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今天不弄死你的話,我是絕不回去的。」

沙千里聽了一陣狂笑。

「你不回去正好兒,你哥哥不是在那裏躺着呢嗎,我看你也隨他去吧!

我說小子,你給我著刀吧。」

兩個人話不投機,立刻就斗在了一起了,兩匹戰馬打着盤璇,兩員將官就拼了命了,也就是五六個回合。

就見沙千里的大刀寒光一閃。

「小子,這裏就是你的歸宿了,你給我在這兒吧!」

這一大砍刀下去,張德路就被人家大刀劈成了兩半兒,死屍落在了馬下了。

這匹戰馬還不錯,它並沒有落荒逃走,而是跑回來了。

徐守輝見了就是一搖頭呀!

「他奶奶的,今天怎麼這麼不順當呀!就這麼一眨眼的功夫,我就損失了兩員偏將了。

這要是長期斗下去的話,我看我這些人都夠嗆呀。

哎呀呀呀呀!真是愁死我了。」

徐壽輝沒有辦法,只得高聲喊道:「還有哪位將領出去會會他呢?」

話音未落,只聽一人高聲喝道:「王家千歲,待我前去會他,這個小子也太不是東西了,今天如果不宰了他的話,他也不知道天高地厚呀。」

徐壽輝定睛一看,只見又是自己手下的一員偏將,此人名叫史文秀。

此人使一口三尖兩刃長刀,年歲也就在二十六七歲的樣子吧!

「史將軍,你要多加小心了,此賊十分厲害,你要多加小心了。

剛才你也看見,這個混蛋可不好惹呀!」

「元帥,他有什麼了不起的呀!

他不也是兩個肩膀扛着個肉蛋嗎,待我過去了把它砍下來不就沒事兒了嗎?」

說完,史溫秀一催戰馬,挺三尖兩刃長刀直奔戰場衝過來了。

也就三五個回合,史文秀就被那沙千里一刀斬於馬下了。

就這麼一小會兒的功夫,就有三員偏將被沙萬里給斬了。

那元軍也是士氣大振呀!

一陣陣的鼓聲從蒙古的大軍里傳了出來。

那沙千裏手持長刀高聲喝道:「我說徐壽輝,你倒是派那能打的人出來呀。

派這麼一幫子窩囊廢出來,真讓人失望呀。

我告訴你說,今天爺爺我心慈面軟,我只斬殺你們十員將軍,剩下的那些酒囊飯袋,明天早晨我再殺他們吧!

讓他們回去多吃幾頓飯,也讓他們撈撈本兒吧!

一旦到了爺爺的馬前,再想吃東西的話,那恐怕就不行了。

還有那個廢物過來呢?

還有哪位找死的過來,爺爺我都等不及了。

你們要是在那裏裝死的話,我就罵你們八輩兒的祖宗。

哪個兔崽子過來呢?

爺爺我今天還沒有殺夠呢。」

徐壽輝見了心中一陣膽寒。

心說:這個小子也太猖狂了吧!他奶奶的,這小子到底是不是一個人種呀?

怎麼這樣他奶奶地厲害呢?

今天他要是斬殺我十員戰將的話,那今後這個仗我還怎麼打呀?

哎呦,可真是難死我了!

徐壽輝沒有辦法,只得高聲喊道:「還有哪位將軍去會會這個惡賊呢!

這個狗日的也太猖狂了,今日不把他弄死的話,我這心中不甘心呀。」

「元帥,這個小子是挺厲害的,別人出馬不行,還是我去會會他吧。」

徐壽輝一看,只見此人是自己的一員副將,名叫花刀大將王大鵬。

此人使一口鋸齒飛鐮卷門刀,那是自己軍中數一數二的戰將了。

「王將軍,你要多加小心,實在打不過的話,你可千萬不要戀戰呀!

能活着回來,那是最好不過的了。」

「嗯,我知道了。

元帥,你就瞧好兒吧。

我出馬的話,斬殺此賊,易如反掌呀!」

趙飛宇一看,此人人高馬大,那把大刀也是出了號兒得大呀!

趙飛宇見了點了點頭。

「嗯,此人出馬的話,或許還能跟他大戰幾十個回合吧!」

那血手飛鐮姜洪烈望着趙飛宇說:「我說兄弟,你看此員戰將出馬的話,這一仗能不能打勝呢?」

趙飛宇聽了咧嘴笑。

「這個事兒我哪知道呀?

他如果是酒囊飯袋的話,我看也夠嗆呀!」

「那我說兄弟,如果你出戰的話,能不能打得過他呢?」

趙飛宇聽了呵呵一笑。

「如果我出戰的話,恐怕用不了半盞茶的功夫,我就把他的人頭提溜回來了,我說姜大哥,你信不信呢?」

「我說兄弟,這可是戰場上呀!

如果吹牛皮的話,你說誰不會呢!

如果真殺實砍的話,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你如果真有此能耐的話,那你為什麼不出戰呢?」

趙飛宇聽了呵呵一笑。

「斬殺這麼個小毛賊,說句實話,我還真沒有什麼興趣的。

我不怕別的,我就是怕這個小毛賊髒了我的兵器呀。

既然他們想打的話,那就讓他們打去唄,等一會兒他們打夠了,我再出戰也不吃晚呀。」

血手飛鐮姜洪烈聽了趙飛宇的話,那鼻子都氣歪了。

心說:這個人可真會吹牛皮呀!就憑他剛才說的這大話,那就比我強多了。

別的能耐或許不比我強,這吹牛的本事我還真有點兒比不了呀!

姜洪烈聽了咧嘴一笑。

「我說兄弟,你應該知道,有時候吹牛皮,也是要上稅的呀。」

趙飛宇聽了一翻白眼。

「你如果說我吹牛皮的話,那我不吱聲兒了還不行嗎?」

兩個人談話的聲音,早被那小子房張立給聽到了。

小子房張立一催戰馬,來到了徐壽輝的跟前了。

然後對徐壽輝小聲地說:「我說徐王爺,你看我也招上來了四個人,如果這一次咱們再打不贏的話。

能不能讓我招上來的那四個人出出戰呢?」

那徐壽輝正在發愁上火呢!

一聽小子房張立這麼一說,他忍不住地笑了。

「如果他們肯出戰的話,那是再好不過了。

我正在發愁上火呢,剛才你也瞧見了,咱們的軍隊已經損失了四員偏將了。

如果再打輸了的話,哪會大大地影響我軍的士氣呀!

咱們倆先看看吧,如果這一仗再打不贏的話,那就派他們出戰去吧。」

。 四百餘年前,拉羅謝爾的第一代君王帶著心懷鬥志的人們,或是翻山或是跨海,高舉著火把,自黑暗一片的奧聖艾瑪走出,來到這一片遼闊的土地上。

他們斬斷攔路的荊棘,獵殺兇猛的魔獸,將這一片沉寂在荒野中的土地喚醒,而後壘起了第一塊磚,築起了第一面牆。

敵人結陣在他們的前方,他們就殺死敵人,命運阻攔在他們的面前,他們就打碎命運,他們自血與火中走來,每個人都遍體鱗傷,每個人的眼中,卻也燃燒著火光。

他們高舉旗幟,吹響號角,呼喚渴求自由的人們前來此地。他們聚集在一起,展開一次一次的對黑暗的反擊。

當黎明破曉,漫長的戰爭結束后,這聚集了最初的「拉羅謝爾」人的戰場,被稱為「索爾科南」。

意思是為了自由而拼搏的先驅者。

而這裡,被定為了後來的拉羅謝爾的王都。

當西里爾一行人走到索爾科南城下之時,天已是黃昏。橘色的夕陽投落在石牆上,那道道古樸的花紋彷彿訴說著這片土地曾經發生過的殘酷的戰鬥。

高聳的城牆之上,盔明甲亮的精兵交替而立,他們在城牆上一站就是一整天,一動都不動,在烈日與暴雨中磨鍊意志。

入城的隊伍排成長長一串,在沒有玩家那便利的傳送陣的情況下,如果真一直這麼排下去,恐怕到第二天晚上他們都進不了城。

所幸的是有海洛伊絲和源初教堂的衛隊在,西里爾算是享受到了一次特殊待遇。他們快速地穿過拱形的城門,列隊的衛兵在聽到這一隊人的來歷之後,無一不對他們露出憧憬與艷羨的神情。

這樣的目光讓出來騎上馬沒多久的艾莉娜招架不住,又鑽回了車廂之中。

穿過城門,便算是真正進入了索爾科南。夜幕下的索爾科南依然處於一片熱鬧之中,從他們眼前到視線所及之處,皆是亮著燈,來來往往都是行人與商販,各色服飾、不同種族的人自他們的身邊走過,讓隊伍里初到王都的幾人又是好奇,又有些害怕。

這幅場景倒是讓西里爾感到陣陣懷念。

他不由得想起自己初入遊戲,好不容易砍死人形精英怪攢夠十級,第一次傳送到索爾科南的時候,那時候是白天,他站在新手匯聚的廣場上,一邊就是高聳的鐘樓。

似乎剛好是整點,於是那個巨大的鐘樓就「咣!咣!咣!」響著,聲音能傳出好幾個城區。他記得自己沒走出沒幾步,就被一個五大三粗的壯漢以狂奔的速度撞了個正著,險些成為第一個因「戰士導師遲到趕著上班」而被送進復活點的玩家。

現在想想,他當時會選擇遊盪者職業而非戰士,也有一部分被NPC撞過的原因——

「米婭姐姐,你看那個人,她有兔子耳朵!」卡羅琳趴在車窗上,小臉貼著冰涼的車窗,使勁地向外瞅著,嘴裡還不由得叫道。

「噓,那是西部高草原地區兇猛的鬥士,當心她跳過來揪你的鼻子。」米婭嚇唬她,而後乾脆牽住卡羅琳的手:「走,我們下來看看。」

可卡羅琳已經被嚇到了,連忙縮到馬車廂內的角落:「不要,她會揪我鼻子!」

但此時米婭已經招呼著幾人都下車,一副「新手村導師」的架勢,看起來她倒是對索爾科南熟悉的緊——

不過想來也是,畢竟她來之前,就一直住在王都,不熟悉倒才奇怪。

少女們嘰嘰喳喳地穿梭在店鋪之間,沒一會兒功夫手裡已經各自握著好幾袋熱氣騰騰的食物,哼哧哼哧地吃得歡。

而對比起她們,西里爾這邊則要正經的多。將他們順利送到了索爾科南,源初衛隊的任務也完成,向他們告別。

而海洛伊絲還要進行一些交接——畢竟她要負責傳達對西里爾的授勛的消息,其他的一些瑣事似乎都由她負責。

「我會給你們安排公館。」海洛伊絲邊想邊說道,「但內城……不行,中城的話……」

索爾科南分為外城、中城與內城三環,內城自然是類似王宮、法師塔、大教堂所在的地方,是整個王國的核心。

四月的時間,正是各地貴族前來「述職」的重要時期,內城的住所當然排得滿滿當當。

而海洛伊絲也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回王都,這也不是她擅長的方向。她正猶豫著要不要現在去找人詢問消息,米婭小姐含糊的聲音卻響起:

「住處的話,我想是不用特雷維爾小姐擔心的。」

西里爾看向她,法師小姐一隻手上掛著卡羅琳,她努力將手舉的高高的,讓卡羅琳夠不著她手上拿著的裹著烤肉的饢。而後她快速吞下嘴裡的食物說道:

「如果沒弄錯,我應該可以解決這一點問題。」

「確實,畢竟是米婭小姐嘛。」西里爾深以為然地點頭,可隨即他意識到有什麼地方不對勁——

「等一等,米婭小姐,我沒記錯的話,你應該是賣了王都的房子才……」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