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妖怪毀天滅地,修行者同樣可以為了一道咒法,壓上眾生的命。

神林御子沒開口,但也猜到兩人的想法,默認了他們的胡鬧。

何況下面有十五名歌仙、五位巫女,還有一名神主,源清素就算想傷人也做不到。

「吼!」惡龍身體雖然只有十米,卻發出雷鳴般的暴吼。

天上的浮雲,地上的長草,波瀾的湖水,隨着這怒吼,在這一刻靜止。

歌仙一下的修行者,睜大眼睛。

「怎麼回事!」他們動彈不得。

連歌仙級的修行者,都像掉進了淤泥灘,一舉一動彷彿扛着一座山。

惡龍拉開下顎,噴射出一絲細細的紅光。

紅光如光柱一般射向支笏湖,越往下,紅光越大,變成鋪天蓋地的火焰。

火焰沒降落,炙熱的高溫已經讓湖水沸騰,青草枯萎,湖面上激蕩起火紅的漣漪。

「救命!」

「怎麼回事,為什麼身體動不了!」

「神主大人,救命啊!」

在這【枷鎖】下,數量多到足以拚死十名歌仙的修行者,只能眼睜睜看着火焰落下。

北海道神主,蘆屋道滿、伊達政宗等歌仙,早已經認出惡龍不是妖怪,是源清素。

但正因為如此,他們更加震驚。

與箱根火龍的『狂妄霸道,龐大的身軀,呼喚烏雲,引動火山,降落流星』相比,眼前這條十米小龍的能力,更加詭異。

就在他們準備動手,攔截火焰時。

「小素!」一道蘊涵着驚喜、憤怒、溫柔、後悔、略帶哭音的呼喚,從人群中傳來。

龐大的火焰一滯,猛地倒卷回去。

侵佔世界的火紅色,消失得無隱無蹤。

「咳咳咳咳咳!」聞所未聞的咳嗽聲,簡直像是老天在咳嗽。

紅金色惡龍爆發出刺目的金光,驟然塌陷,天空緩緩落下四道人影。

微笑着的神巫;

笑得俯倒在神巫肩上的伊勢巫女;

吃了一口大火焰,彷彿被嗆著、猛烈咳嗽的源清素;

好玩似的、目光緊盯着源清素的北海道巫女。

四人長相出眾,氣質超脫常人,從天而降的樣子,像是天上人。

源清素落在母親面前,用手擦了擦嘴角,把吐出去的火焰吃下去,就算是他,也不能保持形象——咳嗽出了少許口水。

「母…咳咳…母親。」他的聲音里沒有底氣。

綾子凝望着兒子,在他出事的時候,她後悔沒好好抱過他,現在見到他,只想打他一頓。

但現在人很多,而且還在女孩子面前,她只能用凌厲的眼神瞪着他。

「咳咳。」源清素藉著咳嗽,避開母親的視線。

「弟弟,你沒事吧?」水天巫女一下子攙住源清素,關心道。

「弟弟?」源清素疑惑地望着她。

「綾子阿姨認我做女兒了,從今天開始,我們是姐弟了。」

「啊?」源清素看向自己的母親,動作太快,又是一陣咳嗽。

「弟弟,你先別說話,我幫你看看。」說完,水天巫女又看向綾子,「母親,我先帶小素去治療。」

「麻煩你了,小水。」綾子臉色稍微柔和。

「哎,等等,我沒事,咳咳!」

「還說沒事,一直咳嗽!」

沒變成妖身的源清素,怎麼可能是水天巫女的對手?

這傢伙充分利用自己的所有優勢,充沛的神力、豐滿的胸部。

又被巫女纏上的源清素,被帶進了「漠拉普樽前庄」。

能幫助的神林御子和姬宮十六夜,前者要不是這裏人多,已經準備罰跪;

後者在綾子的眼神下,也不好意思地看向別處。

修行者陸陸續續飛出薄膜,眾人連忙上前,詢問發生了什麼事。

綾子和神林御子、姬宮十六夜回到「漠拉普樽前庄」。

「小水,小素沒事吧?」綾子關心道。

「沒事。」水天巫女收回撫摸源清素腹部的手,聲音溫柔,好像真的白衣天使,「就是火氣有些旺盛,該找女朋友了。」

「我看也該找了,留個孫子,我也不用和兒子同生共死。」綾子看着源清素說。

「儘力,我儘力。」源清素放下衣服。

「還儘力?你現在死了算了。」綾子罵道。

「對不起,媽媽。」源清素低下頭。

「是我的錯,對不起。」神林御子也低下頭。

綾子沒看他們兩個,而是牽起姬宮十六夜的手:「謝謝你,小夜子,要不是你——」

「沒事的,綾子阿姨。」姬宮十六夜笑得可愛極了。 九御努了努嘴,「就是,以前也沒少救你,就不謝了?」

「謝,當然要謝!」奚淺失笑,看兩人的眼神有些溫暖。

這樣的眼神讓九御和饕餮有些不自然,特別是九御,她直接瞪眼,「看你那出息,差點就直接死了,還說什麼飛升神界的事情,我看你還是早點回家去玩泥巴吧!」

奚淺也沒反駁,她修為確實是不行。

「我會努力的!」她喝了一大口酒,沉沉的說道。

九御哼了哼沒說話。

奚淺心裡清楚,這一次九御和饕餮為了進來救她,肯定付出了不小的代價,她抿了抿嘴角,所有感激都埋在心裡。

「感激的話你們不喜歡聽,我就不說了,我敬你們!」奚淺提起酒罈,對兩人說道。

九御,「誰說我們不喜歡聽了,你多說兩句,我聽聽!」

奚淺:「……」果然還是熟悉的九御!

饕餮,「我就不喜歡丫頭和我客氣!」

九御翻了個大大的白眼,「你就是個馬屁精!」

「你才馬屁精,你全家都是馬屁精!」

「哦,那你也是!」

「……」

熟悉的對話,讓奚淺嘴角微微抽了抽,好吧,不僅九御是曾經的九御,饕餮也還是曾經的饕餮!

看他們兩個笑鬧,奚淺提著酒罈走到一邊,看在牆上,看著遠處湛藍色透明的海水,心裡難得的有些放鬆。

百年,她的傷勢全部都恢復了,不僅如此,修為也有了精進!

她相信,很快,她就能突破到中品仙尊了!

到時候,她的攻擊力量也會大大提升!

「想什麼呢,這麼投入?如果這是在外面,早就被人家一劍劈開了!」九御對著奚淺翻了個白眼。

奚淺見他們叫個走過來,笑了笑,然後蹙起了眉頭,「我在想我最後關頭,我想離開的時候,鎖定我的那道氣息是究竟是誰?」

當時她明明可以走的,至少可以保存完整的神魂,只要神魂沒事,一切都可以重來!

而且,她的空間和妖獸,還有上古神器,基本都是靈魂契約,靈魂不滅,她就不會死!

「不是那個披著斗篷見不得人的縮頭烏龜?」饕餮詫異了。

九御眉頭微蹙,「說實話,我們才出現的瞬間,我也感應到了一絲若有似無的氣息,那氣息……後來就無影無蹤了,在場的人基本都不是,跑了的那兩個狗東西也不是!」

原本她就想等著丫頭醒來后,提醒她一下的,結果這丫頭很敏銳的察覺到了,孺子可教!

「暗處還隱藏著其他人?!」饕餮當時一門心思的救奚淺,沒發現其他不同的地方。

這下聽到九御和奚淺的話,一股怒氣衝上腦門兒,他想到了當時看到奚淺差點就魂飛魄散的局面,讓人火大!

奚淺眼神沉沉的嘆了口氣,「暗處肯定還有另外的人,而且,我總覺得,那氣息對我有不同尋常的敵意!」

「那些不懷好意的人誰都對你有不同尋常的敵意!」九御看了奚淺一眼!

噗嗤!

奚淺清晰的聽到了自己的胸口中了一刀,她抽了抽嘴角,「好吧,是我表述錯誤!」

饕餮眉頭皺著,「你有懷疑的對象沒有?」

這樣隱藏在暗處,又十分厲害的存在,有時候防不勝防,他們一旦疏忽,就有可能造成無法挽回的後果!

奚淺搖頭,「沒有,那樣的氣息我也是第一次見,以前從來就沒出現過,不過,如果再次出現的話,我肯定能認出來!」

「那有什麼用,萬一來不及了呢?」九御說的話雖然難聽,但也是事實。

奚淺沉默了下來,她的眉頭深深地攏起!

腦海里過濾了一遍又一遍,還是沒有印象,她確定,這氣息是第一次出現!

「會不會是這海底世界的種族?」饕餮眼裡閃過凶光!

奚淺也不確定!

九御,「如果是海底世界的種族那就好了,我們還有時間,她不可能不出現,到時候直接解決,一勞永逸!」

「算了,現在也沒什麼頭緒,遇到后再說吧,丫頭,你自己多注意,特別是我們不在身邊的時候。」饕餮看奚淺的眼神有些擔憂。

「嗯,我會的。」奚淺點頭,「對了,你們強行進來,對你們會不會有什麼巨大的危害?」

危害是肯定有的,但如果是巨大的,那就要衡量他們要不要繼續呆在這裡了!

饕餮擺手,「這個不是你操心的,目前還沒事,有事的時候會告訴你!」

「所以,我們在的時候你一定要快點修鍊,好好提升自己的修為,萬一我們什麼時候突然被傳送走了,那時候你的小命可就危險了!」九御看著奚淺。

她雖然有些不正經,但奚淺能看得出來她的眼裡閃過認真。

奚淺也沒敷衍,她深吸一口氣,「嗯,好,我努力!」

九御就等她這句話,「好,這是你說的!」

奚淺心裡有了不好的預感,不過還沒來得及做什麼,就突然被扔進了一個黑乎乎的地方,伸手不見五指,她也不能夜視!

奚淺:「……」

她警惕的盯著四周,耳邊傳來了九御的聲音,有些不懷好意,「你說修鍊的,這裡正好有個好地方,沒有突破之前,不準出來!」

說完,就切斷了和奚淺的聯繫,似乎是怕奚淺出來。

奚淺……

她心裡倒是沒想著出來,她只是沒有心裡準備!

卧槽!

奚淺猛然瞪大了眼睛,根本來不及反應,就被悄無聲息出現的靈力利刃穿透肩頭!疼得她倒吸了一口氣涼氣!

這裡十分壓抑,十分危險,除了她,再也沒有另外的生命氣息,所以,攻擊她的,是靈力利刃!

「噗!」奚淺防不勝防,腹部也被利刃穿透!

她終於能感受到,這裡的靈力,她根本就掌握不住,而且……這裡的靈力似乎都經過壓縮,裡面蘊藏的力量也不是外界能比的。

至少是外界的十倍!

心裡有了答案,奚淺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