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彭祖沒空理她,專心對付秋思雨,如今這個情況,硬著頭皮也得上,不然就等死。

十道黃沙沖向了秋思雨,彭祖揮動著鬼旗,於沙中綻放,鬼旗好像變成了一把利劍,刺向秋思雨的心口。

秋思雨雙爪覆蓋上鬼氣,堅硬如鐵,一步不退,強頂彭祖的刺殺,鬼氣爆燃,將所有沙子燃成了灰。

「終於不藏了嗎?臭老鼠。」秋思雨頂住彭祖的鬼旗,冷眼嘲諷道。

「別廢話,要不是老子軀體不在,也不至於這麼狼狽。」彭祖說著,加大法力,可依舊不是秋思雨的對手,鬼旗漸漸被壓制,一道鬼氣射出,穿透了彭祖的左胸口,疼得他悶哼了一聲,吐出一口鮮血。

「冥封大陣,黑芒星。」

鬼旗突然化為了黑霧,然後形成了一個黑色的五芒星,將靠近的秋思雨困在其中。

「鏗·剎·封·邪·魘。」

彭祖手訣快速無比,眨眼的功夫,已經完成,黑色的五芒星將其困住,封在了原地。

秋思雨也打出了一掌手印,再次襲中彭祖,這次貫穿了他的右肩,他立刻飛了出去,倒地哀嚎,左右兩邊血流不止,受傷不輕。

可秋思雨暫時沒法出來,被黑色的五芒星給困住了。

「狐火!」

小狐狸龐大的嘴巴吐出了一口狐火,可是降下來的時候,已經是滔天大火,直接將秋思雨淹沒,被黑色五芒星困住的秋思雨,只能沐浴在龐大的狐火中,燒得噼里啪啦響。

「再給你加點調料。」

雷龍一躍而上,雙掌合一,三指豎起互相交叉,然後不停變換著手訣。

「萬法乾坤,雷霆萬鈞!」

幾張黃符在手中綻放,雷法夾咒,轟然而下,直接沖向了秋思雨。

「啊……」

秋思雨慘叫一聲,狐火加上雷法的轟襲,把她的鬼體毀去了三分之二,而且還在不斷灼燒著,雷電轟然,將鬼體不斷破壞,還傳出了噁心的焦味。

可彭祖沒有一點點期待,殺了她又能怎麼樣,還是一樣會重生,但可以趁這個時間逃跑,彭祖已經做好了準備,咬牙掙扎著爬起來,渾身是血的他看起來極其狼狽,這應該是他千於年來最狼狽的一次了。

但出乎了他的意料,秋思雨沒有死,狐妖和雷龍的力量差了一點,沒能將其徹底轟殺。

秋思雨憤怒一轟,千道鬼氣咆哮而出,如龍蛇亂舞,怨氣衝天。

轟……

黑色的五芒星灰飛煙滅,妖炎和雷法破碎,一道鬼波震蕩,雷龍,彭祖,小狐狸同時被震得飛了出去,在空中翻轉了幾圈才掉下來,小狐狸則妖體壓碎了大地,血染紅了地面,彭祖和雷龍掩埋於廢墟,身受重傷。

剛剛逃跑不遠的錢萌萌也被波及,鬼氣差點將她攔腰折斷,幸虧她急忙蹲身躲開,但餘震很猛,直接將她席捲,然後狠狠甩在了地上,被無數飛沙走石掩埋,七孔流血,內臟都在反轉,身體疼痛得無法呼吸。

「日你爹,這也能拉上我。」錢萌萌挖了一個坑出來,傷痕纍纍,這次她躺地上大口喘著氣,無力再逃。

不止錢萌萌願望落空,彭祖也願望落空了,秋思雨沒有死,還盼望著秋思雨重生的時候趕緊開溜,這是她唯一的bug,她根本沒有任何弱點。

秋思雨連續運用這麼多的鬼力,雙膝一軟,跪在地上,她也不是可以無窮無盡的運用鬼力,打了這麼久,消耗的也快差不多了。

要麼趕緊殺了這幾個人,要麼死一次,死了以後,她就可以重生了,重生不但可以變得更強,還可以恢復所有的損傷和消耗,滿狀態復活。

幸虧這次她壓制了鬼母,不讓其帶走一部分的力量和鬼紋黑鳳凰,不然現在這個情況,她有可能會死在這裡。

這幾個已經重傷,殺她是不可能了,還不如一口氣解決他們。

「送你們上路吧!」秋思雨仰頭,舉起了雙手,然後慢慢升到半空。

陰風大作,鬼氣壓頂,無數的鬼力聚集,然後形成了一座大山似得的鬼意,慢慢的,慢慢的,往下降,就好像一顆導彈要降落一樣,如波紋一樣在半空中蕩漾開來。

「卧槽,這是要把這裡都夷為平地啊!」彭祖看著天空,瞳孔都放大了,一臉的驚恐,這般鬼氣如果落下來,整個鬼城會瞬間消失,方圓十里的血肉之軀會被碾成肉泥。

彭祖突然做出了一個詭異的舉動,他抬起剛才的陰陽葫蘆,然後瘋狂吞著裡面的鬼氣。

剛才陰陽葫蘆吸收了不少秋思雨的鬼氣,已經變成了純黑色,而且純陰,陽氣已經全無,並且體積脹大了一倍左右,可是彭祖卻將這些鬼氣一飲而盡。

活人吞鬼氣,那會沒命的,身體承受不住不說,鬼氣會將靈魂都壓榨乾凈,甚至自爆,而且還是秋思雨的鬼氣,太陰太寒,人體受不了,就剛才那個陰陽葫蘆好像都要爆炸的樣子,別說人體了。

可彭祖卻全部吞了下去,他的身體開始膨脹,發黑,好像隨時會爆炸一樣,耳朵,鼻孔,嘴巴都在冒著黑煙。

彭祖點了自己幾個穴位,然後開始掐訣,他將黑符貼在了自己的五宗穴和額頭上,然後頓時對著天空噴出了那些鬼氣。

轟……

兩股鬼氣相遇,雖然都是秋思雨的,但已經被彭祖利用,彭祖沒有死,也沒有自爆,兩股鬼氣相撞,爆出了恐怖的火花,然後是震動。

可是,彭祖輸了,那些鬼氣還是弱了許多,被壓下來的鬼氣摧毀,然後它們繼續下降,好像勢必要摧毀這個鬼城廢墟,還有我們。

恐怖的力量慢慢降臨,彭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精疲力盡,他渾身疼痛不已,已經到了齜牙咧嘴的地步,鮮血也不斷從他身體滲出,他已經儘力了,但沒有辦法,葫蘆里的鬼氣還是太弱了,他輸了,只能等死,這麼強大的鬼氣,躲都躲不及。

。 不得不說,時宜有的時候想法還真的挺獨特的,但是卻讓人找不到任何一點錯處,甚至還覺得其實她說的很對,事情也就是這麼一回事。

顧其言十分心酸,這樣的豁達不知道是時宜多少次深夜的輾轉反側后才得到的醒悟,這背後承擔的全部都是血淚。

「好,不管未來發生什麼事情,我們都會一起面對,一起承擔,你要記住,你永遠都不是一個人,你的身後還站着我們,我們永遠都會無條件的支持你,好嗎?」

時宜被這句話說的鼻子一酸:「你這是在幹什麼啊,這些話我早就知道了。如果你要是不想要支持我的話,你覺得我會放過你嗎?真是的,成天說這些沒有用的。」

經歷的事情再多,在自己的親人朋友面前,時宜都還是之前的那個小姑娘,從來都沒有改變過。

「好,我不說了,總之你記得就可以了,不要自己扛着一切事情,有需要了你就跟我說。顧氏集團的資源全部都可以用來幫助你。」

這句話可不是誇張,別說顧其言了。

就憑藉顧其言父母對時宜的喜愛來說,如果顧其言不幫助時宜的話,恐怕都會將顧其言給趕出去。

「對了,這些事情你不要跟叔叔嬸嬸說啊,如果他們要是知道了,怕是又要擔心我了,我不想讓他們擔心。」

「放心吧,我會告訴他們的,讓他們等你這些事情都處理完成了之後再過來,不要打擾你。」

「怎麼能說是打擾呢?現在只是事情太多了,我不想目標太大,否則的話將來不好收場,就平平淡淡的將這些事情給搞定就好了。」

時宜慎之又慎的說出最後一點:「最關鍵的,現在他們是認為我們已經回天乏力了,所以才會敢於行動,如果你們都過來的話,他們就會知道其實我還是有很多靠山的,這樣一來的話,他們怕是就不會再有任何行動了,這對於我來說是最糟糕的事情。」

「畢竟為了這一天,席聿衍真的受了很多委屈,甚至還要承擔很多風險,我不可以讓席聿衍的付出還有大家的付出都功虧一簣。」

的確是,這麼一會,席老爺子,時老爺子甚至顧其言都過來了。

如果顧叔叔跟嬸嬸在過來的話,背後的人是不是還會行動那可就真的說不準了,畢竟她的靠山越多,他們就會越發的小心翼翼起來。

「好,我知道了,這些事情我會跟爹地跟媽咪說的,你可以放心,等你處理完這些事情了,我們一起去街上擼串,喝啤酒怎麼樣?」

香噴噴的牛肉串,爽口的冰啤酒,時宜聽到都有些流口水了,她半開玩笑道,「你知道你說的這些話有毒嗎?如果我們要是在電視劇里,你這樣一說,我再一答應啊,我就該領便當了。」

這可能就是電視劇跟裏面的墨菲定律?他們越是約了很美好的事情,他們就越是無法回來,這都成為一條鐵律了。

「不要亂說。」

顧其言的臉色一下陰沉下來,帶着濃濃的擔心:「這些事情不會發生的,你一定會成功的,你這麼厲害,我們這麼厲害,你怎麼會受到任何傷害呢?必然只會得到美好跟讚揚,你要相信這一點,知道了嗎?」

如果可以的說,顧其言真的很想要代替時宜將這一切事情都給處理好,只可惜他永遠都代替不了,這就只能夠成為一個想像而已。

「我知道,你放心吧,我這是在現實生活中,哪裏會那麼倒霉呢?再者說了,我可是一個魔王啊,就算你們將我給送到閻王面前,他怕是都不會收我的,再將我給退回來。」

時宜這話真的是比珍珠還真的,前世她不就死了,原本以為自己是背負着滔天恨意,死不瞑目的。

結果一睜開眼,竟然重生了,這不是閻王不收她是什麼呢?

「你啊,就是貧嘴。我先去看看周舟,對了,你說的白祁是周舟的弟弟嗎?這件事情你已經辦妥了?」

「那是當然的了。」

時宜一抬下巴,全部都是驕傲:「這些事情算什麼啊,但凡只要我一出馬必然會馬上解決的,白月的確是有些道行的,但是碰到我這麼一個有錢有權有勢的,再多的道行可都不管用了。」

這句話也是比珍珠還要真上許多的。

這個世界就是這個樣子的,哪裏有那麼多的公平呢?

如果真的說要有,那也是看看誰更厲害而已。

「你倒是自信,這件事情沒有影響到你跟周舟之間的感情吧?」顧其言雖然對周舟跟時宜都有信心,但這次畢竟牽扯到的人是周舟的媽媽,又出了這麼大的事情。

「放心吧,沒有。周舟說她知道我這麼做全部都是為了她好,她一點都不記恨我,而且還很感謝我呢,說如果不是我的話,她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可以從這些事情中解脫呢。」

時宜說這些話的時候興緻不高,甚至有些失落:「其實我倒是希望這些事情都是周舟去處理的,這樣才可以解決的更加乾脆利落,但是你也知道,周舟向來是一個心軟的人,她也不會想去做這些事情的,所以也就只能夠我去做了。」

時宜從來都不在乎這些事情,如果說她身邊的朋友不想要解決這些事情,想要保持手上乾乾淨淨的,她自然會幫助著,所有的陰損只要她一個人承擔就好了。

但是時宜在乎的是周舟到底能不能突破自己心裏的那道坎兒,她不去做這些事情,就代表她還有顧忌。

她還有顧忌,就代表她還對白月有所期待。

她對白月還有所期待,那麼就註定會傷心絕望。

時宜最不想的就是看到周舟還會傷心絕望,她更希望周舟可以開開心心的,徹底將這些事情都放下。

但話又說出來了,她到了現在還無法徹底將這些事情都給放下呢,她又怎麼去要求周舟可以將這些事情都放下呢?這不就非常可笑了嗎?

「小宜。」顧其言拍了拍時宜的發頂,「有的時候你不需要去想那麼多,你只要記住,你已經做的十分好了,真的,如果換成是我的話,我都沒有把握說我可以做得比你好。」沒有人知道,此時的姚六爺有多麼欲哭無淚。

他以前沒少罵姚三爺,一直都沒事,怎麼這回罵了幾句,就出事了?

「憑什麼?」

姚六爺對着管事婆子趙媽,一臉憤怒。

趙媽也不着急,只是拿出來一本家書,翻到了某一頁,讓某人好好看一看:「嘍,看到沒有,你抄了那麼多遍的家書,

《侯門風華:拜見極品惡婆婆》235章殺雞儆猴(加更二) 陸驚鴻高坐在掌門席位上,縱觀十個擂台,總算等到他最關注的霍雅涵上台,結果卻發現了不得了的事。

他是全場少數元神達到了陰神境的高手,一眼就看出,霍雅涵此戰的對手秋靈兒,腹中已有生靈氣象。

換而言之,秋靈兒已經懷孕了。

原本為霍雅涵捏了一把冷汗的陸驚鴻,當時就莫名鬆了口氣,立馬傳音給傳功弟子,著他制止比武。

於是,第一戰,霍雅涵不戰而勝。

相比較門下弟子不守婦道未婚先孕,陸驚鴻更在意的還是霍雅涵能否獲勝。

此外,陸驚鴻本以為這出意外救了霍雅涵。

殊不知,他此舉救的,反而是那個懷孕的可憐人……

此時,秋靈兒已經灰頭土臉地回到升龍峰的看台上。

隨後眾人就看到暴怒的太恆子跳起來狠狠給了她一巴掌,鮮紅的五指印清晰可見。

「畜生!你把為師的臉都丟盡了!」

……

「哈哈,徐長老,你那個小徒兒。運氣不錯。」

隔壁看台上,看熱鬧不嫌事大的太常峰長老祝得道反倒樂呵呵的,還開口打趣了徐小天一聲。

徐小天莞爾一笑:「依我看,我徒兒的對手,孕氣才不錯呢。」

「徐長老說笑了。」

祝得道搖著蒲扇笑道。

一場對手未婚先孕,又將霍雅涵推上了輿論的風口浪尖。

「哈哈,紫芝峰運氣也太好了。」

「這都行?」

「丟,還以為能看一出好戲呢。」

「這還不是好戲?還有比這更好看的好戲?」

眾人議論紛紛。

……

「可惡……一定是掌門為了讓紫芝峰的那個小女娃勝出一局,故意戳穿靈兒懷孕一事……」

臉上面子徹底掛不住了的太恆子,心中越想越氣。

一氣掌門不給面子,當眾戳破此事。

二氣掌門不顧大局,非要偏袒徐小天和他的紫芝峰,而不願意接納他帶頭的撤換紫芝峰長老的提議。

「徐小天……我就不相信你能扛住不下台!」

他牙關蠕動,上下齒間摩擦,嘎吱作響。

這一刻,他連帶徐小天都給恨上了。

插曲固然轟動一時,比武還是要繼續的。

從擂台上下來之後,霍雅涵就走向抽籤台。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