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顯然五大國和曉開頭是罵罵咧咧的,但最後還是同意了決鬥場主人的建議。

「叮!恭喜你們完成契約,不過簽訂以後你們要抱著必死的心態完成任務!」

「你在說什麼?忍者不就是與死亡相伴的人嗎?」

迪達拉聞言立刻反駁一聲。

他的話也引起了在場所有忍者的共鳴,從當上忍者的那一刻開始就要背誦那一條條苛刻的條例。

什麼壓抑感情不能輕易表達,什麼任務為先之類的數不勝數。

自來也和其它為了村子,為了自己的忍者最後還是在那面板上籤上了自己的名字。

他們從一開始就別無選擇,只能一條路走到黑,哪怕是深淵也要笑著走。

「忍者的價值是由他的死亡決定的!」

自來也心中默默的念叨著,這一句他的信條。

隨後他遙望著那兩個一頭金色頭髮的男子,久久不言。

「命運之子……是你嗎?鳴人!」

有人為了賺積分變強,有人為了好奇,也有人為了村子,為了未來而立下這一份打工契約。

契約結束以後,作為自己人,柳生開始發放福利。

「叮!恭喜你們完成契約,作為我的素材打工人,給你一個好處那就是可以提前支付工資,比如知道正確答案,不過只能知道答案,解析和視頻需要付費觀看。」

「而決鬥場是內部地方可以給你解決私人問題,比如對什麼人不爽,但還是需要付費決鬥,一千積分一次,兩人需要同時支付且互相同意!」

這一聲叮音結束,正好決鬥場又是一片喧嘩聲。

所有工作人員,不對是忍者嘴角開始抽搐,這個任務人是不是鑽進積分裡面去了?

什麼都要積分!

雖然想痛罵祂,但某些忍者最後還是顫抖的欠下第一筆債務。

「答案:d!」

木葉忍者野原琳!

「轟隆!」

看到這個答案的所有忍者腦海里都是一片電閃雷鳴,不可思議的看著這個字母。

第一時間就是懷疑人生!

「假的吧?這是什麼?我……我肯定看錯了!」

這是比四代目水影被人控制更大的刺激,直接就是內奸當上一村之影嗎?

這誰受得了?

更難受的是雷影,砂隱的千代以及照美冥。

「比,為什麼要這樣做?」

四代目雷影艾更是顫抖的心,不敢相信自己的兄弟背叛了自己,成為了木葉尾獸部隊的一員。

那個七代目火影、五代目風影、四代目水影三個名字宛如黑暗中的烈火一般刺眼。

千代光想一想在未來自己村子耗盡全力培養的一村之影,居然是敵對國家的內奸,就感覺呼吸停滯。

照美冥這一類生活在血霧事情的忍者,越看越覺得矢倉就是木葉的間諜。

那段黑暗的時光不就是最大的證據嗎?

自相殘殺的夥伴,消失的血跡家族,這都是赤裸裸的證據。

大蛇丸的音忍村,許多被大蛇丸從霧影騙……咳咳,說服的人眼神詭異的看著這個答案。

莫非四代目水影就是木葉的內奸?

不然血霧之里的血跡忍者為什麼跑到了大蛇丸手裡。

而且幾人不約而同的瞟了一眼君麻呂、鬼燈水月以及木葉一方的白!

好傢夥,真的直呼好傢夥!

霧隱出名的血跡忍者都已經換上了木葉的名號,還全特么是四代目水影弄走的。

長見識了!

牛批!木葉!

把一個內奸培養到當上一村之影。

哦!

好像還策反了雷影的好兄弟,砂隱未來的五代目風影。

這越想越覺得木葉很吊炸天,內奸遍布整個忍界,甚至搞不好曉組織也有他們的間諜!

7017k 第1102章滅魔樹搶魔珠

「你讓我去保護那些人類?」

「保護我們的食物不應該嗎?如果人類被蟲族解決了,到時候魔族的眾魔吃什麼?莫要因小失大。」

飄蕩在空中的巨大骷髏瞬間來到花琉璃與司徒錦面前。

濃郁的魔氣在它身後拉扯出長長的殘影。

看着宛如電影特效一般。

花琉璃『驚恐不易』道:「別,別吃我。」

「呵~沒想到是個弱雞。」

花琉璃:「……」

司徒錦相比較花琉璃而言淡定很多,不過雙眼中的『驚恐之色』出賣了他。

「人類真是膽小如鼠,先把他們關起來……」

說完打算放了花琉璃,就在這時,它感覺自己的後腦勺疼痛萬分,並且痛感在一點點的加劇。

「快看看我腦袋怎麼了?」

看着兒疼痛萬分飄到魔火身邊的骷髏,魔火那雙血色的眼睛定定看着被紅蓮業火一點點吞噬的腦袋~

道:「這……好像不是我能阻止的事!」

骷髏痛苦萬分的撞向魔樹!

就在千鈞一髮之際,花琉璃將空間里的雷石全都丟了出來~

雷石之間相互均有感應,一顆雷石可以釋放出細細的閃電,但一兩千顆雷石的能量就有些恐怖了。

數不清的細小閃電擰成一股繩朝着魔樹旋轉而去……

魔樹被雷石釋放出來的雷電擊穿,雷電並未因此停止,而是一路往上,直擊魔樹內心~

「快~阻止這雷!」

花琉璃用精神力將魔樹罩住,魔樹釋放出大量黑氣,這些氣息在精神力屏障中橫衝直撞。

卻沖不開,待在外面的紅蓮業火的火光瞬間放大,大火籠罩在周圍,那些的魔氣一旦被紅蓮業火沾染就會化為灰燼。

魔火吞噬著星星點點的魔氣。

它倒不是幫助花琉璃這女人。

而是再幫紅蓮業火。

為了美色,它是連家都不要了。

外面的魔氣所剩不多,司徒錦跟魔火就能解決!

唯一嚴重的是花琉璃精神力屏障內的魔氣。

紅蓮業火尋了個縫隙鑽了的進去,一進去如小老鼠掉進米缸一般。

興奮的身體不斷旋轉,燃燒着周圍魔氣。

魔樹被雷電擊的魔氣大減,瓮聲道:「你是誰?為何要與我魔族為敵?」

「自古一來正魔不量力,你們魔族無惡不作,今日本仙女就將你們剩餘的魔氣與魔樹燃燒乾凈。」

說完指使紅蓮業火去煅燒魔樹。

魔樹在紅蓮業火的燃燒下的發出陣陣慘烈的叫聲。,

一條條延伸在更深處的根部痛苦扭曲的從地底拔出來。

粗壯的根部不聽掃蕩着地底。

石頭冰塊憤憤朝着洞穴砸來。

花琉璃用意念將司徒錦收進空間,讓紅蓮業火加快速度燃燒魔族的大樹!

地面顫抖的越來越厲害。

花琉璃不敢大意,眼看着紅蓮業火即將燒到魔樹的頂部,一顆珠子從魔樹的體內飛出來,珠子裝在精神力屏障上,又彈了回去。

這顆珠子身上的魔氣濃郁的凝結成了水滴。

花琉璃忙將小沫從空間召出來。

「這東西對你是否有幫助?」

小沫看着滾落地上的珠子,雙眼亮了亮。

「吃了之後,我可以晉級。」

「那送你了。」

。 穿過了幾座山谷后,地勢開始驟然上升,山勢更是傾斜地鋪向了天空,氣勢巍然!

巍巍峻岭,遙遙望去,一重疊著一重。涌動的雲好似一條遊動的霧龍,繚繞在那壯闊無比倒插雲霄的雄渾山峰!!

洛塵坐在太陽嶺霸主的屍體上,緊貼著磅礴的山勢而行。

天空一朵白雲,彷彿靜止了一樣,如畫卷般唯美的點綴在天空之上。

「這裡有一具屍體。」

時曉蹲下身子仔細檢查了一遍,如果單從現在的氣質上來看,相信沒有人能看出這個女人會是全華國最強的人。

「崑崙魔虎。」

洛塵到過天山,見過天痕聖虎,他的亡靈君主中也有天痕白虎,所以第一時間就認出了這具屍體。

崑崙祖虎,作為崑崙萬妖之王,是最有統治力的妖魔種族,很難想象會有其他生物獵殺算是其直系的崑崙魔虎。

這就好比在天山,作為食物鏈頂端的天山魔虎被其它妖魔獵殺一樣。

「我已經發現很多次這樣的現象了。」時曉嘆了口氣道。

洛塵想了想道:「照你的意思,就是這位新晉帝王在挑釁崑崙祖虎的權威?」

「有可能,但我更擔心的是其對人類的態度。」

時曉鄭重道:「帝王都有其領地,這位新誕生的帝王一定強大無比,否則又怎麼能讓其種族妖魔突破血脈的壓迫狩獵崑崙魔虎?而即便以崑崙妖國那龐大的國土,早已經被瓜分完了。」

「與崑崙祖虎鬥爭並不可怕,可怕的是其將主意打到人類領土身上。」

洛塵漠然:「所以你便因為這不確定猜測,要獵殺這位新誕生的帝王?」

時曉面無表情:「並不是不確定,而是其種族已經開始獵殺人類了。」

「呵!」洛塵發出一身冷笑:「崑崙魔虎就沒獵殺過人類?終究還是因為你認為這位新王比崑崙祖虎更好解決。」

不知為何,洛塵想到了自己。

當初他也是這麼一路坎坷走過來的,如果不是聖城一戰打出了他的威勢,面對他的又會是什麼?

因為他的力量足夠強,所以現在才沒人敢觸怒死神島。

而這位新誕生的帝王呢?

懷帶著種族的希望突破到了帝王層次,卻遇到了因為一絲擔憂就前來剿滅它的時曉,它又做錯了什麼?

米迦勒為何會選擇對古老王而不是胡夫動手?

胡夫霸據冥界上千年,其中根深蒂固到了何種地步相信他也有所了解,所以他才會挑看起來更軟更年輕的古老王捏。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