,和時晉好像啊!」

「人家戴著口罩呢,想時晉想瘋了吧你!」

「時晉是我老公!」

林止眉頭微挑,少女,有沒有想過這就是時晉本人呢?

時晉卻如同沒有聽見一樣,神色如常的排隊。

……

回到酒店。

果不其然,微博炸了。

#時晉戀情曝光#的紙條掛在微博熱搜榜首的位置,旁邊是火爆的標識。

都是照片,雖然畫質糊,但是這並不妨礙網友認出照片的主人公。

有時晉在停車場公主抱林止的照片,彎腰看著還像親上去的,有時晉把衣服給林止的照片,還有兩個人手拉手過街的照片,最後還放上兩個人回酒店的照片,令人遐想

最先炸鍋的是時晉的粉絲。

【時晉!我不相信,這些照片是真的,肯定是p的嗚嗚嗚……】

【……nmd,不會是真的吧?】

【哥哥從來沒有被拍到和一個女生這麼親近過……】

【我的天,誰都可以,怎麼可以是林止啊啊啊啊!】

【我不相信,時晉是我的!】

【這照片……是真的,我……】

……

時晉的粉絲哭天喊地,無數妙齡少女一夜失戀,紛紛找自己好姐妹哭訴。

還有很多女友粉老婆粉垂死掙扎,說時晉不官宣,他們就不相信,已經有人跑去林止微博底下開罵了。

網友也大為震驚,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們吃瓜的步伐。

【我靠!林止和時晉的緋聞居然是真的!】

【前一陣林止和時晉工作室不還澄清過嗎(暗中觀察)】

【這段時間時晉和林止不是在一個劇組嗎?可能之前是緋聞,現在是真的了(狗頭)】

【時晉很帥,眼睛很好,但眼神有問題,是莫晚清不香嗎?】

【好傢夥,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些抓拍的照片是他們兩個的情侶寫真呢!】

【就我覺得時晉公主抱巨man嗎?一人血書求他們兩個人合作拍劇,完全是我理想中的男女主角啊!】

【看到時晉的粉絲抱頭痛哭,可是我已經磕他們的顏值磕瘋了哈哈哈哈!】

【林止萬年出了一條極具真實性的緋聞?】

有網友調侃,畢竟林止之前爆出來的緋聞都不經挖,一挖就是啥也沒有。

【我也覺得!對象居然還是時晉,不混粉圈,但是看過採訪綜藝,時晉真的很不近女色一男的,又帥又有演技,她上輩子拯救了銀河系嗎?】

。 「胡扯!師弟他明明就是被你下毒毒發而死!」

「就是你害的!」

「我等乃是極丹宗的煉丹師,不至於讓你這般信口胡扯連威脅帶恐嚇,你們欺人太甚!」

打鬥結束,帝雲卿終於得以脫身,這瞬直接一個飛身落在了陸顏霜的跟前。

他抬袖,骨節分明的手將陸顏霜攔在了身後,明明白白要護著她。

帝雲卿眼神對上極丹宗等人,直接警告,「這裡是帝家,帝家不歡迎極丹宗,還請你們速速離去。」

守門的兩個侍從直接怒斥,「家主早就拒絕了你們的相見,你們這般分明就是無禮再先!便怨不得旁人!」

帝家主玄氣威壓直接放出,最後發話,「滾出我帝家!」

「否則別說是你師弟,連你們都別想再離開這!」

帝家從來都不是好欺負的。

尤其是,這些煩人的蒼蠅猖狂至此,連帝雲卿回府,都要因為這些人而被攔在門外。

「你們!」

「你們!你們!」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