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楊林伸出手掌,一反一正,笑道:「兩巴掌!」

「十萬?」楊琛一聲驚呼,如今福利分房制度才剛剛取消,北京二環的房價才2000出頭,一套二環內五十平的房子就換來這麼一輛破車?

楊琛只覺得心都在滴血,「有這錢怎麼不拿去買房啊!」

「要那麼多房子幹嘛?」林菲走過來,「咱家已經有兩套四合院,還有兩套商品房,將來你們兄妹倆一人一套就夠了。你爸很久以前就想買輛車,要不是你吵著要買房,也不會拖到現在!」

「好吧好吧!」楊琛心有觸動,舉起雙手投降,「老爸,這車酷斃了!」

「老楊,不理這臭小子,騎車帶我兜一圈去。」林菲拿起頭盔,招呼楊林。

楊璐在邊上蹦躂:「媽,我也要去!」

「好,我們一起去,不帶你哥!」

楊璐跑過來,把書包遞給楊琛,「哥,你一個人在家要乖哦!」

「小人兒得志!」楊琛翻了翻白眼,沖著林菲喊:「媽,我餓了!」

「冰箱里還有剩菜,自己熱熱隨便吃點兒。不行就等我們回來給你帶飯!」

發動機的轟鳴聲響起,留下一陣尾氣,絕塵而去。

楊琛嘆口氣,抱起被遺忘的小博美,「狗子,就剩咱倆了!」

……

楊琛躺在床上,看著屋頂發獃。

楊琛,本是一個九零后,剛考了教師資格證,還沒踏上講台,就被一杆子打回了84年。

如今的楊琛,生於1984,就讀於171中學高一一班。

父親楊林和母親林菲都是京城體育學院武術與表演學院的老師,楊林是練武術的,林菲是練古典舞的。

兩人情投意合,於82年末結為夫妻,84年生下一對雙胞胎。

所以楊琛還有個雙胞胎妹妹,楊璐。

這就是楊琛如今的家人。

對於楊琛來說,這是個無比陌生而又枯燥的時代。

沒有手機,沒有互聯網。

cctv—6電影頻道前年1月1日才正式上星開播,cctv—8電視劇頻道也是同日開播,但此時的八公主還沒有更名,正式名稱叫作中央電視台文藝頻道。

這是個娛樂匱乏的年代。

楊琛無比慶幸自己有個雙胞胎妹妹,對他來說,逗弄那個小不點兒是他最大的樂子。

十餘年來,儘管楊琛在外人眼裡是標準的別人家的孩子,外相積石如玉,列松如翠,內秀也是上學跳級的天才學霸。

但是對楊琛來說,除了攛掇父母在京城拿下了幾套房子,其他的一事無成,既沒有改變經濟基礎,也沒有改變上層建築,小蝴蝶煽動了兩下翅膀,連湖面都盪不起漣漪。

他前世本就是個普通人,心氣兒不高,隨遇而安,追憶起來除了會寫兩筆酸臭文章也沒什麼特長,不會炒股,也不會做企業,更不懂軍工。

想想那些小說里重生后以幼稚之齡與富貴交,堪比甘羅公瑾,不由內心慚慚。

個人的力量與時代的浪潮比起來如同蜉蝣之於天地,何況他知道未來三十年這頭雄踞東方的醒獅能夠爆發出怎樣璀璨的能量,內心就更沒有了太強的驅動力。

在京城二環有一套自己的房子是多少國人的夢想,已經提前實現的楊琛也漸漸沒有剛剛重生時那種時不我待的急迫,他感覺自己正在被這個時代同化。

就像清早上的火車站,黑暗無行人的長街,冒著熱氣兒的賣豆漿的小店,車馬悠悠,暮色悠悠,這些臆像與騰飛的巨龍交織糾纏,構成了一幅迷人的寫意畫,讓楊琛如飲淳釀,只願酒醉不復醒。

一場洪水摧不毀眾志成城的中國,奮鬥的淚泉與犧牲的血雨會讓這紮根更深的花開得更加明艷!

1998啊!

這是眾多傍晚中的一個,並不比昨天或者明天的更為獨特。

楊琛闔上雙眼,漸漸睡去。

明天還要上學。

goodgoodstudy,daydayup! 第1723章

話剛出口,身後就緊跟着響起一道冷聲:「寶娥?」

辛裕大步上前,狐疑的目光落在她臉上。

辛寶娥心裏一緊,面上卻不動聲色,說道:「二哥,你別誤會,我只是因為之前做了對不起落黎的事情,想要儘力去補償。」

「不需要。」

辛裕幾乎不假思索地否定了她,並且提醒道:「別忘了你今天是來做什麼的。」

這話,讓辛寶娥臉上的神色一滯。

她扯扯唇角,神情露出幾分可憐,「二哥,能不能給我一個機會?如果落黎可以原諒我的話,是不是……」

「不會的。」辛裕再次否決了她的想法,打破她的幻想。

「寶娥,一步踏錯,萬劫不復。溫泉酒店那件事,雖然沒有造成嚴重的後果,但你必須從這件事情吸取教訓,及時改過自新!離開國醫院,不是我對你提出的無理要求,而是我跟父親商量之後,一起做出的決定。」

辛寶娥在極力隱忍自己的情緒。

只是,她最終還是忍不住紅了眼眶,不甘心地說道:「這不過是你們的決定!而且……大哥和三哥都沒表態呢!你們就替我決定了……」

辛裕看着她,目光到底柔和了下來,「我們一致認為,對你而言,離開國醫院或許才是新的開始。」

「我不……」辛寶娥脫口而出。

辛裕卻不再看她,下一秒,直接拿出早已準備好的文件,交到沈牧手中:「沈院長,這是我妹妹寶娥的自動離職申請書,請您批准。」

沈牧的目光在兩人之間一轉,接過文件,點頭應了一聲:「好。」

一個字,就決定了她的去留!

辛寶娥頓時如遭重擊,整個人往後倒退了兩步。

而後,顧不上平日的修養,直接轉身就走。

留下沈牧和辛裕在原地,看着她快速遠去的背影,微微皺眉。

辛寶娥一路憤憤地走出國醫院大門,心情卻糟糕透頂。

只覺得有一朵烏雲罩在她頭頂,隨時可能降下雷電暴雨。

簡直糟透了!

事情的發展和她預想的完全不一樣。

元落黎沒死,國醫院沒亂,連沈牧接到她的申請文件,也是半句挽留的話都沒有,直接就同意了!

到底是哪裏出了問題?!

辛寶娥想不明白,悶頭往前走。

卻在即將走到斑馬線的時候,猛然停住了腳步。

就這麼離開嗎?

不,她不甘心。

一個傷得那麼重,甚至是傳言斷了氣的人,怎麼可能才兩天就搶救回來了?

而且剛才她幫忙推床的時候,本來想趁機給元落黎把個脈看下她的身體狀況的,卻在掀被子時感受到了一股阻力。

似乎是刻意攔着她一樣。

絕對有問題!

辛寶娥彷彿發現了重點,一下子就清醒過來。

「如果一定要離開國醫院,那我也要先把元落黎的秘密揭出來!」

她看着來往的車流,目光陡然堅定。

下一刻,毫不猶豫地轉身,重新走向身後的國醫院大門。

與此同時。

京管所里,辛晟一邊處理手頭的事務,一邊等著大早上就帶辛寶娥去了國醫院的辛裕,把秦舒的情況及時傳達給自己。

是死是活,總要有個進展才是……

放在桌上的手機驟然響起。

他迫不及待地抓起。

卻聽電話那頭,部下急聲彙報道:「辛將軍,燕景逃了!」 上宮林抿嘴一笑,他明白徐真既然想要和他定下這個賭局,那就說明在徐真心裡,即便是那羅浮門也難以阻擋真武門踏天之路。

這足以看出此時的徐真戰力究竟有多強橫,才會擁有這樣的自信。

“呵呵!你這賭局我總覺得不可賭,何況上宮兩手空空,拿不出賭注來。”

“賭注?你曾說,你的劍未曾染過生靈血。那就讓我看看,這山靈府之中,是否有人能夠讓你祭出忘川后六式劍法。”

上宮林聞言,卻是沒有回話。

山靈府或許有人能夠讓他祭出忘川后六式,但若想要他全力以赴,除卻老一輩的強者之外,即便是戰國無雙,也做不到。

上宮林雙手背負,腳尖一點,便如一飛葉輕輕落在擂台之上。

“真武門上宮林,請戰。”

上宮林。

這個名字在三年前可是名震整個絕北,即便是後來敗於李白之手,但親眼觀看那場絕世大戰之人都是清楚,並非是上宮林敗了。

而是,江山代有人才出,上宮林這位劍山昔日首席,甘願褪下那層鮮亮的外衣。

畢竟,與李白交手,他手中的秋水並未真正出鞘。

上宮林就那樣站在擂台之上,讓得整個廣場安靜的落針可聞。

這位以戰王境界便能抗衡初級戰皇的劍公子,一聲請戰,誰人敢應?

過了片刻。

許是這氛圍著實有些古怪。

聶人狂難得的開口,聲音清楚地落在每一個人的耳畔:”劍公子之名,聶某不需多言。雖然羅浮門不知何種原因,上宮林會離開劍山,加入真武門。但有一條,劍公子手中無亡靈。所以,諸位大可放心挑戰他,失敗了也不丟人,也不丟命。”

“關鍵的是,與一位成名已久的劍道宗師交手,可是一次難得磨練劍意的機會啊!”

聶人狂此言一出,當即點醒眾人。

的確如此。

劍公子手中從未傷過別人性命,這是公認的事實。

“能夠與劍公子論劍一番,這是何等的榮幸?”

“左右你我都無法參與接下來的戰鬥,不如感受一次劍道宗師的劍意,磨練自身心境。”

···

上宮林聽著台下窸窸窣窣的議論之聲,瞥了聶人狂一眼,甚感無奈。

於是。

有人開始上台,挑戰上宮林。

來人十分謙卑,同樣使劍。

“劍公子,在下洪武郡封央派閆珂,請公子賜教。”

上宮林頷首,秋水未曾出鞘,劍指一出,通身碾天劍意,便如洪潮巨浪壓向閆珂。

···

徐真幽幽嘆了一聲。

“人比人是可以氣壞人吶!自己上了半天擂台,連個眼神都沒落著,怪尷尬···”

“真武門徐真,誰人來戰吶?”

徐真自報名頭,這才吸引了幾個目光。

這幾人一看,豁然一喜。

嘿!九級戰靈,這真武門怎麼還有那麼一個軟柿子?

“師兄,這是個機會啊!九級戰靈,難不成真武門故意放水,給其他宗門一點甜頭?畢竟劍公子那邊,已是無敵姿態。他們若是做的太過,也要受到眾多宗門非議。”

“理是這麼個理,但感覺有點古怪,之前真武門可各個很辣無比,怎麼會在這個時候派出這麼個鳥蛋?”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