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尤其是在得知鄭樂樂一家搬走之後,她跑回了家。

意外得知蕭言的消息,她不管不顧的去找蕭言,她在外面這麼久,也是真正的長了見識的,別看蕭言平時穿的不顯山漏水的,但是,個頂個的好東西,名牌,要是把蕭言拿了下來,她還愁自己的下半輩子嗎?

但最後,沒有等來蕭言,大半夜的,卻把喝的迷迷糊糊嘴裡喊著鄭樂樂的程燃給等了來。

以前她對程燃還是很有興趣的,但誰讓他是鄭樂樂喜歡的男人呢?只要是鄭樂樂的東西,她都要搶過來,而且,程燃家裡的條件不差,養她一個是足夠了。

於是,她帶著醉了的程燃找了一個賓館,把自己交給了他。

只要是鄭樂樂的東西,她都要搶到手,不管是喜歡她的,還是她喜歡的。

雖然已經好幾年沒有碰到鄭樂樂了,但是,對她的恨,她是一天都沒有忘記,也沒有減弱。

記憶回籠,安欣暗暗的咬了咬牙。

「切,鄭樂樂,原本那麼喜歡你的男人現在是我的了,你要是知道這個消息,會是什麼反應呢?」

「樂樂,等一下。」

安欣剛自言自語完,就聽到一道磁性的男聲,而這聲音,卻是已然在安欣的夢裡百轉千回了無數遍的。

蕭言,竟然是蕭言的聲音……怎麼可能。

安欣的心臟狂跳了起來,停下腳步,四處找了起來。

而此時,剛好有一行人往大樓里走,堵住了安欣和蕭言之間的視線。

鄭樂樂停下腳步,轉過頭去看蕭言。

「怎麼了?」

蕭言走過來,將一頂遮陽帽小心翼翼的戴在她的頭上,然後還細心的將她散亂的頭髮順到了耳後,聲音柔到極致,鑽入聽者耳朵的時候十分的舒適。

「現在太陽出來了,在外面活動的時候,記得把帽子戴上。」說著,還伸手勾了一下鄭樂樂的鼻尖。

鄭樂樂抬眸對著蕭言撒嬌一噘嘴。

「剛才忘記了嘛。」

而這美好的畫面,正好在那一行人走過去之後,完完全全的落入了她的眼裡。

她先是一瞬間的怔楞,緊接著,愛戀,思念,嫉妒,怨恨,無數的情緒如潮水般湧來,交織在一起,五味雜陳,她甚至已經感覺到自己的心口在抽搐。

蕭言,那是她的蕭言,從看到他的第一眼,她就瘋狂的愛上了他,就算最後和程燃在一起,也不過是把他當個取款機一樣的用,程燃的一根頭髮絲都比不上蕭言的。

而且,程燃對她,明顯也就是個敷衍,心裡的人,還是鄭樂樂那個賤人。

但是現在,她的蕭言卻和鄭樂樂那個賤人靠的那麼近,兩人的距離幾乎都要貼在一起。

分開,你們給我分開,鄭樂樂你個賤人,離蕭言遠一些,你個賤人。

另外一邊,鄭樂樂和蕭言簡單的說了兩句話后便分開,各自去忙自己的了。

鄭樂樂抬腳往登記的地方走,想要去看一下現在的招工情況,安欣咬了咬唇,眼裡閃過一抹邪惡,緊跟著鄭樂樂往前走。

而一邊走,一邊將自己的手鐲從手腕上退了下來。

這個時候,從遠處又趕來了一圈人要報名,正好將鄭樂樂和安欣給包圍在內。

她眼前一亮,知道機會來了,朝著人群擠了過來,在擠到鄭樂樂身邊的時候,將手裡的手鐲塞到了她的懷裡。

鄭樂樂被突然趕來的人潮堵在中間,為了保持平衡,沒有再動,原本打算等這群人離開之後再繼續走,就感覺有什麼人朝著自己的方向沖了過來,還沒等她反應過來,她的懷裡就被塞了一個什麼東西,她下意識的接住,拿起來一看,竟然是一個十分劣質的玉質手鐲。

嘖嘖,這樣的品相,也就是幾十塊錢一隻,一百塊錢一副的吧。

「我的鐲子呢?我的鐲子,誰見了我的鐲子,我的鐲子。」

緊接著,一道驚慌的聲音響起,所有人都被她關注了過去。

鄭樂樂微微蹙眉,自己手裡剛被塞了一個鐲子,就有人大喊鐲子丟了,這是要碰瓷嗎?

很快,人群以安欣為中心,讓開了一個圈,留安欣在圈裡獨自表演。

安欣一臉的驚慌失措,眼眶已經不由自主的紅了起來,那可憐巴巴的模樣,是在很難讓人懷疑她是在說謊。

「姑娘,你鐲子什麼時候丟的,你好好想想。」

「就是剛才,剛才好多人涌了過來,然後,我就感覺有人把我的鐲子從手上摘了下去,等我反應過來的時候,那人已經走了。」

周圍人面面相覷,好傢夥,這還不是簡單的偷,這已經上升到搶了啊。

「這可是大事情啊,你那鐲子是什麼樣子的,說出來,大家一起幫你找一下啊。」

安欣擦了一把眼淚。

「是一個玉鐲子,糯米種的。」

一聽是玉鐲子,周圍的氣氛頓時騷動了起來,他們都是平常人家的,家裡別說是玉了,就是銀子的東西都沒有,在他們眼裡,玉和錢基本上就畫上了等號,東西雖然不是他們的,但是丟了,他們都替她心疼。

鄭樂樂蹙眉看手裡的鐲子,糯米種?不太像啊,更像是邊角料啊。

「對了,裡面的紋路就像玫瑰花,十分的有辨識度。」安欣說著,暗中也在人群中找著鄭樂樂,等確定鄭樂樂還在,而她手裡還把玩著自己的手鐲,這才鬆了口氣。

「而且,我隱約看到,搶我手鐲的人,是個女人。」

這時候,所有人把視線都朝著身旁的女人看去,而鄭樂樂和她手裡拿著的手鐲,自然也引起了其他人的關注。

「唉,手鐲,手鐲在這個人的手裡。」。 家裡三個孩子,現在已經有兩個結婚了,大的那個還懷上了孩子,也就只剩下宋綿綿一個小姑娘沒有結婚了,依著她的要求,高媽媽是真的找到了好些,可那些人都不是什麼好的,她就有些為難了。

「我到是有一個人選,就是不知道你有沒有想好?」宋爸爸在大女兒那裡住了兩天時間,說真的大女婿是真的很好,除了賺錢的能力差了一些,其它的都很好,對於小女兒也想要找一個好看老實的男人,他也沒有那麼反對了。

「你是說那位?」宋媽媽一聽就知道宋爸爸說的誰,有點不怎麼高興,村裡誰不知道付家那位付伯林是個小白臉兒,就因為長了一張好看的臉,沒少讓小姑娘小媳婦兒為他鬧出事情來,他自己就是一個懶貨,上個工都三天兩頭的請假,好吧,其實也不能說真的懶,主要就是這位上工單天就能把自己弄得一身的傷,時不時就能上他們家來看病。

付家父母再就已經不在了,付伯林是跟著付小叔生活的,沒有結婚之前,自然是用最好的葯,有什麼問題都會盡量的處理,等到付小叔結婚了,差不多就是糊弄過去,只要不死人就好,也真的是有些可憐了。

要是這人真跟了小女兒,以後的日子必定是好的,可他不能做事怕是得小女兒一個人養家,她這心裡怎麼想都不得勁兒。

「伯林那孩子也不是真的懶,主要還是生得太嬌弱了些,在城裡只做一些輕省的活計,必是不會出什麼事情的。」宋爸爸是真的很看好付伯林,小夥子是個老實的,也就是人長得太過於好看了些,又是個天生富貴命,這樣的人也就只有被人養著的份,再加上又是一個死心眼兒,相信真的嫁進他們宋家,也會對綿綿好,真要做出什麼來,芸芸必是會讓他知道生活可以更加可怕。

「我想見見人。」宋綿綿想了一下,從她穿越過來,到現在也才一年多時間,也就是她現在才二十二歲,真實也就二十歲,說真的這個年紀在他們那個年代結婚是真的有些早了,不過她以後會穿越很多的世界,早點適應也是好的。

付伯林被小叔帶到省城和人相親,和他相親的人,他也是認識的,是大興村衛生員的小女兒,他每次受了傷都會去那裡醫治,也就認識他們家的兩個女兒。

「去了之後放勤快些,要是能留下,以後你也不用再下地做事了,安安心心在省城裡好好生活。」付小叔現在有了自己的小家,自然不能再像以前那樣事事以侄子為先,要是侄子真的能嫁進宋家,以後的生活也不用擔心了,他反而更加安心一些。

「我知道的,我一定會很勤快努力做事。」付伯林馬上點頭,表示自己一定會好好做事,決對不會給小叔招事,他真的嫁進宋家,一定會將家裡所有的事情搶著做完,和做家務比起來,做農活才是最可怕的,他想要留在城裡生活。

宋綿綿本來對好看這個詞,也就是覺得和那些明星一樣,頂多就是配上明星外P過的臉那樣了,真沒有想到好看可以到這種地步,比起那些明星可以說好看一百倍,你要是看清楚他的臉了,可能會發獃到直接撞牆撞樹這種事情,她覺得有點擔心這樣的臉,她是不是可以保護得了,可怕!

「這個臉我可能有點頂不住。」宋綿綿想了一下,還是拒絕,長得太好看了,這就是一個麻煩,她努力賺錢養家可以,還要幫著這個男的處理那些花花草草,實在有些麻煩呀!

「……」付小叔心碎了一地。

他剛剛已經看到對方呆住的樣子,對侄子那一張臉還是很自信的付小叔,已經覺得十拿九穩了,結果人家直接說,這個不行,他要給個什麼反應了?

付伯林有點想哭,但想想自己處理那些熱情的女人,也能理解對方之所以會不願意,怕是因為怕麻煩,並不是其它的原因。

「我可以自己處理那些麻煩的。」付柏林覺得他還可以搶救一下。

「剛剛那個路過的姑娘,已經第七次路過我們家門口了,你確定可以?」那個小姑娘她還是知道的,是個被嬌養的小姑娘,這樣的人最容不得別人忤逆她,本來就不是那麼好處理,私生飯最可怕了,她還是不想要鬧出什麼事情來。

「我來處理就好了。」付伯林想了一下,起身走到門邊,也不知道他做了什麼,那個小姑娘直接就跑了,這讓屋子裡的人都奇怪了。

「你做什麼了?」宋綿綿有些意外,按理說那小姑娘就是一個霸王性格,怎麼都不可能就這麼跑了。

「我告訴她,別在我們家門口等著,要是讓我老婆發現有人敢盯著我看,會將我眼珠子挖出來掛在牆上,就像門上那兩個眼珠子一樣。」付柏林有些尷尬的說著,他們來的時候總不能什麼都不帶,付小叔就從山裡抓了兩隻野兔子過來,付小嬸不喜歡家裡有死動物,所以他們家的野物都是直接掛在外面的,那兩個死不明目的兔子子眼珠子正好就盯著小姑娘。

「……」宋綿綿覺得這人真強,不止是拒絕了,還用事實說明了一切,看看那兩隻兔子,人家小姑娘可能一開始沒有發現,被他一提醒,她覺得小姑娘回去可能會做惡夢。

「我覺得很好,你覺得了?」宋爸爸對小夥子很滿意,看看自己就能解決這些事情,家裡的事情也能解決了,除了不太會賺錢,真的沒有什麼缺點了。

「可以。」宋綿綿覺得這麼一個強人,還有那麼一點點趣味,還是可以接受的。

相親已經成親了,付伯林也就沒有離開,兩人住在宋芸芸的家裡,第二天宋綿綿和付伯林就去把證領了,宋爸宋媽也不是特別放心,在省城待了一段時間,發現大女兒小女兒兩個小家過得都及好,這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而宋綿綿這裡小日子是真的過得不錯,除了上班之外,她就真的沒有什麼事情可做了,家裡什麼都有人準備好,這日子真是神仙一般的日子。

「會做衣服嗎?」宋綿綿有點不確定的拿出一塊新出的毛尼,這種料子還是很麻煩弄到,反而是成衣不是那麼容易,所以這次從淘寶里購買了不少的毛尼,準備做些新衣服出來。

「會的,會做的,以前家裡的衣服都是我做的,我最近還出門看百貨大樓里出了不少的新衣服,我也看過怎麼做,我一定會做好的。」付伯林一臉緊張,就怕宋綿綿會覺得他太沒有用一般。

「那這些料子就交給你來做好了,對了,我還買了些水果回來,從南邊來的,你下午送些去姐姐家裡。」宋綿綿指了指放水果的袋子,接著就將下午要做的事情交代了一下,自己坐在那裡認真的吃起飯來。

說真的這飯做得是真的很好吃,從第一天開始付柏林做出來的飯菜就很好吃,這點比起姐夫來說還要強一些,平時雖然不出去工作,其實在家裡也會做一些糊紙盒的工作,雖然賺到的錢並不多,也算是有一份收入了。

「說真的,你做的飯真的很好吃,要不要試著去國營飯店裡找找工作?」宋綿綿吃完飯,看付伯林開始收拾,忍不住又提了一句,她覺得很奇怪,這個人並不像宋爸說的那種,做一點事情就受傷,家裡很多的重活都是對方來做的,她除了上班,回家就像個大老爺一樣,可以說什麼都不會做。

「不,不,我不行的。」付柏林像是受到了驚嚇,一臉緊張,時不時會偷偷看一看宋綿綿的反應。

「那行吧,你要是不願意還是像現在這樣好了。」宋綿綿並不怎麼反對對方這樣的生活,反正在她看來這樣的生活,也沒有什麼不好的,她也打算好了,等到八十年代初的時候,她就做點小生意,賺到足夠的錢,多購買一些房子,以後只要當一個收租婆就好了。

宋家倆姐妹找了兩個好看,但沒什麼用的男人,在大興村很快就傳開了,宋爸宋媽聽到了自然是生氣的,可他們也清楚的知道,這種事情你去找人說道也是沒有用的,還不如當著什麼也不知道,在他們看來現在兩個女兒的生活都是及好的,大女兒又生下了一個兒子,小女兒也懷孕了,兩個女婿也是老實的人,家裡收拾得乾乾淨淨,一點都不讓女兒們插手,這生活也是不錯了。

宋二對自己大哥家裡的事情特別關係,這件事情他也是聽到了一點點風聲,幫著扇了一下風,讓事情傳得更快一些,他家裡兒子被送去勞改了,女兒更是名聲不好的嫁人,這口氣他怎麼可能忍下來。

可是明明同樣的名聲不好了,怎麼老大一家像是一點反應都沒有,難不成一點都不覺得難受,那樣沒用的男人要來做什麼,想想那張小子他們不熟,可能不太清楚對方的情況,付伯林可是他們看著長大的,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們可以說是一清兩處,這樣的人,怎麼能留在家裡?

「哼,他們家的兩個姑娘都已經是破鞋了,能有一個男人要就不錯了,那裡還會在意名聲。」許秋菊沒覺得這有什麼問的,在她看來這根本就不是事,也就自家老伴會在意這些,還不如真正的找找對方的麻煩。

「說得也是。」宋二想了一下,也認同了妻子的說法,只是老大一家子一行沒有什麼能讓人說道的,近些年連村醫的事情都不怎麼做了,他們想要找到老大一家的麻煩,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

「你有什麼想法?」自己想不到,妻子蠢了一些,可蠢和毒並不會對等,他想要聽一下對方的意見。

「告他們挖社會主義牆角。」許秋菊不是很確定的說道,他們這裡家家戶戶都是種草藥的,老大一家因為年紀大了的關係,家裡種得比他們這些還少一些,也就是多養了兩隻雞,這個抓住了雖然不能怎麼樣,至少能噁心一下他們。

「可以。」宋二想了一下就點了頭,去了縣裡找人做了這件事情,只是他們運氣並不怎麼好,宋爸一大早就殺了三隻老母雞去了省城,給兩個女兒和老高家送去。

「……」宋二。

。他伸手去扯安之夏,動作又急又狠,身上還夾着一股濃濃的女人香水味,一看就是從剛剛那女人身上帶過來的。

安之夏避開他的觸碰,可這男人跟狗皮膏藥似的黏着不放,她冷聲警告了兩次愣是一點用都沒有。

男人不僅不收斂,反而還來勁了。

安之夏煩躁不已,長腿一……

《夫人她是杯烈酒》第三百九十九章不簽也得簽 對於花心或者說不愛的人來說,離別是一種解脫,是人生情感開始新篇章的起點;對於痴情的人來說,離別是一種近乎割肉刮骨的痛苦折磨,是以往種種難以磨滅的記憶在腦海中不斷的重複播放,離別的哀傷及獨處時的孤寞及對愛人深深的思念之痛反覆地折磨著記憶猶新的大腦,讓等待的人不得不忍受如噬骨般的痛楚與哀思!

夏雨玥的離開,讓痴情的司南猷楓沉.淪了好久,每天都是靠忙碌及極高強度的工作來麻痹自己。而在孤寂的、難熬的漫漫長夜裏,幸好有殷離與孟津在,才讓他的無盡的長夜不至於太過於孤單寂寞與暗自感傷。對於殷離的心,他是知道的,可他的心已經給了夏雨玥,已經住進了一個夏雨玥,再也無法擠進第二個。當然還因為殷離是孟津心心念念渴望得到的理想伴侶,一個一直被自己當兄弟一樣對待的朋友所深深愛着的女人,他怎麼可能會動心思與心有雜念!

三年了,他自欺欺人地以為已經完全放下,再次遇見可以從容面對,優雅回應。只有他自己知道每一次相遇都讓他有些猝不及防的狼狽,只好用假裝的高傲及刻意的冷漠來掩飾內心的緊張不安及隱忍的渴望。在內心深處里他依然渴望得到她,渴望可以再次親吻、擁抱她,可他的內心越是熱血沸騰表面就越發的冷漠無情。每一次在假裝冷酷的清高里忽視夏雨玥的存在時,他的眼睛都不敢與夏雨玥直視,他好害怕自己的眼睛會出賣內心深處正蠢蠢欲動的真實情感。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會在「悸動」里也會遇到她,除了驚訝與意外,更多的是想不明白一個

向。一個一向自視清高、清純、樸實的女孩,怎麼會出現在風月場所,還會與人玩如此曖昧妖嬈的遊戲!難道說三年的國外生活真的徹底改變了、污染了她曾經純潔的思想還有清爽的靈魂?還是說在國外的三年裏她經歷過什麼沉痛的打擊,或者是生活里遭受了極端的磨難才會如此放縱自已。可是不應該啊,她不是拿了父親的錢才答應離開的嗎?既然決定了用錢來做交換,聰明如她必定會獅子大開口的向父親要錢,怎麼會讓自己在外邊的生活窮困潦倒呢?這一切就如壓在他心頭上的一塊巨石,壓着他讓他喘不過氣來,讓他常常忍不住想要跑到她面前去質問她的衝動。可依然固執的存留的理性及傲氣又告訴他,他是前任,已經沒有任何關係的前任,他有什麼資格去質問她、去要求她是清純如水還是妖嬈似魔!

自從周末在「悸動」意外的遇到夏雨玥之後,每一個周未他都是風雨無阻地出現在「悸動」里。他自己也不知道到底是想要怎麼樣,想着上次她冷冷地從自己面前走過,面無表情地說「謝謝,比完全不相識的陌生人還要冷漠無情,拒人於千里,好象他們從來沒有認識!是誰說的「男生愛犯賤」自己現在這樣子是不是很切合這話的實際!可他就是沒有辦法控制自己,一到周末就好象是「悸動「里有強大的磁場吸引了他,總是不受控制地向「悸動」走來。也許是怕讓殷離看到自己在夏雨玥面前的狼狽吧,輕易地不再願意殷離相伴左右。到了之後悄悄地找一個角落的位置坐下,靜靜地看着台上嫵媚妖嬈的她在台是綻放不再屬於他的美麗與熱情。她在台上深情演繹的時候,他在台下是痛苦的痴痴看着出神。

今天難得他自己給自己放一天假,早上睡了個長長的懶覺,醒來的時候已經將近十點。在母親反覆念叨下勿匆忙忙吃了個早餐,母親念叨的依然是他的終身大事,說三十幾歲的人了怎麼還不把自己的終身大事當回事。母親又準備為他張羅相親的事,在母親看來相親是特別掉身份的事,本來她是想優秀如她的兒子,應該有個一排甚至於是一個連的女孩追着自己兒子跑也不為過!可怎麼也沒有想到竟然會淪落到依靠他人牽線搭橋來找人生伴侶的程度,越想越生氣,越生氣就越要念叨。司南猷楓被念叨到實在是沒有辦法,於是一吃完早餐就拍拍屁股往門外跑溜之大吉,只為躲開母親在耳邊連續不斷、喋蹀不休的轟炸。

走着走着竟然又來到學校的圖書館,他站在門口徘徊,可熟悉的地方已經沒有了熟悉的身影!那個低頭不語認真學習的人兒不在了!那個看着看着會自己悄悄低聲發笑的女孩兒不在了!那個眼神純凈愛笑的女孩兒去哪裏啦?終於他還是忍不住要離開,離開熟悉的場景,是要忘記曾經的以往嗎?悲從心底不斷地往上涌,他是在害怕會觸景生情嗎,竟然會扭頭就走了。

心事重重、似是失魂一樣的他走着走着竟然會來到了產一區,也許是因母親的念叨讓他心煩意亂,也許是在圖書館之行讓他觸景生情,他竟然象是被什麼深深吸引住一樣竟直朝醫生的辦公室走去!最先看到他的是李若,李若剛巧也抬頭就看到了他,她的臉瞬間笑如正在盛開的燦爛花兒一樣看着司南猷楓,甜甜柔柔地叫了聲:獻楓哥,有事嗎?

李若的一聲「猷楓哥」問候讓正低頭忙碌的夏雨玥一驚而抬起了頭。沒有想到他壓根兒當李

若不存在,好象是突然失聰一樣,目光只是盯着夏雨玥,用聽不出感情的聲音冷冷地說:你出來一下。也不管夏雨玥會不會回應,更不管李若被忽略后的痛苦、憤恨的表情,轉身就走了。

看着轉身就走了的司南猷楓夏雨玥怔怔地呆了一會兒,然後不聲不響地在大家詫異的目光注視下跟隨着司南猷楓走出了醫生辦公室。與夏雨玥一樣驚訝的還有李若與雷鳴,他們怎麼都想不明白夏雨玥與司南猷楓怎麼會扯上關係!

在李若看來司南猷楓就如沒有溫度的機械人,自己與他相識也有十幾年了,可每一次他總是忽視她的存在,要不是因為有司南猷葉估計他壓根兒就不打算與她有任何的關聯。也是因為有司南猷葉才讓李若一直堅信總有一天司南猷楓會發現自己的存在與自己的好。朋友聚會的時候為了可以見上司南猷楓一面,她總是努力拾掇司南獻葉讓司南猷楓一起參加,偶爾地他抵擋不住司南猷葉的軟磨硬泡不得不答應出席聚會。可在聚會場所里他總是喜歡找個角落將自己藏起來,對誰都是一付冷冰冰愛答不理的面具冷臉孔,可他越是這樣李若就越想要得到他。從對異性朦朦矓矓有了異樣的感情開始,她就對司南猷楓着迷,喜歡有事沒事找借口去他們家找猷葉玩,真實的目的當然是為了可以看看他,可以接近他!

雷鳴平時雖然不怎麼佩服人,對於司南獻楓他卻是打心裏佩服的。倆個都是驕傲的人,不在同一個科室,一樣都不是喜歡湊熱鬧的人,平時基本上都沒有什麼交集,其實在彼此的心裏都有把對方看做能力不一般的高手。彼此之間偶爾碰見相互的眼裏也是種英雄惜英雄的欽佩。一真都聽說他是心胸外科面冷如寒鐵的帥哥,能力了得,是一眾小女生魂牽夢索的男神。可對女生他一直不感冒,也因此讓不少痴情小女生因得不到他的青睞而破碎了一顆顆懷.春的少女心。也有因得不到於是硬是說葡萄是酸的好事之徒,或者是無聊者謠傳他其實是柳下惠甚至於是喜歡男生的謠言。雷鳴當然是不可能相信這種無稽之談,只是再怎麼想也想不到他怎麼就會與才回國不久的自己的優秀門生夏雨玥扯上關係!

夏雨玥自己一樣是感到意外,怎麼也想不到他會出現在辦公室然只是為了來找她。於是她在眾人疑慮不解的目光里隨着司南獻楓走了。

難得來產一區一次的司南猷楓在走廊上竟然會意外的遇上難纏王珊妮!

正從病房裏忙活了大半天好不容易抽身出來的王珊妮一抬頭就發現司南猷楓,王珊妮最先想到的是司南猷楓捨不得她,是來找她的!整天做着回心胸外科、得到司南猷楓青睞白日夢的她,以為司南猷楓又屬於她的啦!越想越開心的她腳步不受控制的跑向司南猷楓,笑容滿臉的迎上來:司南博士好!

可他壓根兒不打算開口更不要說停留,只是微微地向她側點了個頭就目不斜視冷漠地從她身邊走過!

看到司南猷楓那一刻她的心是狂喜不已的,她遠遠地踏着歡快的腳步快步走向司南猷楓。以為自己終於又可以回到熟悉的老地方,又可以回到日思夜想的人身邊,不曾想他竟然會是目不斜視地從自己身邊走過,就好象自己根本不存在一樣。詫異、失落又不甘的她正打算繼續追着司南猷楓跑時,就看到夏雨玥亦步亦趨地跟在司南猷楓的後邊從自己的身邊飄過,於是她後知後覺地明白自己被忽視的原因所在!他竟然會有了新歡就忘記舊愛,(這完全是王珊妮單方面的意願,在她的心裏已經認定了司南猷楓就是自己的戀人,不管司南猷楓如何地表明態度,她依然睡在自己編織的美夢中不肯醒來)。

看着倆人漸走漸遠的身影,王珊妮的眼裏幾乎要冒火!原來是這隻狐狸精勾引了他,難怪人還沒有到醫院就已經是謠言四起(關於夏雨玥沒有到醫院之前的傳說幾乎傳遍全院,王珊妮當然也不例外地知道許多關於夏雨玥各種不同版本的傳說)!

夏雨玥在眾目暌暌之下被司南楓從辦公室里叫出來,雖然是萬般無奈與不安,可她也不得不跟着他走。她不知道從自己回國后一向對自己冷眼相對的他,找自己到底是為什麼,一路都是忐忑不安,想了無數種可能,聚舊嗎,不可能!報復嗎,不至於吧!責問嗎?可高傲如他從再次見面起就對自己是不屑一顧的冷漠!每一種可能都是在下一-刻就被自己否定,跟在司南猷楓後邊的她沉浸於各種各樣的問題里找答案,完全不知道背後有一雙冒着熊能烈火的眼睛正死死地盯住自己不放。要是知道的話估計她會被瞬間燒焦般難受,肯定會被嚇到心驚肉跳,一定不會乖乖地聽話跟着司南猷楓走。

走在前邊的司南楓好象是背後長眼睛,很篤定夏雨玥會跟着他走,所以一直沒有說話也沒有回頭,只是邁着他那大長腿一臉冷峻的朝頂樓的天台上走去。倆個人一前一後一路無話直到走進天台里,他卻突然間毫無徵兆停下來轉身回頭,而一直低頭沉思著、忐忑不安的跟在他背後幾步之遙的夏雨玥就這樣毫無準備地直直的撞進了他的懷裏。熟悉的清香迎面飄來,她好象是又回到三年前他熟悉的樣子,他就那樣習慣性一般伸出雙手擁住她,迷離的眼眸既哀怨又不甘的看着懷中的人兒。撞到人牆的她抬頭用驚慌而清亮的雙眸看着他,他幽深如同千年古井的那雙睿眸好象是要看進她的心裏一般與她對視着。在他如此近距離的注視下她的臉瞬間轉緋紅,一直忐忑的心也變得有些慌亂,手足無描的樣子完全是不受控制一樣輕輕的扭動着身體,看着懷中如兔子一般既驚慌又緊張的人兒,好象一切又回到了熟悉的從前。她又是他一直深愛着的既羞澀又清雅的人兒,他稍稍的皺了一下眉頭,修長的右手手指習慣性一般穿過她柔軟的髮絲,按住了她的後腦勺,吻就那毫無徵兆的壓在她如水蜜.桃般紅潤的唇上。他用力的吸著,並強行進入她的檀香之口,如風捲殘雲一般肆無忌憚地灌進自己的氣息,依然如三年前一般熟悉的氣息。一開始她驚訝的撐大了雙眸似是要看清眼前的人,可熟悉的味道讓她瞬間就迷醉在他的吻里迷失了方向。

開始也許是因了報復她三年的無聲消失,吻得強勢而霸道,慢慢的又變得溫柔一如同從前般細膩而繾綣,密密麻麻的,密不透風的、無法抗拒的溫柔讓她全身綿軟的沉醉於他帶給的繾綣旖.旎里,就這樣毫無防備的纏.綿在彼此熟悉的溫馨、浪漫的愛意里。可理智最終還是告訴她不要沉淪、不要沉.淪,只是這殘存的理智終是無法戰勝三年噬骨的相思。他的手從她上衣背後伸進去,她感覺到他手掌如同從前一般嫻熟而溫厚、纏綿而綣戀,他幾平是恨不能把她鑲進自己的身體里,既愛又恨的他手下子加夏了力道揉捻着她。瞬間的痛讓她一個激靈終於清醒過來,於是突然間睜開眼睛用力地一把推開他。完全沒有防備的他後退好幾步打了個翹想才站穩,他猩紅的雙眸盯着她看了好會兒,眼中多了一些氤氳的霧氣,剛才還溫柔體貼的他突然間開口卻是完全不加思考的衝動冷笑道:怎麼啦,投懷送抱習慣了?見到男人就往懷裏鑽?

聽着他冷酷而沒有溫度的諷刺,夏雨玥的心驟然被狠狠地刺了一刀,怎麼可以還存有幻想呢,總是期待着花開,不曾想轉瞬間卻已是漫天寒風暴雪!這一刻她為自己剛才的迷戀而羞紅了臉,不知道要如何開口反搏,就那樣怔怔的看着他。她的沉默更激起了他的怒火與壓抑的傷痕纍纍的心,再次口就好象是要宣洩這三年來的哀怨、壓抑與噬骨的相思一般,冷笑着用如最鋒利的刀一樣尖銳的語詞再次插.進了她本還殘留一絲愛戀與情意的心:怎麼啦,生氣啦?怕我不給錢?說吧,這個吻要多少?五萬還是還是十萬?

他如同一個不相認的陌生人一樣肆意攻擊着她,淚已經在心裏肆意滂沱,心也已經在這一刻被揉碎成千萬片飄落進無底的深淵,可她仍堅強的忍住,倔地緊抿住嘴才沒有讓悲傷及痛楚泄漏。見她不開口,司南猷楓好象才解氣一樣默默地轉身,一直走到天台邊上的扶欄上,他背對着夏雨玥沒有再說話,挺直著脊樑站着雙手扶在欄桿上靜靜地看看遠方,好象那裏有美不勝收的景色在等着他欣賞。

彼此沉默著沒有再說話,背對着她的他多麼想從她的嘴裏聽到她否認的辨解,那怕是一句他都會相信她是被迫於無奈的!可她卻眼裏含着淚強忍着選擇了沉默,她越是沉默他越是失望、越是生氣,再次被激怒的他突然間轉過身來雙手緊緊抓住她的雙肩眼睛幾乎要噴火:你從我父親那裏拿了一百萬還是二百萬,然後答應離開我的?我在你的眼裏真的就如此不堪?讓你竟然會毫無留戀地競標出賣?當時你怎麼就不問問我有沒有這錢呢?也許我還可以給你三百萬或者說更多也是說不定的!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