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家中一早便已經收拾妥當,沈懷琳進門之後,卻是站在門口,又開始一動不動。

霍城不解:「怎麼了?」

「累。」

言下之意——沒力氣換鞋。

霍城:「……」

真不知道應該誇讚自己的善解人意還是太聰明了,怎麼就聽懂她啥意思了呢?

無奈的笑了笑,霍城蹲在她的面前,伸手握住她的腳踝:「我幫你。」

沈懷琳一邊說着「這多不合適呀」,一邊順着他的力道伸腳。

雙標狗本狗。

換上綿軟柔嫩的拖鞋,沈懷琳又眼巴巴的看着他。

霍城嘆了口氣:「我來。」

「好嘞!」

沈懷琳笑眯眯的伸出手,本以為他要背着自己,結果沒想到——

一個打橫!自己就被騰空抱了起來。

「這……!」多少有點兒不合適了吧!

不過看到霍城一臉淡然的模樣,沈懷琳原本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算了,矯情什麼呢。

大家都是姐妹嘛!

進到房間,將沈懷琳放在床上。

霍城卻沒着急離開。

「你……」

「卸妝的是哪個?」

「你怎麼知道我想幹什麼!」沈懷琳瞪大了眼睛,驚訝的樣子,像極了做壞事被抓包的心虛模樣。

霍城輕哼一聲,瞥了她一眼:「就你那點兒心思,隨便一眼就能看的出來。」

聞言沈懷琳皺了皺眉,不甚服氣:「那你可真隨便。」

「……」

霍城總覺得,這話不像什麼好話。

看着他吃癟的樣子,沈懷琳得意不已,搖頭晃腦的伸手指了指梳妝台的方向:「左邊第一個大瓶子的是卸妝的,上面有寫,你……」

說到這裏,她上下打量一番霍城,笑的別有深意,「你還認字嗎?」

霍城:「……你說這話好像沒長牙。」

「這不是有些擔心嘛。」

頑皮的吐了吐舌頭,沈懷琳嘿嘿一笑,雙手撐在床上,身體微微向後仰。

一副等待的模樣。

霍城拿着卸妝水和卸妝棉,動作有些笨拙,卻不失認真,

弄好之後,小心翼翼的敷在她的臉上,動作輕柔,生怕會弄疼她一般。

沈懷琳實在是忍不住,一下子笑出聲:「別害怕,我又不是麵糰捏的,你不使點勁兒,會卸不幹凈的。」

「嗯。」

霍城應了一聲,手上的力氣大了些。

然後——

「嗷」的一聲慘叫!

嚇得霍城當即收回了手。

只見沈懷琳垮著臉,欲言又止。

臉頰上有一塊皮膚明顯的紅了,泛著光,亮亮的。

「那個,霍城同志。」

深吸了口氣,撐著一個假笑,沈懷琳語重心長的說道,「我說的用點兒勁兒的前提,並不是弄死我,好嗎?」

剛才那一刻,她連自己埋哪都想好了!

霍城有些尷尬,又有些緊張。

饒是手握著不計其數的財富,但是一張小小的卸妝棉,卻也不是那麼容易掌控的。

做女人,好難。

「抱歉,是我不對。」

「誒,你這……」

突然就道歉,整的沈懷琳措手不及。

她本意也沒怪罪他的意思,不過是吐槽一句。

偏偏霍城如此認真的模樣,整的她心裏十分的愧疚。

感覺……像是自己欺負人一樣。

關鍵是——

並沒有啊!

沈懷琳哭了,但沒完全哭。

又深吸了口氣,她笑的更加的假模假樣:「那你是準備繼續還是……」

說話間,她的手已經伸了過去,準備將東西接過來。

結果——

「我幫你。」

語氣堅定,不容拒絕。

沈懷琳原本伸到一半的手,不由得又縮了回來,訕訕然的笑了笑。

好,好,你開心就好。

至於我的死活……

不重要!

。 許星星許完願,只覺得自己佔盡了天時地利人和。

她抬起眼,在眾人催促切蛋糕的聲音下,卻把切蛋糕的刀遞到了慕夏面前。

慕夏不明所以地看著許星星,像一個什麼都不知道的人一樣懵懂天真。

許星星在心裡冷笑一聲,面上卻是滿懷感激地說:「慕夏你幫我救回了父親,你的大恩我銘記於心,這個蛋糕就由你來切吧!」

慕夏笑著搖頭拒絕:「你的生日,我怎麼能喧賓奪主呢?還是你自己來切吧。」

然而許星星卻是直接把刀強行塞在了她的手裡,熱情地說道:「這怎麼行?必須你來切!你是我們許家的大恩人,這個蛋糕不由你來切,由誰來切?」

許星星說著,直接拉著慕夏往蛋糕邊走。

過程中,慕夏眼睛半彎了起來。

看來蔣傅鳴的計劃要開始了呢,她是配合呢?還是不配合呢?

不用選擇,當然是配合!

知道是什麼坑,她才能見招拆招。

果然,慕夏剛走到蛋糕邊,就聽到許星星「哎喲」一聲,整個人倒向她。

而她的身後正是那高高的蛋糕。

按照慕夏的反應,完全可以輕易避開,但她愣是露出一副沒反應過來的表情,被「不小心」崴腳的許星星撞了個結結實實。

整個人往蛋糕上倒去——

但即便是被撞了個結實,她也還是趁機選了個比較好的站位,只擦到了蛋糕的奶油花邊,弄髒了裙邊,不至於整個人摔進蛋糕里。

「慕夏!你沒事吧?!」許星星「關切」地拉住了她的手。

其他人也紛紛走上來慰問:「慕神醫,你沒撞痛吧?」

「慕神醫,你衣服髒了,我幫你擦一下吧!」

許星星看著這些人奉承的樣子,心裡直犯噁心。

她努力擠出愧疚的表情說:「都怪我,這雙鞋子是新鞋,有點不跟腳。慕夏,對不起,我這就帶你上樓換身乾淨的衣服,幫你洗一洗。」

許星星的「愧疚」看起來無可挑剔,很真誠。

旁邊的人雖然指責許星星的不小心,卻也沒人懷疑她是故意的。

慕夏對上許星星「真誠」的雙眸,彎唇一笑,露出一口糯白的牙齒。

「好呀。」她笑著說。

許星星看到慕夏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後背就有點發毛,整個人有如站在風口,涼颼颼的。

難道慕夏看出了什麼?

不可能!她這一摔是真真切切的,她的腳踝現在還生疼呢!

一定是她杯弓蛇影,想多了。

許星星甩掉那些奇怪的感覺,輕手輕腳地帶著慕夏上樓,一副恨不得替慕夏摔倒的表情。

小小意外,沒人放在心上,更何況慕夏並沒有整個人摔在蛋糕上,只是裙角和頭髮弄髒了。

慕夏跟著許星星來到二樓。

許星星推開一間房門,道:「這裡是客房,裡面有洗浴間,你把頭髮洗一洗吧。乾淨的衣服我一會兒拿給你。」

慕夏沒有任何異議,點點頭說:「好。」

許星星笑著轉身出門,房門關上的瞬間,她的手按在了包里的香薰上,臉上露出了冰冷的笑容。 手機系統的打造,絕對沒有常人想象的那麼容易,整個龐大的系統,要想達到盡善盡美的地步,人類需要龐大的技術員,加上一個好的掌舵者才行。

反而是人工智慧,在這方面有著太大的優勢,人類需要花費數年甚至數十年,動用數百上千名程序員,才能開發的手機系統,對於人工智慧而言,卻是極為簡單的事情。

當然這也是現在夏宇擁有的人工智慧,太過強大的原因。

雖然即便是最強的小娜,依舊處於弱人工智慧階段,還沒有達到強人工智慧的地步,可是其已經成長了起來。

現在欠缺的,實際上不過是海量的數據而已,小娜以及人工智慧子體們,潛力卻是無窮的,最起碼在成長到強人工智慧巔峰,走上智能生命進化階段之前,根本不用擔心他們的潛力問題。

正是因為擁有著強大無比的人工智慧,夏宇才可以在互聯網相關設計方面,擁有著全世界都難以企及的能力。

別人需要千辛萬苦,不斷的積累技術,隨後才有可能開發出一款問題多多的手機系統,可是對於夏宇而言,只是吩咐一聲,讓人工智慧稍稍拿出一部分運算能力,在自身的基礎之上,進行相關的運算即可。

而且夏宇拿出的手機系統,無論是威風系列的閉合系統的,還是新拿出的半開源系統,在邏輯設計上,都是極為合理的,根本不像是新開發的系統那般簡陋。

而且新拿出的系統,也是執行圍繞威風系列,打造的新標準體系,雖然核心乃是別人的技術,這一點無法更改,畢竟手機行業已經出現太多年了,支撐手機的核心技術,早就已經形成了標準。

現在夏宇也只能圍繞舊有的體系,依靠威風系列的強大效應,在舊有的標準之上,制定新的標準而已。

實際上召開全球發布會,發布新的半開源手機系統,並不僅僅是夏宇不想孤軍奮戰,需要在全球範圍內,尋找盟友,和這些盟友形成利益體,更是因為夏宇想要將自己的標準推廣出來,如此一來瞬間就有了巨頭的底蘊。

畢竟以人工智慧的設計能力,設計新的有利於夏宇集團的標準體系,實在是太簡單了。

當然夏宇也只能夠在軟體方面,擁有著為所欲為的能力,在硬體方面,即便是有人工智慧幫助,也需要遵照技術發展的規律,他能夠做的,也只能是動用自己的技術能力,動用自己的資源優勢,然後加以資金方面的支持,帶動國內手機製造業的發展而已。

這一次的全球發布會,夏宇實際上邀請更多的還是國內廠商,甚至包括日後大名鼎鼎,現在還是小透明的廠商。

當然藍綠大廠,現在雖然不出名,但是他們的底蘊卻是相當雄厚的,背靠節節高集團,這兩家在手機行業,都有著相當深厚的底蘊。

只是他們起步的太晚,想要成長起來,卻是欠缺了一個重要的機遇而已。

而新的時代已經降臨,日後就是智能手機的時代,功能機將會在全球重要的國家,徹底的淪為配角,這也給了全球的手機廠商,一個巨大的機遇。

老的霸主將會衰弱,新的霸主將會崛起。

每一次的變革,終究會淘汰落後,給予其他公司巨大的機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