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楚飛,你已經窮途末路,速速將寶物交出來!」凡鐵站出來,大聲喝道。

「就憑你?」楚飛眉頭一挑,有些不屑,如今他已經突破後期,凡鐵那凝旋境中期實力已經不夠看了。

「不是他一人,而是我們!」其他幾名中期的武者紛紛站出來,注視楚飛眸子。

「實話告訴你們,你們口中的寶物已經被我突破境界用掉了,若你們還想要,我可以拿點剩下的灰燼給你們,不急不急,每人都能攤到一點。」

他懶得和對面那些人啰嗦,索性告訴他們實話。

「沒了寶物,那就用你的命來償還吧!」眾人怒氣攻心,紛紛拿出武器,運起靈氣,轟殺楚飛。

既然寶物已沒,那他也沒有必要存活於世了!

楚飛眸光懾人,黑髮揚起間,身體向前橫推。

對面幾十號人也就那六名凝旋境中期的武者需要注意一下,其他不足為慮。

「吞天掌」

將六名中期武者一掌拍的停滯,自己身體前沖,直接來到一人身旁。

「碎吟拳!」

憑藉後期實力運起拳法,沒等那人施展武技護體,就將他打成重傷!

一拳打倒一個,身體詭異地扭轉角度,避開他們攻擊,手掌探出,按在旁邊的中期武者頭上,一掌震在地上。

那人雖然有靈氣護體,但依舊被震的頭破血流,口吐鮮血。

「一起攻擊!」剩下四名中期武者著急喊道,他們知道在這樣下去,自己幾人遲早會被一一擊破。

四人回攏身形,低哼一聲,一道道靈氣爆發,四人合力想擊殺他。

楚飛不急不忙,身體在對面眾人之間閃掠,一道道鮮血噴涌而出,瞬間帶走了十多名低級武者。

剩下的那些人心裡發毛,此人突破境界后竟然這麼驍勇,心裡已經萌發退意。

淡淡看著剩下那些人,他輕聲吐出一口濁氣,一時間連續使用武技,對他的消耗也是極大的,要不是突破境界了,恐怕早就力竭而亡了。

「沒想到這狗東西這麼厲害!」凡鐵紅眼嫉妒,區區兩月間,他實力就超越自己了。

「接我們一招!」四位凝旋境中期武者皆大吼一聲,將聚集在一起的武技釋放而出。

「大霹靂!」

楚飛被震退,靜靜看著面前升空的球形武技,心裡震撼,想著自己該怎麼接為好!

「只要被這大霹靂籠罩,內部就會釋放出無盡的霹靂,就算你是後期境界,也別想全身而退!」凡鐵有些氣虛,但能看見楚飛被殺招籠罩,從而表現出束手無策的樣子就開心不得了。

「哼,不就是一個武技,看我破了他!」

楚飛低喝一聲,鍊氣後期實力全部綻放,靈力化為道道白色綢帶包裹右拳,雙腳一登,沖向空中所謂的球形武技!

「碎吟拳」

一拳轟在了大霹靂的表面,隨後眾人聽見咔嚓一聲,楚飛的身體徑直穿過,身後的那武技轟的一聲,爆炸開來。

「竟然被這麼輕易破了?」

四人目瞪口呆,旋即一陣無力,對那人已經束手無策,無計可施了!

楚飛轟然落地,揚起陣陣灰土,輕聲說道:「我說今日你們死,就別想一個活!」

話音落地,他人就消失不見,再次出現時已經在一位中期武者身後,一拳穿透他的心窩隨意地甩在一邊,開始對旁邊的人動手。

凡鐵尖叫一聲,握住大刀的手開始顫抖著,他感受到了殺氣。這麼多年傭兵不是白當的,身體當即橫移,避開了探過來的手掌,一刀劈砍而去。

楚飛不屑的笑了一下,落下的手掌一翻,抓住刀刃,直接徒手將大刀折斷。

另一隻手一掌拍在凡鐵胸口,胸部頓時凹陷下去,使之吐血重傷昏迷。

解決兩名,看了看身後的兩名武者,嘴角邪笑。

「楚大哥,楚爺,饒了我,只要你肯放了我,我甘願做牛做馬!」其中一位被嚇的跪在地上,抱頭痛哭,與之前的樣子截然不同。

另一位武者當即轉頭,使出吃奶勁,朝著遠方奔跑而去。

正當楚飛想要追趕的時候,一道聲音傳來,「楚兄,那人交給我便是,你安心處理這些雜碎便可!」

楚飛點頭,手起刀落間直接將跪在地上的人殺死,他不喜歡養著一條隨時弒主的狗!

剩下的那些低級武者見楚飛目光注視過來,皆被嚇的倒退一步,他們沒有乞求放過,先前的那人就是活生生的例子。

如今的楚飛想殺死他們,真的太過簡單。

楚飛嘆口氣,眾人以為放過自己后,鬆了口氣,但還沒堅持片刻面部便陡然僵硬。

「我說過你們都得死,所以抱歉了!」楚飛說著。

隨後他們胸部就被一隻手掌貫穿!

那些人直挺挺地倒下,面部上殘留著些悔恨之情。

大戰就此落幕!

處理完這些,旋即吐出一口鮮血,臉色蒼白,手掌一抹,喝了兩瓶療傷靈液方才覺得有些好轉。

兩分鐘后,葉沙的身體從遠方極速掠來,將一具屍體扔在了地上,看了眼楚飛詢問道:「看你氣色不太好,沒事吧?」

「已無大礙!」楚飛搖頭,要不是之前葉沙消耗了他們一波體力,自己就不光吐口鮮血這麼簡單了。

「既然眾人已經死了,我們就回去吧!」楚飛說了一句,將眾人身上搜刮乾淨,收了凡鐵屍體便和葉沙朝著唐山鎮方向疾跑。

離開過程中,楚飛抬頭望了一眼山脈中央,那頭蛟龍估計因為吞噬了那個寶物,導致身體受傷極其嚴重,要不然以它的實力不可能不追上來。

他想了很多,最終嘆口氣!

…………

凡鐵傭兵團。

「葉萱,我已經垂涎你很久了,每次看著你那完美的身材都讓我欲罷不能,都會讓我渾身一激靈,那感覺太美妙了。但還是差了一點手感,如今你在我手中,不如從了我吧!」

凡道邪叫一聲,將面前的少女扔在床上,床上類似鐵板,突然的砰的一聲響,讓少女一陣吃痛,旋即瞪著面前這個瘋狂男人。

凡道舔舔嘴唇,看著面前之人,冷笑著,埋頭而下,同時雙手化作遮天的烏雲,遮蔽所有光芒。

「凡道,我哥是不會放過你的!」葉萱歪頭哭著說道。

她原本帶著一行人回去,不曾想半路被凡道一行人遇見,雙方交火,她的人馬被屠殺殆盡,自己也被凡道虜了回來,遭受折磨。

「呵呵,有兄長和那麼多高手追殺,區區十幾人還想抗衡?恐怕他們早就命喪黃泉了!你難道不知道我為何突然離開隊伍?就因為兄長大人預料到結果方才讓我回來,要不然我也遇不到你這個美人!」凡道抬頭摸著葉萱臉龐,邪笑著說道。

「不可能,我哥他們是不會死的!」葉萱大喊一聲,想反抗他,但身體一動不動,顯然被凡道下了軟勁散,使她沒有力氣。

「哼,既然你如此不聽話,就讓我好好教訓你一番!」見身下女子歪動頭腦,自己不好動嘴,他有些動怒,大聲說著,同時也將她身上衣服全部撕開,露出了粉紅色肚兜。

葉萱淌著眼淚,知道自己今日栽在這裡了,當即閉上眼睛咬緊牙齒,任由凡道動手動腳。

凡道見狀,更加邪笑著,他的一隻手再度化為遮天的烏雲,同時,另一隻手將自己的衣袍快速褪下。

他有些等不及了!

待他將衣服全部褪下后,看著面前的尤物,忍不住哈哈大笑,他心裡激動不已,今日終於生米煮成熟飯了!

當沒有衣物遮蔽的凡道準備對準面前之人發起猛烈衝擊時,一道轟鳴聲在院子里轟然響起,隨之響起的是一道道嘈雜聲。

「媽勒個巴子,是誰破壞老子好事!」凡道轉頭大罵,將衣服再度穿好,氣沖沖的朝著外邊跑去。

葉萱睜眼看著床頂,兩行淚水再度滑落!

院子中,一道身影挺拔而立,他的腳下還有一具屍體。

「雪傲,你這是幹嘛?」凡道怒吼一聲,拿出大刀,指著面前男子問道。

「凡道,將葉萱交出來吧!」雪傲看了他一眼。

「難道雪狼傭兵團想與凡鐵傭兵團開戰?」

「凡道,趕快將我們副團長放了,要不然踏平凡鐵傭兵團!」一位狂沙老人從不遠處跑來,大聲說道。

隨後一個個傭兵全部都跑了過來,看著凡道。

凡鐵傭兵團的人沒過多久也全部跑了過來,站在凡道兩邊,注視著對面。

「凡道,楚飛於雪狼傭兵團有恩,並且他還是狂沙傭兵團的人,也就是說狂沙的事就是我的事!奉勸一句,現在放人還來得及!」雪傲淡淡說道。

「你在教我做人?」凡道哼哼一聲,繼續說道:「憑什麼?憑你那邊人多?還是憑你聚氣境後期實力?」

隨後,將目光放在了之前說話的狂沙傭兵身上,拍著胸脯邪笑一聲說道:「實話告訴你,你們也副團長現在已經赤裸躺在我的床上了,要不是被你們打攪了,我還能再來十多次!對了,你想不想聽我講講她當時的那個叫聲?一提到那個我心就痒痒,真尼瑪銷魂!」

「放肆,你竟然敢對副團長做出那等齷齪之事?」老人剁著腳,大聲罵道。

葉萱對自己的貞潔看的極其重要,若真的被玷污了,恐怕比殺了她還難受。並且她還是自己看著長大的,若真的這樣被毀了,該如何是好!一想到這裡,老人就有些心絞痛。

「你竟然敢做出這等事?!」雪傲怒氣攀騰。

狂沙的人狂奔至自己傭兵團,跪在他的面前磕著頭求他來救人,但依舊還是來遲了一步,這讓他非常憤怒!

雪傲怒吼,拿出武器,直接對著凡道沖了過去。

凡道沒有多說,直接拿出大刀開打起來。

兩人同時聚氣境後期,實力不分上下,很難決出勝負,打的熱火朝天。

一時間,兩人之間交手了三十多招!

「凡道,做了那等事,今日你傭兵團必亡!」雪傲與凡道再度拉開距離。

「哈哈,太好笑了!我想雪狼和雪獒也去幫忙了吧,實話告訴你,不僅葉沙和楚飛,就連你那兩個哥哥今日都得葬身那裡!從今以後,我凡鐵傭兵團就稱霸整個唐山鎮了!」凡道大笑一聲,對準眾人說道。

「哼!你那麼確定?」一道怒吼聲彷彿至九天之上轟下,化為滾滾雷霆在眾人上空炸響,震的眾位身體搖晃。

狂沙眾人聽此聲音皆淚流滿面,他們的團長安然無恙回來了。

「凡道,給你看個東西!」又一道聲音突然炸響。

隨後,他們便看見兩道人影攜帶著滾滾怒氣從遠處極速奔來。

不到一分鐘,兩人便已經來到眾人面前了。

「團長,副團長她被凡道給……給……玷污了!」那位老人來到葉沙面前,哭著說道。

「凡道,你個畜生,我定要讓你生不如死!」

葉沙聽完,手掌緊握,凝旋境後期實力頓時釋放而出,朝著凡道奔去。

楚飛一把拉住他,寒聲說道:「你先去看看葉萱怎麼樣了,這裡交給我便可!」

葉沙瞪著凡道一點頭,便朝著房間里著急掠去。

「凝旋境後期!」凡道吞口唾沫,看見他們安然無恙歸來,感到有些大事不妙。

彷彿知道他之所想,楚飛手掌一抹,將一具屍體隨意扔在了地面上。

「兄長?!」

凡道怔怔地看著地上那句冰冷屍體,他不明白為何幾人能突破大軍圍剿!

「團長大人!」其他人大吼一聲,傷心欲絕。

「楚飛,沒想到你能活著回來,真是令我吃驚!」

「呵呵,不勞你費心了,我已經送其他人去了極樂世界了!」楚飛冷笑一聲,氣息釋放而出。

「鍊氣期後期!」凡道失聲吼道。

楚飛懶得理睬他的失態,語氣森然說道:「當時凡道追殺我,我便說過要剷平這裡,如今我兌現諾言來了!」

「兄弟們,一起干他吖的!」凡道大吼一聲,是死是活全看現在能不能突圍出去了。

楚飛無奈搖頭,略微一跺腳,強橫氣息就將對面眾人定住,不能動彈。

「堪比聚氣境後期的實力果然強悍!」楚飛身後眾人震驚無比,短短几月不見,他竟成長至此! 任誰都難以想像,溫故和貝爾這兩位各自代表着雙方頂尖力量的存在,此時竟然是真的放下了雙方之間的矛盾與間隙,開始了學術探討。

貝爾提問,溫故回答。

偶爾雙方之間還會針對問題進行討論,各自闡述各自的觀點,求同存異。如此和諧的畫面,如果旁人不知還會以為是兩名學術研究人員在探討交流。

殊不知,此時雷城城郊。

以柳言為首的柳盟已然動身,巍峨的武魂戰獸和豪傑、嬌娘,穿梭在洛城的城郊之中。

「嘶,怎麼這麼久都看不到魔族?」

武樟左右眺望,他們這一路上都是暢通無阻,按理來說此地已是魔族屬地,有外敵湧入魔族一方應該會有應對。

偏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