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因為大蛇烏哈撒睡醒了,它的那群子子孫孫也跟着醒了過來。

現在通道里密密麻麻爬滿了黑色的蛇

怎麼進?

誰能進?

白跑一趟!

高文覺得自己回來的夠快的了。

可他到家門口時。

正巧碰到身上滿是血跡的韓麟一瘸一拐的從外面回來。

就很驚訝。

這貨遭遇了什麼,怎麼被人打的這麼慘?

高文看見了韓麟,韓麟自然是也看見了他。見高文『鬼鬼祟祟』的從外面回來,白衣武道家冷哼一聲

「你去蛇窟了?」

「呃」

「無功而返?」

「呃」

「廢物!」

韓麟轉身進了家門。

高文「」

狼朵朵「」

一人一狼被寒風凍得瑟瑟發抖。

等高文回過神來,按住狼朵朵往外冒的大腦袋,就往家裏拖。

「嗷嗚嗚!!!」

「不行,不能咬他,咱們打不過」

「嗷嗚嗚!!!」

「你濺他一身血有什麼用,死了就什麼都沒有了」

「嗷嗚嗚!!!」

「你是一隻狼,講究的是團隊合作,講什麼強者尊嚴再者說,你看他都被人打成那樣了,咱們今天就不欺負他一個殘疾人了,就當是積德行善」

狼朵朵死命的往外沖,高文就死命的拉着她。

然後。

本來已經關了的大門,忽然敞開了一道縫隙。

換了身乾淨衣服的韓麟抱着肩膀站在那兒。

冷冷的看着他們。

這一下,狼朵朵不沖了。

任由高文把她往家裏拖。

乖的很

虎尊鐵門開啟。

一腳把狼朵朵踹進門去。

高文回過身沖韓麟招了招手。

「大佬您接着忙,我回家藉著訓狼去了,再見!」

「你等會兒。」

「不等,沒時間,蠢狼在咬我衣服」

「有好事兒找你。」

「什麼好事兒?」

把已經邁進門的那隻腳收回來,高文一臉無辜的轉過身

「先說好,拚命的事兒你別找我,就我這細胳膊細腿的,被你們擦到碰到就死翹翹了。」

韓麟「」

冷哼一聲,韓麟轉身往自己院子裏走。

「來我家,和你談一筆生意!」

生意?

跟着韓麟走進他家的別墅。

進了門。

就看到韓麟正指揮着半透明的夜靈在花圃里鋤地。

韓麟的院子裏,居然有着一個小暖房。

小暖房裏種著一二三

一共十六株靈藥。

這會兒夜靈正把其中一顆挖出來,小心翼翼的裝進盒子裏,然後從另一個木盒裏取出另一株靈藥栽進土裏。

這還沒完。

緊接着就見夜靈從小推車上取下一個小瓶子,咕嘟咕嘟的把新種藥材的那個坑給填滿。

奇香撲鼻。

見高文一直盯着靈田看,韓麟向前一步擋住了高文的目光。

「別看了,那是我這次的收穫,想賣你的在這兒。」

說話間,韓麟把裝着剛挖出那顆靈藥的木盒扔給高文。

「七色堇,年份接近三百年,花葉可以用來製作法力恢復藥劑的主材料,市面上單片售價八百生存點左右」

「呃你這是要賣給我?」

「對,我的靈田沒地方種了,你要是想接手,兩萬生存點拿走。」

高文「」

過分了啊!

一朵花居然要價兩萬!

而且不是七色堇么,七種顏色起了夜才五千六百點生存點啊,韓麟居然要價兩萬?

這是把他當肥羊來宰么?

似乎是沒看到高文的猶豫。

韓麟冷哼一聲接着道。

「我這株七色堇距離上次開花已經過了兩個半月,算上移植損耗,最多一個月就會再次開花便宜你了!」

這次高文聽懂了。

這株花不是一次性入葯的,而是按季度開花,然後摘採花葉!

循環利用!

金礦!

這就是種植者富裕的原因么?

聽起來這生意不錯啊!

可以做一做。

可問題來了。

既然韓麟院子裏種著十多種藥材,為什麼還這麼窮?

看着盒子裏的七色堇,再看看韓麟破破爛爛的別墅。

想到了高文就直接問。

「咳咳,韓大哥」

「我和你不熟。」

高文「」

和我不熟,和錢你熟不熟?

翻了個白眼,高文夜不和他客套了,直接開口道

「我看你也挺富裕的,靈田產出也不少,怎麼不花錢修一修你的房子?就你家裏這破破爛爛的,如果你自己不說,我還以為你是個剛入一序的新人!」

韓麟「???」

你家一序新人住大別墅?

他愣是被高文一句話給氣的眼睛冒火!

「我是武道家!武道家!不但要購買各種珍材製作葯浴,各種高能量食物補充身體所需,還要購買各種功法武技打熬身體!

種植這點錢連我的基本需求都滿足不了,我哪兒來的錢裝修房子!」

這話韓麟幾乎是吼出來的!

他的確很憋屈。

別看他這次出門賺了一株『養龍筋』,似乎賺了不少。

可五百年份的養龍筋市場價也就三萬。

為了這顆靈藥,他和那條黑蛇打了一架,弄得自己渾身上下都是傷。

吃藥來治身上的傷得花上個小一萬生存點。

用來補身體虧空的高品質食物,也得個兩三千生存點。

關鍵是這些東西還沒得賣!

不光沙漠裏沒得賣。

就是他的休息區,那處小城裏,這些三序生存者才用得到的東西,也是限購的!

每隔個仨月兩月的,那家該死的藥店才會上一次貨,還是大家爭着搶!

他可是三序主坦級別的生存者啊!

居然混成這樣,還被一個賊給嘲諷了!

他能不憋屈嗎?

然後

「那什麼,這株七色堇我可以收,可我手裏閑錢不多,你看用東西抵賬行么?」

擦了把臉上韓麟噴出的口水,高文這會兒頗有點唾面自乾的意思。

韓麟也意識到自己激動了,重新冷下臉來道

「什麼東西,先說好,用不到的我可不收!」

「呃,高品質的食物你要不要?」

韓麟「」

一個箭步衝到高文身前,這傢伙用力抓住高文的肩膀。

「有多少?什麼品質的?」

「嘶別激動,別激動」 因為村委臨時有事,老文書陳前明喝到中途就離席了,臨走前說,村支書甘雄軍這個人當兵出身,時間觀念相當強,平時最討厭的是沒有時間觀念的村幹部,叮囑高有田明天一定要早一點到村委。

接著離席的是堂伯高繼業,高繼業是地地道道的農民,性格沉悶,是個只知道埋頭苦幹的悶葫蘆,飯桌上很少吭聲,最多也就是呵呵一笑,他也不喝酒,只是放開肚皮吃了好幾碗撈飯,然後說:「你們喝吧,我家的牛還沒牽回牛欄,我先走。」說畢,他自顧出門去了。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