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見敵人都被收拾乾淨了,一身長袍的蕭雨笑著走回來。

「哎,這小日子過的,美得很,美得很。」

「……」

高文聳了聳肩,繼續扣巨龍身上的鱗片玩。

蕭雨見狀也是一樂。

「怎麼著,兄弟,你看起來不是很滿意?」

「沒啊,就覺得有些無聊。」

「無聊?」

蕭雨聞言一愣,隨後哈哈大笑道:「我說兄弟,你這是底層任務做多了吧,我和你說,這玩意你得習慣,等你級別進了四序,無論你是當鎮守使、還是征服使,接下來得日子都會平靜下來。

除非發現了新地圖,不然哪有那麼多硬骨頭給咱們啃?

再者說,到了四序級別,咱們在大都市裡也就是中堅力量了,就是安排困難任務大都市也不會出現像是低序列那種大批死人得任務了…….」

蕭雨得話說的沒頭沒腦。

高文聽了,只能無語的看著他。

「咋地啦。」

「我才一序。」

「鬼的一序,你騙小孩兒呢啊,你真要是一序,你當大都市能把你扔到咱們這片莊園區?」

「嗯?什麼意思?」

「嘿,還什麼意思,我和你說啊,咱們所在的大老張的莊園,就是一個作戰指揮所一類的地方,在咱們附近,還有著上百個『交戰點』,裡面有著大批的低序列生存者。

他們那邊才是和黑甲戰鬥的前線。

而咱們要做的,就是在他們發出警告、有大批量敵人來襲時,飛過去支援他們!」

「呃…….」

「沒聽懂?」

「聽懂了,我們就是滅火隊。」

「…..差不多吧!」

蕭雨煩惱的捏了捏手裡大塊的晶石:「你如果真的不到四序列,那你現在就該在那些生存點裡,等著被黑甲襲擊,而不是和我們在一起,你明白嘛?」

「明白。」

「那你還裝?」

「……可我真的是一序啊。」

「啊?」

「真的,一序列,這是我第八次任務…..」

「沒開玩笑?」

「沒….」

「那你別墅哪兒來的?」

「別人送的…..」

「卧槽,你認真的?誰送的?」

「…….」

「大老張,大老張!人吶!你死哪兒去了!怎麼好端端的把一個一序列小鬼給放咱們這兒來了,卧槽,這得多毀形象啊!」

蕭雨沖著天上罵罵咧咧。

地上趴著得巨龍眼皮反動,瞥了他一眼,就繼續趴那兒睡覺。

過了能有那麼一分鐘。

有機甲自花園內行使過來。

「蕭雨鎮守使。」

機械音伴隨著閃爍得紅燈,自機甲的音頻中播放。

蕭雨不滿意的指著高文道:

「他是什麼情況?」

「……」

機甲的上半身微微扭轉,顯示器內大量數字流不斷閃爍,最後以機械音頻播報道:

「生存者高文,第一序列,這是你進行的第八次任務,原任務執行地點,函谷關外….滋….滋…..因判定其能量等級過高,被科普能川星艦群判定為高威定義,進行引導與收容…….先已經完成收容,判定完畢。」

高文:「……」

蕭雨:「……」

第一序列,然後被科普能川星艦判定為能級過高?

什麼鬼?

被收容?

弄了半天,這裡不是函谷關外?

等等!

怎麼回事!

這些什麼鬼的鎮守使、征服使,居然能影響低序列生存者的任務執行地點?

這麼真實的嘛?

一巴掌拍在自己腦門上,高文長吁短嘆道:

「我就知道,大都市怎麼可能這麼好心,居然把我扔到這麼安全的地方……」

「生存者高文,因你的能級過高,極易干擾函谷關外地區的生物平衡,經科普能川星艦作為輔助判定,你的本次任務已被判定為完成,餘下的七天,請你在星艦區靜候修習,等待系統收回。」

「…..收回?」

「……」

機甲沒回答,直接轉身離開了。

然後。

就剩下兩個人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無語。

蕭雨看著幾乎石化的高文,左看看右看看,最終也沒發現高文有哪裡符合『能級過高』這一八百年都不一定能出現一次的干預判定。

「難道是科普能川判定錯了?」

下意識的,蕭雨嘀咕了一句。

然後。

就見其一臉高傲的『哼』了一聲。

「既然不是一類人,高兄,我們就此別過。」

說著話,這傢伙居然牽著龍走了……

高文:「……」

什麼鬼?

這麼現實?

還有。

弄了半天,這鬼地方是鎮守使和征服使的地盤?

可那也不對啊!

之前被拎回來那個生存者是什麼鬼?

等等!

被拎回來?

想到之前那傢伙是被人拎著衣領帶回來的,再想想那人當時懵逼的畫面……..

「卧槽,那貨不會是被人從任務世界,直接抓回來的吧?」

再想想,那傢伙被大老張判定為不合格后,就直接消失了….

「他這是又被仍回任務世界裡面去了?」

……

……

自打那具機甲爆出高文的身份后。

高文就覺得自己被拋棄了。

也不是說被拋棄。

就是那些知道他只是一序列的征服使和鎮守使們,基本就不和他玩了。

好像身份差別真的很重要。

就很無語。

還很無聊。

弄得高文沒事兒干,只能在家裡遛狗。

「朵朵,你說這鬼地方……哎,這事兒鬧的,你說我能不能找大都市要點賠償?」

「嗚嗚,你起來!別壓著我!」

「什麼別….和你說正事兒呢!」

腦袋枕在朵朵的腰上,高文兩眼無神的望著頭頂的天花板。

「這都什麼事兒啊,好好的任務給我攪黃了不說,完這兒的人還嫌棄我級別低…..對,這t就是歧視!呸!」

「你能不能放了我,你這樣我很難受…..」

「你家公子我被人歧視了!」

「狗男人!誰歧視你,你就去弄死他們,擱家裡欺負我算是怎麼回事!」

「哎….我這不是打不過嘛。」

「那你就放靈鬼出去咬他們啊!」

「靈鬼?」

高武想了想,然後搖頭道:「還是算了吧,本來就不是一條道上的人…..」

他這邊的話還沒說完。

就聽門外轟隆一聲。

緊接著。

蕭雨那個破嗓子就開始在外面喊:

「生存者高文,你將在五分鐘后,被強行投放入科普能川星艦管理區域內『函谷關』所在低,請提前做好準備!」 男人修骨玉長的指輕輕柔柔的擦了又擦,可喻色的眼睛就象是泉眼一般,他越擦她的眼淚越多。

女孩不吵不鬧,只剩下無聲的啜泣,墨靖堯的眉頭緊皺,一張俊顏上只剩下了心疼,眼看着怎麼擦都沒用,墨靖堯突然間捧起喻色的小臉,微微俯首。

瞬間那咸澀的淚水就滑入了他的唇間,卻,讓他更心疼。

淚,繼續流。

只是,全都流進了墨靖堯的唇齒間。

她哭了多久,他就吻了多久,每一下都是無比的珍惜。

直到喻色哭累了閉上了眼睛,他這才鬆開她,讓她舒服的躺在他的臂彎里,聽到她淺淺的呼吸聲,墨靖堯這才長舒了一口氣,緊摟着女孩,陪着她一起沉沉睡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