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在外邊待久了的人,防止帶回來病菌,回到莊子需要第一時間洗沐乾淨……

……

陸舟將馬交給僕人,先去簽到一番,隨後也回到了小木屋裏。

讓新月給準備好了洗浴。

直到從桑拿房裏出來,新月又已經做好了一桌子的菜。

大部分還是以肉食為主,但有土豆,跟一些野菜……

這在陸庄來講,是絕對豐盛的。

新月照例盛了屬於自己的少部分肉食,又給小狼一盤子享用。

隨後跪坐在一旁,卻是好奇的問了起來:

「他們說……你在外邊收攏了養鹿的部落?」

「你怎麼知道了?」

陸舟不由有些意外,新月能知道這事不稀奇,但這知道的速度也太快了點……

「陸二回來之後,就一直在外邊宣傳。

我出去打水,能聽着了不少……」

「宣傳什麼了?」

「說他這次跟着主子出去,主子已經把西面的鬍子給平定了……

主子還在西面增了一個堡壘。

從此以後,這西面的一大片區域,都會是陸庄的領地…….」

新月回答道。

「人都沒有,哪還用得着平定。

倒是真把西面堡壘鞏固了一番。

讓陸庄控制的區域,一下就擴大不少。

以後莊裏人往西面放牧,可以找些更豐沛的草地,也能更安全一些。

只不過問題卻是,領地擴大了,可人口,還只是這麼點…….」

陸舟只是隨意回答。

看來自己不過是隨意出去一趟,就被陸二形容成外出征戰的模樣。

但他倒是覺得,這所謂領地沒多大意義。

西面只為鞏固安全。

他更在意的是人口。

只是新月又接着問了,臉上不動聲色的道:「他們還說,那部落,送了十個女人……女人呢?」

「暫時放回到自己部族裏生活。

生活差異太大,陸庄不好安置,以後賞給表現好的人。」

「哦!」

新月點點頭。

「我還以為你會吃醋了。」

「什麼是吃醋?」

「那十個女人,你怎麼看?」

「要是能帶回來就好了,這樣莊子裏就不會只有我……」

「只有你?」

「只有我一個外族人……」

「如今莊裏的人,也沒有怎麼排斥你了。

現在大家心態轉變。

外邊的胡人,已經變成了陸庄的獵物…..」

「是這樣……」

新月點了點頭,手裏的肉骨頭細細吃了兩口,又問:「莊子裏不是缺少女人?

這草原上的部族,看重生育。

不斷崛起的雄主們,都會娶很多部族的老婆……」

新月一本正經,就像是為陸舟考慮的說。

可陸舟卻搖了搖頭:

「是缺少女人。

但主要問題是,那個部族的女人不好看啊……」

…….

陸舟回答得很乾脆。

可雖然自覺得是看不上。

五天之後。

從堡壘那邊輪換的壯丁,卻帶回來了一個粗獷的女人。

女人來自那個馴鹿部族。

按照莊子的規矩登記之後,用原先累積的戰功,領了一間屋子。

一切簡單利落,反而成為了陸莊裏第一個有老婆的人。

「我老何人丑,沒有什麼大的盼念,這部族的女人挺勤勞的,先暫時用來使喚……」

眾人見這當事人,心態平和的解釋,少部分人心裏,也動起了些許念頭。

陸舟對這種現象,只是順其自然。

像老何這樣的人,畢竟還只是少數。

大部分人還是覺得,陸庄會有更光明未來的……

而今天除了堡壘的壯丁輪換回來,還有一件更重大的事情。

就是陸庄的其他三面城牆,已經徹底建好了。

這城牆不算高大,但還是能做到兩馬同行。

陸舟在城牆上面,騎着馬兒,可以輕鬆繞着整個陸庄一圈眺望。

「主子,這城牆擴大了,上邊的設施不少,需要安排的人也多。

不過新的隊列已經訓練出來,馬有些不夠用了。」

陸大跟在後邊說道。

「馬的事情先不用擔心,就是看守的人,具體需要多少。

要是有人來攻打的話,又至少需要多少人可以守住?」

陸舟守住的意思,就是能把所有的防禦工事給使用上。

現在陸庄不僅是有城牆,城牆外邊還有許多密密麻麻的水泥拒馬,跟堡壘。

這些不可思議的東西,出現在古代的荒原。

如果使用得當,只需少數的人,就能讓陸庄變得堅不可摧。

陸庄人少,要想往南延伸,必須沒有後顧之憂。

「要是平時的話,四面城牆各處有人看守,四十個人就足夠了。

遇到有人攻打,安排兩百人,這城外各個角落都可以有火力。

咱們莊子不大,還可以跑着支援。

再加上外邊的堡壘四十人,基本上沒什麼人,可以攻打進來。」

陸大回答。

陸舟心裏默默計量了一通,也就是兩百多人能守住這莊子。

而且莊子裏的食物充足,大家又都是經歷過生死危機的人。

關鍵時刻,可以全庄動員。

在這片不太可能會有大部隊出現的地區,火器彈藥充足的情況,完全能將莊子守得死死的。

再除去堡壘那邊60人,陸庄平時至少能有三百多人可以隨時外出調用……

三百名裝備精良的兵丁……

…….

從城牆上下來,陸舟先是去了炮廠。

現在的火炮製作進度很快。

模心已經澆鑄好,安放上了。

按照老張頭的話來說,相對於鑄炮模,後邊的鑄鐵跟化銅很是順利。

第一門輕型火炮出泥,就是這段時間內的事情。

成與不成,得看最後炮身的結果。

……

直到從炮廠里出來,陸舟才又來到了馬圈這邊:

【叮,簽到成功,恭喜宿主獲得496騎草原駿馬!】

這數量跟倍數增長匹配不上。

很明顯,現在陸庄的馬圈已經不夠用了。

於是陸舟把烏拉叫了過來,打算再起一個新的馬圈。

但要求卻不是一昧的擴大。

生產場合的擴大,獎勵品的質量反而不容易提高。

陸舟只是讓在原來的基礎上,再加建更多的設施。

利用水泥,將這馬圈建得更乾淨,更現代化一些。

就在陸舟與烏拉交代事宜的時候。

只見戒衛軍許三,從一旁過來了:「莊主,狗剩他們的商隊,已經回來了……」

「狗剩?這麼快就回來了?」

陸舟有些意外,這滿打滿算,大概才是過去了十天的樣子。

許三點了點頭:「是回來了,剛才用望遠鏡看,他們應該還換回來了一些人口……」 一覺醒來,秦松就看到了白蕊斯又在迎著朝陽做着身體柔韌性訓練。

這一幕,確實賞心悅目。

昨天,秦松睡的很踏實。

因為,他測試過了,白蕊斯不會暗算自己。

至少,不會在目前的情況下暗算自己。

這也意味着,白蕊斯暫時不會背叛自己,是值得信任的。

這個世界的冒險很快就會結束,而更殘酷的現實在等着他。

要是沒有白蕊斯這個盟友,秦松很難闖過金斯威和凱特這些人的圍堵。

秦松早就有了測試一下白蕊斯忠誠度的想法。

現在正好有這個機會。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