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給穆桂英、蒙恬二位大帥發布命令,讓他們立刻迂迴到冒頓身側,配合咱們一起出擊。」

胡亥道。

「遵旨!」

張良道。

尉繚臉上露出笑容。

終於可以與匈奴人激戰了。

作為帝國曾經的軍師,很想殲滅匈奴人,只是以前沒那個條件,現在有條件。

能不心喜嗎?

夜深了。

胡亥大帳中,只剩下虞姬、孫尚香二人陪著胡亥。

「陛下,為什麼臣妾不能懷上孩子,妾身非常想要個孩子?」

虞姬道。

胡亥微微一愣!

孩子不會懷上,是因為胡亥控制。

「虞姬,咱們還年青,為什麼想要孩子?再等幾年,掃清匈奴人後,再考慮要不好嗎?」

胡亥道。

「陛下,臣妾覺得虞姬說得對,陛下必須有一個孩子,讓官吏心也安。

對於帝國的安定有好處。老是不要孩子,會讓有心人議論,影響帝國安穩。」

孫尚香道。

胡亥清楚官吏們的想法。

萬一胡亥掛掉,天下又要大亂。

「尚香,覺得朕象個短命的人嗎?」

胡亥道。

「陛下,你不是常說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嗎?世事沒絕對,什麼事都會發生。」

孫尚香道。

「對了,陛下,人家可是夠歲數了,是不是應該寵愛人家,給點雨露吧!」

孫尚香道。

哈哈哈!

跟了胡亥三年多時間,胡亥一直沒拿下,借口就是孫尚香歲數小,現在貌似沒借口了。

胡亥搖頭苦笑。

「要不,咱們三人今晚上玩**?」

胡亥無恥道。

刷!

虞姬可是知道什麼是**,一下子俏臉羞得通紅。孫尚香可不曉得。

「好啊!」

孫尚香道。

「咱們三人先喝點紅酒,調節下氣氛,到時候方便行事。」

胡亥道。

「陛下,可要輕點,妾身是第一次,沒體驗過,也沒經歷過。」

孫尚香道。

嗯!

砰!

三隻酒杯輕輕碰下。

接下來,三人進行激戰。

一場另類的戰鬥。

。 「走咯,我們先去看海獅表演。」

一句話先決定了在海洋館的第一個項目。

與此同時,周末上午,還在寢室里的寧榮被一通來電叫出去了。

四周三尺之內都能讓人感覺到冷氣,毫不遮掩的壞心情,寧榮就這樣出去了,唐綿綿剛從床鋪上下來,被這樣的寧榮嚇到,差點又縮回去。

她詢問著一大早就坐在自己位置上奮發圖強的宋柔:「老大,寧榮一大早怎麼了?誰惹她了?」

宋柔一臉迷茫的把自己從桌上的一堆白紙上移開,搖了搖頭:「不知道,剛剛接了一個電話,就變成現在這樣了。」

「電話?那看來不是生我的氣。」

唐綿綿這副感慨的樣子,讓宋柔來了興趣,問道:「你又幹了什麼壞事?」

唐綿綿被嚇了一跳,立即擺手搖頭,證明自己的清白。

「沒有,別誣賴我啊,我最近可乖了。」

「呵!」宋柔對這句話嗤之以鼻,反駁著:「是誰昨天弄壞了寧榮的耳機?」

「……」

唐綿綿被堵一句話也說不出,而且把耳機弄壞的事情她還沒和寧榮說,準備在自己買一個一模一樣的后,再把這件事情說出。

不過現在要堵住宋柔的嘴巴,笑嘻嘻的,帶著獻殷情的,輕柔的給老大捏著肩膀。

「舒服嗎?老大?」

宋柔是故意的,現在唐綿綿的動作正好合她心意,點頭:「舒服。」

「那這件事情能不能晚點再和寧榮說呢?老大?拜託了?」

唐綿綿是寢室里最會纏人的傢伙,這句話一點也沒錯,但是被纏多了,總會有點抵抗力。

「你拿什麼賄賂我?」宋柔挑眉。

「老大,我看你最近瘦了不少,要不買一箱酸奶放寢室里,給你補補身體?」

「准了~」

得到答案,唐綿綿立即鬆開手,去洗漱去了。

宋柔暗說了一句小沒良心的,再次陷入白色紙張的陷阱,腦袋停機,一點靈感也沒有,可時間卻在飛速的流失中。總之,一句話,時間不等人,明天晚上之前再不把設計稿弄出來,第二輪比賽就趕不上了,好不容易從第一輪比賽脫穎而出,怎麼著,也要在第二輪走上一趟,一向溫柔甜美的面孔,這次「發狠」起來,腦袋距離桌面越來越近。

「老大,你千萬別自殘啊!想不出來咱們可以慢慢想,傷害到腦子就不好了!」唐綿綿緊急提醒,怎麼也沒想到老大的壓力這麼大,居然要撞桌子。

宋柔:「……」

「你那隻眼睛看到我要自殘了?」

唐綿綿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兩個大眼珠子,表明意思:「兩隻。」

「我只是想要貼近白紙禱告。」宋柔無語。

「原來如此,我誤會了,哈哈~」

唐綿綿尷尬的跑進廁所,在裡面待了十分鐘才出來。

寧榮走出了寢室,在這8棟寢室外面,站著一位中年英俊帥氣的男人,如果大家都關注過金融或者,關注過本市有為人士的話,或許就不會這麼平淡了。

「榮榮。」中年男人低音的喊了一聲。

沒得到寧榮的另眼相看,反而是一道更加冰冷的目光。

程文華,又是這位名義上的爸爸,上次出現在她的生活中還不夠,這次居然跑到學校來了,難道不怕寧女士舊病複發?要讓這本就該死的生活更加糟糕嗎?寧榮的內心被火勢燎原,原本就已經裂開的土地,再次被火勢烤著,裡面僅有的水分被烤乾,如此下次,堅硬的大地遲早有一天會毀滅。

如同寧榮這些年的生活一般。

「我不想在學校里和你說話,出去聊。」

說完,人就走了,除了那道冰冷的目光外,再也沒給他這個爸爸一個好眼神。程文華沒有受挫,想要挽回女兒的心,這條道路,遠比他當初接手程家還要艱難,生意容易做,但是人心難挽回。

一人在前,一人在後,看表面,那是完全不相干的兩個人,就算是寧榮是A大的校花,所有經過的人都會不經意的去看她一眼,這是寧榮的魅力,但也不會看出這兩個有交集。

「好了,你有什麼話,現在可以說。」

A大後門,距離門口還有一段距離的街邊,程文華作為程家掌權人,一個小時就是千萬百萬的生意,誰知道也有一天會在馬路邊上和自己的親生女兒談判。

為了不刺激女兒的心理,程文華選擇溫和一點開口:「我們就算是關係不好,也不用在街邊上談話,我想,我應該還是有能力,能請你去對面的餐廳享受一頓豐富的早餐。」

「哼,可我不需要。」寧榮直接拒絕。

「不好意思,但是我需要,看在我沒有吃早餐就來A大談事的份上。」程文華說道。

在商場里摸爬打滾多年的中年男人,說話總是會讓人不經意間就上鉤,寧榮心軟了,就算是程文華不是她父親,就算是普通人。

葉靈對寧榮看得最明白,這就是位面冷心軟的人。

而今天,程文華利用這點,成功的和親生女兒共進一次早餐。

一家粥鋪,今天迎來了一隊特殊的客人,看起來不像是情侶,又不像是父女,一個太年輕,一個年紀大,兩人關係從表面上看很不好。

「現在可以說了嗎?」寧榮的耐心快要破滅了。

「不急,我現在很餓,什麼事情都可以讓我享受完早餐再說,好嗎?」程文華笑著說道,他向服務點單,在等著服務員給他送餐的時間,裝作好奇,不經意的問:「我聽說你加入了一個樂隊?」

寧榮神經繃緊,反問著:「你想幹什麼?」

「不,別誤會,我只是想支持你。」程文華開口。

「不用你支持,你只需要不要打攪寧女士就行。」寧榮冷哼。

程文華搖頭:「我不會打攪寧雅,我只是想要來看看你,榮榮。」

「現在看到了,我可以走了嗎?」寧榮迫不及待的起身,她現在在試探,試探這次程文華到來的原因,上次寄給家裡的各種樂器,已經被寧女士砸爛,造成了寧女士在醫院度過了兩天。韓寶興在與蘇輕打交道時,是非常謹慎的,為了既表現出足夠的尊敬,又表現出朋友一般的親近隨意,他可謂是絞盡了腦汁,最後左思右想,覺得還是以「誠」為綱領,不管怎麼樣,誠心誠意去對待。

蘇輕沒有去接文件袋:「我就不看了,只要學員的靈力多於二十點,選誰來學習,都由你們自己決定。」

《我在仙域當農民》第374章寫一本符籙入門教材 鄢陽再次出現在東賢堂時,度紅和何康已經到了。

金晁被兩人塞了嘴和耳朵,扔到了後院。

幾個人的臉色都十分難看。

與他們同來的還有一人,鄢陽見過。

是九劍山莊外門,外事堂藏書閣里,那個很不起眼的看門人,也是度紅他們的一個師叔。

「他說的是真的,」度紅已經得到確切的消息了,「按照他們的速度,再過不到一個時辰,他們就要到了。」

「我想他們來此的目的不單純是我吧,玉門派給了他們那麼多便利,而九劍山莊一直都是他們玉門派的眼中釘,我想九劍山莊是跑不了的。」鄢陽扶了扶枯木發簪道。

「九劍山莊那邊有老門主和我師父,兩個元嬰真人鎮守,應該不成問題。」何康道。

鄢陽點點頭,「那麼有問題的,還是這裏。那麼多百姓要遭殃了。」

哼!那師叔冷哼了一聲,身體一震,一股精純靈力像突破蛋殼一般,不可遏制地從身體散發出來。

眾人心臟皆是一抖。

「元嬰真人?」不光鄢陽大吃一驚,連度紅和何康都驚呆了。

「影留師叔,原來你是元嬰真人啊?!藏得夠深的!」度紅愣了半天,又驚又喜。

「怎麼?需要跟你報備?」影留懶懶地道。

「不必不必。」度紅的臉上都笑成花了,這一下,有元嬰真人坐鎮,就不怕他們屠城了。

「小丫頭,佈陣!」影留真人對鄢陽道。

「我?影留真人,我可是鍊氣期的。麗城那麼大,我怎麼可能布那麼大的陣?」

「有我在呢,叫你佈陣你就佈陣!別跟我說你不會。」

「會,就是實力不夠呀。」鄢陽小聲咕噥著,拿出陣盤和上品靈石,「那麼大的陣需要多少靈石啊……」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