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我在最美好的碧玉年華嫁給了一個足足可以當我父親的男人,成為了他的第七房妾侍。」

「我一度不甘心,不願意,在我近乎絕望,想要一死了之的時候,我懷孕了。」

林沛柔緩緩抬頭看向顏幽幽。

「我雖然痛恨顏修洪,但不可否認,是這個孩子讓我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我帶着這個希望在顏府後宅里苦苦掙扎,但最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最難熬的冬天我們都熬過去了,沒想到鳥語花香的季節會是他的忌日。」

「是顏白氏害死了你的孩子。」顏幽幽不是疑問,而是肯定。

她既然能登門來見她,必是做好了與顏府與顏修洪決裂的準備。

「我沒有證據,但我知道是她。」林沛柔覆上小腹。

「她不但害死了我的孩子,還把我的補藥,換成了絕子湯,所以,我沒有以後,從今以後,我只有我自己一個人。」

「你們一個兩個的都被顏白氏下了絕子湯,為什麼就沒有人去顏修洪跟前揭發她?還任由那個惡毒的女人在後宅作威作福?你們簡直,簡直.愚蠢。」

一旁,南離疾言厲色,大動肝火。

她是個爽利的人,為人也直率坦蕩,但對這些后宅女人,多的是哀其不幸,怒其不爭。

「呵。」林沛柔凄涼一笑。

「揭發?揭發什麼?在我沒入府之前,幾房妾侍死的死,瘋的瘋,都被顏白氏處理了,我入府後,顏修洪大部分的妾侍都是顏白氏親手送過去的,整個顏府後宅,除了我們三兩個老人兒,剩下的妾侍都以顏白氏馬首是瞻,我們孤立無援,如何斗得過她。」

「況且,顏修洪一年的時間有大半年在外面長期做生意,他即便是不帶着家裏的妾侍隨行,身邊也從來不缺少女人,他離開后,府里上上下下都交給了顏白氏,而我們這些門戶低微,被顏修洪喜新厭舊,連個一兒半女都沒有的妾侍拿什麼與當家主母對抗。」

「沛柔」靜殊上前,拉住她的手,看向顏幽幽和南離道。

「當年有個妾侍當面揭發了顏白氏,但顏修洪看在三個孩子和白氏一族的面子上,並未懲罰她,沒過多久,那個妾侍就被顏修洪當場捉姦在床,連辯解的機會都沒有,便一刀斃命。」

「其實,我們心裏都明白,那個妾侍是被冤枉的。」

「從那以後,顏白氏愈發的變本加厲,再加上最近兩年,兆管家利用顏白氏的寵信,趁著顏修洪不在家的時候,先後玷污了好幾個丫鬟和不受寵的妾侍,為了活命,為了不被賣入怡紅樓,唯有忍氣吞聲。」

「怡紅樓?」顏幽幽用腳指頭都能想到,這個怡紅樓是什麼地方。

「我想,顏白氏做的這些事兒,顏修洪應該都知道吧,甚至,還是他點頭默許的,當然除了兆管家這件事外。」

靜殊和林沛柔雙雙對視,然後又各自沉默不語。

「畜生,這夫妻倆簡直畜生不如。」點火就著的南離氣的一掌拍在桌子上。

相較於南離的暴脾氣,顏幽幽倒是顯得平靜多了。

「顏白氏能以平妻身份嫁入顏府,蠅營狗苟這麼多年,剷除大房一脈,坐穩了顏府當家主母的位置,斷絕了所有妾侍生下庶子庶女的機會,單憑這份心性和狠辣,普通女子哪裏會是她的對手?」

「大小姐。」林沛柔後退一步,緩緩跪下。

「魅兒把所有事都和我說了,五年前,我初入府,沒有能力幫助大小姐,但五年後的今天,大小姐回來複仇,我願助大小姐一臂之力,只求大小姐能幫我親自手刃了顏白氏和兆管家。」

「你.」顏幽幽不忍心再問,這樣一個溫柔的女子,竟然也被兆管家那個畜生玷-污了。

「我苟且偷生三年,就是懷着能報仇雪恨的希望活着。」她滿臉淚痕,一臉殷切的望向顏幽幽。

「你當真願意再回顏府,為我做事?」

顏幽幽心裏突然有了一個大膽的計劃。

「願意。」林沛柔毫不猶豫的點點頭。

「那好,我有一個計劃,這個計劃不但能揭發顏白氏給你們這些妾侍偷換了絕子湯藥的事實,還能讓兆管家身敗名裂,只是這個計劃會讓你吃一些苦頭,甚至會讓你聲譽受損.你可怕?」

「我不怕,我早已是殘花敗柳之身,哪裏還有聲譽可言,只要能讓顏白氏和兆管家死無葬身之地,只要能為我那未出世的孩兒報仇,讓我做什麼都可以。」

比起什麼都沒有做,後悔自己為什麼沒有做,奮不顧身,拚死一搏才更對得起曾經最苦難的自己。

當天,林沛柔從玉巷園離開后,便在南離的掩護下回了顏府。

站在窗前,看着手裏黑色的藥丸,想起大小姐對她說的那句話。

「流年笑擲,未來可期。」

林沛柔的心,從沒有如同這一刻這樣輕鬆過。

南離和靜殊沒有回紙紮店,而是在玉巷園吃過晚飯,住了下來。

靜言帶着靜殊去收拾屋子,陳白還不能下床,顏容和顏玉跟南離親昵了一會兒就去了流月軒,南離和顏幽幽則是一個歪在軟榻上,一個坐在藤椅上。

「我說?那會兒,你把我和靜殊支出屋子,到底和林沛柔說了什麼?什麼計劃?神神秘秘,連我也不能知道嗎?」南離閉目養神,語氣悶悶的。

「我給了她一顆藥丸。」顏幽幽並不是要防南離,而是不想讓靜殊知道的太多。

南離忽的起身,一雙丹鳳眼裏溢彩流光。

「什麼藥丸?」

。場館內的觀眾從座椅上站起。

隨着雷包**yp9x拆掉。

EPLS8總決賽第二場已經敲響了結束的尾鍾。

掌聲如雷鳴般響起,氣氛無比濃烈。

圖二煉獄小鎮也到此結束。

比分最終定格在了6:15.

面對這種壓力,NAVI最終還是沒能做到翻盤。

《CSGO之最強選手》第252章重振旗鼓 書房內。

國王給江山打去了電話。

電話很快被接通。

「江先生,我想和你說件事。」

國王想說的,是關於朱建宏的事情。

他現在已經可以肯定,原本有心投誠,願拿朱建宏借花獻佛的那位頭領,又重新站到了他的敵對面上。

這意味著,他無法控制朱建宏。

到時候很有可能會讓江山失望。

早點和江山說明情況的話,失望歸失望,但起碼還能有更多的拯救空間。

「說吧。」

江山語氣平淡,他並不知道發生了什麼情況。

一秒記住https://m.net

國王張開嘴,剛想要說呢,話到嘴邊卻又咽了回去。

眼下正是關鍵時刻,只差最後的臨門一腳,國土便可以全部收復,王權將籠罩整片大地。

這個節骨眼上,如果讓江山不開心了,他怕會影響到大局。

畢竟,他能一路順利的走到今天,靠的正是江山。

「其實也沒什麼要緊事,聽聞江先生您人脈廣泛,我就想讓您幫我多疏通關係,爭取到更多的支持。」

國王話鋒一轉,把話題引到了另一邊。

「好,我會盡量幫你的。」

江山答應了下來。

華夏那邊,他不能僭越,但像大毛,暹羅國這些國家,他還是可以幫國王走動走動的。

說干就干。

江山當天就給大毛的普大帝打去了電話,然後是暹羅國的拉瑪九世。

站在大毛和暹羅國的角度,他們對國王都沒什麼興趣。

一來,該國的土地面積和人口都很少,對外幾乎沒有影響力,且也沒有他們需要的貿易來往,或是資源。

二來,他們與該國都沒什麼交集,僅限於國際場合上的點頭之交。

不管從那裡看,他們都沒有和該國交好的必要。

但江山都開口了,他們也不想駁了江山的面子。

看在江山的份上,他們同意與該國交好。

就當是給自己的外交名單上,多增加一個名字。

知道該國正處於戰爭狀態,為表關懷,大毛和暹羅國,還依次向該國捐贈了兩批基礎物資。

雖然物資不多,但也算是禮輕情意重了。

華夏方面,雖然江山沒有從中出力,但靠著江山搞起來的礦產貿易,國王沒費多大勁就搭上了華夏這條線,雙方一致同意交好。

一切順遂,就差臨門一腳,平定大局了。

國王當即下令,明日正午,發起總攻!

……

為了最後的這次總攻,國王可謂是做足了準備,所有武器彈藥全部堆上,除了親衛軍以外的兵力,一律開拔至前線,不給叛軍留下一絲一毫的空間。

這一把,他徹底的梭哈了。

之所以毫無保留的梭哈,消滅那些武裝份子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是為了逮住朱建宏,給江山一個交代。

國王生怕朱建宏跑了,那他的十億美刀也要打水漂,還會讓江山不高興,索性把所有的兵力都派去堵上,讓朱建宏插翅難飛。

……

第二天。

總攻之日。

大軍早已集結完畢,包圍圈也已經形成。

正午時分很快到來。

「進發!」

一聲令下,各部兵力便雄赳赳氣昂昂的進發了。

之前的所向披靡,給了他們極大的自信,他們由衷的相信,這一次,他們同樣也能一鼓作氣,奪下最終勝利。

隨著他們不斷的向前進發,包圍圈也隨之變得越來越小。

這正是他們的戰術,一步步壓縮敵方的生存空間,然後直撲老巢,將敵方全殲。

但慢慢的,有將領察覺出了不對勁。

「不對啊,他們知道我們已經形成了包圍圈,面對這種情況,他們應該多多建立堡壘和火力網,拖住我們才是。」

「但這一路走來,連個人影都沒有看到。」

誠然,敵方的戰術戰略是高不到那裡去的,但像這些,是最基本的軍事知識。

「你的意思是說,敵人是有別的打算,對吧?」

另一位將領說道。

「嗯,我就是這個意思。」

「不用太過擔心,那怕他們真有別的打算,那又如何?」

「我們現在要人有人,要裝備有裝備,足以輕鬆碾碎,他們一切的陰謀詭計。」

大多數將領都是持樂觀態度的。

雖然敵方還保存著不俗的兵力,但經過之前的多次戰鬥,敵方的武器彈藥已然所剩不多。

沒有充足的武器彈藥,他們拿什麼打。

更何況,就拿武器彈藥來說,敵方手裡的武器彈藥,都是一些老古董,而他們手裡,都是新裝備。

就憑這個裝備代差,他們就已經贏了一半。

其實真要細究起來的話,他們手裡的裝備,也算不上有多新,都是彼得羅夫倒騰過來的倉庫貨,原本都是爛倉庫的,正好碰上這次他們有需求,這些裝備才得以走出倉庫,重見天日。

但即使是倉庫貨,對於他們來說,也夠新了。

因為在此之前,他們以及敵方用的武器,大多都是二戰後期的武器。

「繼續進發!」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