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聽到蚩洛竟然這樣污衊自己,林天成的心裡確實有些氣憤。

但他並沒有爆發自己的情緒,一旦爆發了,只會正中蚩洛的下懷。

到時候即便林天成跳入黃河也洗不清楚了。

…… 屋內短暫沉默了一瞬。

言清喬獃滯的看著陸慎恆,有些沒明白這走向是什麼意思。

她查?她怎麼查?什麼都沒有,拿著屁股給人踢嗎?

她只是一個想縮在金主爸爸懷裡混吃混喝,順便撈點油水,日後離開了京城,找個安穩的地方再繼續掙錢,等想談戀愛了,看見皮相好的,便用金錢去下套,小奶狗一搭一個準,日子想這麼過這麼過,不需要守這個時代勞什子的婦德,不在乎別人的眼光,不管在什麼朝代里,守著自己的初心…

結果,陸慎恆讓她去查案?

還是查這個一看起來,牽扯極其巨大,並且極其可能丟命的案子?

「十一叔…你….在跟喬喬開玩笑?」

言清喬懷疑自己耳朵聽錯了,就算沒聽錯,也懷疑陸慎恆是不是說錯了。

陸慎恆看她,把面前的藍皮冊子又推到了言清喬的手邊,一字一句的說道。

「這案子,你是最好的人選。」

頓了下,他繼續說道。

「這冊子中提到的陸大人,時間我找人核實過,就是滿門被屠的陸大人,而陸大人手中的信件,不說是送給誰的,上面也提到了你,可惜陸大人死了。」

「那線索都從這裡斷了,我還能怎麼查?」

言清喬嚇的倒抽氣,陸慎恆動作是快,短短一夜,便能把這些事情都理順了出來,可是他再快,也不比這幕後策劃者快,那人先一步,直接動手從陸大人這裡掐斷了,她就算是答應了,也根本沒辦法下手。

陸慎恆難得的翹了翹嘴角,非但沒了溫柔,反而滿臉露出了嗜血之意。

他食指點了點桌子:「你還在。」

微微眯眼,陸慎恆又添了一句。

「準確的說,你還沒死。」

「什麼叫我還沒死?跟我有什麼關係?」

言清喬嚇的炸毛,立馬從桌邊跳了起來,站起來之後又迅速的反應了過來,蹲在了陸慎恆的旁邊,問他。

「十一叔,你的意思是,他們的目標是我?」

言清喬腦子裡很不靠譜的想象了一下自己被關在水牢里,有蛇在腿邊游來游去的樣子,頓時雞皮疙瘩全部跳了起來。

不對。

言清喬搓著身上炸起來的雞皮疙瘩,皺著眉頭慢慢的說道。

「十一叔,你說,當初我莫名其妙的出現在您老的床上,是不是也是因為這個…原因?」

言清喬說話的時候沒注意,榮坤這裡茶室一般比較奉行大茶桌,屋內墊高,用草席軟墊鋪就,中間茶桌也極其的矮,圍坐茶桌時候只需要坐在坐墊子上面,所以導致言清喬剛剛那一系列的動作在不由自主的靠近陸慎恆,等她反應過來,自己腦袋幾乎靠在了陸慎恆的肩膀邊。

距離有些近,呼吸之間甚至能聞見陸慎恆身上獨有的冷香,再加上言清喬說出來的話題,言清喬下意識的眼光下移,瞥向了陸慎恆的腰腹。

八塊腹肌的腰腹。

言清喬腦子一短路,眨眨眼,一片空白的抬起了眼睫。

陸慎恆側目看她,如此近的距離里,能看到彼此眼中的倒影。

言清喬眼睛濕漉漉的,不算明朗的茶室里,眼神波光粼粼,微微上揚的臉蛋上,一雙眼睛尤為動人。

陸慎恆從那一雙眼眸里,看見了自己。

言清喬呆住。

「應該是。」

陸慎恆臉上沒什麼表情變化,冷峻的雙眼裡波瀾不驚。

言清喬怕自己退開的舉動太過於明顯了,垂著眼睛默默的往後退了一小步,假裝一邊說話一邊回到了自己的桌面旁邊。

「我在家中,曾經聽見叔叔和嬸嬸吵架,也提過陸大人,不過似乎陸大人背後還有一位大人,嬸嬸沒有敢說名字,只說是那位大人。」

「所以你知道?」

陸慎恆挑了挑眉頭。

言清喬連忙搖頭,不過又點了點頭。

「我知道這件事情肯定有人在背後推動謀算,但是不知道叔叔和嬸嬸口中的陸大人就是這陸大人。」

頓了下,言清喬又說道。

「這也是我這些天一直沒有動他們的原因。」

不然以言清喬的性格,不管攢沒攢到錢,來了這世界第一反應肯定是狗脾氣上來,直接衝到言定章和連曉曼面前,白刀子進紅刀子出,先殺乾淨了這幫王八蛋再說!

陸慎恆又端起了水杯,茶氣繚繞里,眼中似乎沾染了些許水汽,暗沉著閃過了一絲極其不明顯的笑意。

「繼續。」

他讓繼續,言清喬就真的乖乖繼續了。

言清喬雙手捧著小青釉茶杯吹了吹,一口氣老牛飲水一般喝了乾淨才繼續說道。

「我懷疑,是因為我的身份。」

言清喬盤著腿坐在坐墊上,轉身看著陸慎恆,害怕錯過對方的任何一個眼神。

她不容易相信別人,自然也怕別人不相信她。

「我是與皇上有婚約的人,雖然痴傻,但是皇上沒說解除婚約,這關係一直都在,也就是說,在明面上,我應該是皇上那一派的人,雖然我也沒見過皇上,但是別人不知道啊,這幕後的人也不一定知道。」

「不管這人知道不知道,反正也沒有那麼重要,十一叔我說句不好聽的,那天你要真的在床上把我咔嚓了,現在皇上那邊一定能找到你的由頭,剛剛黑首也說了,朝廷里那幫文臣對你一直彈劾嘰嘰歪歪的,要是你把未來的皇后給殺了,怕是多少人都能找到正當理由了。」

陸慎恆沒說話,神色淡淡的。

言清喬摸不准他的意思,想了想又繼續說道。

「到時候你跟皇上起了嫌隙,最後誰能受惠?」

「不是。」

陸慎恆聽了半晌,等言清喬都要下結論把那個勞什子國師推出來的時候,他又突然搖了搖頭,否認了她的話。

言清喬眨眨眼,沒明白自己說錯了哪裡。

陸慎恆喝了一口手中的茶水,對著言清喬說道。

「照你這麼說,這是你的事情,你與小暑親厚,我願意幫你,要什麼,直接跟我說便是。」

「哦好。」

言清喬一聽陸慎恆這要什麼的霸總式口吻,頓時喜笑顏開答應了下來。

還沒笑裂了嘴,言清喬猛的發現不對。

她什麼時候答應陸慎恆幫他查案了?

怎麼就變成了他幫她了? 感受著心夏那像是責怪般敲打在身上的小手,林長青也是開始反擊起來,朝著心夏的咯吱窩撓去!

心夏見林長青這副『窮凶極惡』撲過來的模樣,可愛的小臉也是寫滿了驚慌的神色,彷彿沒料到林長青竟然那麼壞,竟然還想撓她。壞人,不知道自己怕癢嘛……

心夏也也開始主動躲避起來,想躲避這朝自己伸過來的使壞的手,可惜小白兔怎麼可能躲過大灰狼哪,最後可憐又無助的小白兔還不是乖乖落到了大灰狼手中。

一時之間倒是滿屋的歡喜雀躍之聲,房間里也時不時的響起心夏那銀鈴般的求饒聲,嘻笑聲。

當然趁亂的時候林長青也不會錯過各種揩油的機會……

在嬉鬧了一會兒后,林長青也是很不小心的將心夏給撲倒在了床上,心夏那盤起的秀髮也是瞬間在床上凌亂的散開了。

眼前這番美麗景色,林長青看著也是一陣失神……

……

「長青哥哥,那個…我……」坐在床頭邊上的心夏望向一旁正在懷疑人生的林長青,似乎是想要開口安慰似的。

但安慰的話語說到一半,心夏就張不開嘴了。她也不知道自己要怎麼開口,畢竟她也沒經驗……

「唉,心夏,讓我靜靜吧……」林長青先是莫名的長嘆了一聲,臉上也是帶著那種尷尬之色,他現在心裡都有一死了之的念頭。。。

真TM丟人啊,也不知道心夏以後會怎麼看待自己!!!

林長青也是滿腦子開始疑惑起來,自己身體真有問題嘛?不過這念頭也是被他給瞬間打碎!

怎麼可能,自己很正常的好吧!身強體壯,絕對是一個正常的男人!!

此刻的林長青那感覺,就是自己的身體就像是一個充滿氣的長條狀氣球被人用針給『哧溜』一聲給扎破了一樣……

百思不得其解的林長青也是本著不懂就虛心請教的念頭,掏出手機然後打開了百度開始搜索起來。

自己這尷尬的情況,也不知道有沒有網友遇到過。。。

最後搜了一大頓,各種答案也是五花八門,像什麼……

這些答案看的林長青是很鬧心,怎麼看了這些答案感覺自己離掛了也不遠的樣子。

唉,本來自己好不容易把心夏給折騰到不反抗了……

結果,自己不中用啊,哎,真是日了二狗子了……

要知道平常的時候自己可從來沒出現過這種情況,怎麼現在卻突然這樣了?

就在這時,林長青腦海中倒是靈光一閃,帕特農神魂?自己竟然差點把這玩意給忽略了!難道是這狗東西在搗鬼,這樣一解釋好像也行得通,可是這玩意是怎麼影響的……

……

心夏看著林長青在看著手機,也是偷偷的望了過來,然後弱弱的問了一句。

「這……百度能查到嗎?要不去醫院看看?」

林長青也是尷尬的撓著頭,然後將手機偷偷的塞進褲兜里,這還讓心夏給看到了,太讓人羞恥了。。。

至於心夏提議的去醫院,自己可丟不起這人。不對啊,自己身體很正常啊,為什麼要去醫院!!畢竟以前自己也沒出現過這種情況……

再說了不是還有心夏嘛,心夏可是治癒系的法師哦。讓她給自己治療一下驗證一番不就知道是不是那狗神魂在搗亂了。

為了驗證自己想法,林長青也是偷偷在心夏耳邊說了起來。。。

反正也不知道林長青跟心夏說了啥,看的出來心夏很糾結。。。

最後猶豫了良久,心夏也是滿臉難為情的在林長青半推半就半哄下同意了下來,答應給他治療看看。

下一刻心夏小手散發著柔和的光暈……

……

聽著衛生間響起的沖水聲音,林長青也是明白了過來。

看樣子自己身體這莫名其妙的狀況,真是那吊毛的帕特農神魂在搗鬼?

只要自己想干危險的事情時,那他的身體就會主動替他打消這種念頭,然後無比老實的告訴他,不,你沒有!

這種感覺就像是自己好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影響到了一樣,先是心理上的影響,然後接著就是從心理傳遞到身體上,最後讓自己的身體無比乾脆利落的拒絕了!

太TM的玄幻了……

……

「長青哥哥,我好累。」心夏從洗手間出來后,扇動著小翅膀飛回到了大灰狼的身邊,那美麗的小臉上也是寫滿了疲累之色,整個人有點無精打採的。

這讓林長青也是一陣心疼,暗罵了一下自己。

為了彌補,他也是連忙將心夏摟進懷中,溫柔的開口道。

「心夏,睡一會吧。」

心夏聞言也是輕輕的點了點頭,有些疲倦的在林長青的懷裡鑽了鑽,像是一隻貪睡的小貓咪一樣,緩緩的閉上了眼睛。

林長青也是輕輕的用自己的手握著心夏的小手開始揉捏起來,確實辛苦心夏了……

心夏也很享受這番溫柔的揉捏,很快,她那輕柔的呼吸也開始平緩了起來,沒一會就睡著了,那兩隻小手也是緊緊跟林長青的手握在一起! 「該死的小子,我看是你在找死!」

執法長老一臉狂怒,對於羅剎女他的確忌憚,不過一個小輩也竟敢在自己面前猖狂,簡直就是罪該萬死!

「哼,老狗,在我的地盤上動我的人,我看你他媽是壽星老上吊,嫌命長了,今晚若讓你們活著離開,小爺的面子往哪放?」陳玄一臉殺意,這些人敢對冷芊秀下手,這已經是觸及了他心中的逆鱗,得死!

「猖狂、無知、螻蟻,本長老今晚送你下地獄!」執法長老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憤怒了,凜冽的殺氣宛如刺骨的寒風襲來。

「執法長老,你真想找死?」羅美鳳一臉冰冷之色的盯著執法長老,敢對這小子下手,她羅剎女一萬個不答應,誰動他都不行。

「羅剎女,你……」執法長老陰沉著臉。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