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江離短暫的驚訝后,裝做鎮定地:「喲,老闆,你不是已經休息了嗎,怎麼又來這兒坐著了,失眠呀?」

南笙冷冷地:「是啊,我得第一時間出去給你收屍,免得你暴屍街頭沒人管呀!」

江離一愣,隨後尷尬地:「我,老闆……」

南笙生氣地:「江離,我跟你說了沒有,不讓你再糾結於那些神秘人,安心地做交易所的生意,你為什麼就不聽我的話,非要不停地糾纏沒完?!」

江離懊惱地看著南笙辯解著:「我不也是希望徹底掃清這些神秘人,弄明白他們的真實身份,免得他們在繼續給我們搗亂,破壞我們的交易,這也是為了我們的生意著想啊。」

南笙生氣地:「可你這樣實在是太冒險了,難道你忘了我們上次遭遇人家的伏擊了嗎?忘了你自己受的傷了嗎?如果再有這樣一次,你會送命的你知道嗎?」

江離也有點生氣了,抱怨地:「你知道我一個人去會有危險,不還是沒能陪我一起去嗎?我現在告訴你吧,今天不但出現了以前的那幾個蒙面人,還出現了一個更厲害的蒙面人,他的超能遠在我們所有人之上,而且他還自稱就是主人所提過的那些來自其他星球的雲族人!」

南笙微微一驚,有些緊張地:「真的出現其他雲族人了?!那你怎麼樣,有沒有事?」

江離沒好氣地:「我要是有事,現在還能站在這裡和你說話嗎?幸虧我行動之前找了主人,他賜給我戰鬥用的超能,我才能勉強支撐或者活來。可我現在生氣的是,如果你跟我一起去,我們合力是完全有可能把這些傢伙都拿下,確定他們身份的!」

南笙生氣地看著江離:「你剛才說你去找了主人?他賜給了你新的超能?」

江離意識到自己說漏了嘴,只能硬撐著:「是,是啊,你不肯陪我去,我只能去找主人了,他就賜給了我新的超能……」

南笙連連點頭:「好,江離,你厲害了,最近你是又開始膽大妄為了,從我這兒得不到超能,你學會去找主人要了是吧?你又忘了自己助手的身份了是吧?你真以為超能交易所現在可以讓你由著性子胡來了是嗎?!」

江離激動地:「我沒有忘記我助手的身份,就因為我時刻記著我是你的助手,我才必須盡我的能力去剷除他們,保護你的安全,我要保證你外出的時候不會受到他們的傷害和威脅,你懂嗎?!」

南笙也憤怒地:「那你以為我不讓你去找他們,就是因為我自己怕事嗎?我也是怕你的超能不足,算計不夠,中了他們的圈套再一次受傷害!」

兩人一起怒視著對方,都生氣地喘著粗氣……

江離看著南笙,南笙看著江離,兩人本來都帶著怒意的臉,忽然都無奈地放鬆了……

急促的門鈴聲不停地在畫外響著,保姆一邊答應著一邊從保姆房走出來開門。

房門打開,羅飛背著雙肩旅行包從外闖進,經過了長途跋涉,他終於是回到家裡,此時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見到自己的家人。

保姆看到是他,有些驚訝地:「羅飛啊,你回來了?」

羅飛著急地:「劉阿姨,我爸爸、媽媽呢?」

保姆回應著:「他們身體不好,這段時間一直都在療養院。」

羅飛著急地:「那我老爺爺呢?」

保姆:「老先生說自己睡不著,獨自在花園瓜棚下坐著呢,還不讓我陪。」

羅飛皺起眉頭:「這麼晚了,受了夜風可怎麼辦?我去看看。」

羅飛將雙肩背包摘下,遞給保姆,自己快步向花園走去。 林辰軒盤腿坐在地上,從床底下找出紫金葫蘆,倒出十滴綠色液體。

為了能加快修鍊的進度,林辰軒可謂是煞費苦心,沒辦法,如果不儘快修鍊到練氣十層,那個瘋子龍妖不知道會做出什麼瘋狂事情呢!

林辰軒覺得,這些綠色液體有強化身體的作用,可能也對自己的修鍊有所幫助。不管有沒有用,都要試試。

倒出十滴綠色液體,將它們全都納入口中,然後開始調動渾身的靈氣,開始修鍊。

清清涼涼的感覺頓時遍佈全身。

轟……

一股彭勃的靈氣瞬間從丹田裏爆發,朝着身體各處的筋脈蔓延開來,本來清清涼涼的感覺,瞬間消失不見了,林辰軒彷彿置身於熔爐之中,渾身燥熱無比,直冒熱氣冷汗……

幾乎眨眼的時間,林辰軒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侵濕了,體內的熱流非常沒有減弱,反而越來越強……彷彿一道道岩漿在自己體內亂竄似得。

林辰軒以前從來沒有遇見過這種狀況,難道綠色的液體與自己體內的靈氣相遇,產生變異了?

腦海里閃過這個念頭,但林辰軒沒有絲毫的慌亂,遇見意外,他變得更加冷靜!

這個時候,越慌,越容易出事,慌亂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只有冷靜對待,才能把困難解決!

雖然體內的炙熱感難以讓人忍受,但林辰軒最不缺的就是毅力,從小到大,他那次不是被那些逼債的人打的遍體鱗傷?那時候都撐過來的,現在沒有理由撐不過去!

林辰軒咬了咬牙,任由那股炙熱的岩漿在體內亂竄,心神沉穩,固守丹田,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只要保持頭腦清醒,其餘的應該都不是問題。

事實證明,林辰軒的判斷沒錯,大約一個小時之後,那股灼熱的岩漿慢慢減弱,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溫暖的感覺,彷彿被溫和的陽光照射到一般。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於此同時,林辰軒體內的靈氣也開始發生了變化,本來弱不可視的白色靈氣,慢慢的轉變成了青色。而且丹田的地方,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如同吸收了養分一般,蓬勃生長了起來,體積竟然比之前增加了一倍之多!

「呵呵,不錯,不錯,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到達練氣二層,看來你也沒有我想像中的那麼垃圾。」就在這時,耳邊忽然響起了龍妖的聲音。

「鍊氣二層?這就是鍊氣二層?」除了靈氣增加了一點,林辰軒並沒有感覺到身體有什麼其他的變化。

「小子,你最好別自傲!才鍊氣二層而已!在這個世界上,練氣二層的修真者多不勝數!在接下來的兩個月,我會讓你的修為達到鍊氣九層!待會你找個沒人的地方,帶夠食物,我們閉關修鍊!」龍妖面無表情的說道。

「你有什麼目的?為什麼要幫我?」林辰軒並沒有被修鍊成功后的喜悅沖昏頭腦,反而極其冷靜的說道,「我們萍水相逢,我父親又是你的敵人,你幫我有什麼目的?」

「我之前不是告訴你了嗎?等你到了元嬰期之後,我就能出來恢復自由!這是我和你父親訂下的約定!不過我是妖,沒有多少耐心,要是你不專心修鍊,耽誤老子恢復自由的時間,別怪我對你不客氣!」龍妖邪惡的冷笑道。

林辰軒皺了皺眉頭,心裏暗暗的思考着這個龍妖的話到底靠不靠普。

龍妖一會說父親跟他有深仇大恨,一會又說跟父親有約定,一會讓自己還債,一會又幫助自己修鍊,矛盾……簡直太矛盾了……

龍妖彷彿看穿了林辰軒的心思,冷笑道,「你別誤會,我不是在幫你,我只是幫助我自己!你的修鍊等級越高,我吸收的靈氣就越多,傷勢恢復的也就更快,衝破這個封印的機會,也就更高!所以我讓你報恩!就是讓你快速修鍊!」

「好吧!我明白了!」林辰軒點了點頭,也沒有多說什麼,他以前看過不少小說,自然知道元嬰期的修真者,移山填海,無所不能,堪比天神一般!只要自己到了元嬰期,也不會怕這隻小妖精了!

「既然明白,就趕緊去找地方修鍊,我可沒有多少耐心!」龍妖不耐煩的說道。

「我知道了,待會我就去找地方修鍊……」

……

從剛才的對話中,林辰軒可以推斷出這個龍妖似乎收了什麼重傷,或者是被人封印了。暫時出不來!否則也不會逼着自己修鍊,既然如此,那就不好辦了!

最起碼主動權,掌握在自己的手裏!

至於修鍊的地方,林辰軒也已經找好了,就是清源山,清源山很少有人去,又有幾百棵野山參。靈氣非常濃郁又充足,絕對是個閉關修鍊的好地方!

到了第二天,林辰軒拿出手機,給柳文倩,韓筱筱,夏冰冰,李小敏,孫夢,童莉莉,周詩涵,各打了一個電話,簡單的告訴他們,自己要出一趟遠門,學習種植技術,可能要兩個月之後才能回來!

幾位女生聽到林辰軒要離開兩個月,心裏都有點不舒服,但她們也知道,男人嘛,應該以事業為重,就沒有阻止林辰軒。反正就兩個月而已,彈指一瞬間就過去了。

至於每天往井裏灌綠色液體的工作,依然交給了李小敏,他相信李小敏能做好這個工作的。不過臨走的時候,林辰軒從紫金葫蘆里,取走了大批的綠色液體,他覺得這些綠色液體,應該對自己修鍊很有幫助。

來到了清源山,林辰軒便開始了沒日沒夜的修鍊,在龍妖的指導下,林辰軒修鍊的進度非常快,簡直可以用一日千里來形容……

每天早晨四點鐘,在龍妖的催促下,林辰軒會準時起床,盤腿坐在清源山的山頂上,吸收靈氣,進行吐納!

吐納練息的要訣是吸氣時氣貫注於腹部,呼氣時氣上引至頭巔,這樣可以吸取生氣,排出死氣和病氣,同時提高人體潛能,進入功能態。

林辰軒每天,要從四點鐘吐納到六點鐘,吐納兩個小時,然後其餘的時間,就開始運行體內的靈氣,將周圍的靈氣以及吐納得來的靈氣,都與丹田融為一體。

「趕緊運行靈氣,我會施展法術,讓周圍的靈氣都聚集起來,讓你吸收!」體內再次傳來了龍妖的聲音。隨着話音落下,只見周圍無數青色的靈氣,以肉眼可見的形狀,飄散在林辰軒的周圍。

林辰軒又不是傻x,這麼好的修鍊機會,豈能白白放過?他盤腿坐在山頂上,四周的靈氣濃郁程度已經超出了他的想像。林辰軒控制情緒,放空精神,宛如一灘平靜的湖面,體內的靈氣,在瘋狂的運轉……

他修鍊的心法,是龍妖給他的暗黑真經,只聽名字就知道,暗黑真經不屬於正派的修鍊心法。不過林辰軒倒覺得無所謂,別管是正派還是邪派,只要能增加自己的修為,一切都不是問題。

暗黑真經是一種極其罕見的修鍊心法,就算在妖魔界,也不是什麼妖魔都能修鍊的,只有位列妖魔界頂端的皇室成員,才有資格修鍊暗黑真經!無論你有多麼強大,只要不是皇室成員,就沒有資格修鍊暗黑真經。

林辰軒彷彿進入了一片虛空,什麼都看不見,什麼都聽不見,漂浮在周圍的青色靈氣,慢慢的滲入林辰軒的皮膚里。靈氣沿着體內的筋脈緩緩運轉,每完成一個周天,林辰軒就感覺體內的靈氣多了一倍……

以他目前的修為,每天只能運轉七個小周天。連續修鍊十天後,他終於突破了一個小瓶境,到達了鍊氣五層!

連續運轉七個小周天,心神便從一片虛空之中退了出來。渾身神清氣爽,說不出的舒服。他經常一坐就坐好幾個小時,但一點都不覺得累,反而覺得非常舒服,耳聰目明,五感比之前有着極大的提升。

他隨便吃了點東西,填飽肚子,在沒到金丹期之前,修真者還是要藉助普通食物填飽肚子的,但到了金丹期之後,就能完完全全到達辟穀的狀態,就算什麼都不吃,緊靠靈氣,也能維持生存!

才十天的時間,就修鍊到了鍊氣五層,這種速度,就算放眼全世界,也難以尋找了?不過林辰軒知道,自己能修鍊這麼快,完全是靠龍妖的功勞,要不是他把周圍的靈氣都聚集在一起,自己吸收的怎麼可能會這麼快呢!

「別浪費時間,趕緊吃,吃完之後,修鍊法術,你必須在短時間內,把五行神決修鍊完成!」龍妖面無表情的說道。此時的他,就像一個冷血無情的教官一般!

「好!」對於龍妖的嚴厲,林辰軒沒有絲毫的反感,反而有一絲的竊喜,有一句話說的好,嚴師出高徒嘛!

「你先練習集雨決!等你練會了集雨決,以後就不用在靠着靈液催生那些植物了,集雨決的雨水,也一樣能起到催生的作用,而且效果比靈液還好呢!」龍妖聲音在腦海里響起。

「真的嗎?」林辰軒有些懷疑這句話的真實性。

「當然是真的了,你這個傢伙,真是暴殄天物,靈液裏面可蘊含着數不清的靈氣,對於修真者來說,那可是大補的東西,你到好,竟然用靈液去催生植物!真是沒眼光!」龍妖白了林辰軒一眼說道。

「額……用集雨決的雨水灌溉種植物,效果真的比靈液好嗎?龍妖大哥,你千萬別騙我!」對於林辰軒來說,那些菜園裏的蔬菜才是至關重要的,對於修鍊成仙,成就大道什麼的,林辰軒根本想都不想。

要是真的人人都能修鍊成仙,這個世界早就大亂了!

「你這個白痴,集雨決所凝聚的是周圍的精華水分,這些水分在古代被稱為天河之水,神農培育植物的時候,就是用的這種水,而靈液對動物有着極大的作用,如果是一個不懂修鍊的人,吃了靈液之後,可以包治百病,延年益壽,也可以增加自己的體魄,要是修真者吃了靈液,會增強體內的靈氣,實力大增!」龍妖沒好氣的說道,似乎對林辰軒暴殄天物的做法非常不滿!

煉妖壺裏的靈液如此珍貴,這傢伙竟然都用來種植莊稼?不知道林肖龍那傢伙聽說了之後,會不會氣的吐血!龍妖心裏暗暗想到。

。 第1611章

冷清玥的眼淚刷的一下落下來,死死的咬著唇瓣,因為用力,甚至咬破了,嘗到了血腥氣。

送走她?

阿絕哥哥竟然可以說出這種話。

他怎麼可以!

心中悲憤交加。

她自小長在墨家,現在的她能去哪裡?

阿絕哥哥怎麼能說出這麼絕情的話?

冷清玥一把推開了門,因為動作過大,使得兩扇門相撞發出砰的一聲聲響,屋內的兩個人紛紛抬起頭看向她。

「清玥。」

墨城看到她通紅的雙眼,淚流滿面的樣子,眼中閃過一道複雜,喊了一聲她的名字。

就見冷清玥一步一步走上前,她眼中絕望和憤怒交織著,卻死死咬著唇,竟是一片倔強的樣子,她紅著一雙眼死死的盯著墨絕,咬牙道,「阿絕哥哥,我做錯什麼了,你要趕我走?我在墨家這麼多年,我喊你叫做哥哥,喊了這麼多年,你就是這麼對我的嗎?

不管是親人也好,愛人也罷,是不是你都從未將我放在眼裡?就這樣輕而易舉的說出將我送走的話,你明知道我家裡的情況,我早已經沒有親人了。」

冷清玥哭著質問。

整個人都壓抑著情緒,似乎下一刻就要崩潰。

「清玥,你聽義父說,事情不是這樣的,你大哥他只是心裡有些生氣,所以口不擇言,你不要生他氣,你看到了,這幾天我跟你大哥天天去楚家,卻是連君緋色的面兒都沒見到,小池那邊也是鬱鬱寡歡,所以你大哥心裡也窩火,才說出那樣的話,你莫要當真。」

墨城安撫道。

「義父,阿絕哥哥既是能說出來,那就說明他是真的這麼想的,您又何必給他遮掩?」

冷清玥咬牙,委屈的不得了,下一刻卻忽聽墨絕道,「對,我就是想讓將你送離墨家,我們墨家不要你這種心術不正的人。」

冷清玥倒抽一口涼氣,整個人臉色煞白的厲害,竟是控制不住的後退了兩步。

墨絕他竟然直接就當著她的面說出來,半點兒情面都不留,他怎麼能這樣?怎麼能?

「阿絕哥哥,我跟你一起生活十多年,竟比不上一個你才認識了幾個月的女子,你因為她要趕我走,你竟然要趕我走,你怎麼能這麼狠心!」

冷清玥大聲控訴。

「我為什麼趕你走你不知道嗎?冷清玥,這麼多年是你偽裝的太好,竟是讓我們都沒看清楚你是什麼樣的人,心思毒辣,心術不正,你憑什麼認為你做出那些事情之後,墨家還願意收留你?」

「墨絕哥哥,你為什麼要這麼說我?我不就是在雲家的時候說了幾乎話?你就認定我是次心思毒辣,心術不正了嗎?可我說的不也是實話嗎?她當時就是抱了個死孩子,不是嗎?」

冷清玥大聲喊道,語氣憤怒不已。

「夠了。」

墨絕蹭一下站起來,一把將旁邊桌子上的茶杯被拂到了地上,臉色因為憤怒而通紅。

「當時她是什麼情況,你應該看見了,可你做了什麼?冷清玥,不要當大家都是傻子,你當時分明就是想刺激她發狂,而你還真做到了,這麼多天你是怎麼說的?你說你意識到自己錯了,對君姑娘感到深深的抱歉,可實際上呢?你依然懷恨在心,想著伺機報復,冷清玥,你要知道所有的事情從頭到尾都是你的錯。」

墨絕冷聲呵斥,臉上半點兒溫情都沒有。 崔越實在沒想到,剛跟江朔分開不久就又見面了,並且還是以這種雙方會談的形式。

酒店房間里,江朔坐在單人沙發上,而她跟金晨敏則坐在旁邊的大沙發。

范榮意拿了兩瓶礦泉水,說:「越哥,金姐,先喝口水吧。」

如果是在公司見面,肯定少不了要泡杯茶,才顯得客氣。

但酒店條件有限,也沒有好茶葉,只能先這樣了。

崔越接過水,金晨敏微笑着說了謝謝。

她臉上畫着精緻的妝容,年輕得絲毫看不出是三十齣頭的女人。

深棕色的齊肩外卷長發,白色西裝鑲著黑色的邊線,踩着一雙黑色中跟鞋,正紅色口紅突出職場女強人的自信,光是坐在那兒就非常有氣場。

在娛樂圈稱得上王牌經紀人的,自然不是什麼好惹的角色。

她金晨敏算一個,柳聽雯也是。

「抱歉啊,金大經紀人,又給你添麻煩了。」

江朔歪著頭笑了笑,那語氣卻沒多少誠意,反而還有些不以為意的輕佻。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